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5章,喜忧参半
    凌然带着众人走近紫阁,里面已经摆好了桌案和香烛等等。

    背对着他们而的男人,负手而立一身湖蓝色深衣,外罩着黑色暗花长袍。高大俊美的身姿,高贵沉稳的气质,凌利与内敛在他身上展现无遗。

    “草民,苏三林携妻子陈氏,拜见侯爷!”

    陆云齐蹙眉,薄唇轻启:“不必多礼,苏老爷日后也是我陆云齐的亲人了”

    苏三林大自己不过十岁年纪叫什么也不太合适。

    苏三林起身,第一次这么细致的打量这个未来女婿,他看上去稳重成熟。

    蜜色的肌肤,俊逸的五官贵气十足,可说到底也是个快三十的人,还是娶过两门亲的人。

    自己的女儿才刚刚及笄……

    “承蒙侯爷青眼,但是规矩就是规矩。”苏三林谦虚的道,站立一旁。

    陈氏心里惊讶了一秒,反应过来后不满的拽了拽苏三林的袖子,挤出一抹笑容:“侯爷,多谢您费心了。”

    “夫人叫我啊齐就好”

    “啊?好的,啊……。啊齐,那个苏溪顽劣,可让你操心了。不知道她此刻在哪?”

    陈氏见气氛尴尬,于是便主动的说起了苏溪,顺便自己也快三个月未看见苏溪了,本来准备写信让她回南郡。

    谁知道信还没有寄出去,凌然竟然已经捧着圣旨出现在了苏家大门口。

    竟然是太后娘娘亲自下旨给苏溪赐婚,嫁给陆侯爷。

    苏家的威望,一下子因为苏溪而声名大振,上到南郡太守下到乡民都知道清溪飞出了只金凤凰,可长脸了。

    要不是崔氏考虑到孩子还小,不然也是想一同上京城了。

    陆云齐浅浅扬唇,示意凌然叫人去传唤苏溪。

    正厢正好端王妃和宋老夫人一行人也踏进了侯府大堂。

    处于尊卑礼仪,陆云齐上前亲自接待:“见过端王妃,宋老夫人。”

    宋老夫人今日格外精神,一身褐色的烫金梅花马面裙,整套的红宝石头面。

    端庄与韵味,慈祥在一个年过七十的老人家身上风采依旧。

    陈氏由于身份低下,自觉的站到了一旁。

    可端王妃看见她后,和乐的走了过去,主动介绍道:“夫人不是好奇苏溪的母亲吗?这位便陈氏”

    宋老夫人看着来人,美妇三十左右,样貌出众。

    那眼睛,那眉,那颗美人痣,比起苏溪更像年轻时候的自觉。她颤抖着,迈着缓慢的步子,目光直直的看看她的脸。

    喉咙的的刺痛,细弱的发出呜呜的细细哽咽,仔细一听却又若有似无一般。

    “秋…。儿,是,是…你吗?”

    陈氏看着面前那老人家,莫名也觉得心里一阵酸楚。

    她双目通红,充满了血丝,细细的喊着那两个字。

    秋儿?是在叫自己吗?

    陈氏勉强挤出一抹微笑,扶住那颤颤巍巍的老人“民妇陈素月,见过宋老夫人。”

    她眼前,是一双手——一双白净,却满是褶子的手。

    轻轻的抚上自己的眉头,双眼,眉心的红痣一遍又一遍的抚摸。

    终于,像是洪水决堤一般,滚滚的泪水奔涌而下,迅速沾湿了她的衣领。

    深深浅浅的印记落在心中,她像一个母亲在抚摸自己的孩子,那么温柔。

    陈氏鼻头一酸,也跟着洒泪:“太太,您是不是认错人了?民妇乃是南郡人士”

    “错不了,你…。和我长得一样,还也这颗痣,你一出生就有。还有一块玉佩,那是我亲手给你系上的。”

    一进门,她便看见了美妇腰间的羊脂白玉,透雕的如意云纹,中间一骗片小小的叶子,代表了她出生的季节。

    她依旧清晰的记得,正是一个枫叶正红的秋天,大军被匈奴重重包围。

    她在丫鬟婆子的保护下,在香山的尼姑庵里九死一生的生下了小女儿。

    陈氏也不记得自己到底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她醒过来时,自己在一间破屋子里,老妇人叫着自己闺女。

    因为嫂子看不过自己,便瞒着母亲和哥哥将自己赶出了家门。整整七天,她像一个乞丐一样靠着别人的施舍活下去。

    直到想结束生命时,让冰冷的湖水带走她的痛楚。

    可是,她错了。湖水的冰冷刺耳的嗡嗡声,空白的脑袋,还有一切回忆如画面闪现。

    她还是没有死掉,被苏三林碰巧捡回了家中,她喜欢他的体贴和爱护。

    贫困的日子过到孩子们一个个出生,过到苏家开始兴起。

    她所有的愿望也已经实现了,这辈子也齐全了,现在却突然出现一个自称是自己母亲的人?

    陈素月猛然间想起了很多的事情,春日的阳光,夏日的汗水,秋日的绵长和冬日的冰冷。

    身为母亲,她也体会得到一位母亲失去孩子的痛苦。

    “娘”

    “秋儿”

    抱在一起的两个女人,一个白发苍苍,一个也是中年。

    明明血浓于水,却是相隔万里,一错过了便是整整二十年!

    端王妃也是手绢捂着唇偷偷洒泪,哭声中,那种浓浓的母女情深,打动心灵。

    在场的谁也没有想到过,平平凡凡的陈氏竟然会是宋老将军的女儿。

    二十年前,老将军的幼女掉落水中,便消失不见连尸体也没有打捞到。

    在大家都遗忘之时,命运终究安排了这一场不可思议的久别重逢。

    陆云齐站在一旁,长眉飞扬内心的震撼也是无与伦比。

    这样一来,苏溪的身份再也不是她的负担,甚至比自己还高上一筹。

    “快别哭了,大喜的日子呢!真是双喜临门,正好溪姐及笄,有是太太找到了爱女。”

    端王妃一袭话,惹得众人点头大笑。

    陈氏用手绢给母亲擦了脸,也是哽咽着挤出笑容:“看我糊涂的,都忘记了今日是大喜的日子。”

    “我这把老骨头今日也是丢脸了一回,不过,也不怕大家笑话。我这高兴的都收不住眼泪了!”

    宋老夫人年轻时那也是领兵打仗的侠女一枚,即便是老了,骨子里的豪爽依旧风骨铮铮。

    她的子女中,也大多是习武出生,唯独早产的小女儿体弱,从小娇嫩。但是贵在乖巧而聪明,即便是不会拳脚,也是最得自己喜欢的。

    “祖母找到了姨奶奶,真是可喜可贺”宋花嫣俏皮的上前笑道。

    凑到了陈氏的面前“侄女宋花嫣,见过姨奶奶”

    少女看上去十七八岁,与自己眉眼间也有两分相似。穿着华丽,举止得体一看便是大家闺秀。

    自己虽然是姨奶奶,但是毕竟是刚刚出现,又是农妇出生商人之妻。这孩子不管是看在母亲的面子上还是真心的对自己,也算有礼了。

    陈氏笑了笑,夸了她几句。随即将自己亲手绣的荷包送与了她。

    “对了,娘。这是你的女婿苏三林。”陈氏将苏三林也推到了宋老太太的面前。

    后者眯着眼睛打量着他,勉勉强强吧!感觉文弱了一些,不过看刚才在门口主动给秋儿拉裙子的态度来看,还是不错的。

    “小婿,见过岳母大人”苏三林紧张的作揖,额角大汗淋漓。

    老太太摸了摸他的头发,似笑非笑的道:“起来吧!既然秋儿嫁给了你。你以后若是有什么对不起她的地方,可别怪老婆子我心狠手辣了。”

    苏三林诚惶诚恐,连声应答:“自然,小婿一定会宠爱素月一辈子的。”

    “好了,今天是溪姐的及笄礼,怎么还没有看见她?”陈氏诧异道

    话题转移,宋老夫人也是为此而来,自然也不再揪着苏三林不放了。

    转而看向陆云齐,带着一丝考究的眼神。

    后者面色微微凝固,立刻招手让潇雨下去问问。

    正巧了,门口的凌然面色沉重的走了进来。

    每一步,都沉重至极,面色铁青的单膝跪地:“爷,不好了。苏小姐——她,消失了!”

    “什么?”异口同声的惊呼在大堂里响起,大家纷纷看着凌然。

    陆云齐目光瞬间阴冷,整个人都凌利了起来:“都查过了吗?”

    “府中都查找了,没有。房间也是整齐的,并没有打斗的痕迹。连林染和小夏都不见了。”凌然来之前,已经专业的,系统的找了府中的每一寸土地,每一个房间。

    还是没有找到苏溪,也没有任何蛛丝马迹。

    “怎么会这样?”陈氏率先经不住恐吓,脸色苍白的后退了几步。

    重心不稳的跌倒了苏三林的身上,苏三林也是心急如焚。

    一手扶着妻子,一边着急的向陆云齐说:“恳请侯爷尽快找到溪儿,她可能是遇上什么事情了!”

    “苏老爷放心,苏溪——是我未过门的妻子。”

    “争鸣,我们也走吧!回去凋几个暗卫帮忙一起查”端王妃果断的转身,向宋争鸣伸出手一同回去。

    “多谢王妃出手相助”苏三林忍泪哽咽,冲着她感激的点点头。

    “不必谢,那孩子也是我端王府的恩人。”

    “花嫣,你快回府。去找一下将军,借一支队伍帮忙一起。”

    宋老夫人这刚刚收获了女儿,却没有想到孙女却突然消失了。

    “要是让我知道是谁绑走了我的外孙女,我韩楚月定然饶不了她!”

    “好的,我立刻就去。”

    那边找苏溪找得昏天黑地,掘地三尺了。

    ------题外话------

    今天是,祝福素月找到母亲

    也祝福全天下的小可爱们节日快乐,无鱼走到这里,是因为你们的让我备受鼓舞。

    有了信心和动力一直写下去,

    趁着这个节日,我要说一句

    我爱你们,我的粉丝和小可爱们。笔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