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章.所向披靡的冲锋
    打理整洁的毛发,强壮魁梧的身躯,炯炯有神的眼睛,还有那粗壮有力的双臂,这都是曼海姆海岸,组建了灰鬃王国的那些高等豺狼人的特征。

    这是文明人,开化种族,懂得廉耻和礼仪的特征。

    而康德的眼睛就告诉他真相。

    曾经还处于不知何处,不清楚位置,不明白什么时候会到来的灰鬃王国的势力,已经将触手蔓延到那伦沙漠的南侧,小心翼翼的探寻到了这里。

    “该死的。”

    康德微微眯眼,低头轻声咒骂一句。

    那十几个崭新的帐篷,已经足以代表,危机重新来袭。

    哪怕没有阿塞奇这个商人,依照所获得的地图与路线图,它们也成功的到达此地,并且联系上之前被击溃的豺狼人,重新在此处安家,成立了前哨基地的雏形。

    甚至再仔细想想,康德能肯定,等真正的远征部队到达,就是进攻岗哨绿洲的时刻。

    “领主大人。”

    身侧的萨兰德骑手开口,语气沉重道:“需要做好战斗准备吗?”

    “需要。”康德眸子阴沉:“我是说,立刻。”

    “明白。”身后等待的轻骑兵们默然点头,纷纷收拾好自己的武器,整理着身上的甲胄,继续等待来自康德的命令,握紧长矛和弯刀,他们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

    杀戮必将继续,这是争夺生存权的战争。

    康德不会放任灰鬃王国占领岗哨绿洲,继而进攻雄狮公国。

    不是身为雄狮公国贵族阶级,那伦沙漠男爵的责任。

    更不是为了自己的父亲,雄狮大公卡梅隆的亲情。

    这是为了自己。

    失去岗哨绿洲就等于失去那伦沙漠,失去那伦沙漠就等于失去封地,失去封地就等于失去贵族头衔,而失去贵族头衔,则代表他的生命,已经到了尽头。

    绞架终究会出现在康德眼前。

    那些在雄狮公国内部,一直用愤恨目光看着他的贵族势力,会亲手将绞绳放在康德的脖颈上,然后拉下落门,任由因窒息而死亡的尸体,如钟摆般摇晃。

    康德脸色恢复平静,但眸子里却带着无比的阴霾。

    这就是失去岗哨绿洲的后果。

    “必不可能。”

    胸膛起伏,康德伸手拿起套在特制长袋中的旗帜。

    扭头看着身后已经准备就绪,脸色漠然中带着亢奋的萨兰德轻骑兵们,他沉声道:“来吧我的骑兵们,让我们的这些朋友知道,谁才是那伦沙漠真正的…主人!”

    天鹅绒制成的旗帜抽出,红底的金狮子瞬间开始迎风飘扬。

    ,发动!

    “全员冲锋!”

    康德单手猛震缰绳,吼着率先向前。

    “冲锋!”

    而就在他的身后,20名萨兰德骑手,25名沙漠强盗精锐,同样吼着猛震缰绳,笔直的长矛夹在腋下,随着胯下战马奔驰,迅速越过康德,成锥形将他保护在中间。

    锥形阵,冷兵器时代骑兵最著名的阵型。

    就如同锋矢,亦如同长锥。

    全身披甲的20名萨兰德骑手为锋锐,手持长矛的25名沙漠强盗精锐为主力。

    没有当初步兵们缓慢的移动速度,就是以全骑兵部队凶猛的扑下沙丘,以锋锐刺入敌人的躯体,将那些如狂暴奔流的骑兵,彻底撕碎敌人一切企图抵抗的想法。

    将敌人在尚未反应前,生生冲垮!

    “轰隆隆隆隆隆——”

    滚雷声不绝于耳,在这干旱少雨的沙漠中尤为突兀。

    那些习惯了曼海姆海岸温润气候的高等豺狼人走出帐篷,惊喜的抬头看着天上,但预料中浓郁的乌云和滚滚雷鸣,以及瓢泼大雨并未出现。

    这让来到那伦沙漠南部,因为高温和荒芜都快逼疯了的它们极为愕然。

    “不是暴雨?”

    有高等豺狼人用它们的语言询问。

    但回答的却都是随行同伴的愕然和疑惑,以及面对高温的极度焦虑。

    它们没看到旁边那些破烂帐篷处,本就看不起的低等豺狼人脸上出现的惊恐和畏惧,以它们高等的身份,也压根不会注意自己这些还未开化的种族同胞,已经变得极为惶恐不安。

    脚下传来震动感,而且越来越大。

    滚滚雷鸣在耳中同样越来越清晰。

    甚至让它们下意识的想起了星辰海上出现暴风雨时,那连绵不绝的闷雷。

    可惜,当蜥蜴人的私掠船,以及精灵议会的海上缉私船越来越严格,本就没有多少海外贸易和港口的灰鬃王国,已经基本失去了自行出海的可能,再也无法见识到星辰海中,那让无数船长和海员们畏惧的暴风雨,来自暴风君主这位神祇的无上威能。

    “嗷吼——”

    低等豺狼人们惊慌失措的嚎叫声打断了它们的沉思。

    这些高等豺狼人疑惑的扭头。

    脚下的震动越来越烈,耳边传来的声音越来越响,乃至是让它们都感觉到不对劲,愕然的扭头看着沙丘上正冲下来的数十个身影,原本还茫然的眸子瞬间缩起。

    它们终于反应过来,这滚滚雷鸣,究竟是什么。

    人族的骑兵!

    曼海姆海岸上极为稀少的兵种。

    唯一类似的或许是精灵族的月鹿弓骑兵,却从未如人类这般身披重甲,策马夹枪,就仿佛溃堤的洪水般冲过来,想着要将它们狠狠地碾碎成渣!

    “嗷吼,嗷吼!”

    耳边都是低等豺狼人惶恐的叫声,甚至还有豺狼人扭头就逃。

    它们已经失去了战下去的信心。

    这让还留在原地愕然不已的高等豺狼人回过神来,全部都脸色凝重的聚集起来,拿着自己的双手战斧,这沉重的武器紧握,底气也在心中足了起来。

    它们不是那些愚昧无知,尚未开化的低等豺狼人。

    看着人族骑兵的冲锋速度就知道,凭自己的两条腿根本逃不了多远。

    只能反击!

    凭它们魁梧强壮的身躯,曼海姆海岸最强的肉搏种族,手持双手战斧所向披靡的高等豺狼人战士,怎么可能会输给那些身材弱小的人类?

    哪怕是骑在成之为马的生物上,它们这些强壮的豺狼人战士,也只有狰狞而无惧色。

    正面对抗,它们还从未怕过谁!

    但是…

    那人类的骑兵越来越近,滚滚的闷雷声席卷脑海。

    脚下已经被踩踏的相当结实的沙地,已经将那隐隐的震动感,变得越来越强,甚至让它们的脚掌都感觉到了那股狂暴震荡的力量。

    这让它们心中不知为何,突然没了原本的底气。

    这30多个握着双手战斧,身披锁子甲和亚麻袍的豺狼人战士,心脏都跳的快了。

    变得口干舌燥。

    一股尿意也在小腹中凝聚。

    看着那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乃至是都看到了那手持红色旗帜的人类骑兵,这些高等豺狼人们只觉得自己羞耻的…变得怂了。

    但它们却改变不了什么。

    人类骑兵越来越快,那滚滚闷雷越来越响,震动越来越剧烈。

    接近3米的锋利的长矛越来越近。

    最终双方接触。

    那挺起的长矛率先刺中豺狼人的胸膛,看似坚固的锁子甲根本挡不住锋利的矛头,直接轻松洞穿在身后刺出,连带着那近乎无法抵御的惯性力量,继续刺入身后的高等豺狼人胸膛中,推动着它们不住地后退,却绝望的看着前方,根本无法反击。

    瞬间穿身而过的长矛同样带走了它们全身的力气,连原本在曼海姆海岸所向披靡的双手战斧都握不住,只能任由掉落在地上。

    马嘶声在它们耳边响起,这些豺狼人甚至能看到马背上的人类面孔。

    漠然,冷淡,以及眸子中根本不加掩饰的不屑。

    因为它们根本无法反击。

    因为它们的身体正在继续后退。

    因为它们所有人的胸膛都被长矛串起,被那些人类骑兵顶着,撞着,徒劳无助的后退,却根本没有半点力气反击,连武器都已经无力握紧,可耻的掉落在地上。

    “咔嚓…咔嚓咔嚓…”

    密集的脆响声出现。

    串着豺狼人的长矛将它们顶飞出数米,终于因为瞬间的惯性和力量,这些精制的军用长矛彻底宣布无法承担其中的作用力,咔嚓咔嚓的断裂。

    但骑手们早有准备。

    他们都是训练有素,最精锐的骑兵。

    毫不犹豫的舍弃断裂的长矛,策马撞飞串成一起的豺狼人,继续向后面的空旷地域冲去,并减缓速度,调转马头伸手抽出腰间的森然弯刀。

    再次的冲锋已经准备完毕,这些骑兵却勒紧缰绳,在原地站定。

    因为他们的冲锋…

    原本还聚集在一起的高等豺狼人,已经全灭。

    凄惨的倒在地上。

    断裂的长矛插在它们的胸膛位置,鲜血已经染红了沙地。

    没人能站立起来。

    也没人能存活下来。

    为首的那个高等豺狼人挣扎着扭头,用尽最后的力量看向那些拎着弯刀的人类骑兵,眸子里带着极度的惊惧和不敢置信。

    “这…就是人类的…骑兵吗…”

    它缓缓开口,但嗓子里涌出的鲜血却没办法让它说出一句话。

    可它脑海中却在恐惧。

    这和它们在星辰海上,或是曼海姆海岸的港口中遇到的人类水手根本不同。

    那些人类或许有些狡诈,但却并不强大。

    往来的商船上也没有这些骑在马上的战士,在接受豺狼人官员勒索的时候,只会陪着笑,哪怕是遇到豺狼人海盗,最多也只是挥舞着长剑反抗。

    绝对没有遇到过如此悍然,近乎无敌的冲锋。

    “不…不可能…”

    已经被矛头刺穿并破坏的心脏无法继续供血,让它的大脑开始窒息。

    两眼也已经失去视线,只能闷在沙地上。

    这很不舒服,但也不关它什么事情了,而最后的意识突然出现了一个念头,那就是灰鬃王国耗尽力量拼凑起来,将会在一个月后出发的远征部队,似乎要危险了。

    ps:今晚还有两更,说补上就补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