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4章.火与血中的杀戮
    夜色宁静清冷。

    那伦沙漠的沙丘间,法提斯正快步牵着自己的战马,来到北侧方位。

    身后17名沙漠强盗精锐,以及那名新招募的沙漠强盗,则同样默然牵着沙漠马,紧紧的跟在他的身后,只是眸子中带着浓烈而疯狂的杀意。

    以19骑直突敌人中心,瞬息斩首,无疑是疯狂之举。

    运气好任务完成,皆大欢喜。

    若是运气不好,非但任务完成不了,连他们都要陷入其中。

    可他们也不在乎。

    法提斯的眼睛看向夜空,原本璀璨的群星开始黯淡,皎洁的月亮也逐渐隐去身形,只有凝重的黑暗如墨般笼罩天际,似是要强行阻挡黎明的奖励。

    “那束光终究会刺穿一切黑暗。”

    轻轻开口,法提斯想到了在苏诺时,那些吟游诗人口中的诗歌。

    心脏跳动加快,而他则紧紧咬牙,利索的翻身上马。

    “到我们了。”

    法提斯沉声开口,一抖缰绳策马向前。

    身后,18个早已经熟悉沙漠突袭作战的骑兵,也如他般干脆利索的翻身上马,举着中的长矛,踢动马腹紧跟其后。

    马蹄声渐起,但敲在柔软的沙层上,却只能陷出浅坑,传不出太远。

    他们的速度自然也不快。

    最适应沙漠的骑乘工具是骆驼,马匹还是更擅长平原地区。

    不过就目前展开突袭,这些战马依旧能发挥出平日里7成的速度,毕竟沙层也能承受战马的重量,并非是一陷到底的流沙。

    下了沙丘,马蹄铁敲在平坦的沙地上,让战马速度更快。

    这里的沙层已经被豺狼人踩的实了。

    “开始了。”

    康德深深吸了口气,拳头紧握。

    站在沙丘顶端,他眸子紧盯着西侧的沙丘方向,当发觉有十几个黑点出现,正用远超步行前进的速度朝着豺狼人部落前进时,脸上的平静被凝重代替。

    一切都在按照预定的战术方案进行。

    同样,一切都很顺利。

    但现在可不是值得松懈的时候,康德扭头看着身后早已准备就绪的士兵们,沉声道:“所有人注意,准备进攻。”

    “遵命。”齐声应答在这沙丘处响起。

    这些斯瓦迪亚的士兵们脸色凝重,一个个狂热亢奋的看着站在沙丘上的康德,就仿佛面临的不是一场惨烈的战役,而是值得夸耀的比武大会。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每个人都懂得这个浅显的道理,没有半分犹豫,只有慷慨赴死的决然。

    斯瓦迪亚王国从不缺少勇士。

    而就在西侧,法提斯带着18名骑兵策马狂奔,已经冲入豺狼人部落。

    就仿佛呼啸的狂风。

    中紧握缰绳策马狂奔,一顶顶简陋肮脏的帐篷在身旁飞速掠过,法提斯他们也根本毫不在乎,反而是抽出身上的两个水囊,用嘴咬开小口,朝着两侧的帐篷上使劲泼洒。

    夜色虽然昏暗,但星光和月光照耀下,也勉强看得出是褐色的液体。

    随着他们直线突袭,将两侧的帐篷都仿佛淋了雨水。

    但就在最后面的两个沙漠强盗精锐,却直接伸在自己怀里抽出两个小桶状的物体,撕开封堵的亚麻布,丝丝红亮竟然出现在其中。

    是加填着木炭的储火罐。

    他们两人神色不变,中的干瘪的水囊随扔下,而这储火罐也旋即扔到身后。

    木炭洒落,接触之前水囊泼洒过的帐篷,与那褐色的液体结合,原本黯淡的红亮火炭,竟然瞬息间爆出少许明火,接触周围更多的褐色液体,化为一团越来越大的火球。

    那水囊里装的才不是什么泉水,而是之前康德购买的油!

    “呼呼呼呼呼呼——”

    褐色的油被点燃,混着破烂亚麻布制成的帐篷,短短数秒钟之内就化为一团火球。

    而且这火球朝着两侧的帐篷蔓延,呼呼燃烧着越来越烈!

    沙漠里本就干燥没有半点水气,这些帐篷乱糟糟的聚集在一起,在规划上也没有明确的放火概念,随着那些油泼洒的线路,大火升腾。

    “嗷吼——”

    这时候,才终于有睡眼稀松的豺狼人探出头来。

    不明所以的看着远处燃烧的大火,以及同样因火冲出帐篷,浑身都烧焦了的同伴。

    它们的脑袋,还想不到这大火究竟如何而来。

    可是也有经历过之前夜袭战役的豺狼人,脸色惶恐的在帐篷里扒拉出自己的狼牙棒,绿色的眸子里闪烁的不是凶残,而是极度的恐惧。

    因为它们同样看到了,正在继续冲往部落最中心去的骑兵。

    是法提斯。

    还有那18名来自萨兰德沙漠的凶残匪徒!

    胯下战马的速度越发快起来,面前的帐篷都已经不绕开,重重的用马蹄踩踏过去,将里面还在睡觉的豺狼人生生的踩踏而过。

    法提斯抬头,那顶较大的帐篷,已经就在面前不足百米的位置。

    只是面前却挡了接近四五十个豺狼人,正举起中的狼牙棒,企图用自己的身体捍卫那个大帐篷的安全。

    “为了康德领主,杀!”

    法提斯狠踢马腹,中长剑毫不留情的劈砍而过。

    鲜血飞溅。

    数个豺狼人被生生撞飞,两个豺狼人的脑袋都被长剑砍断。

    身后长矛挺立,18名沙漠强盗呼啸跟进,锋利的矛头直接刺穿豺狼人的胸膛,就仿佛是串葫芦,将那一个个豺狼人钉在一起。

    本就已经拼命的他们,根本不在乎挥来的狼牙棒。

    完全是以伤换命!

    而他们就在这疯狂的突进中,完全接近了那大帐篷,甚至都已经看到慌慌张张,在大帐篷内掀开逃出来,正持法杖的豺狼人萨满。

    “嗷——”

    豺狼人萨满已经年级颇大,浑身的毛发都从灰色变为白色。

    微微佝偻着腰,拄着拐杖看着那燃烧的帐篷,已经将整个西侧部落全部化为火海,无数的豺狼人正在疯狂的惨嚎和奔逃,顿时发出愤怒的嚎叫:“人类!”

    它说的是字正腔圆的人类通用语。

    “杀!”

    但法提斯和那些沙漠强盗,却根本没有半点交流的意思。

    中的长剑挥砍,凸缘锤猛砸,将面前阻碍他们的豺狼人干掉,哪怕是拼着有3个沙漠强盗精锐被狼牙棒砸死在地上,也依旧在朝着那个豺狼人萨满突进。

    他们的任务本就是干掉这个部落的头领。

    也就是这个豺狼人萨满。

    “我会把你们的骨头全部抽出来,挂在我的身上当装饰!”

    苍老的豺狼人萨满两眼中满是疯狂,智慧远超寻常豺狼人的它怎么会察觉不到,自己的部落正在被人类部队进攻?

    “让祖先的嗜血笼罩你们的心灵,干掉这些人类骑兵!”

    它抓出一把花花绿绿的粉料朝着周围的豺狼人撒去,中的法杖举起怒吼道:“嗜血术!”

    “吼——”

    周围的豺狼人被粉料沾染,两眼瞬间变得通红。

    可还没等这些豺狼人扑上去,依旧在朝着这本策马突进的沙漠强盗们,中就多了他们早已经准备好的制式装备——短标枪。

    “嗖嗖嗖嗖嗖嗖——”

    短标枪随着那投掷的力道,呼啸着撕裂空气。

    而那个本就年老的豺狼人萨满察觉,想要朝着旁边逃去也已经晚了。

    这个世界上标枪、飞斧等投掷武器本就极少,现在面对沙漠强盗精锐,精准而又极具杀伤力的标枪投掷,也根本躲不开。

    “吼——不,我强大的力量…”

    4根短标枪深深的刺入豺狼人萨满身体内。

    这个苍老的萨满嘶吼,拄着自己的法杖却歪歪扭扭的倒下去。

    在它的智慧中,自己作为强大的超凡施法者,根本就不可能会这么轻易的死去,何况周围还有那些已经施法嗜血术,极度狂躁和悍不畏死的豺狼人战士。

    “我们走!”

    法提斯看着那个豺狼人萨满倒下,立刻勒动马缰绳。

    中的长剑重重的劈死一个两眼赤红的豺狼人,策动胯下战马继续向前冲撞,因为按照原定计划,他们本就不会重新回到西面,而是硬生生的穿插整个豺狼人部落,朝着东边的方向前进,那里是康德带领部队进攻的地方。

    而现在,康德已经带领部队发起进攻。

    漫天的箭雨,密集的笼罩了东侧的帐篷,和那些慌乱逃出来的豺狼人头顶。

    ps:厚颜无耻求个推荐票。大家如果有推荐票,那就都给我吧,今天晚上还有1更...

    ps:感谢“闷罐子雨花漾”亲打赏的1600起点币~感谢“懒懒的应龙”亲打赏的1600起点币~感谢“幻想异次元星”亲打赏的100起点币~感谢“墨蓝星夜”亲打赏的100起点币~感谢“尘封独忆”亲打赏的100起点币~感谢“道长不捉鬼”亲打赏的1000起点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