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8章.暗中迫近的试探
    “不像是间谍。 (w   .  . )”罗尔夫下了结论:“他太嫩了。”

    “确定?”康德问道。

    “嗯哼。”罗尔夫耸肩,肯定的道:“当然,康德大人,这家伙起马尼德来说,像是个单纯而又莽撞的小孩子,如果两人玩些商人的诡异花招,我敢肯定,马尼德那个家伙能把他耍的团团转。”

    马尼德可是卡拉迪亚大陆久负盛名的商人新星,虽然才20多岁,但高超的商业手腕可丝毫不弱那些50多岁的老家伙。

    如果不是遭遇了不可抗拒的抢劫行为,估计他也不会阴沟里翻船。

    “的确很稚嫩。”

    康德对他的结论表示赞同。

    这在审讯体现的出来,这个叫做博格的年轻人真的很单纯。

    近乎傻的可爱。

    没有多少话把自己的身份说的明明白白。

    而且最关键的。

    康德可不相信,在这冷兵器时代,还能有什么心理训练。

    微微伸手,敲着桌面,康德示意看守可以将那个满头大汗,显然精神状态极度紧张的博格重新压回去,吩咐道:“让他先冷静冷静。”

    看守点头,一左一右,架起博格回到牢房。

    这家伙吓得都不能自己走路了。

    “呵,这是年轻人,傻的可爱,啥都不懂,除了自以为一腔热血的激情,真到了事情怂了。”罗尔夫面带嘲讽。

    不过看到旁边年纪还稚嫩的康德,罗尔夫眼角抽搐,察觉到自己似乎是说错了话,连忙补救的说道:“当然,康德大人,我没有影射您的意思,咳咳,我的意思是…刚才这个博格…”

    “好了,谁都年轻过。”康德开口,坐在自己位置微微沉思。

    这个间谍的出现让他出现了危机感。

    食盐贸易的诱惑,算冒着生命危险也要让人选择铤而走险。

    毕竟康德当时在驿站,吩咐那些沙漠强盗们,告诉任何企图越过驿站这条线的间谍,只要接近岗哨绿洲,都会被杀死。

    但现在博格和他的商队还是来了。

    康德低估了这群人的贪婪。

    他可不相信,这个年轻人真的凭借一腔热血来到这。

    或许他真的想挽救自己的家族。

    可背后若是没有人推波助澜,康德更不相信,毕竟岗哨绿洲和坚石隘口的食盐贸易,可不是寻常人能知道的,算是知道迪伦男爵的商队贩卖精细白盐,但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这是来自岗哨绿洲出货的缘故。

    法提斯开口,对康德凝重道:“估计是某些人,想借用这个博格来试探您,康德大人,我认为应该谨慎处理。”

    “嗯。”康德点头,他同样是这样想的。

    不过在思绪转动间。

    康德微微抬头:“我们现在似乎已经发展到了某种瓶颈阶段。”

    “瓶颈?”法提斯3人看向他,眼里都带着疑惑。

    现在的“德瑞赫姆”城堡与“亚伦”村庄,仅能算是让康德有了占领此地的基础,算是有了掌控那伦沙漠的实力,至于到了巅峰瓶颈还称不。

    班达克和罗尔夫都知道,现在的实力还无法与雄狮公国抗衡。

    康德则是轻笑:“不是军事。”

    3人依旧疑惑。

    微微沉吟,康德扭头看着博格被拖出去的走廊处,开口问道:“你们认为,现在我们的实力,是否能深入雄狮公国,开辟新的战场?”

    “我们,不了解。”罗尔夫心直口快。

    “我打算安排人去东郡碰碰运气。”

    康德开口,沉声道:“这个博格是最好的探路石。”顿了顿,他的眸子里带了几分精芒:“那群家伙想让他来探寻岗哨绿洲的虚实,那么我给他们这个机会,反而还要借助博格的家族络,将势力延伸到雄狮公国内部。”

    “可这会有些危险,如果暴露,甚至会影响我们与坚石隘口的合作,毕竟现在的食盐贸易,坚石隘口不会容忍有第二个合作对象。”法提斯皱眉提出意见。

    康德对此点头:“这同样是我担忧的。”

    因为与坚石隘口的食盐贸易,迪伦男爵这个贪婪的家伙才能挡住别人。

    如果康德与其他人展开同样的食盐贸易。

    以迪伦男爵的性格,估计会出现过激的反应。

    虽然康德不会在乎所谓兵力的威胁,但若是迪伦男爵开放进出的峡谷,让大量间谍和其他暗探出现在那伦沙漠,也是麻烦事。

    少许沉吟过后,康德道:“我不打算以食盐作为主要贸易货品。”

    法提斯3人对商业不了解,因此沉默倾听。

    “我们的制糖作坊,已经能大量产出蜂蜜椰枣糖块,这是我考虑与博格家族合作的商品,不会有人想到我们。”

    康德深思熟虑过后开口:“而算是暴露,坚石隘口也不会有任何把柄,毕竟我们合作的是糖块,而非食盐,双方都有充足的利益牵扯,互相没有任何关联,因此迪伦男爵那个家伙,同样不会撕破脸和我们有明显的敌对状态。”

    “可双方的合作会出现缝隙。”班达克开口。

    但旁边的罗尔夫却嘲笑道:“你真天真,难道现在没有缝隙吗?”

    “罗尔夫说得对。”法提斯点头,出的赞同了罗尔夫的说法,同时抬头对康德道:“但如何避免坚石隘口,在前期发现我们与其他人合作,这是尤为注意的地方,我建议等马尼德回来后,再做商谈。”

    “嗯,是这样。”康德同意。

    对于罗尔夫的说法他同样赞同。

    岗哨绿洲与坚石隘口的关系本脆弱,能够合作完全是因为利益牵扯。

    是岗哨绿洲出产的精细白盐带来了合作的基础。

    这是极为贵重的奢侈调味品。

    当坚石隘口的迪伦男爵看到这白花花的小可爱时,自动代入了白花花的大银币,因此合作才能如此看似亲密无间,实际裂痕巨大,在双方有任何分歧或一方强势时,都会将对方狠狠地打压下去。

    康德每袋白盐才赚50枚大银币,而迪伦男爵却能赚250枚大银币。

    这利益合作如同钢丝。

    因双方都没有实力吞并对方而保持脆弱的和平。

    一旦康德强势,他将不满足于50枚大银币,甚至会深入雄狮公国,取回更多的利益,哪怕是不这样做,迪伦男爵同样会因康德的强大而防备忌惮。

    侧卧之榻岂容他人安睡?

    这是通俗的道理。

    何况对于康德掌握的盐矿,这位迪伦男爵可是一直都垂涎三尺。

    没人会嫌弃自己赚的太多。

    而彻底掌握盐矿,同样等于掌握了整座的银矿!

    他不会放弃这个能一飞冲天的想法。

    康德与法提斯3人详细商讨此事的可行性,虽然对商业都不算精通,可对于坚石隘口与东郡领的贵族们,还是能讨论这个计划是否能短时间内成功,以及对今后产生有益的影响,确保他们的发展得到另外的助力!

    正当他们商讨时,走廊外的看守却走过来。

    恭敬的行礼道:“大人,那个叫博格的家伙一直在吵闹着说要见您,并且说有秘密的情报想对您说,我觉得可能对您有用,所以汇报,是否将他带过来?”

    康德倒是微愣,但还是点头道:“再把他带过来。”

    “是。”看守下去,很快又把博格带过来。

    不过这次,博格身却穿戴着整齐的镣铐,都是生铁铸造,脖子、双手和双脚都被沉重的锁链与镣铐连成整体,走起路来都有些艰难。

    可他还是勉强抬头看着康德,直接双膝跪在地:“康德男爵,这次是北郡领的韦恩子爵派我来的,是他给我的如何穿过桑瓦亚山脉小道,以及如何来到岗哨绿洲的地图,我现在明白了,他想让我成为间谍,探查您的底细!”

    “唔,是这样。”康德眼眸光闪烁:“你的意思是,来自罗格堡的韦恩子爵,事实也涉入这件事情了?”他询问道:“如果你没有证据胡乱猜测,这可是污蔑贵族,法庭会判处你受到绞刑的。”

    “没错!绝对是韦恩子爵!”

    博格斩钉截铁的开口道:“我当时带着货物前往罗格堡,韦恩子爵的财政官接见了我,同时还对我说出了岗哨绿洲发现了盐矿,坚石隘口的迪伦男爵发了大财!”

    顿了顿,博格咬牙道:“为了挽救家族,我听信了这个财政官的话,甚至还受到了资助,得到了这批护卫,可来到这被您抓住我才明白,我是间谍和探路的弃子,这一切您审问我的那些护卫们能知道!”

    “还有这样的内情。”康德眯眼。

    法提斯3人也是微微沉默,面容略有凝重。

    这可是赤luo裸的试探!

    那位韦恩子爵虽然没有出现,但罗格堡的财政官完全可以代替他发布这项命令,而这位家族即将破产,极力想要挽救家族前途的博格,进入了他们的视线。

    康德扭头对罗尔夫道:“去审问那些护卫,把详情问清楚。”

    “明白。”罗尔夫狞笑,抽出自己后腰插着的马鞭转身离去。

    ://..///41/4150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