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9章 康德的再次到来
    这一次,他的声音之中没有了疑惑,话语铿锵有力。

    康德的声音继续从水晶球之传来:“大致情况就是如此,基本要求我提点一下就可以,剩下的具体战略,由法提斯和你一起制定。我会再次给法提斯下达命令,以他指定的决战方案为主,由你提供适当的补充!”

    康德自认为,单单论起纯粹的军事才能,无论是法提斯还是罗尔夫,都要强于他。他也就没必要越俎代庖,帮他们指定具体的决战方案了。何况,他人并不在北郡领和南郡领交界处,想要制定具体的决战方案也会困难重重。

    罗尔夫回道:“好的,这一次我会好好配合法提斯的!”

    罗尔夫明白,如果再让他与法提斯各自重新制定决战方案,按照康德提出的要求,他的决战方案肯定是不如法提斯的。

    单从能力上而言,他自信不会比法提斯差劲,但是以他的秉性,的确不喜欢,也不适合制定堂堂正正的决战方案。反倒是法提斯相当契合指定这样的决战方案。

    “那么,这一次的通话,就到此为止。再见,罗尔夫!”

    “再见,尊敬的领主大人,很荣幸聆听您的建议!”

    ...

    两天过去,又到了新的一周。

    北郡领的军队,以及东郡领的军队,都已经被打乱重新编整,法斯特分派了斯瓦迪亚轻步兵和斯瓦迪亚步兵间夹在其中,一来以精锐带杂兵,二来也起到监督的作用。

    再加上法提斯宣布的规定:

    依军功高低册封爵位,依战果大小赠予土地,依阵亡前表现获得抚恤金。

    这样的规定完全激发了这些士兵们的战争热情。

    经过短短几天的训练,整个步兵军团焕然一新。

    名步兵。

    3000名重骑兵。

    2000名轻骑兵。

    在法提斯的率领下缓缓从马斯堡出发,方向正南,兵锋指向五十里之外的赛利亚堡,那里驻扎着千名南郡领重骑兵。

    另外有50名斯瓦迪亚皇家骑士,随行在法提斯身后。

    南郡领深处,罗尔夫率领着1600名沙漠强盗,汇同起义军总指挥官柯罗德带领的名杂兵,朝着北郡领和南郡领的交界处赶去。

    决战,正在逼近。

    ...

    系统再一次财政结算,康德也早已经将暗红教派总部搜刮到的五十车变现成了第纳尔。

    即使这一次财政支出多达八十多万第纳尔,其中更有着七十多万的军费支出,对康德而言也不算什么了。

    结算过后,康德还剩下三百多万第纳尔。如果是平常时期,足够支持他一到两个月了。

    不过此时乃是战争时期,康德正在尽全力暴兵,军费开支肯定是越来越高的,这三百多万第纳尔,或许只能够撑三个礼拜。

    三个礼拜也不算短。

    然而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由于南郡领局势的糜烂,大量的商队在南郡领遭到掠夺和杀戮,使得更多的商队对这条商路望而却步,这使得这几周盐矿的生意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上千袋的精细白盐堆积在那伦沙漠中央驿站之中,虽然依然有部分商队绕道从东郡领进入雄狮公国,再经由死刑山转到北郡领,成功的维持住了部分精细白盐收益。

    但总体而言,盐矿的收益没有像预想的那般节节高升,反而有萎缩的趋势。

    每周的交易量获得的金鹰能够换成的第纳尔,从原本的四十来万,变成了现在的二十几万。

    这是个大问题。

    目前而言,盐矿的生意还是康德第纳尔收入的主要来源,如果不算上类似搬空暗红教派之类的暴富事件的话。

    由此来看,雄狮公国战争,必须尽快结束。

    至少需要让南郡领恢复稳定,让人族各国商队有一条比较顺畅的商路。

    只要商路顺畅了,以那那伦沙漠盐矿开采以及岗哨绿洲之中制盐作坊的生产能力,将盐矿生意做到每周收益上百万第纳尔也不是难事。

    此时,瑞斯尼斯顿河上,三十艘三列战船在前,一百二十艘橹桨帆船在后,浩浩荡荡急速行使。

    康德安坐于船舱中专门用以办公的房间之中,仔细翻阅着一本有关战争之神埃蒙德的传记传说。

    上等木料制作而成的办公桌前,左右各有一盏铮亮银台,每个银台之上都燃烧着三根从银盘帝国采购的上等蜜蜡,将整个房间照耀的十分明亮。地面之上铺着厚实的天鹅绒地毯,木质墙壁上挂着奢侈的装饰品,整个房间显得十分奢华。

    敲门声传来。

    “请进!”

    康德说道。

    一名斯瓦迪亚皇家骑士走了进来。

    全覆式板甲穿在身上,打磨的光滑透亮,哪怕罩着亚麻外套,依旧在烛光照耀下银光闪闪,并且有精美的花纹雕刻其上,美的仿佛不像是久经战场的骑士,而是艺术家精心打造的艺术品,最完美的战争艺术!

    3米长的重型破甲锥头枪单臂持握,左臂的鸢型盾镶嵌精钢制作精良,身后飘扬的淡蓝色披风间,鎏金的骑士剑就在左腰别着,还有细长的钉头锤挂在右手边。

    “大人,狮心城已经在望!”

    斯瓦迪亚皇家骑士恭敬开口说道。

    康德将战争之神埃蒙德传记传说合上,轻叹一声:“狮心城,终于到了!”

    这声轻叹,有着道不尽的感慨在其中。

    一年前,康德带着三十名斯瓦迪亚农民,浑身上下只有二十枚大银币,落魄至极的从狮心城离开。

    近乎被流放。

    在满城勋贵的嘲笑之中,踏上了前往他的领地--那伦沙漠的路途。

    只有二十名骑兵护送,他们也只是将此当成任务而已,对他没有半分尊重。

    而今,短短一年时间。

    他就回来了。

    此时的他,势力之强,是那伦沙漠真正的主宰者,是大半个雄狮公国的掌控者;兵锋之盛,就是抗衡整个雄狮公国也不在话下;钱财之富,完全称得上是富可敌国。

    康德来到甲板之上,望着远处显露出绰约身影的那座雄城,这个他生活了十六年的城市,眼神之中带着一抹复杂,随后就化作满眼的冷酷。

    此来,康德本意就是为了奇袭狮心城,切断雄狮公国的经济命脉,同时与从北郡领南下攻城略地的法提斯与罗尔夫带领的军队,对雄狮公国真正的行政中心--雄狮堡,形成包夹之势。绿洲中的领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