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6章.无可调和的矛盾
    ,更新快,,免费读!

    这是无比残酷的战斗。

    种族间为了生存空间而爆发的亡命之战。

    数量接近500的豺狼人逐渐靠近,野兽般的头颅上,带着拟人化的狰狞杀意。

    这片岗哨绿洲,是它们祖祖辈辈都在此繁衍生息的地方,现在却被人类所占据,等于夺走了它们的家乡,霸占了它们的土地。

    这是无可调和的矛盾。

    任何种族想要在这片沙漠生存,那么就要驱逐和屠杀之前占据沙漠绿洲的种族。

    康德想活下去,所以就要灭掉这些豺狼人。

    德赫瑞姆想要发展,所以就要让这些豺狼人去死。

    就这么简单。

    森林法则是吞并,而沙漠法则是灭绝。

    看看地球上的中东,被沙漠包围的两河流域,无论创造了多少辉煌灿烂的文明,可一旦衰败下来被其他民族和文明占领,就会彻底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断绝了文明和民族的传承,只留下少许历史遗迹,还证明着它们的存在。

    因此康德不会怜悯,在实质上,他本就属于侵略者。

    事情到了这一地步。

    更不会退缩!

    豺狼人还在潜伏前进,500多人的规模乌压压成片,带给了这些愚昧而残忍的原始种族们,发自内心的狂热自信。

    数量优势带来自信,以及对潜伏过程中未被发现的自满。

    可这些豺狼人从未想到,自己实际上依旧暴露,原本还在呼呼大睡的人类,此时正以逸待劳,等它们靠近过来后,才悍然撕下伪装,对它们发动了凶狠的反击!

    这场反击很有效。

    让这些豺狼人们近乎措手不及。

    处于最前面的那些豺狼人战士,只得惊愕的瞪着绿油油的眸子,看着那一排锋利的长矛捅过来,接着腹部传来剧痛,就直接被锋利的长矛捅倒在地上。

    徒劳的瞪大了眸子,张开满是利齿的大嘴。

    发出低声的嚎叫,带着凄惨和绝望,倒在地上彻底失去生机。

    因为那长达2米的长矛,已经深深的在它们的体内留下无法挽回的重创,而这些豺狼人手中的狼牙棒,却无法对长矛尾部的人类造成伤害。

    皎洁的月光下,闪着森然寒芒的矛头,已经全部被染成红色。

    这30名手持长矛的斯瓦迪亚步兵,便是这场战役的主力!

    由铁匠精心打造的铁制矛头,轻松的捅入豺狼人的身体当中,随着持矛的手微微扭转,造成内脏的撕裂和大出血后,便快速拔出,继而狠狠的再次捅去。

    鲜血在飞溅,浓郁的血腥味开始在寒冷的沙漠中弥漫。

    长矛方阵,本就是斯瓦迪亚王国的步兵战术。

    作为卡拉迪亚大陆,曾经最强的老牌王国,斯瓦迪亚还未发生西南群山叛乱时,那些来自罗多克山区的山民们,就是组成长矛方阵维持阵线的最佳人选。

    但就算是失去了那些性格如石头般坚定的罗多克人,这些斯瓦迪亚人依旧能组成长矛方阵。

    凭借着娴熟的训练技巧,将那些豺狼人捅的肠穿肚烂!

    “斯瓦迪亚万岁!”

    康德在呐喊,同时锋利的剑刃切开脚下倒地,但还未死去的豺狼人的喉管。

    他在振奋所有人的士气。

    因为当战场上,没有任何声音比得上领主的鼓舞,这代表他们还在跟随自己的领主而奋战,身旁还有充足的战友在与他们一起战斗。

    这证明,他们还未战败。

    “万岁!”

    斯瓦迪亚的农民们一样发出呐喊。

    紧紧的跟在这些步兵的两侧,农具改造而成的长柄镰刀劈砍如飞,就好似大刀和战戟,在那些从未装备过甲胄的豺狼人身上,留下了血肉模糊的伤口。

    近距离搏杀的瞬间,起码30多个豺狼人阵亡。

    而康德和他的步兵们却并未沾沾自喜,依旧坚定的向前推进。

    他们同样有伤亡。

    “不,救我…呃…”

    两侧,斯瓦迪亚农民的惨叫出现。

    有人被豺狼人近身,那满是铁钉的狼牙棒重重的砸下去,同样没有身穿甲胄的这些农民,只能用自己的肉身来硬抗。

    后果很惨。

    “唔…救我…”

    又有人被豺狼人的狼牙棒砸倒在地,伤口处被钉刺划的血肉模糊。

    但更多的,却是狼牙棒自身重量所带来的钝伤,已经伤及了这些农民的骨头,不过他们也不需要担心后续伤势的问题,因为接下来的豺狼人,已经用獠牙撕裂了他们的喉咙。

    7名斯瓦迪亚农民倒下,彻底失去了生机。

    “坚持住,坚持住!”

    康德两眼发红,这些农民是他的本钱,全部耗损在这,极为可惜。

    但这些伤亡还能被他所承受。

    咬着牙,康德大声道:“保持紧密阵型,继续向前。”

    “是!”身旁,手持长矛的步兵们高声应和。

    虽然农民有损失,但这些作战的主力,却依旧牢牢的掌控全场。

    他们还未受到损伤。

    相反,就在步步推进的长矛方阵前方,豺狼人已经不敢继续硬拼,又留下了20多具尸体之后,就开始朝着两侧散开。

    这些豺狼人知道,没有盔甲和盾牌的它们,冲不过长矛方阵的正面!

    但就算是去两侧,那些农民们也依旧在咬着牙,举着长柄镰刀在狠狠的劈砍着。

    为了自己的家园。

    为了自己的村庄。

    为了自己的王国。

    这些斯瓦迪亚农民,同样拼了命!

    他们也不得不拼命!

    凶猛的反击,将会打懵这些豺狼人,这就是康德预料的机会,只有凭借短时间内巨大的伤亡,让这些豺狼人心悸心寒,丧失继续战斗的士气,就是他们胜利的关键。

    一个人的勇气不是恒定的。

    这些有血有肉的豺狼人,也不是无所畏惧的。

    它们也会害怕。

    突如其来的反击,让这些惊愕的豺狼人根本没有反应过来,看着前面被捅倒在地上的同伴,那些之前逃离部落的幸运儿,这时候也仿佛想起了昨晚的恐惧。

    马蹄声,呐喊声,厮杀声,长剑砍过脖颈,那血流喷涌声。

    一切都带着巨大的恐惧。

    “哒哒…哒哒…哒哒…”

    而那些豺狼人惊恐的朝着后面退去,手中用木头和铁钉制作的粗糙狼牙棒,都下意识的落在地上,可它们依旧毫不自知,仿佛即将见到最恐惧的东西。

    是的,这是马蹄声。

    它们昨晚在沙漠中逃跑时,最恐惧的声音!

    “杀!”

    几声呐喊出现,夜色中,不知道在哪出现了6名呼啸而来的骑兵。

    同时出现的,还有沉重的短标枪。

    “呼呼呼呼呼呼——”

    空气被撕裂,锋利的短标枪掠过十数米的距离,将6个躲闪不及的豺狼人钉死。

    随即到来的这是他们6人挺着长矛,就如同天坠般从侧面撞在了那些豺狼人乱糟糟的队形上,巨大的惯性重重的撞飞了几个倒霉鬼,而那锋利的长矛,则狠狠的贯穿了几个豺狼人,将它们生生的钉在沙地上,痛苦的扭动,却什么都做不了。

    是康德唯一的骑兵,沙漠强盗们来了!

    “斯瓦迪亚万岁!”

    这6名沙漠强盗的出现,让康德周围的步兵们无比振奋,发出了士气高涨的欢呼声。

    手中的长矛已经满是鲜血,面前的豺狼人尸体已经铺满了一地。

    “就是趁现在。”

    康德看着那些动摇的豺狼人,脸上带着凝重。

    他明白,这些豺狼人因为骑兵的出现,联想到了昨天的突袭,以及战友们的惨死,所以士气开始低落,甚至想要逃走。

    经历过重创的部队,短时间内一旦再次面临相同的重创,士气崩溃的会很快。

    现在的那些豺狼人就是这样。

    100多个豺狼人惊恐的向后退去,在夜晚它们同样不知道,究竟在什么地方是否还隐藏着其他的骑兵,纷纷快速后退,就算是扔掉了手中的狼牙棒也在所不惜,完全就是陷入了惊恐当中,根本没有继续战斗的勇气。

    甚至带动的其他豺狼人,都惊恐的向后退去。

    恐慌和士气低落,是可以蔓延的。

    上百具豺狼人的尸体留在沙漠中,但更多的那些豺狼人,却选择了溃逃。

    这场战斗结束的很快。

    “停止追击,回来。”

    康德的命令下达,没有允许沙漠强盗们想要策马追击的请求。

    他只有这6名沙漠强盗。

    就算是损失一人,都是极大的损失,何况这些沙漠强盗,只是能突击的轻骑兵,比起身穿锁子甲,久经训练的雄狮公国骑兵,防御能力显然更少。

    康德站在绿洲边缘,看着消失在沙丘间的豺狼人,脸上的凝重也消散了部分。

    他胜利了。

    摇摇头,他开口道:“打扫战场吧。”

    同时康德抬头看着旁边的那些农夫,一个个面带悲戚,也沉重的呼出一口气道:“记得统计战损,弄好了以后交到我手里。”

    “明白。”一名沙漠强盗点头,这代表他接受了这份任务。

    康德站在原地,视网膜上数据框出现。

    可他的脸色却无比难堪,忍不住握紧了拳头,呐呐道:“赢得侥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