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9章 做牛做马
    “杀!”

    青衣男子等人怒喝一声,他们对于夏平能抵挡住自己的攻击,内心也很是震动,完全没想到区区一人罢了,就能抵挡他们的联手。

    可是现在已经是骑虎难下了,不将这小子彻底灭掉,他们还怎么杀鸡骇猴,还怎么收服那群学生给他们做牛做马?!

    砰砰砰!!!

    他们运转体内的真元,连空气似乎都沸腾起来,握紧长刀,就朝着夏平砍来,瞬息之间,千百刀光爆,普通武师境强者面对这样的攻击,都会被瞬间砍成肉酱。

    附近的学生都是骇然,即使他们跟着上百米,也能感受到这些刀气攻击的强悍,凝成实质,有着阻断河流,割裂大地的力量。

    “天龙八音!”夏平眼睛露出一丝寒芒,立即使出群攻音杀功法——天龙八音。

    呜!咕!叭!嘛!吽!吖!唗!嘙!

    一个个音节爆出来,音浪几乎凝成实质,如同波浪一般冲击过去,甚至一波比一波更加强悍,横扫四周。

    虚空当中,隐隐约约有着一头天龙咆哮,其中还蕴含着精神力的攻击,朝着青衣男子等人进行攻击,覆盖一片区域。

    砰砰砰!!

    刀气和音浪碰撞,仿佛千百兵器疯狂砍杀,铿锵作响,半空当中爆出一阵阵激烈的火花,好像千军万马在交战一般。

    “啊!啊!啊!”

    终于,青衣男子等人承受不住这股音波攻击的威胁,可怕的音浪横扫四周,穿透空气,狠狠轰击在这些人身上。

    轰的一下,他们的身体如同遭到猛兽践踏一般,整个人就倒飞出去,肺腑在一瞬间就被重创了,数百次震荡。

    噗嗤一声,当即这些人半空当中咳血出来,足足横飞了数百米,最后狠狠砸在地面之上,已经是进入了气若游丝的状态。

    “不好,这小子太强了。”

    “点子扎手啊,快点跑。”

    “我认识一些帮手,现在战略性撤退,等我回来带人弄死他。”

    但是包括青衣男子在内,也有三四人实力强大,身体强壮,勉强承受住这样的攻击,他们挣扎从地面上起来,朝着远处快逃窜。

    夏平眼睛露出一丝寒芒,踏前一步,虚空便是一拳。

    仅仅是一瞬间,隔着四五百米的距离,瞬间就出现了三四个拳印,凝成实质,空气都在震动,如同一头凶兽降临一般。

    砰砰砰!!!

    当即,青衣男子等人根本还没逃出多少步,他们的背部就硬生生挨了这一拳,瞬间就出现了拳印,巨大劲道震荡。

    “啊!”的一下,他们的身体就再次被砸飞出去,狠狠砸在远处一块一人高的岩石上面,立即砸得岩石四分五裂。

    到了现在为止,青衣男子等人已经没人能站起来了。

    “太、太强了,这分明就是怪物啊。”

    “这小子看起来就仅仅是武者境九重天的人罢了,怎么会强悍到这种地步?”

    “不愧是武无敌,这样的实力已经是武者境无敌了,强大到一塌糊涂,即使初入武师的人都不是他的对手。”

    “匪夷所思啊,这样的强者为何现在依然是默默无名,估计就算是黑白学院仇万千,战神学院的聂震也不过如此吧。”

    “这也没什么奇怪的,来到云雾山脉的也不仅仅是炎黄大学等等一流大学,也有一些普通大学,这些大学当做偶尔出几个能人也正常,藏龙卧虎啊。”

    周围的学生都是震撼连连,几招之间,这些武师级别的强者就被这个武无敌给轻松击溃,简直好像砍瓜切菜一般那么轻松。

    “说吧,你们想怎么死。”

    夏平来到青衣男子等人面前,居高临下:“是想被我一拳打爆你们脑袋,还是想让我将你们丢进去妖魔洞窟,被它们生吃?”

    “自己选择一个死法吧。”

    他给这些人两个选择。

    顿时,青衣男子等人脸色煞白,吓得浑身哆嗦,他们能感受到夏平身上的恐怖杀气,这绝对不是在开玩笑,这个男人说到做到。

    “大哥,我们错了,大错特错,有眼不识泰山啊,要是你能饶了我们一次,我们以后肯定会感恩戴德,甚至给你做牛做马。”

    青衣男子哆嗦道,试图求饶。

    砰的一下,夏平一巴掌抽了过去,结结实实的抽在青衣男子的脸蛋上,一瞬间就打出一个五指红印,将他整个人原地抽得转了几圈。

    “感恩戴德?我需要你们感恩戴德吗?蝼蚁一般的东西,感恩戴德又怎么样,能给我带来一毛钱好处吗?”

    他负手而立,看着青衣男子等人。

    一个身材高大的学生哆嗦道:“大哥,我们好歹也是云霄界的学生,看在大家都是同学的份上,能不能……”

    啪的一声,话都还没让他说完,夏平一脚踹了过去,将他整个人都踹飞出去,狠狠砸在一块巨大岩石之上,痛得他撕心裂肺。

    “还同学?打不过我就开始拉关系,我最讨厌的就是这种油嘴滑舌的人,以为是同学我就会原谅你们了吗?想让我原谅你们很简单,就是去上吊,吊死在这个地方,下去地狱痛哭,这样我就能原谅你们了。”

    夏平十分凶残的盯着这群人。

    恶魔啊!

    周围的学生都是吓得浑身哆嗦,他们觉得这小子根本就是疯子,以折磨人当做是自己的乐趣,生性残暴,绝对是不折不扣的恶魔。

    “那、那你想怎么样?”

    青衣男子等人极为惊恐的看着夏平。

    “我想怎么样?”

    夏平负手而立,气定神闲:“像你们这样的废物,头脑简单的单细胞生物,粪便生长出来的蛀虫,连抛弃在路上都没人愿意踩踏的垃圾,你们不想死就只有一个做法,那就是完完全全,彻彻底底听从我的命令。”

    “我让你们朝东就不能朝西,让你们搞女朋友就不能搞基,让你们上吊就不能跳崖,让你们送死就得给我去死,绝对不能有任何质疑。”

    一个学生不服道:“这不是奴隶吗?”

    砰的一下,夏平一巴掌将他抽飞三四米:“没错,就是奴隶,不想当奴隶,就给我去死,现在我就成全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