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4章.重骑冲锋的完胜
    康德没打算让步兵们参与接下来的侦查。

    因此对旁边还在等待的班达克叮嘱道:“你带领这些步兵们点燃篝火取暖,在这里设立临时营地,如果遇到危险,我会派骑兵来通知你们进行支援。”

    “是的,我明白了。”

    班达克郑重点头,同时对康德肃然的说道:“康德大人,请谨慎些。”

    “放心。”康德脸色平静。

    没有废话,立刻翻身上马,可还没前进,法师学徒们却拦住了他。

    为首的那名法师学徒急切道:“领主大人,我们能感知邪恶气息,或许还能感知那些魔化生物,如果可以,请带我们一同前进吧。”

    “开玩笑!”

    班达克则是紧紧皱眉,开口训斥道:“康德大人带骑兵前进,你们这些法师怎么能跟上,如果遇到敌人,你们连战马都不会骑,只能添乱!”

    法师学徒们能骑乘的就是温顺的旅行马。

    相较于听话,但性格暴虐的斯瓦迪亚披甲战马,绝对驾驭不住。

    他们的骑术非常差劲。

    这是班达克拒绝他们的理由。

    “我们的旅行马不是就在后面吗?我们躲在后面,帮忙感知那些魔化生物,如果遇到大量魔化生物想要偷袭,也能率先发现!”

    法师学徒们还在请求。

    康德皱眉。

    扭头看了眼后面,他们7人的旅行马被当做驮马,背上运着不少物资。

    这些物资都是给步兵们取暖的木炭和食物。

    不过听到法师学徒的自我推荐,说能感知到魔化生物,康德微微挑眉,对他们沉声问道:“能感知到魔化生物,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真的!”为首的法师学徒点头,速声道:“它们每次出现,都带着浓郁的地狱负能量,我们熟悉了它们的能量波动以后,就能模糊的感知到它们大致的情况,例如数量,距离,以及等级种类方面的情报。”

    经历了失败的魔法实验,他们已经不敢夸口除却自己能力以外的事情。【】

    康德对此了解。

    微微思考片刻,他直接挥手道:“跟上吧!”

    “明白!”法师学徒们立刻惊喜的行礼,然后朝着自己的旅行马跑去。

    解下物资扔在墙边,策马跟在康德众人后面。

    “我们走!”

    康德轻磕马腹,带队冲在前面。

    后方就是188名斯瓦迪亚重骑兵,以及7名骑着旅行马的法师学徒,继续深入古老隧道,任凭马蹄声敲打石板路,轰隆隆的声音犹如雷鸣般传出去数里。

    声势无可匹敌!

    古老通道的宽度足有10米,虽说对比平原来说较为狭窄。

    但依旧能尽情奔驰。

    就算是遇到了敌人,同样无所畏惧。

    狭小的古老通道笔直延伸,没有任何拐弯和棱角,几乎就是为了这些斯瓦迪亚重骑兵们所准备的通道,发起冲锋最好的战场!

    只要发动冲锋。

    锋利的长枪与强悍的战马将摧朽拉枯。

    就算魔化生物凶残可怖,但也要分面对谁。

    想要抵挡重骑兵集群的冲锋?

    或许想多了!

    它们只能依靠复杂的山势,才能存活下来。

    虽然对周围的领主而言是个巨大的威胁,可真正被屠戮的却是这些魔化生物,只要在领主领地内发现这些家伙的踪迹,绝对会在短时间内被处理掉,处理不掉,也会有专门的高级骑士前来处理。

    因此只能看到被屠戮和当做战利品的魔化生物,却看不到被摧毁的领地,或许有少量伐木场和采石场被摧毁,但对于领主们来说随时可以在建造起来。

    那些魔化生物,死了可就真的死了。

    康德带队极速推进。

    似是察觉到他们的气势汹汹,连魔化生物的踪迹都没见到。

    原本还随时提着长枪,暗自警戒的重骑兵们,心中没有松懈,反而出现了几分疑惑,更是警惕的看着前方的烟暗,不敢有丝毫大意。

    不寻常就代表异常,异常就代表危险。

    速度减缓。

    康德同样察觉到了这点。

    旁边的重骑兵后面,法师学徒正抱着旅行马的脖子,被颠簸的直喘粗气。

    显然这样激烈的奔驰让骑术不精的他们有些吃力。

    最后方的斯瓦迪亚重骑兵们冷眼旁观,没有帮忙的意思,对于他们来说,连旅行马都操控不了,就如同学生般的法师学徒们,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类似于近战骑兵,看不起远程弩手和弓箭手那样。

    不过法师学徒们没有在乎。

    他们同样不屑于和这些骑马的傻大兵有什么纠缠。

    反而是策马挤到前面,来到康德身侧,喘着粗气汇报道:“领主大人,我们感知到,前面大概300多米的距离外,有成群的魔化生物!”

    “做得好。”康德点头,眯眼看着前方寂静的烟暗,面色平静。

    果然不出他所料。

    如此寂静,近乎诡异,若是没有魔化生物埋伏才不可能。

    这是军人的第六感。

    现在法师学徒们的提醒,恰恰证明了他的猜测。

    拔出腰间细长的骑士剑,康德扭头,声音凝重道:“休整五分钟,五分钟后,开始准备作战,直接进入冲锋姿态,碾碎它们!”

    “是!”诸多斯瓦迪亚重骑兵们的回答干脆有力。

    可这五分钟的休整却没有浪费。

    借着火把的燃烧所释放的光亮,他们都在快速检查着自己身上的铠甲和武器装备,扶正了头盔,绑紧了铠甲外的亚麻长衫,一个个左手套着扇形盾,右手紧握2.5米的长枪,面容冷峻的看着前方的康德。

    短短五分钟结束,他们已经准备就绪,等待着自己领主的命令,时刻都能悍然催动胯下披甲战马,进入摧朽拉枯般狂暴的冲锋姿态当中。

    经过十数年的苦练和战场上的生死搏杀,这几乎成了他们的本能!

    “前进!”

    紧握骑士剑,康德策马在前。

    马蹄铁轻轻敲击石板路。

    古老通道内的声音随着慢慢加速的速度越发嘈杂。

    短短不到50米,所有斯瓦迪亚重骑兵都已经策马开始加速,那马蹄铁敲击石板的声响开始变得如滚滚雷鸣般在古老通道内回荡。

    连地下河那哗啦啦的流淌声都被彻底掩盖。

    同时还有古老通道深处烟暗中,那仿佛察觉到不妥而出现的低吼。

    魔化生物在埋伏。

    可短短300米的距离,斯瓦迪亚重骑兵们早已经进入全力冲锋的姿态,轰鸣的雷鸣在他们胯下战马的脚下发出,带着席卷一切的狂暴冲击,瞬间进入巅峰冲锋时刻,那锋利的长枪直接下垂,森然的枪尖,正对着离地小半米的位置。

    只要有敌人出现在这个位置,锋利而坚固的枪尖在惯性与力量的加持下,将会瞬间捅穿数只魔化生物那看似坚韧,实际上仍旧是血肉之躯的身体!

    而这不是开始,也不是唯一。

    就在这188名斯瓦迪亚重骑兵后面,法师学徒们举起了手中的法杖。

    “锐金刃!”

    随着低声轻吟几句,金色的光芒瞬间在法杖间绽放。

    并且将最前排的重骑兵所笼罩。

    甚至连烟暗都驱散了少许,能依稀看到在百米外那还闭着眼睛,正在埋伏的魔化生物,全部都呲牙咧嘴的站起来,睁开猩红的双目,疯狂的开始进攻。

    但这就是短短瞬间的景象。

    “为了斯瓦迪亚!”

    最前排的斯瓦迪亚重骑兵们发出怒吼。

    手中的长枪尖端,就在那锋利的枪头上,此时此刻已经染上了层淡淡的金芒。

    而他们似是没有察觉。

    只是当冲锋时,双方极速接近,并进行交错时。

    锋利的长枪就如同热餐刀切进了凉牛油当中,轻松的捅穿了那本应该坚韧的皮毛,撕裂了健硕的肌肉,直接在后背捅出,进而带着那冲锋的恐怖威势,继续狠狠的捅入后方的魔化生物体内,转瞬又是生生刺穿而过!

    连串接近3只魔化生物才最终因重量太足无法稳定,只能松手放弃长枪,反手拔出锋利的手半剑,自上而下的疯狂挥砍。

    “锐金刃!”

    但后方,金光瞬间重新出现。

    又有法师学徒举起手中的法杖,低吟几句使用出属于他的法术位。

    他们虽然没经历过实际战斗,可埃恩法斯帝国作为军事强国,对这些法师学徒们的军事训练可不少,否则也没办法凭常人部队抗衡其他种族。

    而法师学徒们如何在关键时间释放法术,更是训练时的重中之重!

    金光闪烁。

    最前方的战场上,近20名斯瓦迪亚重骑兵们手中,那还在挥砍的手半剑上顿时出现了淡淡的金光,当砍下去的瞬间,则轻松的割裂了那强硬的鳞片,甚至连脆弱的脊椎骨骼都要直接斩断,一击致命!

    马蹄声轰隆震荡,全身披甲到小腿,经过战场杀戮磨练的顶级战马,这些斯瓦迪亚披甲战马们毫不畏惧的向前大步奔跑,撞飞了任何挡在面前的魔化生物。

    那锋利的獠牙和爪子却根本无法对这些战马造成伤害。

    虽然有亚麻外罩被撕扯破烂。

    偶尔有链甲上紧密的锁环都被扯下来少部分。

    但战马们却没有伤亡,依旧向前狂暴的奔跑,连冲带撞的击垮面前的魔化生物,同时用自己全身的重量踩下去,将那些重伤的魔化生物,踩的如一堆烂泥!

    因冲锋而摇曳的火把在晃动,光亮从昏暗变得近乎烟暗。

    等充分结束。

    火把的燃烧变得稳定下来。

    光亮照出周围的景象。

    依旧是那深在地底的古老通道,以及尽头那恒古凝结下来的烟暗,却不见了魔化生物那猩红和绿油油的眸子,只有战马在打着响鼻,还有骑手们急促的呼吸声。

    外加身后,那一声声逐渐衰弱下去的惨嚎。

    完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