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7章 大麻烦
    “全死了?!”

    柳如兰呆住了,之前她以为出现一尊神通境修炼者这域外邪魔就死定了,而自己作为域外邪魔身边的人也在劫难逃。

    谁能想到,这家伙暴起发难,瞬间就干掉了那来自魂殿的长老,硬生生将一尊神通境修炼者灭杀掉,战绩惊人。

    刚才那背景深厚的华袍男子也惨死在那男人手里,无一幸免。

    如果这男人是血魂大陆的人的话,或许还会担心自己得罪了什么大人物,但是对方可是域外邪魔,怎么可能会怕这些。

    要是有什么不妥的话,便可立即逃窜,离开血魂大陆,谁又能奈何他。

    “或许这域外邪魔真的有机会干掉那怀宁城魂殿殿主。”柳如兰握紧粉拳,她内心不由升起了一丝能够报仇雪恨的希望。

    嗖!

    这时候,夏平将月神号收了回去,像这种大杀器不能随便泄露出去。

    “嗯?这华袍男子身上有魂石?”

    夏平很快就发现,华袍男子被自己干掉之后,身上掉下一个袋子,他伸手抓了过去,打开一看,立即就发现了四五块魂石。

    除了华袍男子之外,那魂殿长老身上他也找到了四五块魂石。

    他将这些魂石拿在自己手上,立即感受到自己的灵魂力量有着一丝丝的增长。

    “不愧是传说当中的奇石,如果将这些魂石,还有宁神花吞噬的话,肯定大有裨益,说不定很快就能晋升到如意境中期。”

    夏平捏了捏拳头,他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完成了任务,如果现在他离开的话,这个任务就算是完成了,不费吹灰之力。

    问题是,他来到血魂大陆可不仅仅是为了得到一块魂石,而是为了得到更多的好处。

    “对了,夏平,宁神花最好现在不要服用。”

    这时候,猫仙人的声音传了出来。

    “为什么?”夏平问道。

    猫仙人沉声道:“这朵奇花即使在宇宙当中也是很珍贵的灵药,特别是对于即将晋升到神通境的修炼者来说,不亚于圣药。”

    “如果你在如意境巅峰境界服用宁神花的话,会让你处在顿悟的状态,这样就能凝聚出更多的武道神通,扎实武道根基。”

    “对于神通境修炼者来说,能够领悟更多的武道神通,自然也就更加强大。”

    它告诉夏平,普通的神通境修炼者仅仅是能凝聚一门武道神通,但是真正的妖孽可以凝聚出三门,五门,甚至是更多的神通。

    掌握的神通越多,战斗力也就越强大,可以说根据掌握神通的不同,神通境的修炼者彼此之间的差距也是极大的。

    当然,也并非是神通越多越好,还得看武道神通的质量,如果质量不够好,不够强的话,学习再多也没什么用,只能算是滥竽充数。

    有些武者仅仅学会一门古老的武道神通,就足以匹敌普通武者两三门普通神通。

    “邪魔。”

    就在这时候,柳如兰上前,立即道:“不要继续留在这个地方了,我们得赶紧逃跑。”

    “为什么?”

    夏平眨巴一下眼睛,很是不解。

    “还问为什么,你知道刚才杀死的那人是什么人吗?”柳如兰咬牙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个老者应该是魂殿大名鼎鼎的长老,地位比各大分殿殿主都高。”

    “而能指挥动魂殿长老的人,普天之下就只有一个,那就是魂殿总殿的殿主常世生,而这个华袍年轻男子恐怕就是常世生的儿子。”

    她脸色很是严肃,现在她才想到这件事的严重性。

    可是现在想阻止夏平都已经太晚了,人都死了,即使想阻止都没任何办法

    “你仔细想想,现在魂殿殿主的儿子,魂殿长老,还有诸多精锐都惨死在这个地方了,恐怕会引起常世生的震怒。”

    柳如兰咬牙道:“魂殿殿主一怒,那简直就是天翻地覆,整个血魂大陆都没有我们的容身之处,如果被常世生知晓是我们干掉了他儿子,后果根本无法想象。”

    她觉得自己跟在这个域外邪魔身后简直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无缘无故的招惹上这样的麻烦,一旦这个罪行被人发现,诛灭九族都是轻的。

    要是被抓住的话,即使他们想死都难了。

    在血魂大陆,魂殿殿主就是神灵,命令根本无法违抗,除非想死。

    当然,她也知道这种冲突根本无法避免,那魂殿殿主儿子摆明了要将他们全部干掉,想独吞宁神花,斩草除根。

    如果那魂殿殿主儿子不死,就是他们死了。

    “魂殿殿主的儿子?这倒是抓到了一条大鱼。”夏平摸了摸下巴,眼睛顿时一亮,他倒是没想到事情居然这么巧,自己出手干掉的就是魂殿殿主的儿子。

    大鱼个屁,早就是条死鱼了,毛都没剩下一条。

    柳如兰内心呸了夏平一口,她能察觉到这邪魔分明就是唯恐天下不乱。

    “等等,你想干什么?”

    忽然之间,她发现夏平将附近的尸首全部搬运在一起,叠成了一座小山,接着他似乎正在附近一块岩石上面写了几个大字,杀人者武泰斗,特意到此留念。

    “你疯了吗?!”

    柳如兰简直惊呆了,这家伙干掉魂殿殿主儿子不逃跑就算了,还生怕别人不知道这件事是他干的,居然还敢在原地留名,点明是自己干的。

    这是要将魂殿殿主气疯吗?!

    如果被魂殿殿主看到这一幕,恐怕整个血魂大陆都会震动起来,不知道多少强敌会来找这域外邪魔的麻烦,被当场杀了还算是一件好事。

    最怕就是被人生擒起来,自己的生死都不能掌控。

    “没事,就是要让这件事被他们知道,这下子变得好玩起来了。”

    夏平眯了眯眼睛。

    好玩个屁!

    柳如兰感到自己内心很是绝望,脸蛋都绿了,后悔莫及。

    当初,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傻乎乎的跟着这域外邪魔在一起,还想利用对方,现在好了发生这种事,之后即使报仇成功,将怀宁城魂殿殿主干掉。

    恐怕她日后在血魂大陆都没有立锥之地,绝对会成为血魂大陆有史以来最大的通缉犯,不知道多少人都想摘她的脑袋。

    得罪了魂殿,还想在血魂大陆上混,这简直是在做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