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6章 睁眼说瞎话
    咚!

    这一矛结结实实的轰在谢安守身上,如同决堤洪水爆发一般,瞬间就将他身上的防御气罩给轰成粉碎,彻底洞穿。

    “啊!”

    同时,谢安守也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似乎身体都被这一矛洞穿一个血洞,灵魂在这一刻仿佛都被撕碎了一般,被无数魔鬼撕咬。

    他整个人倒飞出去,沿着地面滑行了数百米,梨出一道沟壑,碎石四溅,最后狠狠砸在擂台的一堵墙壁上,砸出一个巨大的坑洞。

    “噗!”的一声,谢安守忍不住吐出一大口鲜血,沾染了地上,血迹斑斑,他脸色狰狞,情绪似乎变得无比疯狂。

    他到现在都无法想象,输了,自己这次居然输了,还是输给一个武师七重的后辈。

    而夏平静静站在地上,握着地狱之矛,居高临下,他静静的体悟着地狱之矛的力量,晋升到武师七重之后,他似乎对这根长矛掌控得越来越完美了。

    当他将真元灌输进去的时候,仿佛灵魂都和这宝器融为一体,达到人器合一的境界。

    甚至他感觉到地狱之矛深处似乎蕴含着一套来自地狱的绝世武学,要是他继续掌握的话,说不定就能将这套武学演绎出来,彻底练成。

    “夏平!”

    他咆哮一声,觉得内心涌出无尽的耻辱,自己堂堂武师九重的高手,居然被一个小辈一矛就击溃了,好像鸡子一般洞穿身体。

    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怨恨,悲愤,羞辱,不甘等等情绪,一下子就涌上心头,几乎让他无法接受。

    “我和你拼了!”

    谢安守咆哮一声,就好像一头受伤的野兽,即使他现在受伤了,但是身上的真元没有消耗殆尽,依然是一尊武师九重的高手,极具威胁。

    “拼个屁,你是不是想死?”

    咻的一声,夏平抬手就是一矛,虚空当中闪烁出一道莫名的轨迹,矛尖瞬间就抵住了谢安守的喉咙,散发出惊人的杀意。

    似乎只要稍微一动,这一矛就洞穿他的喉咙,整个脑袋都会被砍掉。

    “这、这!”

    顿时,谢安守满腔的怒火都消失了,仿佛当头就被泼了一盆冷水,取而代之的是后怕、以及对于死亡的恐惧,再也没任何的不甘。

    如果不是有能量保护,估计刚才这一矛,他就被彻底杀死了。

    “这什么这,你认不认输,不认输的话,我就一矛捅死你。”夏平居高临下,淡淡的看着谢安守,身上散发出恐怖的杀意。

    地狱之矛吞吐着可怕的寒芒,宛如毒蛇一般吞吐不定,似乎意念一动,这寒芒便可将他整个脑袋都轰成肉酱。

    “我、我认输。”

    谢安守说出这些话,就好像是耗尽了身上全部的力气一般,如同一个被戳破的气球,整个人都彻底瘫软在地上。

    他知道自己说出这番话就彻底无缘冠军了,但是即使他不想说出也没办法,依然会被夏平淘汰,甚至会被打成重伤。

    嗖!

    下一秒,谢安守就被一道白光包裹,瞬间就传送出去治疗。

    此时,系统也宣布夏平获得四强赛的胜利。

    “我的天啊,四强赛这小子居然也赢了。”

    “不可思议,谁能想到夏平能走到这种地步,连冠军似乎也唾手可得。”

    “他简直就是一匹最黑最黑的马。”

    “完了完了,之前我还参与了赌博,赌这小子输呢,现在他却进入了决赛,还可参加冠军争夺战,那岂不是说我的钱全部打水漂了?”

    “无耻啊,之前不是说自己是回光返照吗?咋就照成这种地步,连谢安守都击败了,还有天理,还有人性吗?”

    “照个屁,都凶残到这种地步了,谁还相信他的话。”

    诸多观众都是破口大骂,特别是一些赌了夏平输掉比赛的人,更是气得脸蛋都绿了,看到谢安守投降认输的时候,更是内心无比绝望,似乎被人狠狠抽了一巴掌。

    之前他们还在网络上大放厥词,说夏平止步四强,根本不可能获胜,但是现实却是成这样,他们根本无法接受。

    轰!

    这时候,夏平从擂台上走了出来。

    嗖嗖嗖!!!

    当即,不少新闻记者立即上前,拿了话筒,立即就堵住了夏平的去路,远处摄像机,照相机都在疯狂拍摄。

    因为天才战可是全民瞩目的赛事,特别是四强赛,更是引起无数人的关注,每个能进入四强的人,未来必定是王者,除非中途陨落。

    可想而知,这些人多么受到媒体的追捧,现在不采访的话,估计以后想采访也难了。

    “夏先生,请问你战胜了谢安守,进入决赛之后,现在的心情是怎么样的?”有记者拿了话筒,立即问道。

    夏平站在原地,点头道:“心情自然是极好的,毕竟谢安守是一个强敌,能战胜这样的对手让我觉得十分兴奋,认为不虚此行。”

    “可是在之前有人传闻,你身上受了重伤,几乎不可能战胜谢安守,对于这个传闻你是怎么想的?”一个记者好奇问道。

    夏平直接承认:“没错,我身上的确是受了重伤,之所以能战胜谢安守,纯粹是意志的强大,再加上回光返照。”

    “估计战胜谢安守就已经是我现在极限了,这是最后一战的力量,再多就没有了。”

    他仰天长叹,认为自己在这场比赛已经耗尽力量,基本上是最后一战。

    吹,继续吹!

    诸多观众看到这个直播,简直恨不得一口唾沫就喷在这厚颜无耻的人的脸上,他们就没见过这样睁眼说瞎话的混蛋。

    早就在百强赛的时候,这厮就说自己快挂了,能赢得比赛,全是靠回光返照,每一场比赛都是最后一场,几乎耗尽全力,油灯枯竭。

    问题是每场比赛都凶残得一塌糊涂,全是对手挂了,自己却一点事没有。

    不经意之间,这小子居然都晋升到决赛了,还有着夺冠的希望!

    现在居然还厚颜无耻的说出这种话,说自己已经没多少力量了,你自己问问说出这些话,自己的良心会不会感到安心,还要不要脸,真的当他们是白痴吗?随便糊弄几句就会相信?!

    一群人都是恨不得冲过去将夏平暴打一顿,就是因为这小子随便放炮,搞得他们还真的相信了,结果赌了这小子一大笔,现在看来全部打水漂,损失惨重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