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3章,陈年旧案
    第二日,一桩惊动京城的陈年旧案再次浮出眼前,轰动全城。

    二十三年前,楼丞相抛妻弃女娶了现在的南仙郡主朱氏,前妻带着女儿改嫁与布政使林大人。

    而楼相深感面子挂不住,暗中陷害了林大人贪污受贿,并处置以极刑。

    女子伤心绝望而自杀,只留下一幼女林染,惨遭朱氏百般的迫害。

    在乱世中侥幸存活,时隔二十年后,亲自揭发其罪行。

    告发者不仅有当事人,还有楼相亲自写的密函,和朱氏买凶杀人的证据,满朝惊怔。

    朝廷虽有意敷衍,奈何民生哀怨,城中各大书院的学子游行示威要求“亲贤臣,诛小人。”

    作为最大书院的松淮书院,王老先生不得不出面以证实公正。

    开除了楼三小姐的八大夫子名额,并保证今后再不录取楼家之人。

    这无疑是告诉了民众,此事并非空穴来风。

    却也因为这样,楼相对王老先生的“落井下石”怀恨在心,只能求助于幽王和太后。

    发生了这么一件天大的八卦,大家不由想起端王府那场宴会起来。

    三大美人之一,才貌双全的楼小姐出言不逊,如市井泼妇一般动手伤人。

    想来,和家教也是有一定关系的。

    太后虽然是答应了出面保住楼家,代价便是,楼三小姐得代替长公主远嫁匈奴。

    幽王经过这一次重创,渐渐的倾向于韩,宋两家,开始频频消减楼家手中的势力。

    事情最终得到了解决,被陷害的林大人沉冤昭雪,林染也恢复了真实的身份,被封为正六品女官。

    苏溪这才知道,为什么林染不爱笑,话少和她幼时的经历是有关系的。更是心疼她几分,小夏一样是家道中落之人,听闻好姐妹的悲惨经历感同身受,两人的情感更进一步。

    “那么你是如何找到他们的?”苏溪诧异的问道

    “是啊景,我们共同组织了一个势力,找了些流浪的孤儿培养。那年刚好旱灾,不少人饿死,流离失所。”陆云齐淡声道

    苏溪却是惊讶无比:“你们那时候多大?”

    “我稍微年长些,十四岁,啊景十二”

    我的天,岂不是和自己差不多的年纪?两个少年已经在江湖上培养势力了,而自己还在做什么?

    苏溪从内心的感觉佩服也惭愧至极“你们,真是厉害”

    陆云齐沉默了一晌,目光沉静带着一丝阴暗的漆黑:“为了活下去罢了!”

    苏溪看着他鬓角的几缕白发,突然感觉内心被重重的乌云压得毫无喘息的窒息感,透过乌云,她仿佛看到一个不一样的陆云齐。

    年轻稚嫩,却依然老臣稳重,硝烟滚滚被风吹散,血染黄山中一片铁马金戈,火红的铠甲下稚嫩的肩膀却必须得早早的扛起一片天。

    洁白柔软的手指插过他的发丝,殷红的唇在他那白发上轻轻落下一吻。

    女子再抬头时,一双明媚的杏目微微红润,如小兔子般引人怜惜。

    陆云齐感受到她的情绪,薄唇微扬:“有你,一切都值得了。”

    “我们,一定要珍惜这来之不易的缘分,一北一东相隔千里,毫无交集的两人竟然凑到了一起。

    感谢上天,给了我一个二十七岁的陆云齐,世界上,再没有第二个人,待你如我。”

    苏溪泪目,从后面紧紧的抱着他的腰,把脸搁在他宽阔的背上。

    泪水,静静的滑过她的眼角,脸颊,濡湿了红唇后颗颗坠落在他的背上。

    打湿了他薄薄的衣衫,滚烫不已,灼烧整个心灵。

    陆云齐哽咽,嘶哑着嗓音缓缓回应:“好”

    转身,俯下腰,捧住她的下颚噙住那娇软的甜美香唇,长驱直入。

    月光静静的洒在那一双璧影上,清冷模糊,雕花的鎏金铜镜折射出两人相吻的剪影。

    交颈缠绵,唇齿相依。

    细碎的声音在安静的夜中断断续续响起,风轻轻拉上了窗扉,生怕打扰了一室的春光明媚。

    与之相反,楼府中金牛梧桐秋叶黄,珠帘不卷夜来霜,熏笼玉枕无颜色,卧听南言清漏长。

    女子静静托腮凝望,眼前的灯烛忽明忽暗,在幽幽的午夜里天地宁静。

    她绝美的脸上,带着干涸的泪痕,自从楼家失势以后,她也不复以前的光鲜亮丽。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陆云齐和苏溪那对狗男女害的!

    “想报仇吗?”

    突然的声音——一个阴冷的声音,那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打断了她的沉思,楼文玉惊讶的张大了红唇,转身看去,那人穿了一身黑色的夜行衣,与夜色融为一体。

    就在屋檐下,红火的灯笼照亮她一双凌利的眼睛,漆黑无比。

    九月初二,正是天晴日丽的好日子。

    陆园已经过了半月余的准备,开始忙活了起来。

    天刚刚微亮,所有的仆人开始打扫清洗,张灯结彩。

    粉衣服的小丫鬟打着呵欠,用鸡毛掸子清扫这雕花的垂帘门。小心翼翼的拉起那一脸水晶帘,一边对着身边圆脸的丫鬟道

    :“真是好羡慕苏溪小姐,竟然能让我们侯爷怎么看重她!”

    蓝衣服的小丫鬟低垂着头颅,冷冷勾唇,淡淡的应声:“是啊!”

    “不过,人家长的好。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像我们这种天天劳作的,只有伺候别人的命了。唉~”

    说话的侍女,正是媛儿。自从轻一总管走后,她失去了依靠。

    从一等丫鬟降成了三等,只能做一些粗使的活计,故此而怨声载道不已。

    “唉,和你说话,你怎么都不会应答的啊?”她气恼的用手拍了拍女子的肩膀,后者抬头的一瞬间,吓得她连连惊呼,害怕的往后倒退几步。

    颤颤巍巍的用手指着她问道:“你……你是人?还是……鬼?”

    女子长发遮掩下的容颜,纵横密布这深刻的疤痕。

    皮肉外翻,青紫一片。那般恐怖的疤痕,就是一个男人也承受不住,更何况是一个细皮嫩肉的女子?

    蓝衣女子缓缓走近,半蹲下身子向她伸出了一只手,冷声道“我是人”

    媛儿闭上了眼睛,不敢看向那张脸,用手试探的往前面摸索过去。

    触碰到一片温暖时才松下了一口气,“你怎么长得这鬼样子?真是吓人。”

    女子阴冷的目光如蛇一般的锐利,轻然转身,继续着手里的工作。

    媛儿拍了拍屁股上的草屑,小心的凑近了一些,小声的问道:“你,是新来的?我怎么没有见过你?”

    “刚来两天,在茶水房收拾茶具”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我感觉好像没有见过你。茶水房我也去过,我和那的总管緗衣姐姐很熟的。你叫什么名字?”媛儿好奇的问道

    后者顿了顿,嘶哑的嗓音响起,带着一丝惆怅:“三十九号”

    “啥?这叫什么名字?真是奇怪”媛儿不可置信的笑着,看了眼和自己一般打扮的她,也开始有些同情

    “我听说梁地因为连年战乱,女子社会地位低下,大多没有自己的名字。你——是来自梁地的吗?”

    “嗯”

    怪不得,媛儿正恍然大悟时,猛然看见不远处的墙上一抹熟悉的黑影。

    顿时一喜,露出了微笑“唉,你先擦着。我去趟茅厕”

    “好”

    今日,乃是苏溪的及笄之日,也是端王妃准备正式认养干女儿的日子。

    陆云齐也花了很大精力去督促完成,原本苏溪只是准备随便把随便吃一顿饭就够了的。

    苏溪不知道的是,陆云齐还把苏三林和陈氏也请到了临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