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 无妄之灾
    猛兽岛中央,一处山顶。

    上百个学生被擒拿起来,五花大绑的绑在地面上,个个都是鼻青脸肿十分凄惨,他们都是被猎豹团的人逮住了。

    昨天因为夏平抢走了赤血果,惹得猎豹团的人大怒,发誓要将夏平给找出来,碎尸万段,但是没想到夏平找不到,却是遇到了其他学生。

    结果那些学生就倒霉了,一个个被生擒起来,逃都逃不掉,有些想反抗的,还被这些匪徒毒打了一顿,别说多惨。

    但是猎豹团的人却是不满意,因为没找到那个罪魁祸首夏平。

    “该死!”

    猎豹团团长林豹咬牙:“那混蛋究竟躲藏在什么地方?为什么怎么找都找不到?”他气愤到了极点,几乎一宿没睡,就是为了找到夏平的踪迹。

    但是猛兽岛太大了,足足十万平方公里,而且到处都是山林,一个人想刻意躲藏起来,他们想找到简直就是大海捞针。

    “那混蛋根本就是个胆小鬼,敢来抢我们的东西,就不敢出来吗?”

    “有种就出来,和我们大战三百回合。”

    “一旦被我们找到那混蛋,立即五马分尸,碎尸万段。”

    “不,先折磨半小时再说,否则这口恶气我没法出。”

    一群匪徒怒道,为了找到这混蛋,他们翻山越岭,不知道找了多长时间,现在个个都是得了熊猫眼,困意十足。

    但是这完全没关系,他们对夏平的恨意超越一切,不死不休。

    “放心,我们在丛林四周放了很多信息,只要他看到,就知道我们抓了他不少的同学,甚至是校友过来。”林豹握紧拳头,“只要那小子稍微有点良心,就肯定会束手就擒,乖乖前来山顶,被我们斩杀。”

    这是一条毒计,利用那些学生作为人质。说实话这种计谋虽然老旧,但是无往不利,有时候他们这些匪徒就靠抓捕人质来威胁警察,从而获得逃命的机会。

    他认为那小子也是个学生,肯定会心慈手软,不愿意看到自己同学死亡。

    “可是现在也快中午了,那小子完全没有任何出现的意思,如果时间一到,那我们该怎么办?”有匪徒担心那小子没看到丛林留下的信息,那么他们做的一切就是无用功,根本就是抛媚眼给瞎子看。

    林豹冷哼一声:“我们出来混,就得讲信用,说过了时间就杀人,那就得杀人,总之一旦中午到了,那小子没出现,我们就宰了这些蠢货。”

    他身上流出深深杀气,让人不寒而栗。

    顿时,那群学生听到了这些话,个个吓得脸色煞白,哆嗦不已。

    “不不不,这位老大,那混蛋是没良心的,他就是个坏到流脓的家伙,世界上就没有比他更坏的人了,那混蛋是不可能来救我们的,你这是滥杀无辜啊。”正德中学的韩山听到林豹这些话,吓得眼睛都绿了起来,大声喊冤。

    “对啊对啊,想利用我们来威胁那无耻夏平,简直就是做梦。”

    “我们这里的人个个都和他有仇,恨之入骨,他又怎么可能会来救我们?”

    “那小子简直恨不得我们死呢,听到我们被抓了,说不定还得落井下石,甚至开香槟庆祝也是很有可能的。”

    “这位老大要三思啊,抓了我们来威胁夏平,是没用的,真的没用。”

    一群学生大叫道,憋屈到极点,他们简直就是遭到了无妄之灾啊,因为那混蛋夏平的关系,居然被这群愤怒的匪徒逮住了。

    特别是武威武馆的学员,他们个个吓得脸绿,早就知道这混蛋是瘟神,没想到躲了那么长的距离,还是被这无耻混蛋波及,太倒霉了,还有谁比他们更加倒霉!

    “闭嘴!”

    林豹盯着这些学生:“还在这里说谎,你们这次十个学校一起出来试炼,大家都是校友,你们和他的关系怎么可能会差?”

    “你们是想欺负我没读过多少年的书吗?!”

    一群匪徒冷笑的看着这些学生,认为这些人在说谎,以为他们说自己是夏平仇人就能不死了?他们可没那么容易上了对方的当。

    韩山无比憋屈,他说自己和夏平关系不好都没人信了,连忙道:“老大,你要相信我们啊,我们个个都和夏平有仇,这是真的。”

    “你是不知道那混蛋,根本就是个神憎鬼厌的家伙,人人得而诛之,我们随便哪个都想暴打他一顿,希望他倒霉。”

    一群学生齐齐点头,都是十分赞同这一点,这是他们难得一致的意见。

    “你们呢,我听说你是九十五中学的学生,都是一个学校的校友,你们和他关系肯定很好?”林豹盯着一群九十五中学的学生,眼神很凶残。

    他们分别是熊霸天,陶云,高盛,洪羽等人,这些人也十分倒霉,本来想出去猎杀几头猛兽,却是无意之间被愤怒的猎豹团当场逮住,暴打了一顿,现在都鼻青脸肿了。

    “不,我恨那小子入骨啊。”

    熊霸天悲愤道:“那小子曾经在擂台上暴打我一顿,送我进去医院住了一周,那混蛋还给我取了个外号,叫傻大个。

    从此以后就没人叫我熊霸天了,都叫我傻大个,想我熊霸天曾经也是学校小霸王,无人敢惹,自从被他揍了一顿之后,没人怕我了。毕竟谁还会怕一个傻大个。”

    他仰天长啸。

    “我也是,也被暴打一顿,进去医院也住了一周,花费十几万医疗费。”高盛也是一脸憋屈,连忙撇清和夏平的关系。

    “我最惨了。”

    陶云哭诉道:“当时我在擂台上被他羞辱,打击得体无完肤,最后哭着离开擂台,后来被同学取名爱哭鬼,现在我出去都被人嘲笑,说我是娘们,我恨他入骨。”

    他哭声凄厉,展露出真情实意。

    按照猎豹团等凶残罪犯的毒辣眼光,一下子就看得出这几人并非是在演戏。

    “这夏平,人人得而诛之啊。”

    “没想到即使是同一个学校的人,也遭到他的毒手。”

    “想想也是,都是同一个学校的人了,自然是有很大几率碰到他。”

    “那混蛋估计欺负同校同学已经不爽了,都开始殃及鱼池,来祸害其他学校的人。”

    “妈蛋,所以我们才这么惨,被他暴揍几次。”

    “这样的恶霸,就没人来制裁他吗?”

    听到陶云等人的话,一群学生同仇敌忾,他们互相对视一眼,都有种同志的味道,大家都是被夏平曾经迫害的人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