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7章 这是我的
    嗖嗖嗖!!!

    只见,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都跑过来一队队人马,起码也有七八股势力,每一股势力都有十几人,形成一只小队。

    这些人好像都是闻到腥味的狼似的,纷纷跑到这处地方。

    “酒瓶树?这里有酒瓶树?!”

    “果然没猜错,这里的城池曾经有人居住,那么肯定也有喝水的地方。”

    “普通居民区没有取水的地方,王宫肯定有。”

    “亏待谁,也不能亏待贵族,不管是哪个时代,哪个势力都是如此。”

    “这酒瓶树如此大,起码也存储了十吨的水,完全够我们敞开喝了。”

    一个个考生兴奋到极点,纷纷来到这处空地,都是死死盯着这株巨大的树木,简直就是恨不得立即扑上去。

    因为他们奔跑了上百公里,在太阳暴晒当中,行走了几个小时,身上的水分早就被蒸发干净了,无比饥渴。

    要是再不补充水分,他们就死定了,直接被爆晒成干尸。

    事实上沿途过来,也有一些体质弱小的考生,因为承受不住这样残酷的环境,直接就倒在地上,再也无法起来。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见到这些人过来,平头考生一脸郁闷,他本来以为凭借自己队伍的力量,便可霸占这株酒瓶树,但是哪里想到一下子冒出来这么多人。

    面对这样的力量,估计自己小队即使想霸占,也实在是够呛。

    “我是青洲区的考生。”

    “我是徐洲区的考生。”

    “我是荆洲区、我是豫洲区、我是益洲区、我是雍洲区,我是杨洲区的。”

    在场的考生一个个报上名来,每一支小队都是来自各大洲的精锐,可以说这个地方九大洲的考生都聚集在一起了。

    即使考试之前,他们分散不同的区域,但是经过几个小时的时间,他们不断探索这个遗迹空间,却是不约而同的来到这个地方。

    “你们也看到了,酒瓶树就只有一株,但是我们这么多人,你们说说看这件事怎么解决?”平头考生沉声道。

    “还能怎么解决?平分就是了。”

    “说得没错,虽然这酒瓶树只有一株,但是却存储至少十吨的水,就算是我们这么多人,每人一口,那也是绝对够分的。”

    “没错,平分就是了,大家和和气气,没必要在这里争执。”

    “在这里伤了和气,对彼此都非常不利。”

    “就是就是,团结一致嘛。虽然我们都分属不同的大洲,但是我们大家都是炎黄星人,没必要在这斗个你死我活。”

    “对对对,和谐第一啊。”

    诸多考生都是议论纷纷,露出一副和谐的模样。

    事实上,如果不是掂量着他们实力没有占据绝对的优势,无法镇压全场,他们绝对不会如此客气。

    “好吧,就这样决定了,大家平分。”

    听到其他考生都是这样说,平头考生也没办法,只好这样说道。

    “不,我不同意。”

    就在这时候,一道声音突兀的响了起来。

    “谁啊,哪个不同意,哪个敢这么嚣张说不同意!”听到这句话,平头考生立即叫嚷起来,他们都决定好了,不互相冲突,免得造成争端。

    可是现在居然还有人敢大声反驳,这是想找砸吗?还讲不讲团结了,有没有点和谐精神。

    “说话的是那个站在酒瓶树下面的小白脸。”

    “妈蛋,那小白脸倒是惬意,身边还带着三个美妞,是出来郊游的吗?”

    “不对,身边还有个死胖子。”

    “那死胖子肯定是储备粮食,稍微有啥不对劲,就宰了生吃的那种。”

    “这小子敢这么嚣张,否定我们的话,是想找死吗?”

    一群考生议论纷纷,眼神很是不善的看着夏平等人。

    而杨洲区考生却是脸色一变,他们显然也认出了夏平,对于这个凶神,一开头就灭杀了华京城大佬儿子,毫不留情,他们可是记忆犹新啊。

    这样的凶威,没哪个不怕。

    “你不同意?你为什么不同意?”平头考生脸色不善的看着夏平。

    夏平好整以暇的说道:“这颗酒瓶树是我先找到的,就是属于我的。凡事就得有个先来后到,没问过我,你们这些家伙居然就想平分它,肆无忌惮,不将我这个酒瓶树主人放在眼里,这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放屁!”

    一个考生叫嚷道:“这颗酒瓶树生长在狂沙遗迹,这是无主的植物,为啥你第一个发现这酒瓶树,它就是属于你的,都没点道理。”

    他怒瞪着夏平,十分生气。

    “说得没错,你就别在自己脸上贴金,这颗酒瓶树是属于大众的。”

    “你有这个脸不,酒瓶树这样宝贵的植物,是你说霸占就能够霸占的?知道什么叫做分寸,知道什么叫做适可而止吗?”

    “还说我们过分,你们几个人就想霸占酒瓶树,这才是真正的过分。”

    “你想霸占这株酒瓶树,掂量过自己实力没有。”

    “惹得我们生气了,你吃不了兜着走知道吗?”

    “看这小白脸我就一肚子气,必须得好好教育教育。”

    诸多考生都是十分凶残的盯着夏平,他们倒是没想到这小白脸居然这么嚣张,见到他们这么多人在这里,居然还敢霸占酒瓶树。

    还真的当他们是软柿子,是想捏,就随便捏的吗?!

    “闭嘴!”

    听到这些话,冯和堂立即跳了出来,对着这群人破口大骂:“知道我大哥是什么人吗?知道我大哥是什么身份吗?敢用这样的语气和我大哥说话,知道点死活没有?”

    “我大哥说这酒瓶树是属于他的,那就是属于他的,任何人都不能有意见。你们还一个个在这里唧唧歪歪个没停,在这里发牢sao,都不知道点抬举。”

    “还说胖爷我是储备粮食,都没点眼力劲,你们这些渣滓到底是怎么活到现在的?没你们老妈在身边,就不知道说话是不是?”

    他对自己是储备粮食这个说法耿耿于怀,认为这些混蛋是在侮辱自己,不能说自己长得胖,就一无是处吧。

    江雅茹等人听到冯和堂的话,个个都是抽搐不已,这死胖子还真的是唯恐天下不乱啊,这不是摆明想激怒这群考生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