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2章 心头的不详预感
    四名世界男爵,对于康德男爵的实力,十分的忌惮。这实力自然是指康德男爵本身的实力加上他的军队的实力,贵族的实力本身就不是指个体的实力。但是越是忌惮,四名贵族眼神之中透露出来的杀意就越坚定。

    他们已经数次对康德男爵施展图谋,而且都是直指康德男爵性命的重大阴谋,碰巧的是,这些阴谋都已经被康德男爵识破了。因此,他们与康德男爵根本没有缓和的可能,只能是不死不休的关系。世界贵族和一般的普通贵族可不相同,如此大的仇怨,很难用利益去化解。

    因为对于拥有极其庞大力量的世界贵族而言,他们在乎的只有自己的生死以及自身力量,利益也已经成了力量的衬托。只要不被人杀死,世界贵族能够像神灵一样长久的火下去,但是他们长久活下去的代价就是每年都要经历一次要么生,要么死的灾月。因此,真正能够像神灵一样不朽长生的世界贵族并不多。

    正式因为如此,明明有着长生的力量和寿命,但是总是要面临强烈至极的生死危机,使得世界贵族对于自身的生死和安危看的十分重。五名世界贵族数次想要阴谋夺取康德男爵的生命,这样的仇恨,已经是极致的仇恨了,康德男爵只要不死,那他终究是要用他们五名世界男爵生命来洗刷他们施加给康德男爵的仇恨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包括莱恩·以赛·卡梅隆男爵在内的五名世界男爵,在和康德男爵面对的时候,早就已经没有退路可言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这一次,倘若五人不能将康德男爵围杀,那么他们将不会再吝惜自己半位面封地之中的力量,必将从封地半位面之中调集出强大的军队,将康的男爵围杀。

    带着近乎对于康德男爵必杀的决心,四名世界男爵也下了城楼,向着雄狮堡之中行去了。他们的装备和战马,都寄放在了雄狮堡之中。此时,四人已经打算,宁愿不要莱恩·以赛·卡梅隆男爵的二十公斤深渊魔铁,也必须将康德男爵直接击杀,以绝后患。

    个体实力和军队实力都超级强大的康德男爵,到了这个时候,才真正的被这四名世界贵族发自内心的重视起来。一起虽然各种提起康德男爵的强大,但是他们依然是将康德男爵看成是板上鱼肉,可以任由他们宰割,关键只在于他们愿不愿意稍微付出一丁点代价而已。之前他们是一丁点代价都不愿意付出的,从这个方面,就能看出,实际上他们之前对于康德的真正态度实际上是轻视。

    雄狮堡之前,康德已经率领着1000名斯瓦迪亚皇家骑士和1000名萨里昂狮骑士发起了冲锋,而5000名步行兵种缓慢而有序的跟在骑兵之后,一旦前方骑兵交战,后方步行兵种很快就能赶上,对前方友军提供强大的支援。

    “杀啊!为了康德冕下!杀啊,为了卡拉迪亚帝国!”

    带着冲天的气势,1000名斯瓦迪亚皇家骑士和萨里昂狮骑士呼喊着震天的口号,宛如一道金红交错的洪流,向着此时依然凝立不动的5500名隶属于雄狮堡的重骑兵冲锋而去。

    当两军相聚只有500米的时候,斯瓦迪亚皇家骑士和萨里昂狮骑士已经完全进入了冲锋姿态,眼看再过一会就要冲击到对面的雄狮堡的重骑兵之中了。

    康德望着对面近乎岿然不动的5500名重骑兵军队,内心之中闪过一丝疑惑和不详的预感。

    正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即使这5500名重骑兵军队,整体实力上与康德手下的被三道场域极大的增强了实力的1000名斯瓦迪亚皇家骑士和1000名萨里昂狮骑士有着较大的差距,但是也不应该站在移动不动,等待着康德手下骑士们的冲击啊。

    重骑兵,无论什么等级的重骑兵,只有进入到冲锋姿态的重骑兵,才能将威力发挥到极致。这5500名重骑兵之中,不但有着500名气息强悍程度仅仅是稍稍弱于斯瓦迪亚皇家骑士和萨里昂狮骑士的黑甲骑士,另外5000名重骑兵,也都有着正式骑士以上的个体实力,相当于康德手下的四级兵重骑兵种。

    他们的数量优势摆在那里,如果和康德手下的骑士对冲的话,失败固然是有很大概率失败,但是也绝对能够给康德手下两个骑士团造成不小的损失,一开始两军的距离,可是足够让两只军队一同进入到冲锋姿态,进行对冲的。康德也做好了这样的准备。

    但是现在,5500名隶属于雄狮堡的重骑兵,就是开始启动,也没有足够的距离进入冲锋姿态,再也没法对康德手下的骑士团造成不小的损失了。

    康德疑惑的正式这一点,他很清楚,现在的雄狮堡的重骑兵队伍是由卡尔·卡梅隆子爵进行指挥的,这的确符合康德的心意。之前康德放走他和其他四名顶级伯爵,也是基于希望交战的时候,指挥敌军的统帅是他和四位顶级伯爵。

    尽管卡尔·卡梅隆子爵成为敌军的统帅达到了康德的目的,但是康德也不认为卡尔·卡梅隆子爵会脑残到这样的地步。将骑兵摆好适合冲锋的稀疏的造型,然后像步兵一样严阵以待的等待着对手重骑兵军团的冲锋?

    搞笑都不带这样的!

    因此,越是接近对方的重骑兵军团,康德心中就越发的沉重,不好的预感也越来越浓郁。

    对于卡尔·卡梅隆子爵康德了解的不多,尽管对方名义上是他同父异母的哥哥,但是曾经之前通过苍鹰见到过卡尔·卡梅隆子爵训练军队,弄的有模有样,有板有眼,康德就知道,这个卡尔·卡梅隆子爵或许战争经验不足,但是却肯定是懂得军队,也懂得战争的。

    这样的人,此时却似乎做出了一个最最昏聩的决定,把骑兵当成步兵来用,还摆成了稀疏的队形来迎接康德强悍骑兵的冲锋。绿洲中的领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