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1,珍珠寻人
    一身戎装的正是陆禾言,他带着自己精锐的部队前来支援,正好看见那箭穿过儿子的身体。

    老爷子虎目圆瞪,气势凌然,高大的身体微微颤抖要是偏过那么一点点,

    “老子自然来帮你的”他陆禾言是上一代侯爷,也是征战一生的沙场老将。

    这几年赋闲在家,虽然花鸟鱼虫相伴,可那一身的杀伐果断之气也是比旁人高上几许。

    看见苏娇手里的弓箭是,长眉轻蹙,“贱人,拿命来!”

    “不,不要”苏娇来不及拔腿跑时,陆禾言一柄长枪凌利落下,一个眨眼的瞬间,女子的头颅从颈子上滚落,鲜喷洒,而头颅一路滚到了楼文玉的脚下。

    她带着不安和恐惧,两眼圆瞪着自己,楼文玉此生从未见过这样的场面,吓得花容失色。

    一个后仰,摔在了地上,玉手按到冰冷的东西,定睛一看,竟是一具森白的骷髅头。

    “啊!”尖叫声,划破长夜的宁静,惊奇雅雀四处逃窜。

    细雨沾湿,冲刷着浓厚的腥味。很快,楼家的人全部被就法,寒十三最终还是被老爷子生擒住。

    至于楼文玉,念在苏溪目前尚且下落不明的份上,陆云齐暂时没有杀她。

    陆禾言看清女子时,气的吹胡子瞪眼,一口唾沫直接吐到了她脸上:“我呸!老子还以为楼青山那老小子养了一个好女儿,结果她娘的是这么一个蛇蝎心肠的女人。”

    楼文玉身份高贵,从小谁不是捧着她,此刻竟然被一个糟老头子吐了口水。

    脸上青紫一片,咬着红唇狠狠的瞪着陆禾言“你既然知道我是谁还不快点放了我,不然,后果自负”

    “苏溪在哪?”陆云齐简单的用手帕包住伤口,剑眉轻蹙,居高临下的看着女子。

    楼文玉噙着冰冷的笑容,将脸侧到一边:“你有本事你自己找吧!我不会说的,记住,明天日落之前。我要是没有平安回去,你的女人便要给我陪葬了。哈哈!”

    “你”陆禾言气愤,准备抓住楼文玉逼她时

    陆云齐却是冷静的揽住了他:“她这是激将法,父亲别冲动。楼文玉是要和亲匈奴的人,该怎么办,相信朝廷会给出答案的。”

    楼文玉黯淡了眸子,听着他的话语,陆云齐即使是愤怒都如此冷静而沉稳。

    苏溪的下落虽然不明,可是事情却已经有了大体的方向了。

    楼文玉勾结轻一谋害朝廷重臣,这罪名,即便是楼相也无法全身而退。

    周景抓了楼文玉的丫鬟,在她妆奁中找到了轻一和楼文玉的买凶杀人的书信往来。

    也知道了东珠的事情,他突然想起了昨日,他好像看见过一样的珍珠。

    周景俊颜铁青,下一刻,整个人都暴戾了起来。长袖下的手捏得咯咯作响,匆匆辞别了白子临与陆云齐打了个照面便快马赶回府中。

    “这是怎么了?”白子临惊呼,看着陆云齐肩上的两只羽箭。

    “和你想的不错,正是上一次的那批杀手。我还遇到了寒十三”陆云齐低声道,忍痛拔出羽箭,血液喷洒,流得更甚。

    陆禾言看着他,是疼在心里,面上无言。眉头一样的紧蹙:“你先处理下伤口,轻一,我已经吩咐人四处找了。”

    “有劳父亲了,轻一找到,务必告知一声”

    你我父子,还用言谢吗?陆禾言顿了顿,虎目微睁嚅动了下嘴唇,终究咽下。

    “子临,苏溪——她会没事吧!对吧!”陆云齐不敢闭眼,他总是想起经历的过往,苏苏那么娇柔,何曾经手=受得起惊吓。

    白子临失笑,用手摸了摸他额前的汗水,温柔浅笑“你难道不相信你夫人的聪明才智吗?”

    苏溪,确实是少有的聪明,只是在他眼里,那些不过是儿童的伎俩。

    要是遇到深沉的坏人,没有半点武功的她怎么办?林染也下落不明,据他猜测,只怕他们三人是分开的。

    林染被调虎离山后,轻一抓走了苏溪和小夏,方才楼文玉说小夏已经死了。

    他虽然不会因为低下的奴仆而伤神,可苏溪不同,她把林染和小夏看成自己的姐妹,要是谁有个三长两短指不定难过一辈子。

    还有凌霄……

    “找到林染了吗?”

    白子临摇摇头:“东郊树林里有发现过尸体,只怕也是楼家的人。但是没有林染姑娘的,至少说明,她是安全的。”

    “你们有没有想过,一个区区的楼文玉,为什么能调动军队?”陆禾言负手而立,叹息。

    话落,三人都陷入了沉思。月光沉暝,这一夜,注定无眠。

    时间过去一天了,不知道苏溪如何了?

    周景快马狂奔之中,脑海里一直想昨日看见的那颗珍珠的事情。

    刚到王府,他一改往日风流恣意的架子,出奇的面若冰霜。一身的怒火与冷傲,让赶来的姬妾们纷纷吓得一头雾水。

    “王爷,您回来了?妾身今日刚学了曲子,您……”

    “滚开”周景此刻哪里还有心思听曲?不耐烦的一掌推开那蓝衣娇美的少妇,冷冷的丢去一记嫌恶的眼神

    “你们全部把自己房间里的珍珠给本王拿过来!”

    “啊?”被周景冷心推开的美妾还沉浸在悲伤之中,正想着要不要挤出几滴眼泪,让王爷怜惜一下自己。却猛然听见王爷要找珍珠?

    不止是蓝梦,其余人也是一脸的雾水,不过,周景今日气势汹汹,面带不善哪里还敢提问?忙不急的立刻让丫鬟回去拿。

    “不知道王爷要珍珠做什么?妾身到是有一串珍珠项链”说话的妇人大约二十出头,妆容华丽,一身同色的红色宫装正是齐王妃孙氏。

    周景略略冷静了一下,沉声道:“云齐的妇人丢了,她留下了珍珠,所以,极有可能可以凭借这个找到她!”

    孙氏恍然大悟,这才明白了王爷为何性情大变,陆侯爷与王爷乃是兄弟。

    爷虽然平日里风流无度,但是对朋友仗义,性格豪爽更何况是一起长大的陆侯爷?

    孙氏这才想起来,昨夜里那姬妾才献给自己了一颗东珠。

    她正想用来装饰发钗来着“妾身昨夜到时得到了一颗百年难遇的上好东珠。爷等等。”

    逾时,一排的丫鬟找出了不下百余颗珍珠,他一一看了过去全不似自己见过的那颗。

    “这里还有一颗”孙氏将锦盒打开,珍珠的光芒柔和,照亮了整个长廊。

    齐王大喜,上前接过“就是它,王妃何处得到此物?”

    孙氏蹙眉“乃是早上请安时,十七夫人送我的。妾身正想说给王爷装饰王冠来着。”

    周景摸了摸珍珠,冷然的薄唇微扬,淡声道:“有心了”

    “来人,把十七夫人带过来”

    152714233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