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5章.席卷大地的沙暴
    “咚——咚——咚——”

    青铜铸造的大钟被敲响,发出如临战时的紧急钟声。

    原本还在农业区及畜牧业区的农民们,已经开始朝着城堡内跑来,不过他们还没有忘记将牲畜们都带着进来,用以躲避恐怖的沙尘暴。

    他们然没有武力,但却不是傻瓜。

    能在卡拉迪亚大陆混乱的局势下活下来说明他们的头脑。

    如此诡异的天气气象,当狂风吹过来之前,不少人做好了准备,拉着自己饲养的骆驼和沙松鸡,以及马厩里的军用马,都朝着城墙内转移而去,等沙尘暴前期的狂风吹过来,早已经转移的差不多了。

    这些农民们都有时间将屋顶,用椰枣树树干制作的的引水渠道加以固定,同时截断水塔内的水流,避免引水渠道被大风吹垮。

    至于农田内刚刚抽芽的小麦和亚麻,则没有办法进行转移。

    还有椰枣树凝结着小果的棕榈叶,也被沙尘暴吹的肆意摇晃,如同要被吹的在树干整个撕扯下来那般恐怖。

    沙尘暴的威力,好沿岸的海啸,或是山区的山崩。

    若是处理不好,将会造成巨大的损失!

    可对于康德来说现在造成的损失足够巨大,估计等这场沙尘暴吹完之后,自己的农业区要被摧毁大半,又要重新再来了。

    “真是该死!”

    康德咬牙,勉强扫过那农业区的方向,可吹来的沙暴却遮挡了他的视线。

    到处都是尘土与砂砾,漫天都是。

    呼啸的狂风甚至开始席卷颗粒更大的砂砾,打在人的皮肤都发出微微的刺痛。

    这是真正沙尘暴在迫近的信号。

    距离已经非常近了。

    “康德大人,快进入执政厅躲避风沙吧!”

    法提斯安排完城墙的部队防守工作,也已经来到了执政厅的顶层。

    看着远处灰蒙蒙的天空,法提斯神色焦虑,对康德郑重道:“我曾经听说萨兰德沙漠会有恐怖的沙尘暴,但没想到,那伦沙漠同样会有。”

    “应该说沙漠都会有沙尘暴。”康德补充了一句。

    但还是跟着法提斯快速朝着执政厅内走去,暂且借助沉重的石堡躲避风沙。

    沙尘暴虽然恐怖,但也吹不毁石砌的城墙与碉堡。

    不过在执政厅这座石堡内部,女仆们也合力将窗户关闭,得益于军事构造,只需要将外部镶嵌有铁皮和铁钉的木板关,风沙彻底被阻隔在外面,半点也吹不到石堡里面,让他们在这享受到了片刻的宁静。

    “瞭望塔不会被大风摧毁吧?”

    康德坐在自己的位置,眉宇稍皱,还是显得忧心忡忡。

    大型瞭望塔可足足有40米。

    虽然这在平日是制高点,但在这沙尘暴,同样是被狂风与沙暴最先受力的点。

    法提斯在旁边安慰道:“不会的,康德大人,瞭望塔都是用石块整体砌成,厚度有半米,除非是地震,否则算是再大的狂风,也不可能将瞭望塔摧毁。”

    “希望如此。”康德轻叹。

    “不过,康德大人。”

    法提斯皱眉,有些疑惑的说道:“这场沙尘暴来的突然,很让人意外。”

    “嗯。”康德点头。

    按理说,沙尘暴的出现,也会有少许气象异常。

    如同大雨前太阳边的光晕。

    风暴前的压抑乌云。

    可是这场沙尘暴,非但没有丝毫异常情况,反而直接在凭空出现,着实是让他们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算目前没有人员伤亡,也很是意外。

    康德同样意外,因为根据他的记忆,那伦沙漠可从未出现过沙尘暴。

    学院的记载没有错过。

    这是数百年的历史记录,通通未有记载过那伦沙漠的沙尘暴现象。

    只是荒芜的明禁区。

    “这可真的…”

    康德微微沉吟,低头道:“意外。”

    但他旋即抬起头,脑想到了自己在学徒宿舍内,观摩那7名法师学徒进行魔法实验时所出现的意外,似乎是因此,某道金色流光窜出窗外,消失在天际间。

    而旋即不到十几分钟的时间后,这场沙尘暴开始了。

    “难道是这个原因?”

    康德咬牙。

    法提斯也察觉到康德似乎知道什么,不由得问道:“您发现了什么?康德大人。”

    康德心脏跳动,一股心悸让他呼吸都带着几分急促。

    侧耳听着窗外那呼啸的狂风。

    以及狂风那砂砾击打在铁皮窗户发出的细微声响。

    康德皱眉道:“我们的麻烦似乎要来了。”微微沉吟,他看着法提斯,沉声道:“等沙尘暴停息之后,立刻整编所有作战序列的部队,整座城堡保持高度警戒状态,发现任何异常情况,立刻向我汇报!”

    “明白!”法提斯立刻点头,但眸子依旧带着不解。

    “尤其是警戒沙漠深处。”

    康德没有开口解答的想法,这只是他的猜测。

    但算是猜测,他也不打算放松警惕,反而对法提斯叮嘱道:“告诉巡逻的骑兵们,如果遇到身穿黄金服饰,或从沙漠深处到来的人类,如果对方没有表达恶意,同样不要首先进行攻击,保持警惕的同时,一定要稳住对方。”

    “是的,我会吩咐下去。”

    法提斯郑重点头。

    “嗯。”嘱咐完以后,康德才稍稍松了口气。

    想到自己在桑瓦亚山脉,“亚伦”村庄下方的遗迹内所见到的神秘女人,内心的悸动更是加深了几分,甚至感觉自己或许真的挑动了什么不得了的关键节点。

    例如将这个太阳圆盘,让那7个只有扎实基本功的法师学徒进行魔法实验。

    不过在此时。

    视膜突然弹出系统的对话框。

    康德扫过视膜的对话框,眉宇微皱。

    “果然是这样。”他忍不住喃喃自语,真的是因为那场魔法实验,才最终导致了这场沙尘暴,在沙漠深处的出现。

    不过康德的眉头紧紧皱着。

    系统出的给予了特殊任务,而非主线和临时。

    扫过那丰厚的任务奖励,康德深深吸了口气,内心恢复平静。

    这的确是应该由他来承担后果。

    系统的任务名称说的不错,这是他的错误,如果不是自己贸然将太阳圆盘给予法师学徒们进行魔法实验,这一切真的不会发生。

    只是系统的任务不是那伦沙漠深处,而是“亚伦”村庄下的遗迹。

    让康德的眉头更是皱的紧密。

    系统这是若有所指。

    但只要等沙尘暴停息过后,康德打算亲自带队去看看,绝对不能让自己这座罗多克王国的村庄受到丝毫影响。

    如果山体内部的遗迹出现异常,哪怕是坍塌,都会影响山巅顶部的存在。

    等于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这场沙尘暴的持续时间却长了些。

    成片的烟暗笼罩那伦沙漠,算是沙尘暴都掩盖在这烟暗当。

    钟楼内,青铜钟被敲响。

    青铜钟总共想了八声,代表已经下午8点,这场从黄昏5点开始的沙尘暴,已经持续了接近3个小时。

    “领主大人,先用餐吧。”

    女仆们端晚餐。

    执政厅的地下室里有食物储备室。

    事实,整个城堡内的食物储备,绝大部分都处于执政厅的底部储备室里,为的是遇到危机时刻,城墙一旦被突破后,守军还能依靠执政厅的石堡进行绝地反击,将敌人拖到只能退兵的地步,或迎来援军里应外合击溃敌军,从而获得最终的胜利。

    不过算是现在,食物储备也能帮助康德他们解决食物的问题,毕竟大量的食物堆放在这,凭他们几十人可怎么都吃不完。

    当然,居民区的房子同样有地下室。

    那些平民们也会将少量的食物储藏在其,当做宵夜或零食,以及解决类似的问题。

    这是卡拉迪亚大陆留下来的习惯。

    颠沛流离,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遇到各项危险。

    因此都会在地下室或隐蔽处留下能活命的粮食,避免连活下来后逃生的粮食都没有。

    在这沙尘暴狂涌的时刻,执政厅无法分配食物。

    预先储存的食物派了用场,所有人依靠这些储备的食物,先煎熬几天,等沙尘暴停息过后,能重新获得执政厅的食物补给。

    所有人的表情都较为乐观。

    毕竟沙尘暴可不会持续太长时间,尤其是那些萨兰德人,对此更是习以为常。

    萨兰德沙漠的沙尘暴,最多也四五天。

    这还是规模最大的沙尘暴。

    但算是食物吃没了,执政厅内也能强行安排人来分配食物,只不过会有些危险,必须穿重甲后还要互相用绳子绑着,防止出现意外,毕竟这风速极高,如果没有点保险措施,仅凭狂风都能吹起体重较小的人,何况还有那在大风急速而过的砂砾和石子。

    经过狂风的加持,砂砾和石子能打的人身生疼。

    运气不好遇到飞起的木块,击脑袋,击晕了被沙尘暴活埋都有可能。

    不能大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