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5章 一定要报仇
    因为听完江雅茹和楚蓉两人的话,南宫舞也回忆起了之前发生的事情,记得之前她和天水城一群人上去和华京城的考生攀谈。

    一开始,事情很顺利,对方态度也十分和蔼,虽然她也看出对方那些男人看着自己的眼神有点不对劲,好像狼一般。

    但是她也早就习惯了这种眼神,即使在天水城,也有许许多多男人这样看着自己,可是身为南宫家继承人,她也只能忍受这些。

    可谁能想到,对方一杯红酒递了过来,她毫不怀疑的喝了下去,结果在红酒进去肚子的一瞬间,她感到意识模糊。

    所以,出自本能南宫舞立即反应过来,知道自己被人下药,立即就将事情闹大,把面前一人击退,试图冲出去。

    后来夏平抵达,顿时她感到一阵安心,就再也坚持不住,彻底昏迷了。

    “谢谢你们救了我。”

    南宫舞非常感激的看着楚蓉、江雅茹和夏平,她知道如果不是夏平等人出手,恐怕她今天晚上就完蛋了。

    落入那群恶徒手里,她这辈子就完了。

    “不用客气,这些都是举手之劳。”夏平双手叉腰,摆了摆手,“不过你中毒很深,需要及时治疗,不如我们现在就开始吧,我已经准备很久了。实不相瞒,对于这种事我的经验还算是很丰富的。”

    “开始个屁,还不赶紧穿好你衣服,无耻流氓。”啪的一下,江雅茹冲了上去,将地面上的衣服丢给夏平,遮住他的身体。

    她咬牙切齿,简直恨不得将夏平生吃了,谁不知道你这流氓经验丰富,都去黑月城那种肮脏的地方嫖了,还有什么他是不懂的。

    “南宫舞只是中了迷药罢了,并非那种药物。时间到了自然会清醒过来,根本不需要你解毒。”楚蓉也瞪着夏平。

    当南宫舞醒来的时候,她们立即就知道南宫舞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药效过去了就自动清醒过来,也无需解毒。

    不过幸好南宫舞及时清醒过来,否则说不定还真的被这个无耻男人得逞了。

    而南宫舞也是羞恼不已,在龇牙,自己躲过了那群禽兽的袭击,差点就躲不过身边这无耻男人的冲动,这实在是太危险了。

    说句老实话,这夏平比那群男人都不知道危险多少倍。

    “好吧。”

    夏平耸了耸肩,虽然错失这次机会很可惜,但是他也相信还会有下次,大不了请她们喝酒,直接灌醉,成其好事。

    嗖的一声,他很快穿好自己身上的衣服。

    “哼,穿衣服倒是挺快。”江雅茹鄙视道,讽刺他干龌蹉事太多了。

    夏平眨巴一下眼睛:“我脱衣服更快,要不要试试?”

    试个屁!

    江雅茹抓狂,恨不得锤他。

    “南宫舞。”

    楚蓉没理会那流氓,她看着南宫舞:“我们现在立即报警吧,将那群可恶的家伙抓住,关进大牢,否则继续让他们这些混蛋横行霸道,都不知道多少女人遭殃。”

    “他们做这种事,肯定不是第一次了。”

    她美眸露出一丝怒火。

    叮铃铃

    就在这时候,南宫舞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拿起来接通,是自己父亲南宫海打过来的。

    十几分钟之后,她挂了电话,脸色很是阴沉,道:“许家的人给我父亲打了电话,说要求我父亲将这件事大事化小事化无,当这件事没发生过。”

    “作为补偿,他们会赔偿大量好处给南宫家。”

    什么?!

    楚蓉和江雅茹两人都是大吃一惊,虽然她们知道华京城家族的能量,但是她们也没想到对方的动作这么快,直接就打电话上门,和南宫舞父亲联络。

    “那你打算怎么办?”

    夏平皱了皱眉,就这样看着南宫舞。

    “没办法,只能当做什么事也没发生,我南宫家得罪不起那么多华京城世家大族。”南宫舞捏紧粉拳,咬牙切齿,很是不甘心。

    但是即使再不甘心,她也不能做什么。

    因为不仅是许家的人打电话过来,连其他华京城家族也打电话,要求将这件事掩盖下去,这给南宫家带来巨大的压力。

    任何一个华京城家族,南宫家都得罪不起。

    更不要说,这么多人一起上来施压。

    除非她想南宫家就此灭亡,否则即使不愿意,也得答应。

    楚蓉和江雅茹两人也沉默了,她们也理解南宫舞的选择,这便是身为家族子弟的无奈,有时候需要为家族做出一定的牺牲。

    这时候,华京城许家。

    一栋占地面积上百亩的别墅群,伫立着连绵不断的奢华房子,其中一间大厅,这时候出现了十几个人。

    其中就包括被打断双腿的许阳,还有他父亲,华京城市长许安,以及许氏家族一些长老,还有嫡系子孙等等。

    经过了医院的紧急治疗,许阳身上的伤势稳定了下来,他全身包扎得跟木乃伊似的,看起来十分凄惨,坐在椅子上。

    “儿子,你现在没事了吧?身上的伤势会不会影响明天的考试?”

    许安皱了皱眉,就这样看着自己儿子许阳。

    他对于那个将自己儿子打成这样的人,感到愤怒不已,简直恨不得立即除掉,什么时候不发生,偏偏是高考之前一天晚上发生。

    如果许阳因为伤势过重,无法参加炎黄大学考试,也无法进入炎黄大学,那么许阳这辈子的前途就毁了,试问他如何不愤怒?!

    “父亲,我暂时没事。”

    许阳沉声道:“到时候我只要浸泡高级营养液,一个晚上的时间,便可将我身上的伤势恢复完毕,不会影响明天高考。”

    这高级营养液比低级营养液不知道好多少倍,由各种珍稀材料制作而成,浸泡一次都得花费数千万,不是大家族根本花费不起。

    自然,效果也好上无数倍,能加快身上伤势痊愈的速度。

    “不过父亲,你一定要为我报仇啊!”

    许阳咬牙,都咬出血来:“那个来自天水城的夏平,那个该死的杂种,他居然敢对我下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断我两条腿,让我颜面尽失。”

    “现在外面都流传我的笑话,很多人都开始瞧不起我了。”

    “如果这个仇不报,这口气我咽不下,根本咽不下啊!”

    他愤怒到极点,活了十八年,他什么时候经历过这样的耻辱,被人这样当众羞辱,打断了两条腿,如同死狗一般。

    这样的耻辱,他终生难忘。

    “放心。”

    许安眼眸露出一丝寒芒:“他这样做,不仅是羞辱你,这是连我许家都羞辱了,这个仇不报,谁还瞧得起我许家。”

    “伤害我儿子的人,没人能不付出代价。”

    他语气散发出滔天寒意,让人打了个冷颤。

    “家主。”旁边一位长老提醒,“那夏平据说是巨人公司的正式成员,已经得到认证了,需要三思而后行啊,否则必定为我许家惹来大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