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9章.游侠的急救手段
    暗红色的恶魔之血仿佛有腐蚀性,灼热的白烟瞬间在班达克的躯干上出现,就算穿了链甲都无济于事,腐蚀掉了外部的亚麻罩袍,顺着链甲的缝隙,又腐蚀掉了内侧贴身的细亚麻内衣,接触到血肉,如烤肉般滋滋作响。

    “啊啊啊——”

    班达克瞬间发出闷哼,额头和脸颊的冷汗大量冒出。

    整个人脸上青筋爆起,面色都开始异样的涨红起来,混杂着大半个身躯都被飞溅了恶魔之血,滋滋的冒着白烟,整个人都仿佛要腐蚀掉那样。

    至于手中的日耳曼剑,拿捏不住落在地上。

    刺入喉管沾染了暗红色血液的剑身上,滋滋的白烟同样在冒起。

    显然那恶魔之血连精良的铁器都在腐蚀!

    “救他回来!”

    康德脸色肃穆,但临危不惧,快速朝着身后沉声发布命令:“去地下河打水来,撕开班达克的衣服,用清水快速清洗他的伤口!”

    用清水冲洗和稀释掉腐蚀性液体,这是处理这类事件最笨的方式。

    可康德别无选择。

    身后的军士快速向前。

    共同架起还在挣扎的班达克,与其他先进去的军士将其抬回来。

    身上的白烟还在冒着,焦臭味和血腥味混合,区区不到片刻,班达克身上已经鲜血淋漓,整个人都蜷缩抽搐,苍白的脸色,苍白的双唇。

    还有额头及脖颈处暴起的青筋。

    脸色近乎狰狞!

    “把衣服和链甲全部扒下来,速度快点!”

    康德吩咐。

    瑞文斯顿游侠掏出自己靴子上的匕首,直接割开腐蚀的破损的亚麻罩袍,里面颜色略深的链甲,竟然都随着暗红色恶魔之血变得发烟,滋滋的冒着细小的气泡,用力撕扯下,竟然将整个前身的链甲全部扯下来,露出里面血肉模糊的躯体。

    鲜血在流淌,但暗红色的血液形成了某种纹路,直接渗入躯体当中,整个腹部的皮肤都被腐蚀的糜烂,甚至随着抽搐间,还能看到同样受到腐蚀的肠子!

    “该死!”康德咬牙。

    “邪恶的能量真是浓郁,必须要先清洗!”

    瑞文斯顿游侠扭头对康德肃声道:“班达克大人的伤势很严重,我们必须做好…他要离开我们的心理准备。”

    “先抢救,你们来!”

    康德呼吸急促,对这些游侠们沉声吩咐。

    “是。”游侠们沉着点头。

    班达克是康德为数不多的将领。

    虽说是弩兵队长,但与罗多克王国的势力配合,几乎就是完美!

    康德绝对不愿意见到这位将领离开自己。

    而经过数天的相处,瑞文斯顿游侠们,与班达克的关系也极具增加,毕竟他在卡拉迪亚大陆就是有名的风流绅士,又对平民仁慈怜爱,个人魅力极强,让这些同样以守护家园和平民为己任的游侠们,相处类似知己。

    因此瑞文斯顿游侠们同样不愿意看到班达克的逝去。

    作为潘德大陆最险峻位置,以防御迷雾山脉野蛮人的瑞文斯顿王国的顶级射手,他们对少许伤势有自己的独特见解,最起码能处理和治疗。

    毕竟迷雾山脉的野蛮人萨满,同样掌握了少许上古遗留下来的魔法力量。

    虽然细微,但同样能造成威胁。

    所以瑞文斯顿游侠们对处理类似的伤势,很有经验。

    因此在这种时候,他们这些奋战在前线的精锐士兵,要比单纯了解法术,只能战斗的法师们更强些,起码法师们根本不懂手术,更别提治疗类的法术了。

    “水来了!”

    斯瓦迪亚骑士们提着十几桶清水快速过来。

    “很好。”负责处理伤势的3名游侠点头,接过来用亚麻布沾湿,快速擦拭和清理着那还冒着滋滋白烟的伤口。

    亚麻布迅速染红,甚至同样沾染了恶魔之血,滋滋的受到腐蚀遭到破坏。

    游侠将这块亚麻布扔到一旁。

    麻布很快腐蚀的就酥软破碎,恶魔之血就如同强硫酸那样恐怖!

    一块块麻布沾了水,仅能擦拭一下,就因为恶魔之血的沾染而腐蚀,只能换新的,不过效果还是有的,经过清水的稀释,虽然大片的腹部依旧血肉模糊,但恶魔之血已经不再腐蚀**和内脏,滋滋的白烟消失。

    至于班达克,早已经脸色发白,带着满头的冷汗晕了过去!

    这疼痛近乎刮骨疗伤。

    哪怕是他,都无法忍受这种痛楚!

    不过法师在旁边点头,脸色平缓道:“有效果,腐蚀在血肉中的负能量在快速下降,虽然还存留有少许,但不会继续强力腐蚀血肉了!”

    “很好。”

    康德伸手,探了探班达克的鼻前。

    还有微弱的鼻息。

    脸色稍稍平静,康德对还在用匕首与亚麻布清洗伤口的游侠们点头赞赏道:“多亏了你们,如果不是你们,我绝对要损失一员重要的将领了!”

    “我们只是竭尽所能。”游侠们谦虚的回应。

    清洗好伤口,班达克的腹部已经不见了当时近乎惨烈的腐蚀性伤口。

    不过游侠们还是对康德建议道:“在我们来看,现在最好将班达克大人快速送回村庄去,让杰姆斯大人进行外科手术和专业的疗养,否则单纯靠清洗伤口,是无法彻底解决班达克大人的伤势,如果拖得时间太晚,估计还会有伤口感染,乃至是并发症出现,依旧会导致不好预测的结果发生。”

    “那就立刻派人,将班达克运送回去!”

    康德点头。

    游侠们的提议是正确的。

    扭头看向那几匹跟在后面,用来运输物资的温顺驮马,便对7名斯瓦迪亚骑士吩咐道:“你们现在,立刻带着驮马,将班达克运回去救治!”

    “明白!”斯瓦迪亚骑士们点头,将暂时包扎好伤口的班达克小心的放在2匹驮马搭起的担架上,带队朝着古老通道离开,没有丝毫犹豫,现在本就是危急时刻,所有人都明白时间紧急,要尽快行动!

    “恶魔之血。”

    康德扭头看向旁边落在石块间的日耳曼剑。

    这是班达克的武器。

    现在却被腐蚀的发烟,整个木制的剑柄都已经被腐蚀的发烂脱落。

    “恶魔的血液里就涵盖着它们的力量,暴虐,疯狂,混乱,我们人类根本无法接触这种恶魔的力量,包括恶魔之血。”

    法师们面色严峻的讲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