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6章.法师的缓和余地
    法师异常恭敬的站在康德面前,低头拱腰,非常谦卑。

    对于数量如此众多的大骑士就在旁边虎视眈眈,他所谓身为法师的骄傲与自尊,实际上已经随着死掉的同伴们而飞到了不知道哪里去。

    卑躬屈膝而已,能活着就行。

    因此他打算对于康德的问题,只要知道,那就全部说出来。

    非常配合。

    对此康德满意点头。

    骑在自己的战马上,王者之剑已经重新归鞘。

    但身为上位者的气势,以及携胜利之威,却让这个法师额头冷汗不住的冒出,显然对康德和周围的大骑士,他的心里怕极了。

    法师近战,本就弱于大骑士。

    战场清扫完毕。

    斯瓦迪亚骑士们已经将尸体都摆放在一起。

    包括已经烧焦的两截,浓郁的血腥味混着焦臭味,弥漫在鼻息间非常难闻。

    法师扫过这些尸体,都是熟悉的身影,虽然认识的时间还不过区区一周,甚至还有些摩擦与仇怨,可这些家伙就这么变成尸体,被人如羊羔般的屠戮,还是让他心底出现了惶恐的悸动,扭头看向旁边。

    对于他不忍直视的模样,康德嘴角翘起微笑,伸手在怀里掏出手绢,捂住口鼻暂避尸臭,闷声闷气的问道:“他们是谁。”

    “他们他们”

    法师张了张嘴,想要回答,却哆嗦着嘴唇不知道怎么说。

    他才刚刚入伙。

    还只是暂时的为了利益而加入这个刺杀队伍罢了。

    至于这7名具有大骑士级别的袭击者,还有那2名顶级弓箭手,实际上他根本不认识,可这名法师抬头看着康德与周围大骑士们虎视眈眈的注视着他的模样,心中发颤,不认识这个词汇,怎么也说不出口。

    他说不出口,康德倒是没有意外。

    看模样就知道他们并非长期磨合的团队,反而更像是短期内拼接起来的队伍。

    “不认识?”

    康德依旧捂着口鼻问道。

    “是的。”法师咽了口吐沫,语调都在发颤。

    可猜测中的暴怒没出现。

    康德看着他继续问道:“我曾经在雄狮公国法师塔不远的学院内学习,认识不少法师的面孔,可看你却非常生疏,我的记忆很好,可以确定你从未出现过雄狮公国的法师塔,也不像是法师塔内部的法师,这让我很疑惑。”

    “我是个流浪法师,从银盘王国而来。”

    法师赶紧回答:“银盘王国的神圣教堂在今年全面开始驱逐法师势力,我们所在的法师塔无法维持,只能选择撤离。”犹豫了片刻,他继续道:“我只是个编外的法师,不属于他们法师塔的传承法师,因此在撤离时我就只能被放弃,为了自谋生路才来到雄狮公国,想找点能落脚的地方。”

    “唔,是这样啊。”康德点头,对于银盘王国的内幕他也有所了解,信仰圣光之神的神圣教廷,的确在驱逐非教廷的势力。

    例如同样掌握有超凡力量的法师塔,就在驱逐范围之内。

    这是银盘王国的历史原因造成的。

    毕竟这个国家在建国时,就是神圣教廷所扶持建立,因此教皇的权利堪比国王,是政教并轨制度的国家,还拥有自己的护庭骑士团,属于顶级的宗教武装。

    银盘王国有这样的俗语。

    **归于国王,灵魂归于圣光。

    意思很明显,国王和他的贵族势力有对王国与国民的统治权,而神圣教廷则是国民乃至是贵族的信仰支柱,双方偶有龌龊,但并未有过冲突。

    不过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

    贵族势力可不甘心,将自己的权利真的与教廷分成。

    法师势力就是贵族们拉拢的对象,毕竟掌握有元素力量的法师,在破坏力上,要比掌握有治疗神术和各种恢复神术,稍有破坏杀伤性神术的牧师,要强上很多。

    双方勾结,让神圣教廷的位置压下。

    不过目前来看。

    显然神圣教廷获得了最终的胜利,在全国范围内,全面驱逐了法师。

    这还得到了国王的允许。

    或许其中也有妥协。

    银盘王国的事情,与康德自然无关,反而对面前这个知无不言的法师,他心里略有好感,满意的点头,问出了最后的问题。

    “你认识雇主吗?”康德问道。

    “雇主”

    法师显然没有刺客的职业道德。

    他也并非是刺客。

    犹豫了片刻,他对康德道:“我的雇主似乎是来自雄狮公国的东郡领,与我交涉的只是个普通绅士,不过我想真正的雇主,肯定隐藏在背后。”

    “东郡领。”康德眯眼:“这还真是出乎意料。”

    他本以为会是南郡领,再不就是北郡领。

    来自东郡领的雇主还是真没想到。

    毕竟比起仇敌遍布的南郡贵族,目前贪婪盐矿的北郡贵族,早已经封闭10年,没有多少交流的东郡领,与康德的关系还处于中立状态。

    没有仇怨,没有善意,同样没有任何联系。

    “康德男爵大人。”

    法师咽了口吐沫,犹豫道:“我知道的就是这些,您能放过我吗?我只是个普通的流浪法师,还和这些队友闹了矛盾,我当时释放火墙,同样不是对准你的队伍直接释放的,而只是阻碍了您的道路,所以我和您应该有缓和的余地。”

    “嗯,我很清楚。”康德点头,他说的是实情,于是道:“我不会杀你。”

    “万分感激您的仁慈!”

    法师立刻激动的躬身弯腰。

    但还没等他抬起来,金光璀璨,一把钉头锤瞬间轰在他的后脑勺上,整个脑袋就如同爆开的西瓜,红的白的泼洒在地上,身躯也重重的扑倒下去。

    “但有人会杀你。”

    康德的话音这才跟着落下,脸色平静道:“你知道的太多了。”

    旁边挥出钉头锤的皇家骑士下马,直接将这个脑袋都爆开碎裂的法师尸体扔到一旁,同时还有骑士下马,快速的搜寻这些尸体身上任何有价值的物品。

    康德策马走向旁边。

    尸臭味和血腥味混合,非常浓郁,让他有些厌恶。

    杀掉这个法师是他决定的。

    自己的实力虽然都是精锐,但在还未消化完目前胜利果实,全面发展成庞然大物的时候,康德并不打算让自己的势力被外人所知。

    稍稍的展露肌肉就够了,可以引起心怀鬼胎之人的警惕心。

    但展现出绝对的武力。

    迎接自己的不是屈服,而是各种敌视。

    康德还未做好全面与雄狮公国的那些贵族们,彻底撕破脸的打算。

    如今他全部的兵力,满打满算不过2000人。

    就算能攻破坚石隘口,成功进入雄狮公国,乃至是攻占贫瘠的北郡领,还能进攻东郡领和南郡领,但接下来的统治却尤为薄弱。

    区区2000人,满打满算,全部征召为5000人的部队。

    能完全统治整个雄狮公国的国土?

    这不可能。

    这更不现实!

    正规军没有5000人,平民没有30000人,康德不会发起能灭国的战争。

    目前他的部队就是以战略防御,战术进攻为主。

    守住那伦沙漠是没有问题的。

    暗中谋划雄狮公国,就如同他如今让马尼德渗透坚石隘口,让那个破产商人博格回到东郡领发展下线般,温水煮青蛙,慢慢的将雄狮公国掌控在手里。

    拥有系统的帮助,康德能做的轻松写意。

    骑士们搜完尸体。

    来到康德身后,汇报道:“领主大人,我们共获得1根法杖,2张记有咒文的羊皮卷,以及随身携带的300枚大银币,至于他们所骑乘的战马,似乎是精力耗尽,全部累死在沙丘后面,没有任何价值。”

    “恩,知道了。”康德点头。

    这些都是他的战利品,自然要搜刮。

    正当他想继续带队离开时,南边的沙丘处,却出现了数量不菲的骑兵。

    应该是大规模的骑兵队前进,声音虽然还未传来,但身后扬起的风尘却非常多,极速策马奔驰,黄色的细沙尘弥漫在空中成片。

    骑士们顿时重新聚集在康德旁边。

    只是警戒很快解除。

    远处到来的骑兵队们,是沙漠强盗和萨兰德骑手。

    罗尔夫正带队策马在前。

    看到康德和骑士们脚下的尸体,脸色有些难堪,狠狠用马鞭抽动胯下战马极速冲过来,急切的对康德问道:“康德大人,您没有受伤吧?我们来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