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8章 给我破!
    &bp;&bp;&bp;&bp;嗖!

    &bp;&bp;&bp;&bp;就在夏平落在地面的瞬间,黑暗当中立即闪烁出一道耀眼的寒芒,如同刺破苍穹的一缕剑气,朝着他的背部袭杀过来。

    &bp;&bp;&bp;&bp;可以说,这一剑简直是妙到巅毫,趁着夏平旧力去尽,新力未生的刹那,袭杀而来,要将夏平的身体一剑刺穿。

    &bp;&bp;&bp;&bp;出手的人,显然就是陈伟。

    &bp;&bp;&bp;&bp;他在暗中躲藏了许久,即使见到自己的师弟被夏平一拳打死,诸多师弟死亡,惨死当场,他也无动于衷,甚至没有半分动容。

    &bp;&bp;&bp;&bp;直到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出现,他再忽然出现,要一剑灭了夏平。

    &bp;&bp;&bp;&bp;“死吧,武泰斗!”

    &bp;&bp;&bp;&bp;陈伟爆喝一声,脸色狰狞到极点,他手持下品灵器暗影噬魔剑,施展必杀的一剑。

    &bp;&bp;&bp;&bp;他本身神通境初期的修为,再加上下品灵器的力量,这一剑极为可怕,剑气凝成实质,如同毒蛇一般,有着无坚不摧的威力。

    &bp;&bp;&bp;&bp;咚!

    &bp;&bp;&bp;&bp;夏平站在原地,而这一剑也结结实实的刺在了夏平身上,强大锐利的剑气爆发出来,但是就在这瞬间,夏平身体也浮现一层黑色的能量罩。

    &bp;&bp;&bp;&bp;下品灵器黑角铠甲!

    &bp;&bp;&bp;&bp;在这个危险的时刻,夏平也激活了自己身上的下品灵器黑角铠甲,一层层黑色能量罩浮现出来,出现了许许多多的龟甲纹路,凝成实质,有着极强的防御力,如同黑角凶兽降临,有着抵御绝大部分攻击的防御力。

    &bp;&bp;&bp;&bp;轰隆隆

    &bp;&bp;&bp;&bp;在这个刹那,暗影噬魔剑和黑角铠甲碰撞在一起,这是下品灵器和下品灵器的撞击,是矛与盾的较量,立即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声响。

    &bp;&bp;&bp;&bp;两股能量碰撞,激发出耀眼的火花,地面立即被这股能量余波震出一道惊人的裂痕,渗透数百米,大地裂开,竟然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深渊。

    &bp;&bp;&bp;&bp;“不可能,你他妈身上也有下品灵器,而且还是防御型的?!”陈伟惊呆了,他本来以为自己这一剑天衣无缝,能够斩杀这武泰斗。

    &bp;&bp;&bp;&bp;谁能想得到,这小子身上也有一件下品灵器,而且还是防御型的下品灵器。

    &bp;&bp;&bp;&bp;要知道,在宇宙当中灵器算是高级别的法宝了,价值不菲,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买得起的宝物,就连他陈伟也是花费巨大的代价才得到的。

    &bp;&bp;&bp;&bp;但是这小子居然身上也有一件下品灵器,真是太不公平了,凭什么这个散修身上的底牌层出不穷,似乎比他还有钱的样子。

    &bp;&bp;&bp;&bp;他内心嫉妒得肠子都绿了。

    &bp;&bp;&bp;&bp;“就许你身上有法宝,我身上就没法宝?你以为暗中找到这个机会,就能杀掉我?开玩笑,你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监视范围之内,翘起尾巴,我都知道你想拉屎还是拉尿。”夏平鄙视道,“放弃吧,你是杀不死我的。”

    &bp;&bp;&bp;&bp;“不,我就不信杀不死你,我陈伟可是堂堂神通境修炼者,怎么可能杀不死你这个小小如意境的散修,这是不可能的事。”

    &bp;&bp;&bp;&bp;陈伟咆哮一声,很是不甘心,这事关他的自尊心。

    &bp;&bp;&bp;&bp;他自认为是归元派的天才弟子,还是神通境修炼者,如果连一个小小的如意境散修都没法干掉的话,那么他还有什么面子可言。

    &bp;&bp;&bp;&bp;如果他陈伟在这里退缩,认为无法匹敌这个散修,那么日后再晋升到更高的武道境界的时候,必定会成为他的心魔。

    &bp;&bp;&bp;&bp;这会成为他成为圣人道路的一个巨大障碍,不管如何,陈伟都绝对不允许这种事发生,必须将这个嚣张的散修干掉,这样才能念头通达。

    &bp;&bp;&bp;&bp;哗啦啦

    &bp;&bp;&bp;&bp;此刻,他全身的法力都灌输进去暗影噬魔剑,顿时这柄魔剑立即被激发出磅礴的黑色魔气,闪烁出黑色的剑光。

    &bp;&bp;&bp;&bp;上面许许多多的阵法纹路都浮现出来,虚空当中无数黑色魔气散发,似乎自然而然的凝聚成一个个血色骷髅。

    &bp;&bp;&bp;&bp;这时候,方圆数十里的区域温度仿佛都下降了,一股股冰冷刺骨的气息蔓延出来,地面上仿佛都被这股寒流横扫而过,迅速结冰。

    &bp;&bp;&bp;&bp;而这并非是寻常的寒气,而是魔气,有着侵蚀普通生命的可怕气息。

    &bp;&bp;&bp;&bp;“破,给我破,赶紧给我破啊!”

    &bp;&bp;&bp;&bp;陈伟握紧自己手上的暗影噬魔剑,疯狂咆哮,拼了老命想用这柄魔剑刺破黑角铠甲的防御,他全身都在颤抖,嘴唇几乎都咬出血来。

    &bp;&bp;&bp;&bp;砰砰砰!!!

    &bp;&bp;&bp;&bp;顿时,这柄三尺长剑刺在这黑色能量罩上面,爆发出耀眼的火花,如同钢铁摩擦大地一般,铿锵作响。

    &bp;&bp;&bp;&bp;在陈伟的全力驱使下,正一点点的刺穿这黑色能量罩。

    &bp;&bp;&bp;&bp;“破个屁,吵死了!”

    &bp;&bp;&bp;&bp;没等陈伟继续下去,夏平瞬间出手,他可不会傻乎乎的看着陈伟刺穿自己的黑角铠甲,当即一巴掌就拍了过去。

    &bp;&bp;&bp;&bp;糟了!

    &bp;&bp;&bp;&bp;陈伟脸色大变,正想躲闪夏平这一招,但是却发现他的暗影噬魔剑早就陷入了黑角铠甲的能量罩当中,被死死的缠住。

    &bp;&bp;&bp;&bp;这时候他根本动弹不得。

    &bp;&bp;&bp;&bp;咚!

    &bp;&bp;&bp;&bp;虚空一掌拍来,如同凶兽一击,蕴含着刚猛到极点的掌劲,就这样拍打在陈伟的身体上面,空气炸裂开来。

    &bp;&bp;&bp;&bp;“啊!”

    &bp;&bp;&bp;&bp;陈伟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手中的暗影噬魔剑也把握不住,他的身体仿佛皮球一般就这样倒飞出去,在半空滑行。

    &bp;&bp;&bp;&bp;可怕的掌劲渗透他的五脏六腑,他身上的肋骨都断了十几根,全身每一根神经都在刺痛,简直比上万只蚂蚁噬咬身体都还痛苦。

    &bp;&bp;&bp;&bp;最让陈伟惊骇的是,这股掌劲蕴含着恐怖的火焰之力,这是异火,渗透进去他的身体当中,迅速燃烧起来,开始焚烧他身上的法力。

    &bp;&bp;&bp;&bp;这也导致他身上的法力发生了紊乱。

    &bp;&bp;&bp;&bp;砰的一下,陈伟最后狠狠砸在地面上,好像死狗一般,地面也被震出了十几道裂痕。

    &bp;&bp;&bp;&bp;随着他倒在地上,暗影噬魔剑失去了力量之后,四周黑色雾气也快速的消散,恢复了原本清明的世界,阳光普照。

    &bp;&bp;&bp;&bp;不过此刻诸多门派弟子都在刚才的战斗当中死得七七八八,不是被归元派弟子灭掉,就是在刚才魂族战士的攻击当中死亡。

    &bp;&bp;&bp;&bp;就只有常轩几人在夏平刻意的掩护之下,才没死在刚才的战斗余波当中。

    &bp;&bp;&bp;&bp;即使如此,常轩等人也昏死过去,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bp;&bp;&bp;&bp;柳如兰也是如此,因为中了毒,已经失去了清醒的意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