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59章 七式
    “原来如此。”

    夏平恍然大悟,他终于知道自己之前的地狱镇魔矛这门矛法真正的奥秘了,之前自己得到不过是一点皮毛罢了。

    这门矛法武学等级极高,不可揣测,或许圣级绝学都无法形容。

    而它总共有七式矛法,分别是自然,杀戮,缔造,毁灭,吞噬,洗涤,轮回!

    一式比一式强大,一式比一式深不可测,当将七式矛法都修炼成功的时候,就算是魔神也能够轻易镇压在地狱深处,强横无匹。

    轰~~

    刹那之间,夏平握紧地狱之矛,身上的气息截然不同,仿佛将地狱气息都汲取,吞噬进去体内,然后一矛刺出,瞬间爆发出来。

    地狱镇魔矛第一式——自然!

    这一矛轰出,顷刻之间,地风水火各种元素呈现,八卦乾坤,各种卦象结合,瞬间无尽法力就凝成一副地狱画卷。

    一座又一座的火山喷发,一个又一个的剧毒沼泽冒着气泡,一条又一条的黄泉河流都汇聚在这地狱画卷当中,仿佛演绎出地狱的场景。

    在这地狱场景当中,鬼斧神工,蕴含着无限造化,各种招式变化,日月更替,道法自然,阴阳两仪,都蕴含在这一招当中。

    传输这些地狱绝学的几个呼吸时间,他已经学会了第一式,甚至是融会贯通,所以一出手,就将地狱镇魔矛的威力提升了数倍。

    “这是什么神通绝学?”

    众多玄天门弟子也感知到这一矛的可怕,仿佛的地狱降临一般,将地狱位面投影到这个世界,如同将敌人拉扯进去地狱深处。

    即使他们没有正面对抗夏平,但是他们待在旁边,也感受到浓烈的地狱气息,似乎有无数恶鬼要将他们的灵魂拉扯进去地狱。

    “怎么可能?!这不是人间绝学,你究竟是从什么地方学会的?!”

    楚痕大吃一惊,他完全没想到眼前这小子力量忽然徒增,瞬间就让神通的威力提升数倍,仿佛是产生了质上的变化。

    这一矛之恐怖,轰来的瞬间,他感觉自己已经坠入了阿鼻地狱,灵魂遭受到了千百次的折磨,气机锁定,全身动弹不得。

    咚!

    他身上各种防御气功,以及防御法宝,都被轰得支离破碎,立即被刺穿,震成了齑粉,甚至长矛直接就洞穿了他的腹部,鲜血淋漓。

    “该死的杂碎!”

    楚痕咆哮一声,脸色狰狞,他实在是没想到这一矛的力量如此可怕,直接就刺穿了他的防御,洞穿自己的体魄,仿佛致命的一矛,要将他的灵魂都洞穿。

    他运转金丹之力,燃烧身上的法力,力量提升数倍,连伤口的血液都停止流出,他当即就想将这根长矛拔出来。

    “晚了!”

    夏平一掌拍了下去,山河珠就投掷出来,一张江山社稷图瞬间就笼罩方圆百里,整个天地的元气此刻似乎都停止运转了一般。

    他可是记得金丹境修炼者的可怕,一旦将对方逼入绝境,对方绝望之下立即可以自爆金丹,和敌人同归于尽,自爆的威力比核弹还恐怖。

    像这样的破绽他不会露出来,否则和敌人同归于尽,他岂不是亏大了?!

    所以,他不会给对方自爆金丹的机会,一出手,便是置对方于死地。

    什么?!

    楚痕此刻惊骇欲绝,再也没有愤怒、羞恼,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惊恐和恐慌。

    因为当这副阵法画卷笼罩下来,他发现除了自己的思维能够运转之外,自己的法力、神通、法宝、身体等等都无法动弹了,仿佛是中了定身术一般。

    就算他想自爆金丹都没任何办法。

    像这种情况,在激烈的战斗当中,简直就是致命的破绽,就算是身体被定住一秒的时间,都足够敌人杀死自己十几遍。

    更不要说,现在他的身体都不知道会被定住多少秒,这简直就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杀死,却是无能为力,他内心陷入绝望的状态。

    “死!”

    夏平可不会给楚痕任何机会,也没理会楚痕求饶、惊恐、后悔、不甘等等情绪,地狱之矛瞬间就捅了出去,精准的刺在楚痕的脑袋上。

    砰!

    楚痕的脑袋瞬间就刺穿,强横的劲道爆发,当即他的脑袋如同西瓜一般碎裂开来,血液溅出去,染红了一片大地。

    他的尸首也掉落在地面上,溅起一地灰尘。

    一尊金丹境修炼者,就这样被当场击毙,连金丹也无法自爆!

    “开玩笑吧,楚痕师兄死了?被一矛就刺穿脑袋?!”

    不少玄天门弟子都是浑身战栗,楚痕可是这次玄天门十二尊金丹境真人之一,实力虽然算不上名列前茅,但是也是首领之一。

    可现在居然死了,被土著一矛捅死,脑袋都打爆了。

    而且临死之前,楚痕连自爆金丹都没办法,这样的事情说出去,恐怕都没人会相信。

    “我不相信,幻觉,这肯定是幻觉,楚痕师兄可是金丹境修炼者,那家伙仅仅是真火境,实力简直是天差地别,怎么可能杀得死楚痕师兄?!”

    有玄天门弟子大吼道,他认为这是幻觉,根本不相信楚痕被夏平杀死。

    但是其他玄天门弟子脸色十分难看,其实刚开始他们也以为中了对方的幻术,可他们想出各种办法验证,始终证明这是现实,并非是幻术。

    问题是,这种事比中了幻术更加荒谬。

    什么时候真火境修炼者能轻松斩杀金丹境了,这种事他们别说是见过,听都没听过。

    砰!

    夏平反手一掌,立即将楚痕的尸首震成粉末,仅仅是在地面上留下一颗葡萄大小的金丹,金丹极为坚硬,这一掌可没办法破坏。

    不过楚痕的金丹显然比之前那个迷途者的金丹大上不少,据说凝练的神通越多,越强大,那么凝聚的金丹也就越强横。

    所以不同人的金丹也是不一样的。

    “好了,你们想怎么死?自裁,还是被我一掌拍死?自己选。”

    夏平转身,负手而立,淡淡的看着这群玄天门弟子,衣服无风自动,猎猎作响,散发出大山一般巍峨的气势,压迫天地。

    在场的玄天门弟子一下子面如死灰,瑟瑟发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