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6章.意料之中的失败
    我封臣的封臣,不是我的封臣。

    我附庸的附庸,不是我的附庸。

    这是流传自雄狮公国,乃至是整个人类诸国的真理。

    就如同现在的特瑞西。

    他是韦恩子爵的附庸骑士,只要没有对迪伦男爵做出明显的羞辱,或是直接出言不逊,那么他完全可以平静以待,哪怕是指桑骂槐。

    就算出了事,韦恩子爵也是他的后盾。

    迪伦男爵同样明白这个道理。

    微微眯眼,他冷哼道:“瑞特西骑士,记得你的采邑领地,应该在坚石隘口以东2天的路程,为了参加我举办的竞技大会,你还真是辛苦了呢。”

    “不辛苦,不辛苦。”特瑞西骑士笑着道:“我来就是为了拿第一的,我也要在韦恩子爵面前,证明我这个骑士,是最强的。”同时看了看周围那些面色不善的附庸骑士,笑着道:“当然,也不是很强,就是强了那么一点点。”

    这句话可毫没留情。

    直接就点出了坚石隘口没骑士能比的上他。

    迪伦男爵的脸色铁青,紧紧咬着后槽牙,呼吸都急促起来。

    周围那些观礼台上的商人与地主,都脸色不好看,却不敢多说些什么,毕竟贵族的事情,骑士还能掺和,他们这些所谓的名流绅士,可没有丝毫能参与的身份。

    但迪伦男爵的附庸骑士们却愤怒了。

    “狂妄的家伙!”

    “这里可不是你们韦恩子爵的罗格堡!”

    “有本事你下台去试试!”

    这些附庸骑士发出怒声,直接指着瑞特西瞪大了两眼,他们对距离坚石隘口很近,可实际上就是监视他们的这个瑞特西骑士,本就没有好感。

    如果瑞特西同意,这群家伙绝对会让他知道什么叫车轮战!

    有时候贵族不讲理起来完全没有规矩可言。

    康德就站在后面。

    马尼德和他在一起,并没有掺和进这场贵族之间的明争暗斗当中,只是静静的看着,内心中还有些无聊,只不过是狗咬狗罢了。

    但就在这时候,眼前视网膜上对话框闪烁。

    是很久都未见的临时任务。

    康德微愣。

    而就在面前,那位瑞特西骑士则轻笑着点头,就如同回应那些附庸骑士的挑战般,直接开口道:“好的,那么我就去竞技场上,等待各位。”

    这句话说完,瑞特西骑士看向迪伦男爵:“这真是盛情的邀请。”

    “呵呵。”

    迪伦男爵发出低声的冷笑,淡淡道:“竞技大会只要有能力,就算是乞丐也能参加,当然瑞特西骑士你也一样。”

    “拭目以待。”瑞特西骑士微微笑着,朝着观礼台的边缘走去。

    那些商人和地主们纷纷散开。

    而他就站在那城墙边,看着下面那一个个抬头,目瞪口呆看着他的民众们,扭头对着那些附庸骑士们道:“那么谁先来呢?我的时间不多,希望你们也快点去竞技场,让我赶紧赢得这场大会的冠军。”

    “你…”这些附庸骑士们大怒,还没将话说完。

    站在城墙边的特瑞西直接迈步跳下去,就如同自杀一样踏空摔落。

    “喔。”那些商人和地主们发出惊呼,底下的那些平民们也发出不敢置信的惊呼,随着某种“嘭”的闷响,瑞特西的声音在下面传来:“快点开始吧。”

    “他…”

    那些附庸骑士们都仿佛是见了鬼一般的瞪大眼睛。

    就算是那些大商人大地主们,都是颤颤的扭头看向迪伦男爵。

    作为坚石隘口的上流人物,他们既然能站在观礼台上,就代表地位不低,同样了解某些事情,比如就在骑士这个阶级当中,还有更加严格的分级。

    “大骑士。”迪伦男爵脸色铁青。

    就算没有去城墙边缘看,他也知道这7米的高度根本对那个已经掌握了少许超凡力量,身体素质极速提升的瑞特西,造不成丝毫威胁。

    这时候,康德则迈步向前。

    脸上带着真挚的表情,问道:“迪伦叔叔,这个特瑞西,看上去与您的关系并不是多么融洽?现在出现,真是没有丝毫礼仪。”

    “哼。”迪伦男爵冷哼道:“这是韦恩子爵那个老东西的附庸骑士。”

    说着,他的眉头皱起来,轻声道:“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成了大骑士,想必是韦恩子爵让人赐予了他超凡力量,真是下了本钱。”

    “迪伦叔叔,不如这样。”

    康德就如同一无所知,拍着胸脯道:“让我最强的护卫上去,试探那个家伙,如果有什么问题,在让您的骑士上,毕竟这个家伙得罪了迪伦叔叔您,在我看来就是应该让他知道什么叫做礼仪!”

    康德的建议让迪伦男爵微微眯眼,点头笑着道:“那就这样。”

    能让这个康德的人上去试探,正合他意。

    心里带着几分掌控一切的嘲讽,不过脸上却郑重的点头:“真是麻烦你了,小康德,你的帮助真让我感动。”

    “这可不麻烦!”康德笑的开心:“迪伦叔叔对我这么好,我怎么可能会有麻烦。”说着就扭头对马尼德道:“让那个家伙上,狠狠地教训这个什么瑞特西!”

    “明白。”马尼德恭敬的点头,然后退了下去。

    很快就在底下的竞技场上,那名萨兰德骑手走出。

    瑞特西同样一身训练服,手中那些木盾和木剑,没有使用木矛,看到萨兰德骑手走出来,脸上带着几分嘲讽的笑意:“没见过你,新加入迪伦男爵的附庸骑士?”

    “康德大人的护卫。”萨兰德骑手冷漠的回应一声。

    特瑞西微微挑眉,抬头看向观礼台,康德那稚嫩的面孔印入他的眼帘,若有所思的点头:“喔喔喔,康德男爵的护卫,没想到那位公主,留下的东西还有很多嘛,没想到就算是被放逐到那伦沙漠,都有人愿意追随。”

    “开始吧。”萨兰德骑手却根本没有半点废话。

    “好。”特瑞西点头。

    而就在那仆人挥动旗帜,这场比赛战斗开始。

    萨兰德骑手已经谨慎的没有选择抢先进攻。

    “可笑。”特瑞西轻蔑摇头,快步向前,挺起手中的木盾,而木剑则稍稍举起,看上去整个人就相当干练,不亚于当初带来50名扈从骑士帮助康德的霍布森骑士。

    都是经历过实战的精锐。

    萨兰德骑手怡然不惧,紧握手中木矛。

    这种武器沉重,是实心木头制成,不亚于他所使用的铁矛。

    两人接近。

    “嘭。”萨兰德骑手迅速刺出木矛,而瑞特西却将木盾抬起,就如同刚才他使用这招格挡岔开附庸骑士刺击那样,微微侧身,就让木矛滑开。

    瑞特西向前,口中还笑着道:“技术不赖嘛。”

    “哼。”萨兰德骑手冷哼。

    没有惊慌失措,反而是异常冷静。

    毫不留情的松手放开木矛,手中的木剑抽出,不过这次却不是剑柄,而是整个自下而上的挥砍,刚好接触瑞特西的身前。

    “可以。”迪伦男爵在城墙上面带赞叹。

    就凭这果断的招式和这反应速度,的确称得上是精锐骑士。

    “好强。”连那些附庸骑士们都暗自惊叹。

    现在看来。

    他们一群人,能抵得上这个最强护卫的,还真没有几个。

    “上挑?唔,这战技很标准。”瑞特西也点头,伸手用盾牌挡住那记自下而上的挥砍,并给出专业的学名,同时后退了两步道:“基本功很扎实,而且果断,你应该上过战场,而且杀过不少人吧。”

    “唔——”周围的平民们都听的清楚,顿时发出惊呼声。

    萨兰德骑手依旧冷漠:“继续。”

    “可就算是这样,敌不过我的。”瑞特西轻笑,眼里出现少许红色的光芒,微微躬身,轻声道:“你的骑士导师没有告诉过你,就算是骑士的技术再怎么强,也无法敌对一名掌握了超凡力量的大骑士吗?”

    “呼呼呼——”隐隐的烈焰瞬间在他的身周爆出。

    瑞特西的身形极速向前。

    速度比刚才快了岂止是一倍,这种变化让那名萨兰德骑手都来不及做出太大的反应,只能深吸一口气,下意识的将木剑横在自己的胸前。

    而瑞特西已经挺盾出现在他的面前。

    隐隐热浪席卷。

    “下去吧!”瑞特西的声音在萨兰德骑手面前出现。

    “呃,”萨兰德骑手瞪大眸子。

    他没看到这个骑士怎么接近自己的,但却看到那盾牌则如同巴掌般重重的撞在他的胸前木剑上,随着“咔吧”的一声脆响,这个萨兰德骑手的胸膛微微凹陷,整个人就如同被一股大力推出去那样,连飞三四米,直接摔在地上,好一会才爬起来,口鼻中都咳出几口鲜血。

    显然内腹受了不小的冲击。

    底下的平民们鸦雀无声,就如同刚才那样。

    观礼台上同样如此。

    “谢谢。”萨兰德骑手咳嗽完,支撑着身子站起来,对瑞特西点头道:“我输了。”说完也不等待,直接就扔掉断裂的木剑,朝着城墙处走去。

    他知道这个瑞特西骑士留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