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7章.罗尔夫的小心思
    韦恩子爵的担忧不是没有原因的,事实上就算是帐篷内,那些已经看似睡着的贵族们,同样都辗转难眠,他们的心里同样对此难受。

    当初临时投降康德,意思就是默认他对北郡领的掌控。

    这一切很顺理成章。

    毕竟北郡领内没有比康德更强的贵族势力了。

    按照贵族间的规则,若是韦恩子爵都无法压过康德男爵,那么就会慢慢丧失掉北郡领的统治权,甚至在某次交易后,连北郡领主的地位都要在官方层面上剥夺。

    而就在当初,韦恩家族取代上次那个北郡领主家族时,就是这样。

    都是来自贵族间的潜规则。

    却非常有用。

    如果仅是这样韦恩子爵还确定,自己的家族在十年内不会衰落。

    若是联合南郡领某些敌视康德的大贵族,或许他的家族在北郡领还有救,因此他本身是有恃无恐的,毕竟那位康德男爵的母亲,可是被南郡领的某些贵族陷害的。

    如果不帮自己,那么掌握了北郡领的康德,可不是小人物。

    而是彻底的大人物!

    北郡领地域广阔。

    虽然贫瘠。

    但那伦沙漠的盐矿却代替了曾经传统的农业收入。

    只要有了钱,有了人,有了势力,那么就算南郡领的大贵族们疯狂的反扑,只要没能一击将康德抿碎,从而让他获得喘息的机会,那就很难了。

    金钱开路,任何势力都要思考,是不是该缓和关系。

    贵族们并非一味的知道敌对。

    尤其是在关键的点。

    例如康德男爵自身的实力还不弱,乃至是很强的程度上。

    保持良好的关系,互相之间联姻,结成生活和利益的同盟,那就是最好的选择。

    而恰恰是现在的康德有了这个苗头,他已经掌握了北郡领的军权,也彻底用盐矿吸引了不少贪婪贵族的目光,尤其是展现了自身的军事实力以后,只要慢慢图谋,就能轻松地在雄狮公国站稳脚跟,化为新兴的大贵族!

    可世事难预料,他哪里能想到,这位康德男爵竟然获得了北郡领还不行,在他们没有反映过来的时候,直接裹挟着他们就朝着南郡领冲去。

    这不是潜移默化的开始攻略北郡领,而是彻底去攻击南郡领挑起内战。

    将会引起两郡之间的战争!

    没错。

    韦恩子爵和其他贵族们都对此感到忧虑。

    一个个沉默不言,但内心中对于今后的前途都有些绝望。

    北郡领的部队和康德男爵的部队,肯定是无法直接攻入南郡领的核心地带的,可就算攻进去了,面对那些顶级贵族的防守反击,他们也会终究落败。

    那些顶级贵族的底蕴,可比他们这些新晋贵族们强了数倍还要更多!

    如果到时候康德战败轮到他们被清算…

    后果不堪设想!

    …………

    而就在众人辗转间,夜色逐渐明亮起来。

    黎明到来了。

    脚步声和呼喊声也逐渐出现在帐篷周围。

    不少沙漠强盗们充当了扈从的身份,去不远处的小溪里打来了水,供应近3000人和战马的日常饮用,并且为接下来的早餐进行准备。

    就在格罗滕堡那,城门已经被打开了小小的缝隙。

    5辆满载面包和香肠及熏肉的马车出来。

    最前面是个老管家。

    年纪已经很大了,白发苍苍,表情也颇为凝重,就如同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模样。

    显然这位老管家拎着缰绳,带着马车离开城堡,就已经没了活着回去的打算,反而是挺直了腰板,很有一种体面的样子,缓缓的接近着这边的营地。

    10名沙漠强盗精锐已经提着长矛过去询问。

    很快就一同回来。

    这是今天,格罗滕堡临时凑出来的物资补给。

    5辆马车上满载食物,能让现在的近3000人全部吃饱3餐。

    并且根据老管家的说法,城堡里还在准备战马的饲料,由于数量太大,还要稍后再推出来,具体的时间也要中午。

    这当然是非常体贴的举措。

    没人在乎。

    “好了,老头,你可以回去了!”

    负责周围防守的罗尔夫也笑着挥手让老管家离开。

    只是这位老管家,却恭敬而不失体面的弯腰:“尊敬的大人,请允许我见到我的主人,韦恩子爵,我是他的仆人,最忠实的管家,理应该陪伴他照料他。”

    “照料?”

    罗尔夫嗤笑:“他一个大活人还照料不了自己?”

    “不,您误会了。”这个管家却温声道:“在我看来,真正的贵族应该享受仆人的照料,这是身为主人的特权,而我是他忠实的仆人,就应该照料他!”

    “喔,好的。”

    罗尔夫点头:“你去吧。”

    “很感谢。”老管家又是弯腰,由沙漠强盗领着前往帐篷。

    “呵呵!”罗尔夫只是露出一个不屑的表情,看着旁边走过来的法提斯,下巴指了指那个老管家道:“看啊,又是一条好狗,把自己真的当成奴仆,在卡拉迪亚我可从没见过这样的人,就算是我最忠实的仆人都不会甘心永远当一个奴仆。”

    “奴性太重。”法提斯也看了眼那个老管家,摇头道:“不要管他了,怎么样,派人和康德大人联系上了吗?接下来咱们的战略,有些过于冒险了!”

    “冒险才好啊!”

    罗尔夫狞笑:“收获大!”

    “哼!”法提斯有些不满:“这种事情,应该和康德大人商议的。”

    “我们离着太远了!”罗尔夫则无所谓的道:“我已经派人去统治康德大人了,据说他已经在瑞斯尼斯顿河的河畔,建立了诺德人的村庄,已经开始发展了。”语气稍顿,他看向法提斯:“你不会想让诺德人抢占了先机吧?”

    “就凭那群水鬼?”法提斯冷哼:“在平原上作战,他们就只是一群被我们斯瓦迪亚人践踏在马蹄下踩死的乡巴佬!”

    “话是这样说。”

    罗尔夫轻笑道:“可他们旁边就是河流,这是他们的强项!”

    他的语气也加重了几分:“康德大人需要发展,咱们可以趁机让雄狮公国乱起来,只要靠这次裹挟的贵族联军们,取得了哪怕是一点的战果,北郡领就要彻底被裹挟到我们的战车上了,到时候他们透不投靠康德大人,那就由不得他们了!”

    “嗯。”法提斯也点点头,脸色同样凝重了几分:“希望如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