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8章.凯文子爵的忧虑
    中午时分,饲料也已经被格罗滕堡准备完毕。

    总共8辆马车全部运往营地,不过此时,法提斯已经安排人将己方的战马喂食完毕,却没有继续下达出发的命令,反而进行了休整。

    他们在等待步兵们的到来。

    那些贵族联军的部队,还在后面慢慢的走着。

    时不时,就有沙漠强盗们过去侦查或者督促,以便让那些失去高层指挥官的家伙们快点跟上步伐,同时在宣扬接下来他们需要面对的义务。

    那就是跟随康德男爵,夺取属于他的权柄,雄狮大公的头衔!

    当然空头支票也是有的。

    贵族身份!

    没错。

    法提斯和罗尔夫已经承诺过。

    只要跟随康德男爵,立下战功,就能受封贵族身份的头衔,如果能取得最终的胜利,还会有足够的封地来等待大家,一视同仁,全部都有封赏!

    甚至最终战死,也会对自己的家庭给予终生的食物调配。

    康德男爵掌握有金山银山般的盐矿。

    区区小钱。

    根本就是负担的轻松无比!

    这也是威逼利诱那些普通士兵们最大的底气。

    现在的雄狮公国,谁不知道康德男爵有盐矿,谁不知道康德男爵富得流油?

    没有太过煽动,那些沙漠强盗们只是说明了情况,说明康德大人有多少钱,以后还会有多少钱,那些出身贫民和平民的步兵们就如同被洗脑一样忠实效忠。

    现代接受过教育的人都能被传销洗脑。

    何况是封建时代的愚钝平民?

    诱以所得。

    往往就能迸发出极高的热情。

    何况,这些平民们不需要太过美好的许愿,仅凭狂热的群体效应就能让所有人陷入对美好未来的憧憬,进而发展为疯狂,变成不受控制的野兽!

    一旦走上这条道路,除了强制结束,那就无法停止。

    谁要停止就是与他们做对。

    后果不堪设想!

    当然,就在2天后,那些贵族联军们已经到达格罗滕堡。

    一路上补给不断,出逃的平民步兵也没有几个,但绝大部分逃走的家伙,都被属于轻骑兵的沙漠强盗给追上,轻松地在平原旷野里割了脑袋回去。

    就挂在沙漠马的缰绳上,随着他们的策马跑动而茫然的瞪着无神的双眼。

    仅剩的头颅让所有想要逃走的人心中发寒。

    威逼利诱。

    少了哪个环节都不行。

    但就是这种简单的手段,却非常有效。

    贵族联军的部队到达格罗滕堡后并未休整太久,在第二天就开拨。

    目标是沙漠强盗精锐们组成的轻骑兵集群所带领的路线,实际上就是顺着雄狮山脉,直直的插进了南郡领,准备进攻独立于北郡领之外的一处城堡。

    马斯堡!

    这座城堡由凯文子爵统治。

    位于北郡领、南郡领、东郡领三郡交界处。

    西侧是死刑山,东侧就是雄狮山脉,而北边是北郡领一望无际的贫瘠平原,南边就是富饶的南郡领平原和狮心城,东南方就是雄狮大公的雄狮堡。

    地处要冲,可以说是最佳的屏障或堡垒。

    北能隔绝北郡领。

    南能控制南郡领。

    雄狮公国的后方核心中枢。

    谁能控制了此地,谁就能对雄狮公国的地形占据主动权。

    而现在,控制马斯堡的凯文子爵,自然就属于雄狮大公卡梅隆,这位曾经的儿时好友所控制,双方的关系也是极为亲密的,乃至是胜过亲兄弟的级别。

    没办法,亲兄弟还能某图大公的位置。

    而这种朋友却不会。

    反而还能成为你坚定的盟友。

    这在以血统和头衔,以及身份为尊的西方封建体系中非常牢固。

    只是现在的马斯堡,却已经陷入了两难的抉择,尤其是为首的凯文子爵,正站在城门的上方,看着地平线上空旷的模样,眉宇间带着焦虑。

    “疯了?”他的牙齿要紧,拳头也紧紧握住:“真是疯了!”

    从前些天得到消息。

    到昨天得到证实。

    他真的没有想到,康德男爵竟然会击溃了之前的贵族联军。

    然后带着那些收服的部队,一路上横冲直撞,竟然想要进攻南郡领,而且在侦查骑兵的报告下,还有一天的时间,他们就要过来了。

    这可是马斯堡第一次,面对北郡领方面而来的威胁。

    虽然他的使命有监控北郡领的意思。

    但更多的。

    却是在银盘王国攻占南郡领的时候,作为后盾和接应,以及中枢点,彻底挡住银盘王国的主力,为南郡领撤退过来的雄狮公国主力们,提供一处落脚点。

    现在值得搞笑的是。

    最大的敌人银盘王国没有攻进来。

    反而曾经无意间,只是作为威慑的北郡领却爆发了战争。

    这导致马斯堡准备不足,原本应该在南郡领大量采买的军事物资,在仓库里更是严重缺货,毕竟在最初的构思中,这里只是落脚点和争夺战的焦点。

    甚至雄狮公国都放弃了这里,打算退守平原上和银盘王国来骑兵野战。

    北郡领和南郡领不同。

    南郡领的平原都已经开发为肥沃的田地,到处都是农场。

    而北郡领则就真的是平坦而贫瘠的平原旷野,除了少量有水的地方才有农场或村庄,其他地方就根本是渺无人烟的无人区!

    至于北郡领的地形,也比南郡领要大三倍还要多。

    的确是个适合平原野战的地方。

    可现在。

    一切都变得大为不同。

    马斯堡面临北郡领的部队威胁,南郡领还在僵持。

    凯文子爵在第一时间已经送出去关于北郡领反叛的消息,但南郡领还未传回来任何消息,这点在他看来,无疑是愚蠢的。

    甚至结合之前自己曾经听到过的消息。

    例如死刑山上那群祭祀的覆灭。

    更是加深了他的恐惧。

    马斯堡当然和死刑山上的暗红教派有所勾连。

    毕竟他这里属于三郡交界地,如果没有勾连那才不可思议。

    可他没有和暗红教派的人太过深交,因此他也不知道,这个暗红教派是怎么覆灭的,但想想东郡领贵族们突然变化的模样,怎么想他也能猜测的出,或许是东郡领发生了极大的变故,才导致了暗红教派的覆灭。

    但无论如何对于他也有极差的局势,毕竟他马斯堡同样在东郡领的一侧,虽然不负责东郡领和南郡领的交通要地,但一样可以作为侧面支援而存在。

    “难道…”凯文子爵呐呐道:“局势要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