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2章.坚石隘口的民心
    清扫干净的峡谷已经多了几分人气。

    比起当初封锁的模样,来往的雇佣兵虽然依旧稀少,不过也能给人安全感,起码不像当初死气沉沉,近十年都没人到来的荒凉。

    偶尔还能看到几个胆子较大的猎户结伴走过,拿着防身用的短矛和猎弓,腰间的箭袋里也是鼓囊囊的,背着在峡谷两侧的山头里狩猎得到的羚羊或野鸡,看着正骑着雄俊战马路过的康德他们,眼里满是敬畏和羡慕。

    坚石隘口的兵员,本就是从这些猎户里招募来的武装民兵最为精锐。

    寻常的农民只是炮灰。

    这些猎户给把长弓就是不错的弓箭手。

    康德对他们没有多少想法,在他眼里,这些猎户实际上也只是讨生活的平民,虽然过得比最卑贱的农奴要好点,但也好不到哪里去。

    这个世界上平民的生活是受到严重剥削的,就算是想要过得好点也没办法。

    各种税收科目繁多。

    打猎都有十几只税在等着他们。

    例如桑瓦亚山脉,狩猎沙漠羚羊和野兔野鸡,就要被领主收取进山费、狩猎许可费、四蹄税、两蹄税、羽毛税、伤生税、怜悯税、春夏秋冬四季税等等等等。

    到了最后,能让全家人吃饱,那就算得上是好日子了。

    对此那些猎户还感恩泣德。

    农民们受到的剥削更多!

    不仅要缴纳地主的税,领主的税,还要缴纳公国的税。

    运气不好,还要拿着领主分配的简陋武器,直接上战场当炮灰,还是近战的那种,从一个只知道耕地的农夫,变成要被骑士老爷们收割的移动靶子。

    总而言之,只要不是贵族,过得那真叫一个凄惨。

    对此康德了解。

    标准的封建领主的统治模式。

    治下的人民凄惨,要比那种大一统的帝王独裁制国家还要惨。

    哪怕没有战争,日常领主间的摩擦和各类税收,都要将底层人民的财富吸得一干二净,最终只剩下能裹腹的食物,遇到灾年或战争年月,更是会有成批的人破产。

    这也导致,除了贵族还有归属感外,普通平民对谁是领主可没多大关心。

    当然最关心的还是新领主的税收政策如何。

    税收关乎生计。

    至于坚石隘口,已经被康德所掌控的地方,反而因税收减免而好过不少。

    法提斯取消了部分苛捐杂税,这也是康德和他商议后允许的,尤其是对猎户和农民的各种杂税,都进行了额度削减,算得上是极强的仁政。

    只要两三年时间,估计就能让此地的平民阶层完全归心。

    那些小地主、小商人、小乡绅也同样如此。

    只有那些算得上是规模较大的地主、商人和贵族,才会对康德隐隐有种抵制,如果不是法提斯和那些精锐的部队在此驻扎,牢牢地掌控了坚石隘口,估计早就串联起来,企图进行叛乱,恢复雄狮公国的统治了。

    这点想想就能明白,一旦坚石隘口被他们所抢占下来,那么这份功劳绝对很大,无论是投靠北郡领的子爵韦恩,还是有大公背景的凯文,都能获得极大的利益。

    北郡领内,韦恩子爵可不是一手遮天。

    而为了制衡北郡领。

    卡梅隆大公安插进来的凯文子爵,同样位高权重!

    这两人的底蕴在众多坚石隘口的贵族的眼中,要比从那伦沙漠里走出来,或许幸运的获得了部分帮助的康德男爵,要好的多!

    哪怕康德男爵的爵位,传言会上调,但那也只是传言。

    看在盐矿的面子上。

    一旦康德男爵在那伦沙漠深处的盐矿被其他贵族夺取,估计等待这位男爵的,非但不是爵位的提高,或许还会死的更为凄惨。

    堂堂雄狮公国,想要对付一个小男爵,真的太过容易。

    这也是思维惯性。

    以武立国,以骑兵为长项的雄狮公国可不弱。

    这点在和银盘王国的战争中就能知道,连拥有起码7个郡的银盘王国,都没能碾压仅有3个郡,其中北郡领还是贫瘠之地,南郡领和北郡领还在冷战状态的雄狮公国。

    就凭康德和他的小伙伴们,或许短时间内占便宜还好。

    时间长了。

    就会被联合起来的贵族们碾碎!

    从康德崛起到如今才不过半年时间,那些贵族和普通人都没反应过来。

    何况最关键的是,康德的保密工作真的是做的太好,无论是雄狮公国的密探还是间谍,都没办法探查到他的真正虚实。

    仅凭思维惯性,看轻康德也是在所难免。

    来到城门处。

    依旧是厚重的山石和粗壮的原木所搭建的城墙和城门。

    不过驻守城门的,却是身穿链甲,外罩亚麻袍,拄着重型军用矛的斯瓦迪亚步兵,2o人为一队,在城门前列好队形,很是威武雄壮。

    就在城门顶端和两侧的城墙上,也有斯瓦迪亚步兵在手持军用矛站岗。

    显然戒备谨慎。

    毕竟这里并非自己的真正势力。

    还属于占领区域,如果不谨慎点,估计会出大乱子。

    城们上的斯瓦迪亚步兵们显然现了康德他们,连忙招呼底下,纷纷把控城门,驱散了还在进进出出的佣兵和猎户,特意留出一条能够供人进出的通道。

    周围的雇佣兵们也安分的站在旁边,手都不敢随意放在武器的柄上。

    旁边可有斯瓦迪亚步兵在冷冷的看着他们。

    目光极为渗人。

    若是情况不对,这些步兵可不会手下留情,就算出了误会都没半点责任。

    对于至高领主康德的安全,任何人都不得放松警惕,何况来到占领区域,尚未完全收服此地,里面的间谍密探极多,或许连伺机而动的刺客都存在。

    有些贵族对康德男爵的崛起,可打心眼里不乐意。

    例如当初刺杀了索菲亚公主的那批人。

    康德策马前行。

    3o名狮骑士簇拥护卫,安全有所保障。

    宽面的扇形盾牢牢的套在左臂,狮骑士们警惕的扫过四周,任何角落和阴暗处都认真打量而过,十分谨慎确保至高领主的安全。

    两侧和前后方,还有2o名斯瓦迪亚步兵开路和分隔人群。

    不过局面还好。

    多数人都呆呆的看着康德他们。

    无论是平民还是贫民,都是羡慕和敬畏的看着康德和狮骑士。

    同时眼里,还流露出对那精美亚麻袍和打造精良甲胄的热切,毕竟在他们的眼里,康德这位领主老爷和骑士老爷的模样,可比迪伦男爵和那些骑士老爷们还要更闪亮!

    尤其是胯下的战马更是雄骏,让人心生敬畏。

    阴暗的角落。

    不少身穿常规烟色兜帽的人在站立。

    察觉到扫过来的冷漠目光,他们都选择站在原地,没有轻举妄动。

    那是斯瓦迪亚步兵和狮骑士们双重的打量,哪怕他们穿着平常人都喜欢穿的亚麻兜帽和长袍,可在这时候还站在街角和阴暗处,依旧吸引了审视的目光。

    他们倒也不害怕,毕竟心里素质在这,转身逃走反而会打草惊蛇。

    间谍和密探的基础素养还是尤为重要的。

    就比如训练有素的他们。

    既然能被派遣来到坚石隘口,那就代表他们的确是精英。

    最关键的,他们没有刺杀康德的意思,当然也是没有接到上级的命令,如果真的想过来展开刺杀,那么军用的重弩或长弓,绝对是最上等的头选武器。

    想要靠身去用匕刺杀,那真是异想天开。

    别说卫兵会不会让过去。

    就算是过去了,受到打扰而警惕的目标也不会让他们轻松刺杀。

    哪怕刺杀过去,肯定穿着全套甲胄的目标,一时半会也不是能捅穿的,估计也就是受到小伤,受到些惊吓罢了,根本没有性命之忧。

    继续前行,坚石隘口的变化不大,只是行人脚步匆匆,面色更严肃了不少。

    虽然迪伦男爵对外说是邀请康德男爵的部队来做客。

    可实际上。

    不少人都猜到了。

    哪怕猜不到,都能察觉到,坚石隘口现在算是变天了。

    最起码,以前嚣张跋扈的骑士老爷们,现在都老老实实的缩在老窝里不出来了,就算是街道上往日巡逻的士兵,都由3名看着就如同骑士老爷般的步兵带队。

    由3名斯瓦迪亚步兵,搭配1o名坚石隘口长枪兵组成的巡逻队。

    混合兵力。

    法提斯在此地的策略。

    基本上现在已经掌控了坚石隘口的财政和军事大权。

    就算下级的骑士和那些乡绅们,还未完全归心,但现在也没了异议,都默认了康德的势力占领了坚石隘口,挟持了迪伦男爵,他们依旧选择沉默和服从。

    没有反抗能力的他们,可不会轻易就掀起一场足以丢掉脑袋的叛乱。

    他们默认的同时也在等待。

    或者叫观望。

    谁能赢得最终的胜利谁就能获得他们的效忠。

    无论是康德男爵,或是韦恩子爵,或是凯文子爵,哪怕是雄狮大公卡梅隆,或是东郡领的艾佳莎女伯爵,都是他们可以选择效忠的对象。

    贫瘠的北郡领,更加贫瘠的坚石隘口,现在是食盐贸易的重要节点。

    在这就能享受到一切。

    所以他们很安心。

    //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