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7章 关我屁事
    “可恶,可恶啊!”

    见到这么多同伴死去,追风贼老大寇高再也受不了,他脸色狰狞,怒瞪着夏平:“老子真是看走眼了,居然招来一尊这样的瘟神。”

    “但是你杀了我这么多同伴,你必须得死,必须得死啊!”

    王者武技——鬼风刀法!

    轰的一下,寇高一下子就拔出大刀,朝着夏平砍了过去,他身上武师四重天的真元爆发出来,整个山寨都在震动。

    他挥舞着大刀,整个身体仿佛形成了龙卷风的漩涡中心,无数的气流都被他的力量操控,凝聚在刀尖之上。

    瞬息之间,无数气流高度凝聚,凝成了一枚枚小型刀气,无坚不摧,虚空当中隐隐约约出来恶鬼的哭嚎。

    旁边的人更是可以看见,从寇高身上涌出一缕缕的黑色气息,极为邪恶,恐怖,恶毒,一旦普通人沾染上,连精神力都会被污染。

    地面上被风刃切割,立即震碎,出现无数龟裂,碎石四溅,如同蜘蛛网一般,密密麻麻的分布四周,啪嚓作响。

    夏平眼睛露出一丝寒芒,踏前一步,一掌轰出!

    不动如来掌!

    这一掌,比武者境的时候不知道强横多少倍,真元凝聚成一只巨大的金色手掌,如同黄金浇筑而成,凝成实质,厚重无比。

    金色手掌的纹路似乎在这个时候也清晰无比,每一道纹路,都蕴含着一丝佛陀的力量,散发出一阵阵佛陀的梵唱。

    甚至这只金色手掌周围,冒出了一圈圈暗红色火焰,神圣和邪恶的力量互相交织在一起,如同佛魔的力量融合一般,蕴含着无与伦比的威能。

    “该死,这究竟是什么力量?”

    寇高惊骇不已,明明自己是武师四重天的高手,对方顶多就是武师二重天罢了,论起武道境界,论起真元力量,都是自己比较强大才对。

    但是这一掌拍来,却蕴含着无法抵御的精神力量,如同潮汐一般碾压而来,让他的灵魂都产生了恐怖的幻觉。

    他觉得对面的敌人并不是人类,而是一尊地狱主宰,携带着审判的力量,要将他打入十八层地狱,生生世世都要受罪。

    咚!

    一掌拍来,瞬间就撕裂了前面无数刀气,将这股风刃拍成粉碎,一寸寸碎裂,甚至连寇高手上的大刀也被这股强横的力量给震成一堆废铁。

    “啊啊啊!!”

    寇高发出一丝凄厉的惨叫,他整个人也被这股力量拍飞,一下子就拍飞了数十米,狠狠砸在远处的一堵山壁上面。

    当即,这面巨大的山壁,立即出现一只直径十几米的巨大掌印,火焰焚烧四周的岩石,化为大量的熔浆。

    而寇高就这样被拍打在山壁上面,如同一只苍蝇一般,他嘴角忍不出吐出一大口鲜血,肺腑都遭到了绝对的重创,战力减少大半。

    “不会吧。”

    剩下的追风贼惊恐不已,本来他们以为自己老大亲自出手,就能解决这个嚣张小鬼,但是没想到不是这小鬼的一招之敌。

    仅仅是一掌,就将他们老大寇高,好像蚊子一般拍打在山壁上面,如果不是武师境的生命力强悍,骨骼坚硬,恐怕早就被这小子拍死了。

    可以说这样的实力,恐怖得一塌糊涂。

    四周的追风贼感受到夏平身上的气势,个个都是吓得哆嗦,这样的气势如同神魔,他们没有一个是这小子的对手。

    噗通一声,当即一个秃头男子跪在地上,朝着夏平跪着,痛哭流涕,不断求饶:“这位英雄,饶了我们,饶了我们这些人一条狗命吧。”

    “其实也不是我们想做贼的,都是被这个世道逼的啊。”

    “想当初我也是良民,安分守己,兢兢业业,可是一个狗娘养的老板,每天打我辱骂我,当我是狗,恶意克扣我工资,更过分的是他居然勾引我老婆,给我戴绿帽。于是一怒之下,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我就将这对狗男女一起宰了。”

    “所以我才不得已逃跑,落草为寇,之所以四处打劫商队,也只是为了混口饭吃。我们本质上是个好人,是个好人啊。”

    “如果你能饶了我们一命,以后我们必定会安分守己,不再出来做坏事。”

    他不断磕头,额头都流血了,极为凄惨,希望夏平能饶恕他一条狗命。

    砰!

    话都没说完,夏平一巴掌拍来,强横的气劲爆发,一瞬间就将这秃头男子的脑袋拍成粉碎,五脏六腑都震成碎片。

    甚至恐怖的火焰焚烧,一下子就将秃头男子的身体包围,几个呼吸,这秃头男子的尸首就被烧成了灰烬。

    “我艹,你还是人吗?”

    一个追风贼大叫起来:“没见到他多惨,平日被打被骂,还被人戴了绿帽,逼上梁山,不得已落草为寇,你居然连话都没打算听完,就一掌拍死他。你还有没有良心?”

    周围的追风贼脸蛋都绿了,本来他们以为这小子是个学生,良心未泯,或许对他们有同情心,只要说出一些苦情话,就能活命。

    最不济,也会内心有犹豫,这便让他们有逃命的机会。

    毕竟有些内心有正义感的学生就会如此。

    但是哪里想得到,这混蛋冷血无情,话都没打算听完,一掌就拍死了秃头,干净利落,这简直比他们追风贼还凶残。

    完全可以想象,之前在西荒城那副无脑的模样,绝对是装出来的,这份演技都能得到最佳男演员称号了。

    “关我屁事。”

    夏平淡淡的看着地面上的灰烬,道:“我管你有什么冤屈,有什么隐情,我只是接了个任务来杀你们,仅此而已。”

    “有冤屈,心里不甘,去和阎王投诉吧,这是他工作。”

    这秃头身世很惨,死得很冤,但是那些被追风贼杀了的人冤不冤,值不值得同情。

    因为自己身世可怜,出身悲惨,就做什么都是对的,说什么都是正确的,开什么玩笑,这个世界哪里有这样的道理。

    他也懒得管谁对谁错,阻了他的路,就通通去死,仅此而已。

    “这混蛋!”

    剩下的追风贼算是明白了,和这小子讲道理,讲情义,那是行不通的,这混蛋根本就是和他们是一路人,凶残得要命,本质上就是一头凶兽。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