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4章.宣布战役的结束
    罗多克人钻研长矛,可是达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

    这也难怪。

    毕竟就在旁边,就是以骑兵为主的斯瓦迪亚王国。

    只有依靠罗多克山区那复杂的地理位置,才能阻碍斯瓦迪亚王国的重骑兵,但想要战胜自己曾经的宗主国,就必须发展能克制重骑兵的部队。

    重甲长矛步兵,就是这些罗多克人所选择的兵种路线。

    事实证明也极为有用。

    他们延续了罗多克人善于防御的特点。

    密集的部队组成如山石般的坚固防线,配合锋利的长矛,层层叠叠朝着敌人的队列压过去,并不贪功冒进,时不时还有手持重弩的弩手反击,战斗力极为恐怖。

    起码就在这种阵型下,整个卡拉迪亚大陆的诸多王国都是束手无策。

    就好比岩石组成的豪猪。

    冲不动。

    咬不烂。

    锋利的外刺还多。

    若是一个不查被近身,那更是凄惨。

    就好比现在那些暗红教派的长枪兵,自己手持长枪刺过去,却只能抵在那塔盾上,可随着那塔盾缝隙中的长矛晃动,不知道在哪就能刺过来一道寒光。

    锋利的寒芒无比致命,专挑咽喉和胸口,及防御稍弱的大腿处刺来。

    短短片刻。

    数十名暗红教派的长枪兵就哀嚎的倒在地上。

    然后,那塔盾后的步兵们一步步推进,生生的压过来,挤出了一片空间,来到了这些受伤倒在地上的长枪兵面前,借着就被一个个单手战锤砸下来。

    脑壳迸裂,直接就被砸的七窍流血,死的不能再死了。

    手段残忍。

    根本不留活口的模样!

    这更是让那些暗红教派的长枪兵心惊胆怯。

    他们都是畏惧于暗红教派的长枪兵,实际上还是纪伯伦子爵,在阿维莱斯堡训练的长枪兵,只不过被调到了死刑山,成了暗红教派的私兵。

    还不是暗红教派精锐的兵种,只是守在死刑山外围的扈从部队罢了。

    他们没必要为了暗红教派卖命。

    因此不住的后退。

    况且他们知道,就在自己的身后,2架弩炮正在等候。

    还有200多人的强弓手,完全可以让弩炮轰开队形,强弓手覆盖射击,让这些防御力惊人,可移动速度却很慢的重甲长枪兵,变成只能挨打的乌龟!

    最后方,这些暗红教派的长枪兵指挥官也是这样想的。

    眸子里带着几分猩红之意。

    恶魔的气息在流转。

    他是来自死刑山的上位者,暗红教派里的恶魔教徒,由于恶魔大君赐予了他强大的力量,因此曾经还是农夫的他,现在才能掌控这支部队。

    他对于暗红教派来说,是绝对死忠份子。

    因此才会亲自率领部队到来。

    只要屠杀了这批曾经在阿维莱斯堡重创了纪伯伦子爵的骑兵队,回去以后,他就能获得更强大的力量,想到这里他就忍不住浑身颤栗,是激动和狂热。

    随着他的命令下达,前方的长枪兵不住的后退,分散开来,让出后方的弩炮。

    作为武器的长枪已经安放在2架弩炮上。

    只要发射。

    势大力沉的长枪将会如弩箭般冲刺而出。

    就算是那厚重的塔盾都挡不住,会直接连同身后的人体都被刺穿,将那看似耀武扬威的重甲长枪兵钉在地上,凄惨着哀嚎着慢慢死去。

    这是攻城武器,在野战中的威力,堪比古代版的火炮!

    可是还没等弩炮发射。

    洞窟内,成群结队的弩手就快速冲出来。

    都是罗多克资深弩手,手里拿着的就是最精良的重弩,随着走动间快步来到洞口一侧列好队形,在极短的时间内就扣动了扳机。

    “嗖嗖”声不绝于耳,钢弩矢在撕碎着空气而发出的尖啸。

    而就在100米范围处。

    那原本处于绝对安全位置的弩炮却遭了秧。

    钢弩矢就如同暴雨,瞬间钉过来,让那一个个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操作手顿时浑身都被刺穿了钢弩矢,身上的皮甲都挡不住,一个个痛苦的倒退,瘫倒在地上,然后就没了生息,死的不能再死。

    至于那些侥幸躲在弩炮后活下来的操作手,都是惊恐的看着这一切,纷纷扔下了手里的工具,朝着后面逃去。

    面对如此精准的射击,谁都不敢在这继续等待。

    他们没必要卖命。

    可后方,身穿黑袍的暗红教派督战队却出现在他们逃跑的路线上。

    那个脸色阴沉的指挥官挥手,督战队手里的长剑挥砍而下,顿时让这些操作手的脑袋和脖颈分家,当场斩杀,威慑周围那些已经士气动摇的士兵。

    暗红教派的统治本身就是基于恐怖。

    这手段很正常。

    可是,就算有督战队存在,还是无法挽救已经低落的士气。

    因为那手持塔盾的重甲长枪兵,已经推进过来,让那些暗红教派长枪手只能不住的后退,根本就没有抵抗的心思,何况他们也没有抵抗的手段。

    他们中装备最好的才穿着锁子甲。

    大部分人都是镶铁皮甲。

    可对于面前那明显是精英步兵的存在,他们拿什么去抵抗?

    根本不可能!

    而就在那洞口处。

    更多的部队层层叠叠的出现。

    是手持战弓的弓箭手,纷纷利索的爬上了那山丘顶端,接着就是如暴雨般连绵不断的箭雨,朝着这些长枪手身上覆盖下来。

    可当那些暗红教派强弓手想要反击的时候,却紧接着就被钢弩矢打的四散而逃。

    他们完全失去了对战的能力!

    士气极为低落。

    何况就在外围处,有接近200多人的轻骑兵,还在四散奔驰着骚扰着他们。

    时不时就有短标枪被投掷过来,敢有人落单,就异常凶狠的转化为集群,拔出弯刀,挺着长矛呼啸着冲过去,将那些落单的暗红教派士兵给屠戮一空。

    “怎么回事…”

    那个暗红教派的指挥官眼里出现疯狂和绝望。

    原本这应该是他的胜利,但没想到,就在那个传来异样恶心感觉的洞口里,出现了这么多步兵作为援军,他可不相信,里面会隐藏着那么多的部队。

    或许,那个洞口实际上是个地下通道!

    他的猜测很正确。

    可没什么用。

    就在那洞口处,康德已经率领诸多骑兵冲出来。

    随着那战马的轰鸣声,越来越多的沙漠强盗扑出来,朝着旁边空旷的平原上散出去,其中还夹杂着精良装备的萨兰德骑手,以及连人带马全部披甲的马穆鲁克!

    这场持续了数天还未结束的战役,终于在现在可以宣布结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