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6章 混元洗髓丹
    什么?!

    听到黑衣老者的话,其他人都是震惊,难以置信的看着黑衣老者。

    “你疯了吗?”

    旁边立即有人暗中传音,道:“这混元洗髓丹可是用九九八十一种珍贵丹药炼制而成,其中主药更是一头王者级妖兽的心脏。”

    “服用下去之后,虽然并不能增强多少的功力,但是却能让人脱胎换骨,改善资质,突破瓶颈,这种丹药都不知道多珍贵,价值百万积分不止。”

    “你现在居然拿出来?!”

    其他老者也是不由点点头,这样的丹药虽然对于他们王者来说并没太大益处,但是他们却是有着许许多多的后辈子孙,这些人也是需要这种混元洗髓丹。

    但是这样的丹药炼制起来极为困难,每一颗都是价值连城,不知道多少人都渴望得到。

    当初他们也曾经向黑衣老者索要,但是都被拒绝了,现在居然拿出来送给眼前这个小辈,还是当做赔偿,太奢侈了。

    “没事,这小子天资不凡,也有资格服用这枚丹药。”黑衣老者微微一笑,并不在意,可是周围的人都知道他起了爱才之心。

    如果他不是觉得夏平是个可造之材,那是绝对不会拿出这样的丹药。

    夏平眼珠子一转,虽然他无法听到周围老者的话,但是从周围的人的眼神也可以看出,这瓶丹药多么珍贵。

    他伸手一抓,立即将这瓶丹药抓在了手上,毫不客气的说道:“长老,那就谢谢你了,这样的赔偿,我就勉为其难的接受吧。”

    “这小滑头。”

    黑衣老者愣了愣,没想到夏平出手这么快,就好像做贼似的,但是旋即一笑,也没将这当做是一回事,只是认为夏平的确是机灵。

    “算了,今天就这样,我们走吧。”

    他挥了挥手,就想带着一群人离开,既然已经证明夏平和这件事无关,那么他们也没必要继续留在这里。

    “对了。”

    还没等黑衣老者离开,夏平叫嚷道:“这个别墅也被炸开一个大洞了,并非是我干的,属于天灾,是意外事故,这种事学校赔不赔啊?”

    他还想让黑衣老者赔偿修理别墅的钱。

    “找教务处去。”

    黑衣老者脸色一黑,差点就被夏平这话气了一个踉跄,他挥了挥手,嘴角有点抽搐,脚步根本不停留,朝着远处走去,生怕还被夏平抓住,继续索要赔偿。

    这种背影,颇有点慌不择路的味道。

    其他人也是加快脚步,迅离开这里,他们算是怕了这个厚颜无耻的小子了,敢当面勒索王者境强者,这家伙还是炎黄大学诸多学生的第一人。

    …………

    数分钟之后,这些护法长老就迅离开,诺大个别墅就只剩下夏平一人。

    “混元洗髓丹吗?这次算是得到了大收获。”夏平打开这个白色瓷瓶,立即看到一颗金色,圆滚滚的丹药,弥漫着浓郁的药气。

    他立即就知道,这颗丹药绝对不简单,价值估计都越了之前得到的玄阴丹等等丹药,绝对是价值连城的那种。

    倒是没想到,他还真的从这些护法长老身上讹诈过来了,真是运气。

    “不过没想到居然能瞒得住王者境强者的探查,将身上的真元力量隐匿得无影无踪,实在是厉害,不愧是地狱金乌血脉。”

    夏平也只是尝试一下而已,可是效果出他的想象,没想到王者境强者亲自查探,都查不出他身上任何猫腻。

    这样一来,他就得到了一个相当有用的能力。

    “对了,系统,这段时间我的仇恨值有没有增加?”夏平立即询问,他可是记得自己在云雾山脉的时候得罪不少人,应该会得到不少仇恨值才对。

    系统道:“目前宿主一共拥有六百九十五万仇恨值。”

    “怎么回事?”

    夏平大吃一惊,记得之前他为了融合地狱金乌血脉,花费了五百万仇恨值,早就将自己身上的仇恨值花费得七七八八了。

    可是现在一觉醒来,却是多出了六百多万仇恨值,太过夸张。

    他仔细询问,现自己招惹了一尊王者级强者,惹得对方产生了强烈的杀意,这便获得了大量的仇恨值。

    除此之外,也有许许多多的人对他产生了恨意,杀意等等,因此现在他总共拥有六百九十五万仇恨值,这是一笔巨款。

    甚至比融合地狱金乌血脉之前更多了。

    “不过聂家对我产生了杀意,这可不妙啊。”夏平眼神闪烁,聂家可是代表着云霄界的王者家族,势力不知道比华京城许家大多少倍。

    两者相比的话,一个是神龙,另一个就是蚂蚁,根本不可同日而语,威胁力也截然不同,让他也感受到了极强的压力。

    “似乎有聂家的悬赏令。”

    夏平也在网络上面现了关于聂家悬赏令的事情,这个悬赏令被人贴在了网络上面,似乎聂家也根本没掩饰,光明正大。

    估计他们也希望这个消息迅传播出去,要尽快找到武无敌,将其斩杀,报仇雪恨。

    “啧啧,厉害。”

    夏平看着上面的悬赏令,也是啧啧赞叹:“五千亿联邦币,一件宝器,一颗百年龟寿丹,大手笔,聂家真是大手笔啊。”

    “就算是我也忍不住心动,都想将自己的脑袋上缴上去了。”

    连他都这样心动,更不要说其他的武者,估计现在这个时候,整个云霄界都沸腾起来,不知道多少人想摘他的脑袋,送过去聂家领取悬赏。

    本来他认为自己的掩饰应该是天衣无缝的,但是也保不准,哪个地方出现什么能人,就将他的真面目揭露开来。

    到时候恐怕他就要面对聂家的怒火,面对狼王聂无道的愤怒。

    “必须变强。”

    夏平捏紧拳头,内心涌起了无止境的紧迫感,连晋升到武师境一点点的得意都消失了。

    和聂家相比,和狼王聂无道相比,他现在这点成就根本不值一提。

    如果一旦自己的身份泄露,到时候就会面对铺天盖地的追杀。

    但是如果他的武道修为不断晋升,达到宗师境,甚至是王者境的话,即使暴露自己的身份,那也不算什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