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8章.召唤雷电的恐怖
    “嗷——”

    痛苦的嚎叫出现。

    阿蒙怯克两腿重重的跪倒在地。

    脚后跟处鲜血淋漓,脚筋和韧带已经被彻底崩开!

    “机会!”

    班达克在后振奋,向前迈步,手的攻城弩扣动,将已经填装完毕的钢弩矢射出,同时速声对康德道:“大人,可以进攻了!”

    失去了移动能力,算是深渊恶魔都是砧板待宰的鱼肉。

    “等等。”

    康德面色肃穆,抬手示意不要轻举妄动。

    扭头看向法师们,沉声命令道:“使用召唤雷电,目标…”目光看向那两条鲜血淋漓的脚后跟,重声道:“我要你们,彻底碎掉它的两脚!”

    “明白。”法师们点头。

    这对他们而言很简单。

    法杖举起,玄奥的咒语念出,沟通本世界的规则。

    溶洞顶端的空间出现波动。

    “吼——”

    阿蒙怯克赫然抬头。

    经历过诸神之战的它,自然明白这是法术的力量。

    曾经的它或许可以无视这道法术,但如今它本虚弱,又接连破除封印,将自己曾经积攒的力量消耗大半,现在还遭到重创,根本无力抵挡!

    虽然说位恶魔的魔抗极高,近乎魔法免疫。

    但也分情况。

    失去力量,同样等于失去魔抗。

    现在的阿蒙怯克面对那在虚空狠狠劈下来的7道粗壮的雷霆,只能咬着牙,仗着自己强悍的恶魔之躯,来硬生生的抵抗!

    “轰轰轰轰轰轰轰——”

    7道雷霆似是在虚空雷界出现。

    带着最纯粹的狂暴力量和远超烈焰的灼热,重重的劈在了阿蒙怯克的两腿下方,劈在了那本鲜血淋漓,已经因韧带和脚筋被撕裂,而疼痛不已,完全没有了力气的脚后跟,血肉在以极短的时间内被烤熟变焦!

    “嗷——”

    凄厉的嚎叫再次出现在阿蒙怯克的口。

    它的眸子猛然瞪大。

    猩红的血丝遍布瞳孔,仿佛来自灵魂层次的痛楚,让它难以忍受!

    “好强大的破坏力。”

    班达克的眸子瞬间缩起。

    不仅是他,算是身后的罗多克军士,斯瓦迪亚骑士,罗多克狙击弩手,还有那些瑞斯顿游侠,全部都目瞪口呆的看着那7道雷霆在虚空出现,转瞬绽放,重重的劈在了阿蒙怯克的脚后跟。

    恐怖的雷霆之威完全能代表天威,那劈下的阵阵雷鸣如同暴风雨夜的怒雷,声声炸裂更是让所有人都心胆怯。

    每人能无惧这样的恐怖声响。

    可康德却极度冷静,哪怕是当他第一次看到这雷霆同样心震惊。

    “继续!”

    康德的声音非常沉稳。

    身后法师们心有灵犀,手法杖已经再次举起。

    “轰轰轰轰轰轰轰——”

    又是7道雷霆出现。

    划过虚空,带着那暴虐的纯粹破坏力,瞬间降临已经焦臭发烟的脚后跟。

    明亮的电闪雷鸣。

    等雷霆消散,丝丝电流还在两条小腿残留。

    而那白森森的骨骼,在发烟发焦的脚后跟的皮肉外刺出,整条小腿都已经鲜血淋漓,被雷电狂暴的破坏力席卷裂开,乃至是都蔓延到了膝盖的大腿。

    阿蒙怯克的惨嚎已经消失。

    整个人趴在地。

    微微颤动的身躯还弥漫着淡淡的烟烟。

    “不要停,继续!”

    康德眸子却没有丝毫怜悯。

    扭头看向已经停手的法师们,沉声呵斥道:“将你们全部的召唤雷电,全部使用出来,我的命令是,全部倾泻在这头深渊恶魔身!”

    “是!”法师们回应,法杖继续举起。

    道道粗壮如人类大腿的雷霆劈下。

    电闪雷鸣。

    聚集在一起甚至都出现了如电浆般的雷电在游走。

    阿蒙怯克整个人的脚后跟都被彻底劈断,白森森的骨头已经被雷电的温度打的焦烟,乃至是下半身烟烟都更是弥漫,恶魔的气息越发微弱下去,仿佛这一道道雷电劈在它的身,已经将它仅剩不多的恶魔之力,劈的彻底消散!

    作为埃恩法斯帝国的战斗法师们,他们不需要学会太多法术,只要学会那么几种,最典型,在战场发挥作用最大的法术,那足够了!

    例如召唤雷电。

    这恐怖的雷霆之威下,没有任何敌人能完好无损!

    1名法师的召唤雷霆,每天的法术位限制是5次。

    7人是35次。

    足足有35道雷霆劈下,产生的威力,将阿蒙怯克这头深渊恶魔的脚劈断真的没有半点问题,毕竟算是深渊恶魔,也有自己的弱点。

    例如常人般的眼睛和大脑,喉咙和心脏,脆弱的膝关节。

    以及四肢韧带和手脚筋!

    “它死了吗?它死了吗?”

    身后的士兵们惊讶的瞪大眼睛,看着躺在地一动不动的阿蒙怯克,那深渊恶魔近6米的庞大身躯依旧满是视觉的震撼。

    哪怕躺在地,如此狼狈。

    恶魔依旧是恶魔。

    “怎么样。”

    康德扭头,沉声对法师们询问:“那头深渊恶魔的状态怎么样。”

    “极为虚弱。”法师回答道:“可以派遣步兵过去看看。”

    “嗯。”康德点头。

    眸子里略有可惜,自然召唤法术已经消耗干净。

    石魔像全部被深渊恶魔阿蒙怯克干掉,散碎为最普通的石块,根本无法继续操控和驱使,探查的任务只能安排他的步兵。

    但战场有时候是如此残酷。

    不仅是对敌人,同样是对自己的士兵。

    康德向后,指着最前排的5名罗多克军士,面无表情的对他们命令道:“去看看那头恶魔,我要知道最准确的情报。”

    “明白。”

    5名罗多克军士点头,没有丝毫犹豫向前快步走去。

    他们服从命令。

    踩着遍地的碎石块,他们从城墙废墟进入地下城内。

    深渊恶魔阿蒙怯克仿佛真的晕倒。

    任凭军士们来到它的身边,同样一动不动。

    “安全!”

    军士向后汇报。

    “很好。”康德点头,迈步向前。

    可是当他差点踏步进入太阳圣纹处的时候,却停下了脚步,扭头对身后的班达克打了个眼色,用嘴型说道:“切开它的喉管。”

    班达克微愣,旋即明白过来,点头向前。

    日耳曼剑紧握。

    他整个人来到了阿蒙怯克埋在废墟的庞大头颅旁,两手抵住日耳曼剑,狠狠地顺着那脖颈的气管方向,重重的刺了进去,随着鲜血喷出,暗红色的血液直接飞溅,甚至还带着几分灼热的气息,喷了班达克一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