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0章.神秘的超凡力量
    “后撤?不,我们不需要后撤。”

    汉克学者拄着杖,满是皱纹的脸上,却依旧平静。

    他面无表情。

    苍老并非体现年龄,还有远超常人的阅历。

    这如此惨烈的战况对他来说并非首次,何况作为雄狮公国的资深学者,汉克在研究文献的同时,也掌握了需要钻研学习的超凡力量,例如法术。

    “护体石肤。”

    杖轻轻的点在地上,而汉克学者面前,褐色的光芒快速蔓延过去。

    原本还在艰难抵抗的斯瓦迪亚步兵们,被这股褐色的光芒笼罩,全身都仿佛凝聚了褐色的石头,虽然是薄薄的一层,连成片却让他们如顽石般耸立。

    就算有人被豺狼人的狼牙棒砸中,表面的石层碎裂,但却都能咬着牙硬挨,而不是如之前一般,吐血直接倒地。

    显然是汉克学者,所释放的法术生效了。

    “这是…”

    康德脸色发愣。

    原本还想伸,拽着汉克学者离开这的动作都为一顿。

    “这是土系1级魔法,护体石肤。”

    汉克学者微微笑了笑,眼中带着几分自得:“我已经将这个法术锻炼为专家级,足够抵御豺狼人的5次重击,相当于每个人都穿了精良的鳞甲。”

    “这真的…真的很不错。”康德忍不住咽了口吐沫。

    前面的斯瓦迪亚步兵们,已经不在因豺狼人的剧烈冲撞而后退,甚至已经站稳脚跟,重新组成防御阵列,用长矛和长柄镰刀继续戳刺劈砍。

    稳住阵线,重组长枪方阵的步兵们,已经和豺狼人进入到短暂的僵持当中。

    这是消耗战。

    血肉的磨坊,生命的屠宰场。

    这片夜空都仿佛被厮杀的血腥所笼罩。

    只要双方有谁无法承受这惨烈的消耗,内心中产生了畏惧,这短暂的僵持就会被打破,畏惧的那方就因溃逃而被胜利者屠戮殆尽。

    战场上的搏杀本就是异常残酷的。

    “我没有想到…”

    康德微微摇头苦笑:“汉克老师,您竟然还是神秘的法师。”

    在学院里与汉克学者相处,康德印象里这只是一个水平极高的学者,但在平常,却也根本没有半点预料,他实际上竟然是个法师。

    汉克学者则是轻笑道:“虽然我是学院的资深学者,但同样也是法师协会的荣誉法师。”

    “我不明白,这对我来说,就犹如两个世界。”

    康德摇头苦笑:“我很惊奇。”

    虽然他知道法师塔,也知道所谓的法师协会。

    但实际上,这只是各种文献中的记载。

    真实处于雄狮城堡旁边的法师塔,对于康德来说等于禁地,哪怕是身为公爵幼子的他,也没有资格进入其中,连深入了解都不可能。

    这也是为什么,他转而选择了学院的缘故。

    “法师协会对于法师的选择是很严格的,这不是秘密。”

    汉克学者听出了康德话里的失落。

    微微沉吟,他还是安慰道:“虽然法师们掌握了超凡力量,但这都是常年的研究与实验才能拥有,而想要变成强者,最少的时间也需要30年。”

    “30年,这代价可真大。”

    康德苦笑,虽然对超凡力量有所垂涎,可这个代价真的不是他能承受的。

    何况拥有金指。

    他也未必差的了那些超凡力量。

    就如同中还在举着的这面旗帜,随着战事的僵持,越来越多的豺狼人被长柄镰刀和长矛戳死,那红色的底越发鲜艳,金色的狮子也越发雄伟。

    “轰隆隆隆隆隆——”

    但战场上,隐约的雷鸣声却在传递。

    正处于中间压阵,指挥部族厮杀的豺狼人酋长,闪着暴虐的眸子中也多了几分惊愕。

    不仅是它,后方的豺狼人同样都抬起头。

    这雷鸣的声音越来越大,可是天上的星光璀璨,根本没有半点乌云,让所有的豺狼人都很疑惑,这几乎都要响彻耳边的滚滚雷鸣,到底来自哪。

    “嗷——”

    有豺狼人在惊恐的嚎叫,这是它们原始的语言。

    而所有在后方的豺狼人都开始骚动,乃至是前方还在嘶吼着,两眼通红的朝着人类部队厮杀的豺狼人,都开始后撤,眼里的狰狞和残暴在消退。

    正在扩散的敬畏与恐惧,逐渐出现在这些豺狼人的眸子里。

    它们发现了声音的来源。

    50名重骑兵般的扈从骑士,已经挺起长枪,排山倒海般的压过来!

    “是霍布森骑士。”

    汉克学者苍老的脸上,这时候也多了几分轻松。

    微微笑着,他扭头看着康德,举起杖道:“既然计划在进行,康德男爵,稍后我会释放一个2级法术,接下来就需要你的了。”

    “当然。”康德点头。

    这本就是计划好的,只是没有汉克学者释放法术。

    但毫无疑问,正是汉克学者释放的法术,才让康德的这些低级兵种,在面对凶残狂暴,数量极多的豺狼人部队的时候,成功的抵住它们的进攻,从而让战况有了转。

    “毒液飞沫。”

    杖向前举起,汉克学者眼中微微闪烁。

    某种神秘的联系被沟通,一股土黄色的光芒旋即凝聚,化为绿色的液体,随着汉克学者的意念,划过街道中还在艰难抵抗的斯瓦迪亚步兵,重重的砸在那群豺狼人当中,四散飞溅!

    “嗤嗤嗤嗤嗤嗤——”

    “嗷吼——嗷嗷嗷——”

    绿色的液体沾染在豺狼人的身躯上,瞬息间出现强烈的腐蚀性。

    烟雾升腾,浓郁的恶臭味在弥漫,这是绿色液体和皮毛血肉发生化学反应而出现的腐蚀效果,让那些被液体沾染到的豺狼人发出凄厉的惨嚎。

    可是这惨嚎却没有持续太长时间。

    数秒钟后,带着强烈腐蚀性的液体就贯穿了沾染的肌肤皮毛,乃至是整个血管,哪怕是豺狼人的生命力顽强,也痛苦的咳着鲜血跪倒在地上,抽搐间彻底没了生息。

    顿时就在那密密麻麻的豺狼人部队中,清空了十几米范围内的狼人。

    “康德男爵,不要犹豫。”

    汉克学者伸拍了康德的背部,沉声道:“这是好会,不要浪费。”

    “好。”康德瞬间回过神来。

    他中高举着,直接拔出腰间的短剑,冲着前面大声呐喊道:“斯瓦迪亚的勇士们,向前推进,杀敌!”

    “杀敌!”

    所剩无几的斯瓦迪亚新兵在怒吼。

    伤亡惨重的农民同样相应,高高举着长柄镰刀疯狂的向前迈进。

    一股勇气在他们心中迸发。

    就算是屋顶上,早已经举着格斗锄与扇形盾,和豺狼人拼在一处的民兵们,也愤怒的大吼着,因同伴的阵亡而爆发出强烈的恨意。

    已经不到100人的部队,就如完全忘却的了死亡。

    就在康德的命令中,嘶吼着举着武器向前,竟然硬生生的将那些冲入街道的豺狼人,打的溃不成军,甚至是将这些面带恐惧的原始种族,杀的产生了溃逃!

    特效同时发动:

    特效3敌军将更容易因胆怯而溃散。

    特效4战场阵亡敌人将额外提升己方士气。

    当士气上涨。

    当战况处于优势。

    就算是懦夫都能变成嗷嗷叫的屠夫!

    就算是普通的农民,都变成了敢于争锋向前的斯瓦迪亚战士!

    “斯瓦迪亚万岁!”

    “康德大人万岁!”

    8名仅存的斯瓦迪亚新兵举着短柄斧。

    19名仅存的民兵挥动着格斗锄。

    还有残余的53名农民们,也在举着长柄镰刀劈砍。

    他们就仿佛是疯了,恶狠狠的向前扑去,直直的将街道口的豺狼人全部干掉,哪怕是损失自己,也要将这些豺狼人全部给杀出自己的村庄去。

    “嗷吼——”

    身披锁子甲的豺狼人酋长在发出愤怒的嚎叫。

    可是原本权威极重的它,现在却根本无法约束那些已经动摇,甚至朝着全部军队都在蔓延的恐慌,部队开始出现溃逃。

    最显著的,就是前线与人类部队接触的部分,已经被杀的开始向后退避。

    还有侧面。

    数百名豺狼人惊恐的瞪大了眼睛,正在恐慌的瞪着前方百米外,乌压压的一群重骑兵正在冲锋,而目标就是它们。

    黑夜中,扬起的沙尘似乎要遮蔽天空。

    马蹄重重的敲打地面,强烈的震动和雷鸣般的声响,让这些豺狼人几乎站不住脚。

    十年前,关于人类重骑兵的恐惧涌上它们心头。

    大量的溃散开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