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2章 小人得志啊
    “哎呀,这怎么好意思,这怎么好意思呢,刘局长太客气了。”

    夏川流笑得见牙不见眼,不过明眼人都看得出他没有半点不好意思。

    “不不不,能给夏局长送礼物,是我的荣幸,是荣幸啊。”刘光嘴角抽了抽,即使很不甘心,但是看来也只能大出血了。

    “这样吧,刘局长先进去,我等下还要招待客人呢。”夏川流做出邀请的姿势。

    顿时,刘光也松了口气,继续被这混蛋勒索的话,估计他当场就得吐血了,还是赶紧离开这个吸血鬼才行。

    “爽啊。”

    夏川流觉得自己浑身舒爽,有种翻身做主人的痛快,想当初这刘光多嚣张,堂堂城市管理局局长,位高权重,手下几千号人。

    像他这样的人物,即使天天和他打麻将,甚至故意输钱给他,都得不到对方正眼相待,十几年过去都还只是个城管。

    可是现在呢,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家伙反倒是屁颠屁颠上来给自己送礼,即使当面勒索,对方连个屁都不敢放。

    即使当面打他脸,对方也只能打得好。

    “咦?这不是马国表哥吗?你也来了?”当即,夏川流也见到了一位白西装中年男子鬼鬼祟祟的进来,似乎想避过夏川流注意,无声无息的进去。

    但是夏川流眼睛锐利得很,一下子就抓住了他。

    “哎呀,表弟啊,还真是很久没见,别来无恙嘛。”白西装中年男子马国立即打了声招呼,装作一脸热情的样子。

    夏平也认出了马国,这个是自己父亲的表哥,家里虽然不算是很有钱,但是也有上千万资产,比他们家不知道富有多少倍,家里住的也算是豪宅。

    所以,马国也一直很瞧不起夏川流,经常得瑟,吹嘘自己多有钱,也吹自己儿子马目多能耐,学校成绩优秀,根本不是夏平能够比拟的。

    这家伙时不时就在亲戚聚会上打击夏川流,拿来做对比,可想而知夏川流内心多憋屈,毕竟的确是比不上人家,也无可奈何。

    但是今天就不一样了。

    “的确是很久没见了,也不知道表哥在哪里财。”夏川流笑眯眯的问道。

    马国连连摆手,脸色十分尴尬:“不不不,哪里能财啊,不过就是做点生意罢了,混口饭吃,哪里比得上表弟你啊,都住在江南区了,了不起啊,这别墅很贵吧。”

    他心翼翼的打量着周围的摆设,每一件家具都透露出高贵奢华,每一处装修的地方都只有透露出两个字:有钱!

    “也不多,就十亿。”夏川流摆摆手,假装没什么大不了的样子。

    什么?!十亿?!

    周围的人都是倒吸一口凉气,虽然他们也知道江南区别墅很贵,能住在这个地方的人都是非富即贵,但是也没想到,单单是一栋房子就价值十亿。

    单单是这栋房子的钱,就是他们一辈子也无法企及的数字。

    “表弟现在果然财了,都买得起十亿的别墅。”马国一脸羡慕嫉妒恨,他内心就好像打落了调味料似的,五味杂陈。

    曾几何时这家伙也只能被自己数落,跟鹌鹑似的,不过就是个人物罢了,没想到才过了一年时间就翻身了,还变得这么牛逼,他根本比不上。

    “好好,钱财都是身外物罢了,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夏川流一脸谦虚,“对了,我记得你儿子和我儿子也是同龄,不知道考上什么大学了?”

    “也不是什么好大学,和表弟你儿子根本比不了,完全比不了啊。”马国脸蛋都绿了,他怎么不知道这个混蛋这种话是什么意思,分明就是想拿自己儿子做对比。

    毕竟这混蛋儿子都考上炎黄大学,当今第一流的学校,即使他儿子再厉害,又怎么能比得上,根本无法比。

    “嘛,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对不对?事无不可对人言。”夏川流一脸不怀好意。

    马国被逼无奈,憋屈道:“他考上了梅花大学。”

    “梅花大学?那不是个三流学校吗?都不知道学校地址在哪个角落?”夏川流瞪大眼睛,惊讶道,“奇怪了,你儿子不是学校尖子生吗?平常都考前十名的,现在失手了?是不是你们给他的压力太大了?”

    听到这话,马国简直恨不得找到地洞就钻进去,尴尬得不出话来,这混蛋哪壶不开提哪壶啊,分明就是在打他的脸。

    “哎呀,表哥对不起,提起了你伤心事,不过也别担心,不是读三流大学就没前途,出来混,谁还看你毕业是什么学校啊,靠的就是实力。”

    夏川流安慰道:“不过话也回来了,如果以后实在混得不好,尽管来找我儿子,给我儿子打工,钱多不多就不了,肯定不会饿着你们。”

    饿你妹!

    马国脸蛋都绿了,肺部都差点气炸,有这样话的吗?还给不给人面子了?还让他儿子给这混蛋儿子打工,亏这混蛋想得出来,太可恶了。

    不过就是一时得意罢了,有什么了不起。迟早也有你这个混蛋倒霉的时候,他咬牙切齿,但是也不敢什么。

    现在他势不如人,人家是飞上枝头变凤凰,还成了局长,交友广阔,市长都打电话过来庆祝,住在价值十亿的房子,根本不是他能得罪的。

    夏平嘴角也抽了抽,估计老爸这一次,将人家的脸都打肿了,几年都恢复不回来。

    “哎呀,这不是李大爷吗?欢迎欢迎,你也来蹭吃蹭喝了。”

    “没想到黄大婶也来了,蓬荜生辉啊。”

    “大家不要客气,随便吃就行了,我现在啥都不多,就钱多。”

    “有什么需要的随便吩咐,我立即吩咐人去办。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大家今天一定要喝个痛快,吃个饱,这里啥都有。”

    夏川流上前,对着一个个来宾打招呼,得瑟的面孔表露无遗。

    一个个来宾气得半死,这不是人得志,什么才是人得志,但是都只能憋着,装作一副虚伪的模样,笑面相迎。

    “咦?儿子你回来了。”

    送了一堆客人进去,夏川流终于现了夏平,顿时惊喜叫道。

    “刚才就站在这了。”

    夏平无语,刚才自己老爸存在感太高,导致周围的人都没能现他。

    “进去吧进去吧,今天可是给你举办的宴会。”夏川流拉着夏平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