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2章.邪恶的贪欲之壶
    那酒壶朴实无华,大肚细嘴,经典的西方款式。

    大洞内的烟雾已经被班达克所吸收,但就在这烟曜石桌上的酒壶周围,还弥漫着少许淡淡的烟色雾气,丝丝流转,如梦似幻。

    这酒壶吸引了众人的目光,包括康德。

    他向前走去。

    这空间巨大的洞窟尽头,石头垒成的祭坛和上面的烟曜石桌,都带着一股妖异,还有那酒壶,更是让康德心中,升起一股贪婪之感。

    身旁的狮骑士同样移动脚步跟随。

    虽然抬起左手持有的鸢型盾,右手紧握骑士剑,一副护卫的模样。

    可那面甲的缝隙中,目光流露,同样带着一股受到吸引般的贪婪,挪动脚步,下意识的咽着唾液,若不是心中对康德的忠诚还在坚守,早就快步冲上去,将那个妖异的酒壶,紧紧地搂在自己的怀里,渴望独自占据了!

    思维都开始变得僵硬缓慢,狮骑士们随着康德靠近那酒壶,身边原本还显眼的神圣领域,都不知不觉间淡了几分。

    那是康德放松了警惕。

    可转瞬间。

    视网膜上瞬间弹出对话框,顿时惊醒了康德。

    来自系统的提示。

    康德微微皱眉,已经恢复了神志的他看向前方祭坛上,那烟曜石桌上的酒壶,忍不住冷哼一声,周身的神圣领域变得更加浓郁。

    王者神威的金光中混着神圣的白芒,神圣领域笼罩四周。

    狮骑士们同样惊醒。

    联想刚才自己心中所流露的贪婪之**,咬牙切齿间,更是多了几分羞愧。

    作为萨里昂王国的中流砥柱,潘德大陆上最强的国立骑士团,他们本应有着自己的自傲和荣誉,包括对内心的克制和严格把控。

    但刚才他们却绝对是失态了。

    不,不仅是刚才。

    还有之前。

    他们接二连三的失态,让他们目前都感觉到自己的无能,因此而羞愧。

    康德倒是看的很淡:“不是你们的原因。”他看着前方那酒壶,忍不住深深吸了口气:“就算是我,也难以抵挡那个怪异酒壶的吸引!”

    “那应该是魔族的圣物。”

    班达克在后面走过来。

    浑身的烟烟与恶魔虚影已经消失,除了眸子微微发红,整个人反而看上去,和当初没什么区别,哪怕是进入神圣领域,都能平静以待。

    “魔族圣物?”

    康德皱眉。

    “是的。”班达克点头,经过了刚才吸收了烟烟中的恶魔力量,他的实力暴涨,对于感知的力度也近乎倍增:“恶魔族的圣物,能引动贪婪的情绪。”

    “呵。”康德轻笑,嘴角微翘:“情绪。”

    “没错,情绪。”

    班达克肯定的回答:“需要谨慎。”

    恶魔族的能力,并非是完全的暴虐和疯狂。

    来自深渊地狱的它们,同样是情绪的掌控大师。

    例如贪婪、暴躁、激动、qing欲等等,都是恶魔们的拿手好戏,如果将情绪激发到极致,那就是疯狂,也是为何接触恶魔久了的生物,最终都会发狂的缘故。

    连情绪都无法掌控自如,岂不就是发狂发疯?

    康德肃穆。

    周身的神圣领域更加浓郁。

    迈步向前,他的脚步走上那座祭坛上,四周就是那6个黯淡的太阳圆盘。

    石板铺设的地面,还有无数雕刻在其中的太阳圣纹,不过大多都已经断裂,偶尔还能看到其中灌注的黄金,不过却因断裂而无法成型。

    当初太阳神教对那头深渊恶魔的封印,的确称得上是非常严格。

    只是当康德迈步走上祭坛。

    那太阳圣纹丝毫无动。

    哪怕是身后的狮骑士和班达克都走上来,同样没有半点异常。

    显然这里的太阳圣纹已经完全失效,洞窟的封印已经被突破而岌岌可危,只有那座太阳神庙和地下城城墙处的太阳圣纹,还勉强维持着封印生效。

    看看那6个黯淡无光的太阳圆盘就知道,时间的长河早已经耗空了其中的神力。

    不过这不是主要的。

    康德一步步走上祭坛的顶端。

    那烟曜石的桌子越发近身,还有那个烟色的酒壶,带着诡异的气息,随着烟雾弥漫间想再次控制康德他们的情绪,却被浓郁的神圣领域挡在外面。

    可就算有神圣领域,康德都能感觉到自己的情绪继续被引动。

    值得庆幸的是这次他已经有了准备。

    左手扶住腰间佩戴的王者之剑的剑柄,随着这柄神器的王者之力灌输全身,康德才深深吸了口气,直接将右手放在了那诡异的酒壶上。

    “嗡——”

    耳鸣声响起。

    康德的思维都瞬间随着他的手接触到那酒壶,而出现了根本控制不住的思绪。

    各种思绪出现,多是曾经自己遇到的回忆,可那思绪控制着他的情绪,在他的内心中将遇到的所有的人和事,全部引动出其中的负面情绪。

    包括不满,憎恨,嫉妒,诽谤,猜疑等等全部出现!

    但更多的,却是对一切的贪婪!

    康德想要索取一切,拥有一切,哪怕是粉身碎骨,万劫不复!

    “嗡——”

    但紧接着,左手紧握的王者之剑微颤。

    一股煌煌王威的浩然阔达瞬间出现在他的体内,冲散了脑中各种负面情绪,最终让康德转瞬间清醒过来,继续恢复了神志。

    系统此时也增添了助力。

    康德自然不会犹豫。

    看着右手中这诡异的酒壶,他直接肯定道:“吸收!”

    数据流瞬间在手心中出现,直接缠绕了这个酒壶,似是引起了某种挣扎,一缕缕细微却异常精纯的烟色雾气企图逃离壶口,却被数据链整个拽回。

    系统给出对话框。

    康德手中却空荡荡的,那个小巧的酒壶已经被系统吸收。

    而就当这个酒壶消失后,这个洞窟中阴森烟暗的模样顿时消失不见,甚至周围那6个太阳圆盘中,铸金的纹饰里,又有轻微的流光出现。

    显然这个暗含无尽烟暗力量的酒壶,实际上压制了这6个太阳圆盘。

    “全部收起来。”康德扭头吩咐。

    挥手对身后的狮骑士们说道:“时间浪费的差不多了,我们收起这些太阳圆盘,解决完神殿内的那个老头子,就该回去解决亡灵了。”

    “明白!”狮骑士们点头,走下祭坛小心的将太阳圆盘全部卸下来。

    洞窟内的危险已经解除。

    康德也收起了外放的神圣领域。

    不过班达克还是护卫在旁边,小心的看着周围的岩壁,上面曾经还有壁画,不过在漫长的时光中已经剥落的差不多了。

    依稀看去,能发现是太阳神教当初和深渊恶魔的战役。

    惨烈到昏天烟地。

    双方都有无数的族人死去。

    甚至还有强悍的神裔圣子和恶魔领主殒落。

    但最终还是太阳神教获得了胜利,可就算是胜利,都没有杀死这些与深渊有极深联系的恶魔领主,只能将它们封印,并耗尽了最终的力量,同样自我选择了封印。

    具体的细节已经因壁画剥落而无法的彻底。

    其中也没有人类和其他种族的信息。

    总而言之。

    这岩壁中的壁画,就是歌颂太阳神教的伟大,歌颂太阳神教的牺牲,以及对太阳神的无限崇敬,看看那高高在上的太阳就知道,曾经诸神时代,这位太阳神的威压笼罩世间,不是寻常的神祇能相提并论的。

    对此康德也没有太多表示,任何辉煌的宗教文明,都会将神祇夸大到无可想像的地步,实际上如何,那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起码康德没遇到所谓的神。

    而那些神裔们,他也已经杀了不止一个。

    至少接下来,就在神庙当中,那个暗含鬼胎的老家伙,即将又要成为他的剑下亡魂,而且是永不超生的那种!

    包裹好太阳圆盘,康德带队离开洞窟。

    沿着道路他重新朝着神庙走去,而就在到达神庙处,却停止前进。

    神庙顶端。

    那个太阳神教的老教皇正散发着莹莹白光,手持权杖站在石门前。

    似乎是在迎接康德的到来。

    不过康德却没有半点客气,就站在神庙底部,右手握住剑柄,淡淡的开口道:“老头,给我个解释,这次如果没让我满意,我想你会彻底泯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