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8章,
    “滴答”“滴答”的水声,规律而清晰的传入耳帘。

    苏溪被那人押着下了马车,紧接着被台阶一绊倒,整个人摔在了地上。

    她的嘴被捂着,只能发出微微的闷声,额角的青筋凸起,汗水淋漓沾湿了长发,紧紧的贴在雪白的脸颊。

    “起来,别装死!”

    这人的声音,怎么如此熟悉?苏溪诧异着,有闻到她身上的味道顿时脑海中闪过一个名字。

    怎么会是她?

    石门缓缓打开,随后又沉重的关上。空气中传来桐油燃烧的气味,烛花爆开的“啪啪”声。

    “进去呆着吧!苏溪,你很快便可以彻底解脱了”她笑道,拿下了苏溪眼睛上的布条,瞬间的明亮让久在黑暗中国的人极度不适应。

    她下意识的闭上的眼睛,知道脑袋里清晰了一些才转头看着面前的人。

    果然是她,黑色的紧身长裙衬托着她高挑的身姿,比平时的楚楚可怜这样才像她。整个人是利落而阴沉的妖娆,虽然同样是冷美人。

    林染像一团火,只是静静的燃烧,但是其实她内心是温暖的。

    花二小姐像雪山之巅的冰莲,高高在上,圣洁尊贵。

    而她——轻一,却是来自地狱的双生花一般,妖娆而阴寒。

    “轻一,你就不害怕陆云齐找到这里来?”

    “我既然敢设了这个局,自然不会害怕。万无一失,你就放心吧!”轻一冷然一笑,狠狠的一记耳光扇在了苏溪的脸上。

    冰冷的手指捏住她精致的下巴,与自己直视“不错,眼神很倔强。”

    “只不过,我——不喜欢”轻一说完,手肘半弯曲一个用力打在苏溪的腹部。

    看着她因为疼痛而扭曲的容颜挂满汗水,身子缓缓到底蜷缩成一团,轻一第一次如此开怀的笑了。

    “疼?比起我心里的疼,你这个又算得了什么?”

    “小姐,你没事吧!小姐?”小夏还在黑暗之中,视觉被遮住了反而其他感官更是敏锐,空气中的抽动让她心里笼罩着一股浓浓的不安。

    “放心,死不了”轻一好心的提醒道,顺便帮小夏的布条也取了。

    “看见了吗?这就是和我作对的下场!”她一手抓起小夏,丢到一边。

    转身蹲在了苏溪的面前:“想出去吗?求我,我或许可以考虑一下。”

    苏溪咬着一口细白的银牙,挤出两个字:“休想!”

    后者也没生气,微微摇头,似乎很是同情她的遭遇一般轻声叹息起来。

    “人抓到了?就赶快想办法送出去,别玩死了”石门再次缓缓升起,另一抹高挑的身子探了进来。

    那人罩着大氅,帽子压得极低。从苏溪的角度,只看看到她一张嫣红的唇。

    行动间,革丝的蜀锦绚丽不已,一双珍珠绣鞋半露娉婷不已。

    “你不是好奇她长什么样吗?怎么关键时候不看了?”

    “不看也罢,索性划花了她这张狐媚脸才更好。”女子冷哼,不满的看着轻一,微微带着怨气的声音响起:“你最好快点联系一下楼小姐。”

    “放心吧!”

    楼小姐?是指楼文玉?这件事情竟然和她也有关系?

    那么面前那个带着帽子的女人是谁?自己貌似从没有见过有相似气场的人。

    她和自己有什么仇恨?看起来和轻一很熟?对自己的长相也十分关心?

    “就听你的,先划花她这张狐媚子的脸。在剥皮,拔筋”

    轻一拔出了匕首,一手扶住苏溪的身子,目光落在那张精致的脸上“真是可惜了这好模样,不如,就从眼角开始画吧!”

    寒光照出自己的脸,狼狈带着疲惫的苍白脸色。

    苏溪抿紧红唇,感受到刀刃的寒气与锐利。下一刻便会落到自己脸上,这张容颜会被毁去。

    她的心里没有害怕,却也少不了惋惜。

    “停,我先看看吧!”斗篷女子还是忍不住想看看满城夸赞那绝色倾国的女子到底长了什么样子?

    她微微撩起面纱的一侧,投去目光,果然是绝代佳人。

    尽管此刻她发髻散乱,面色苍白可那肌肤和冬日的雪花一般洁白,纯洁。

    朱唇不点而红,再往上那一双含水的杏目,波光凌凌。

    年纪那么小,又较弱得跟朵花似的,难怪陆云齐喜欢,就是自己看见了也是心动不已。

    “轻一,随我来吧!”

    “是”

    苏溪看着那前后离去的两人,终于支撑不住的倒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还好,暂时躲过了一劫。

    小夏挪动着身子,凑到了苏溪的背后,用力俯下头用牙齿去解开那绳索。

    感受到背后的力量,苏溪一怔准备回首时,小夏却阻止了她:“小姐别动,我给你解开绳子。”

    这空旷的暗室,除了蜡烛和墙壁再无其他,她如何解开?苏溪一边双手磨蹭着,一边道:“你别担心我了”

    固执的小夏却是继续着动作,不知道这绳子是怎么绑的,苏溪感觉自己越动好像越是紧了几分,深深的勒入她的皮肉,刺痛不已。

    很快,那洁白的手便感受到了一片湿热,黏黏糊糊的。——是血!

    “小姐,这是牛筋绳,你越是挣扎会越紧的”小夏焦急的道,让苏溪别再乱动了。

    一点一点用自己的牙去撕扯着那绳子,“滋滋”的响声在空旷的空间里反而更是响亮,苏溪背对着她,看着墙上的烛光忽明忽暗渐渐的开始有了睡意。

    她已经极度疲累了,这一次沉睡,再次醒来却不知道时间已经过去了多久。

    稍稍得到了恢复,精神好了些许耳边那“滋滋”的声音依旧在继续。

    苏溪大惊,沉声怒喝“小夏,你停下来!”她这一觉至少也是两个时辰,便是四个小时,这傻丫头一直这样吗?

    小夏微微挤出一抹笑容,唇角已经鲜血淋漓,纷纷落在她绿色的衣裙上,红花妖艳的绽放。

    “没…。没事的。快了”她细弱的声音响起

    苏溪鼻头酸楚,眼眶便红了——大滴大滴的泪水流过红唇,咸味苦涩,百感交集。

    终于,在苏溪的哭声中,小夏弄断了绳子。

    苏溪双手因为久久的捆绑已经是麻木一片,连伤口处的疼痛都已经无感。

    她捧起小夏的脸,她含着笑,闭上嘴。唇瓣因为摩挲而破皮红唇,鲜血直流。

    苏溪泣不成声,轻然的抬着她的小巴,哭腔浓重:“我看看!让我看看!”

    小夏摇着头,死死的低头不肯让苏溪看见自己狼狈的样子。

    后者抓住她的手,一手摸了摸她的唇,小心的打开了一些。

    牙龈红肿,贝齿半落。满是鲜血!

    苏溪哽咽着,将她抱住,无声的哭声在她耳边震动。

    “你怎么这么傻,为什么?”

    “因为,小姐——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小夏双目明亮,带着一丝眷念之意。

    苏溪被她的目光温暖着,忍不出轻轻啜泣起来。抱住她虚柔的身子,柔声轻骂“傻丫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