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4章.暗红教派的信息
    第394章.暗红教派的信息第(1/2)页

    天:

    战争本就是残酷的。

    训练有素,连胜告捷,士气高涨的部队,完全就是精锐之师。

    除非遇到惨烈的战况导致士气严重低落,否则寻常战役,凭借这无与伦比的士气,以及连胜所带来的勇猛,都能摧朽拉枯的击溃敌军。

    何况是曾经瑞斯尼斯顿河北岸,用被击败的溃兵和农夫们武装起来的低劣部队。

    用濒临崩溃的低劣部队迎击士气高昂的精锐部队。

    哪怕是半渡而击。

    哪怕是破釜沉舟。

    但依旧是无法解释,如何能赢。

    何况银盘王国那支主力部队的指挥官并非愚蠢,反而还是在国内有名的伯爵带领,在瑞斯尼斯顿河南岸势如破竹,还攻占了原本原本属于东郡领管辖的纳泽尔堡。

    这才导致了东郡领的战局崩盘,溃败龟缩到北岸的东郡城去。

    甚至在当时还有计划。

    已经开始准备。

    东郡领放弃首府冬郡城,带领仅存的部队全线收缩至阿维莱斯堡。

    如果连阿维莱斯堡都守不住,那就突围向东,撤退到北郡领去,至少在当时,贫瘠的北郡领并非战火燃烧的第一线,可以当做大后方来建设。

    当时的战局糜烂,连王室直属的南郡领都自顾不暇。

    瑞斯尼斯顿河北岸的瓦提堡和洛比托堡,都打的破破烂烂,据说都死了上万人。

    虽然死的都是雇佣兵和武装民兵。

    真正的贵族部队没怎么死。

    但雄狮大公卡梅隆亲率部队发起突袭,借助迪伦男爵当时背叛银盘王国而死死牵制住援军的机会,才最终赢得了那场胜利。

    当然,具体的胜利细节还未披露,只是从十年前到现在,少了些土地。

    诸多贵族心里也多了不少变化。

    经过谈判。

    艾佳莎女伯爵位于瑞斯尼斯顿河南岸的纳泽尔堡,被割让给了银盘王国。

    这也是导致艾佳莎伯爵和卡梅隆大公最大冲突,乃至是双方封闭,让东郡领独立在外的主要原因,官方在十年间根本就是老死不相往来。

    因为失去了南岸的纳泽尔堡,位于北岸河畔的东郡城等于无险可守。

    更可以说。

    整个东郡城都敞开怀,裸露在银盘王国的兵锋面前。

    关键的是,连曾经拯救了东郡领,成就一代名将的纪伯伦子爵都开始听调不听宣,完全就是要在半独立的东郡领内部,成为半独立的军阀。

    还彻底掌控了目前东郡领唯一的城堡,阿维莱斯堡。

    若真的独立。

    凭纪伯伦子爵所掌握的军事实力。

    估计艾佳莎女伯爵真的没有办法,甚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独立发生。

    东郡城虽然是首府城市,经济发达,但却不是优秀的军事重镇,其军事实力或许也就只能堪堪自保,至于外出征伐根本就不可能。

    这也是艾佳莎女伯爵,为何让伯特莱姆前往阿维莱斯堡的原因。

    政治妥协的艺术。

    明明白白。

    是对纪伯伦子爵的劝慰和安抚。

    也是对这位名将的暗中警告和安插钉子。

    已经在这个世界,在这个雄狮公国生活了16年的康德,当然对类似的手段非常清楚,都是贵族们最喜欢使用,又不会起太大反作用的手法。

    只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纪伯伦子爵,这位年老的名将,自己有了变化。

    还是彻底投靠深渊恶魔的沉沦堕落!

    帐篷内寂静。

    康德的思绪发散,所有人都没有做声。

    只是安静的等待,便是伯特莱姆,也认命般的低头跪着,没有了曾经身为骑士的荣誉感,屈辱的就如同是最卑微的奴隶。

    不过对宫廷贵族出身的他来说,这算不上难以接受的事情。

    就当做卑躬屈膝罢了。

    曾经时候,他的父亲,东郡城的治安长官,暗地里还掌握着一支商队的母亲,都曾经告诫过他,想要活下去,就要卑躬屈膝。

    伯特莱姆现在觉得这话说的很对。

    至于骑士的荣誉。

    没什么用。

    看看旁边那围绕一圈的大骑士,伯特莱姆就觉得颓然。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掌握了超凡力量的大骑士竟然就这么多了,曾经他认为,阿维莱斯堡的3个师兄是隐藏身份的大骑士,就足够吓人了。

    可现在整整30个大骑士存在,那岂不是要比雄狮公国的大骑士还要多!

    伯特莱姆心中更是激烈跳动。

    联想到纪伯伦子爵。

    都变化为传说中的恶魔,更是让他心里对这世界有股源自灵魂的悸动。

    这是源自人类对于未知的恐惧!

    “有趣。”

    康德发散的思维则已经回来。

    看着面前跪在地上,满脸都是冷汗的伯特莱姆,嘴角微翘道:“十年前的血战,果然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隐秘,这真的很有趣。”

    “是。”伯特莱姆只是下意识的回应。

    “那令我好奇的是。”

    康德最终问到了重点:“纪伯伦子爵的力量,绝对不可能是凭空出现,总要有原因,那么你知不知道,这股力量究竟是源自哪里,或又是如何得到的呢?”

    “这股力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