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4章 挡不住!
    咚咚咚!!!

    夏平一步步走来,宛如魔神,每走一步在大地上,都如同巨人践踏一般,地面都出现一个个惊人的深坑。

    “救我,快点救我!”

    见到这样的凶威,王如龙此时此刻终于害怕了,全身都在哆嗦,身体如同坠入冰窟一般,似乎被无穷的寒气包裹起来。

    即使身为王家子弟,即使被无数高手包围起来,但是现在他都没有任何的安全感,仿佛自己随时随地都会被这凶神取了自己的性命。

    他惶恐到极点,憋屈到极点,自己可是王家子弟,王者后裔啊,什么时候沦落到这种地步,居然被人明目张胆的追杀,杀得血流成河,彻底崩溃。

    “救你?谁能够救你,谁敢救你,谁就得死!”夏平眼睛露出恐怖的杀气,几乎凝成实质,仿佛从尸山血海走了出来。

    连续斩杀两名宗师,以对方的鲜血,铸就了他身上的凶煞气息,强横无敌,没有任何人敢怀疑他的决心和杀意。

    宗师为何闻名天下,所向披靡,横扫千军,让无数生灵感到敬畏崇敬,这种名声不是吹出来的,而是杀出来的。

    哪个宗师背后不是尸骨皑皑,哪个宗师不是杀人如麻!

    胆敢冒犯宗师之威,那就得付出鲜血的代价。

    “太猖狂了,将我王家宗师视若无物!”

    “对,还想当着我们的面杀人,这算什么。”

    “一起出手,立即杀了他,这小子已经坠入魔道,成为魔头,不杀难以平民愤。”

    一个个王家宗师都是震怒,被这小子连续斩杀两尊宗师,还想当着他们的面杀王如龙,这简直是猖狂到极点。

    要是真的被这小子办到的话,那么他王家颜面何处,传出去都会成为世人笑柄,以为他王家宗师全是水货,被人杀得跟鸡子一般简单。

    嗖嗖嗖!!!

    他们再也受不了,一个个宗师出手。

    “夏贼,给我死!”一个王家宗师怒喝一声,他赤手空拳袭来,整个人如同炮弹,身体布满了强横的罡气。

    他修炼了一身强横的横练功夫,乃是大名鼎鼎的金钟罩,周身被罡气包围,呈现出淡金色,几乎没有任何的死角。

    即使刀剑劈上来,也伤害不了他分毫,甚至狙击枪都破不了他的防御。

    他简直就是一尊杀人机器,碰到他的人非死即伤,甚至修为都达到了宗师六重天,是除了王通之外的最强者。

    “纳命来,敢杀我王家的人,这次必须血债血偿。”一个手持着巨斧的王家宗师也是发出爆喝,他的肌肉居然比之前那位宗师更加发达,身上仅仅是穿着一条红色小背心,这更加彰显他肌肉的发达狰狞,血管如同蛟龙般覆盖在身上。

    他使出王者绝学——开天斧!

    一斧下来,似乎有着开天辟地的威势,连眼前的空气都被劈开,形成真空!

    要是这门绝学修炼到最高深的境界,就算是大地也会被一斧劈开,分开两块巨大的陆地,改变地貌,什么东西都抵挡不住。

    “死吧,死吧,冒犯我王家的敌人都得死,没有谁能够活下来,你带着悔恨给我下去地狱吧。”嗖的一声,无声无息,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穿着黑衣的矮小男子,居然出现在夏平身后,趁着两大宗师吸引住夏平的注意,他居然施展步伐,绕到了夏平身后。

    他手里拿着一柄锋利的匕首,上面似乎沾满了毒液,这是世间奇毒,名为水母毒。

    一旦被割破了身上的一道伤痕,毒液入侵身体,就算是宗师级别的人物,也会在几个呼吸之间死亡,没有任何解药。

    因为毒发实在是太快太快,当事人根本就没有服用解药的机会。

    咻!

    这黑衣矮小男子脸色狰狞,似乎周围的人都看得到他残忍的神色,锋利的匕首在半空当中掠过一道寒芒,朝着夏平的背部狠狠刺了过去。

    如此短的距离,如此快的速度,仿佛根本无法阻挡。

    砰!

    可是当黑衣矮小男子以为夏平必定会被自己这一击击杀的时候,他的匕首靠近夏平身体方圆一米的地方,情况徒然发生变化。

    从夏平身上升腾起恐怖的气势,罡气震荡,仿佛一头鲲鹏笼罩他的身体,以他的身体为中心,方圆数米的地方,形成了恐怖的漩涡。

    而他的匕首坠入这些漩涡当中,如同陷入了泥淖一般,被一层层的罡气阻挡,即使想前进一厘米,都需要耗费巨大的力量。

    “怎么可能?这到底是什么护体功法?!”黑衣矮小男子惊骇欲绝,脸色煞白,身为杀手,那是要一击必杀。

    如果不成功,就立即远遁,这便是杀手,速度快,便是杀手的真谛。

    但是现在他陷入了泥淖当中,似乎身体被无穷的罡气漩涡包围,身体几乎动弹不得,即使想逃跑,短时间之内也没任何机会。

    失去了速度的杀手,那和待在的羔羊没有任何的区别。

    “我早就说了,去问阎王吧。”

    夏平转身,虚空便是一掌,化为鹰爪,狠狠的抓了过去。

    砰!

    当即,这矮小黑衣男子的脑袋顿时好像西瓜一般,被当场就打成粉碎,化为一团血浆,爆裂开来,洒落了一地。

    而地面上就仅仅剩下一具无头尸体,这些溅射出来的血液,则是被夏平身上的护身罡气抵挡下来,没有波及到他身上的衣服,不沾染尘埃。

    “混账东西!”

    见到夏平又斩杀了一尊王家宗师,剩下那些王家子弟瞠目欲裂,瞬间和夏平结下了不死不休的仇恨,个个抓狂,袭杀过来。

    “我说了,你们挡不住我!”

    夏平一矛刺了过去,当即那个横练宗师发出惨叫,他身上号称绝对防御的金钟气罩,居然被地狱之矛一下子就刺穿了,如同豆腐一般脆弱。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即使金钟气罩能抵挡无数刀剑,甚至狙击枪械都无法刺穿,但是又怎么抵挡得住身为地狱武器的地狱之矛?!

    这件宝器无坚不摧,专破内家罡气,所谓的金钟气罩在地狱之矛面前,简直和纸屑都没什么两样,不值一提。

    咚的一声,那位横练宗师就这样被当场刺死,身体都整个打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