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2章 刀道社的恐慌
    此时,炎黄大学某个武馆,门口上面摆放着一个金光灿灿的牌匾,上面书写着三个大字:刀道社,字眼笔走龙蛇,散出狂霸的气势。

    这时候门内,一群刀道社成员聚集在一起。

    “收到消息了吗?之前那个当缩头乌龟的夏平忽然出现了。”

    “早就听说了,这个消息哪里还能没听到,基本上整个炎黄大学都知晓了吧。那小子真的是好大的胆子啊,一个人过去横扫了整个剑道社,连剑道社社长都被这小子送进去了医院,也不知道还治得好不。”

    “那夏平这么跋扈,还敢一人去挑了剑道社?那群剑道社成员也是蠢货,那小子都上门找砸了,还单打独斗个屁,找人堆死他啊。”

    “早就堆了,屁用都没,甚至人家还站在原地,任凭你打,反而自己累得虚脱了。结果人家夏平还龙精虎猛,还出手反击,结果那群剑道社社员都被打得惨叫连连,据说三公里之外都听得到他们的惨叫。”

    “可不是吗?最惨的还是连剑道社牌匾都被人拿走了,颜面尽失啊,那小子根本就不给剑道社一点面子,打脸那是往死里打,我听得都痛。”

    “堂堂剑道社居然被一个新生横扫,连社长都被打得送进去医院,剑道社数百年的声誉都毁于一旦了,也不知道那穆浩然现在究竟是什么心情,估计连杀死那小子的心都有了。”

    “我倒是没想到那小子这么强横,居然都能横扫剑道社,可怕到极点啊。”

    “据说那三天时间,他并非是避战,仅仅是处在修炼关头,目的就是为了突破到武者八重天,结果他成功了。于是他一下子就挑了剑道社,将他们打得连自己妈妈都认不出来。”

    “真是恐怖的新生,才刚刚进来炎黄大学吧,据说入学之前仅仅是武者五重天,这么短时间就晋升三重境界了?!”

    “要不然怎么说他是妖孽?进步的度跟开飞船似的。”

    刀道社的人议论纷纷,也是个个震惊剑道社被夏平一人挑了的消息,打死他们都没想到被自己这些人小看的新生,居然生猛到这种程度。

    诺大个剑道社,竟然找不出一人来对付他,反而一群剑道社成员被打得落花流水,连牌匾都被人拿走了。

    “你说,那小子挑了剑道社,下一次会不会来我们刀道社?”一个刀道社成员忽然开口说道,他也想起了自己刀道社曾经也在论坛上面怼他,用词之凶狠,完全不下于剑道社。

    特别是他们社长居子健骂得那个狠啊,好像和夏平有什么仇似的。

    听到这话,旁边的居子健脸蛋就有点绿的征兆,他也想到了这一点,既然那夏平这么凶残,估计不会满足仅仅是对付剑道社,说不定还会对付刀道社。

    说实话,他虽然也对自己实力十分自信,但是他也不认为自己能打败穆浩然,彼此的实力应该是在伯仲之间。

    既然夏平能轻松击败穆浩然,那么打败自己,估计也不是什么难事。

    “来就干死他,怕个蛋啊,你以为我们刀道社是软柿子,是他夏平想捏就捏的,开什么玩笑。”一个刀道社成员见到自己社长脸蛋有点绿的征兆,他立即就跳出来,破口大骂,表示自己刀道社根本无惧那什么夏平。

    “说得没错,我们刀道社个个都是耍大刀,个个龙精虎猛,天生神力,哪里是用剑那些娘炮能比拟的。那小子敢来,就劈死他。”

    “就是就是,不是我在吹啊,我们刀道社个个都是精锐,人数也是剑道社的一倍,一人一口唾沫都能堆死他,还不带商量的。”

    “对啊,我们人多,岂是剑道社那群废物能比拟的?如果那夏平识得抬举,就不会傻乎乎的来刀道社找死,否则我们就让他知道为啥花儿这么红?”

    一个个刀道社成员叫嚷道,气势汹汹,但是仔细听听,就能听得出他们多多少少有点底气不足,专门强调人多这个词。

    毕竟真正比较起来,剑道社和刀道社的实力其实在伯仲之间,如果夏平能一人踏平了剑道社,那么踏平他们刀道社也不在话下。

    即使有着人多这个优势,他们还是感到有点心虚。

    “社长,不好了,大事不好了,夏平杀来了。”

    就在这时候,一个学生疯狂的跑了进来,脸色慌张,拼命的大喊。

    “什么?夏平来了?!”

    “混蛋,那瘟神来了,还真的敢来?!”

    “大伙,抄家伙,立即抄家伙啊。”

    顿时,一群人大吃一惊,如同惊弓之鸟一般,纷纷大叫起来。

    砰!

    忽然之间,门口被人一拳轰碎,出现巨大的洞口,碎木四溅,烟尘滚滚,而外面就走出一道身影,赫然就是夏平。

    有人看了过去,门口外面正躺了十几个刀道社成员,他们被打得极惨,一个个躺在地上哀嚎,脸蛋肿得跟面包似的,不时的吐着泡沫。

    一群刀道社成员都是脸色青,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这混蛋挑了剑道社之后,下一个就轮到他们了,都不给点时间消化,太过突然。

    这时候,刀道社社长居子健立即站了出来,对着夏平怒喝一声:“夏平,你来我刀道社究竟做什么?居然还打伤我刀道社的人,知不知道这是触犯校规的行为?”

    “现在退去,我还能原谅你,否则我上告的教务处,你吃不了兜着走知道吗?”

    他声色俱厉,试图恐吓夏平。

    “我只是上门切磋罢了。”

    夏平捏了捏拳头,啪啪作响:“所谓的武道社团,不就是个能让学生合法打架的地方吗?即使你上告教务处,也没人会理你。”

    “来吧,你不是想和我公平一战吗?我现在就成全你,看看所谓的刀道社究竟有什么本事敢当着我面叫嚣。”

    他盯着刀道社社长居子健,身上散出恐怖的气势,明明是一人,但是却散出千军万马的气息,一人压制整个刀道社。

    这就好像狮子盯着绵羊似的,即使绵羊数量再多,也不敢面对狮子,未战先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