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9章 包围之后的屠杀
    此时,就是抢时间,最快速度入城,在3000名南城门守备军反应过来之前,直接将他们全部堵在兵营之中。

    围而杀之!

    3000名狮心城南城门守备军,全都是雄狮公国南郡领顶级贵族西蒙.普兰伯爵家族的精锐私军。

    当然,最精锐是谈不上的,那一部分都在西蒙.普兰伯爵的城堡之中。

    这3000名狮心城南城门守备军,1000名步兵,由1000名弓箭手,以及1000名重骑兵组成。

    在南门每一边的兵营之中,各有三种兵种数量各500名。

    实际上,十一年前,西蒙.普兰伯爵与其他三名南郡领顶级贵族联手将狮心城从雄狮公爵卡梅隆大公手中抢夺下一部分控制权的时候,派来的这三千名士兵可以当得上精锐之名。

    但是,十一年后的今天。

    这个名号已经很名不副实了。

    繁华惹人醉。

    何况是整个雄狮公国最繁华的狮心城。

    他们助驻守的又是狮心城四大城门之中,油水最足的狮心城南门。

    整整十一年时间,又没有任何战事。

    整日里和一些商队、地痞、混混、还有贫民打交道,大部分士兵都是狮心城南区各大小酒馆的常客,也在那些旅馆之中,度过了不少香艳的夜晚。

    他们,可是整个狮心城南区的地头蛇。

    生活滋润着呢。

    十一年这样的滋润日子过下来,除了军团番号不曾改变,哪里还能找到往日的精锐气息。

    按理而言,此时兵营之中,应当有3000名士兵驻扎的。

    但是,实际上,最多不过两千四五百名。

    少的可怜的,还是指挥官们。

    他们不是在东区的贵族区的陪着贵妇小姐们过夜,就是在南区的酒馆烂醉,又或者在小旅馆之中,享受着贫民女孩的温柔。

    对于西蒙.普兰伯爵而言,这只军队并没有多么的重要。

    只要存在就可以了。

    这样就能保证他继续占据着狮心城的利益配额。

    反正,他的老巢又不是狮心城。

    狮心城只是他赚取金鹰和大银币的场所。

    只要这只守备军,每个月都能为他收取足额的财富,他管他们堕不堕落呢?他又不依靠这只军队守护他的城堡和庄园。

    因此,当贝斯图尔将两个兵营全部率军围困住的时候。

    这两个兵营之中不仅各自才1200出头的士兵,而且混乱不堪,毫无章法。

    毕竟,缺少了大部分的指挥官,又从香甜的睡梦之中被惊醒。

    十多年的安逸和享受,已经让他们有些忘记如何冷静的处置这样可怕的突变了。

    一栋栋规整的士兵营房之中,不时跑出衣衫不整的士兵。

    有些士兵看到围着的,在上千火把的照耀下,清晰异常的恐怖军队,甚至吓得直接大小便失禁了。

    实在是,那些弓箭手们的弓箭,在火光之下闪烁出的寒芒,太吓人了。

    许多士兵们,拼命的重新躲进营房之中,做起了鸵鸟。

    自我安慰这样也许能逃过一劫。

    或许能够成为俘虏,虽然命运凄惨,但总归是活着。

    但是,他们都天真了。

    贝斯图尔,根本没打算留下俘虏。

    这当然不是贝斯图尔特别残忍和冷酷,当然非要这么说其实并没有太大的问题就是了。

    而是因为,他带来的士兵太少了。

    是的,士兵太少了。

    虽然都是精锐,但此时在场的士兵们,才三千余人。

    贝斯图尔的这次的战略目标,可是拿下整个狮心城的。

    拿下南城门之后,还有其他三个城门呢。

    就算四个城门都拿下来了,还有贵族区,以及法师协会和战争神殿呢。

    哪有多余的兵力来看管俘虏。

    “比我侦查到的情况,表现的还要差劲!”

    “看来,我们不需要使用火攻了!”

    “这些家伙虽然废物,但是他们的营房还是不错的,可以留给我们留下驻守的士兵们驻扎。”

    见到这样的情况,贝斯图尔心中就有了计较。

    贝斯图尔有些兴奋的大声说道:

    “罗多克军士,保持着包围姿态缓缓推进,缩小包围圈!”

    “弓弩手们,自由射击!凡是敢露头的家伙们,全都让他们下地狱!”

    “斯瓦迪亚皇家骑士,把守城内主干道,凡是有想要越过界限之人,统统杀死!”

    “萨里昂狮骑士,把守城门,如果有溃逃过来是水军,全都直接击杀!”

    随后,贝斯图尔放低了一些声音说道:“不用留活口!我们不需要俘虏!”

    这声音只是让他自己的部队听见了,乱糟糟一片的狮心城南城门兵营的士兵们,却没人听到。

    贝斯图尔和法提斯下达命令的方式,明显不同,他的命令带着极其强烈的个人情绪,用词也不是太过考究。

    贝斯图尔并不在意这样的细节,他还需要保证自己的命令能够被手下的士兵们理解并且正确的执行就可以了。

    他才懒得发布命令还需要思索着简洁顺畅的措辞呢。

    那些东西,又不能保证战争的胜利。

    狮心城南城墙守备军们,为他们的堕落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他们混乱无序的在军营之中乱跑,就连维吉尔神箭手都不用齐射从而浪费箭支,而是和罗多克狙击射手们还有瑞文斯顿游侠们一样,进行点射。

    偶尔有一小队士兵,穿戴着整齐的盔甲,顶着圆盾想要对罗多克军士形成的包围圈进行突围。

    但是罗多克狙击射手们的攻城弩,分分钟教会了他们做鬼。

    区区镶铁圆盾,在几十米的距离之下,罗多克狙击射手手中的攻城弩,可以一箭射穿5块。

    几次突围之人,全部都是死绝的下场。

    让狮心城男城门兵营中的士兵们陷入了绝望之中。

    也将他们的胆气完全击溃。

    再也没有人敢随意从营房之中出来。

    因为他们发现,同一个营房之中的人,只要在营房门口一露头,就立即会被一根箭矢贯穿头颅而死。

    实在是可怕的有些过分。

    血腥的气息,在整个兵营之中弥漫着。

    有些守备军士兵,绝望的哭泣出声,却依然逃不过死亡的下场。

    罗多克军士们已经逼迫到了营房门口了。

    在狮心城的南城门两边,两个兵营都各有五排营房,每排营房有十五间营房。

    通常每个营房,都是二十名士兵合住其中。绿洲中的领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