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6章 要讨个公道
    此时,蟹族驻地当中。

    不少蟹妖都喜气洋洋,因为它们都听说了水母一族和鲨妖一族开战的消息,个个都是在幸灾乐祸。

    “哈哈,水母一族和鲨妖一族的蠢货居然无缘无故的开战了,而且还一副不死不休的样子,打得那个叫惊天动地,血流成河,连我这个看戏的都有点心惊胆战。”一个蟹妖宗师得意洋洋,说出自己知道的情报。

    “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它们忽然之间就开战了,很不符合常理啊?”有蟹妖觉得不明白,即使两大种族关系不好,但是毕竟现在大敌当前,无数饿狼虎视眈眈,谁敢轻易动手,消耗自己的力量。

    可是偏偏它们就不顾忌这些,愤怒到极点,似乎要灭了对方一般,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何种深仇大恨的事。

    “据说鲨妖一族给水母一族下毒,想趁着这个机会灭了水母一族,没想到那群水母十分警觉,提前发现了,控制了损失。”

    蟹妖宗师道:“结果可想而知啊,那群水母多么生气,简直和鲨妖一族不共戴天,就立即点齐兵马,找鲨妖一族算账。”

    它说出双方开战的前因后果。

    “原来如此,难怪水母一族拼命了,换做是我们估计也得发飙。”

    “可不是吗?都在食物下毒了,这是要灭了它们,这不是深仇大恨,那还是什么。”

    “当真是无耻的鲨妖,这么恶毒的事情都做得出来,就不怕遭报应吗?”

    “那群鲨妖做出恶毒的事多了去,怕遭报应,它们早就不做了。”

    “尼玛,这群鲨妖简直没脸没皮,都跟人类学坏了,当真是好的不学,坏的学,它们简直就是我们海洋妖怪的毒瘤啊。”

    不少蟹妖都是破口大骂,虽然这件事和它们没什么关系,但是也感同身受,觉得那群鲨妖十分过分。

    “等等,那群鲨妖想对付水母,那么有没有想对付我们?会不会也在我们的食物下毒了?”有蟹妖忽然想起这件事,顿时警惕起来。

    诸多蟹妖心脏就是一紧,这种事也不是没可能,那群鲨妖如此无耻,估计不仅是想对付水母,也想对付自己蟹妖一族,一箭双雕。

    “放心。”

    蟹妖统领冷笑道:“之前那群鲨妖也想送一些食物给我们,说什么这是犒劳的食物,为了两族友谊云云之类的。”

    “但是被我拒绝了,理由是不适应其他种族准备的食物。”

    “估计当初它们也在那些食物下毒了,但是被我拒绝,所以就没有谋害到大家。”

    它露出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

    “不愧是统领大人,果然是智慧过人啊。”

    “尼玛,那群鲨妖真是该死,连我们蟹妖一族也想害。”

    “幸好统领大人瞬间就识破了它们的阴谋诡计,否则的话我们可能也会步水母一族的后尘,真是庆幸庆幸啊。”

    诸多蟹妖顿时感到心有余悸,如果不是自己统领拒绝了对方的食物,说不定它们也当了,被那群鲨妖一锅端。

    一想到,它们差点也被谋害,个个都是气疯了,顿时对那群鲨妖升起无尽的敌意。

    “报!”

    忽然之间,远处立即冲进来一个蟹妖士兵,它满头大汗,狂奔而来,还没有靠近,它就大声喊了起来:“统领大人,不好了,水母一族和鲨妖一族联手,它们已经杀门来,似乎想兴师问罪,找我们算账。”

    什么?!

    顿时,在场的蟹妖就是一惊,这两个种族之前不是还打得不可开交的吗?咋就现在还联手起来,一起来它蟹妖驻地?!

    “算账?它们想找我们算什么账?”有蟹妖宗师问道。

    那蟹妖士兵立即道:“鲨妖它们说,毒是我们蟹妖下的,于是就来兴师问罪,来要个说法,讨回一个公道。”

    “放屁!”

    一个蟹妖宗师气得鼻子都歪了:“简直是在胡说八道,明明是鲨妖干的好事,居然还敢栽赃给我们,简直是无耻之尤。”

    它都没想到世界还有这样不要脸的种族,明明是自己干的,还将脏水泼给它们。

    “它还想找我们算账?开玩笑,我们都还没找它们算账呢,居然还联手水母一族杀门来,真是岂有此理,脸皮厚到没边了。”

    “尼玛,早就知道鲨妖一族厚颜无耻,脸皮比城墙还厚,今天可见一斑啊。”

    “无耻鲨妖,老子要灭了它。”

    诸多蟹妖脸蛋都绿了,它们也能想象出鲨妖这群妖怪的无耻嘴脸,无非就是不想和水母一族两败俱伤,于是就栽赃陷害,将脏水泼到它们蟹妖身。

    虽然这种行为卑鄙,但是不得不说十分奏效,而且还真的成功了。

    “鲨妖,该死啊!”蟹妖统领咬牙切齿,对鲨妖一族痛恨到极点。

    咚!

    就在这时候,守在外面的十几头蟹妖被打得飞了出去,狠狠砸在地,泥土飞溅,梨出几道深邃的裂痕,它们不停吐血,发出惨叫。

    嗖嗖嗖!!!

    没几分钟,水母一族和鲨妖一族大军杀到,一下子来到蟹妖一族面前。

    “水母,鲨妖!”

    蟹妖统领怒喝一声:“你们究竟是什么意思?大军压境,还打伤我蟹妖一族的护卫,不给我一个说法,你们今天走进来,就横着出去。”

    它声色俱厉。

    “蟹妖!”

    鲨妖统领立即发难:“别在这里装蒜,我们来这里就是想找你要个说法,为什么要下毒暗害水母一族?甚至还将这件事嫁祸给我鲨妖!”

    “你们是不是想挑拨离间,让我们和水母一族大战,两败俱伤,而你们就正好渔翁得利,顺利获得地心灵芝。”

    “实话说,你们的阴谋已经败露了,别在负隅顽抗,赶紧承认。”

    它首先就给蟹妖扣了个大帽子,说这是蟹妖一族的阴谋,将整件事都定性了。

    “承认你大爷!”

    蟹妖统领气得鼻子都冒烟了,这无耻鲨妖一开口就给自己扣帽子,说这是蟹妖一族的阴谋,可以显示鲨妖用心多么险恶。

    “统领大人,既然事情都败露了,我们就不要和这些残兵败将客气,一起出手灭了它们吧,正好一锅端。”

    还没等蟹妖统领说话,一头奇怪的蟹妖就跳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