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住 嘴
    站在一边紫嫣还有赵嬷嬷有些担心。

    “这不是菁华郡主吗?”过了一会纪馨叫出声来,带着不屑一顾,拉着顾瑶的手:“瑶姐姐,你看萧菁菁也在这里,这可是书斋。”

    纪宁看着萧箐箐,怕萧菁菁过来纠缠他,瑶儿误会,看向瑶儿。

    顾瑶感觉到,两人目光悄悄对视后分开。

    周安神色阴郁。

    顾昭目光好奇,像是想到什么。

    萧菁菁没有理会,低头又看向手上纪宁的画作。

    赵嬷嬷和紫嫣等丫鬟婆子上前,望向郡主:“郡主。”

    萧菁菁摇了一下头,这几人对她来说就像几只苍蝇,恶心却不愿脏了手,她看向管事。

    管事抹了一把头上汗,看看另一边的二女三男几位贵客,再看看眼前的贵客,这些贵客不是他能得罪的,能少点麻烦就少点麻烦,听对面几位贵客的话,面前的贵客是菁华郡主?京中明珠还有第一美人?菁华郡主的名声他是知道的。

    据说菁华郡主喜欢纪公子,也是京城第一公子,恒山公子,这间店铺便是租自安郡王府。

    菁华郡主拿的就是恒山公子的画,他多看了菁华郡主一眼,又抹了把汗,这位菁华郡主不像传言说的那么难堪啊。

    对面几位贵客不知道又是什么身份,管事想到这,让自己不要再想:“郡主?”他小心又恭敬开口。

    萧菁菁刚要把手上的画放下。

    纪宁发现萧菁菁手上的画,眉头一紧。

    “大哥,瑶姐姐,周大哥顾大哥,你们说萧菁菁在这里做什么,某些人可是草包,居然跑到书斋来,我知道了,肯定是为了大哥,知道我们要来,等着大哥呢,真是不要脸!”

    而这时,纪馨又不屑的开口,睨着萧菁菁,活脱脱看不起,鄙视:“萧菁菁你说你为什么在这里?是不是为了大哥?你怎么能这样不顾羞耻,大哥都说了,不喜欢你了。”

    萧菁菁冷冷凝向纪馨,赵嬷嬷等人早就等郡主发话。

    “看我做什么,我说得不对?”纪馨昂着头,萧菁菁冷着脸做什么,得意什么,她讨厌死她了。

    “馨妹妹,不要再说了,菁姐姐应该是来有事。”顾瑶开口,摇头,一如她曾经做的,而后清丽一笑对着萧菁菁:“菁姐姐。”想要过去。

    “瑶姐姐不要去。”纪馨开口,拉住顾瑶。

    顾瑶无奈抱歉看着萧箐箐:“馨妹妹,你松一下手。”

    “瑶姐姐,你不要过去,有人太不要脸。”纪馨道。

    “馨儿。”纪宁目光从萧箐箐脸上收回,蹙着眉头,不悦厌恶。

    周安神色依然阴郁,本来萧菁菁该是他的。

    顾昭目光有了变化。

    “我可没有乱说,大哥,瑶姐姐你看萧菁菁手上的画,那不是大哥的画吗。”纪馨闻言,不乐意了,轻视的扫过萧菁菁手上的画作,她看到画了,拉着瑶姐姐走上前,指着画:“连大哥的画也想买下来,之前还说什么君既无心我便休,瑶姐姐我没记错吧,这几日没有出现不过是为了等今日,肯定是不知道从哪打听到今日大哥会送我出来。”

    顾瑶跟着纪馨也看到了画,目光一闪:“馨妹妹,菁姐姐只是凑巧。”

    “瑶姐姐你信吗,萧菁菁有多爱大哥没有人不知道。”纪馨哼一声。

    纪宁早就看到。

    周安顾昭此时也看到转头:“这不是子恒你的画吗?”周安阴郁看向纪宁。

    纪宁嗯了一声。

    “看吧,是大哥的画。”纪馨得意了。

    管事头上的汗更多了,他隐约知道这几位贵客的身份,这几位其中如玉如兰的就是恒山公子吧,清丽无双的就是第一才女顾姑娘吧,菁华郡主并没有像他想的生气,菁华郡主身边的人倒是生了气。

    这些贵客的事不是他能掺合的,要是发生了什么,还是把主子的名号报出来。

    “郡主!”赵嬷嬷等忍不住,他们实在太可恨!

    萧菁菁冷冷的,视线移到纪宁身上,被扼杀在床的痛苦和恨,她永生难忘,会还给他,拿起手上的画。

    纪宁眉头蹙得更紧,发现萧菁菁看着他,他越来越厌恶萧菁菁,前日瑶儿告诉她,萧菁菁变了,馨儿说萧菁菁当着人的面说君既无心我便休,他以为萧菁菁想明白了,不打算再做什么。

    不想,萧菁菁根本没有收敛,反而又跑到这里来。

    他喜欢的是瑶儿那样的,最厌恶就是萧菁菁这样不知廉耻的。

    “馨妹妹,菁姐姐已经变了。”

    顾瑶仔细看着萧箐箐的动作,摇头。

    “变什么变,就是为了大哥。”纪馨又哼一声,娇纵的:“这不就盯着大哥移不开眼,还拿着大哥的画舍不得放手。”

    纪宁眉头皱成川字。

    周安听了纪馨的话,阴郁的眼中多了厌恶,看了看,觉得萧菁菁这样的女人只配被人玩,这样不要脸的女人,要不是郡主,他也不会答应。

    顾昭倒是觉得这位菁华郡主不像说的那样。

    “我说得对吧?”纪馨见萧菁菁话都不敢,得意扫过赵嬷嬷等人,对着瑶姐姐还有大哥。

    “走!”

    纪宁不想再看到萧菁菁。

    “大哥,我们为什么要走。”纪馨听后才不想走,瞪向萧菁菁:“要走也是有些人。”

    赵嬷嬷紫嫣等人气得脸发白,准备开口:“郡主!”

    “狗咬人,难道还咬回去。”萧菁菁忽然道,冷冷看过去,扫视所有人,冰冷的:“说够了吗?”

    话落一静。

    此时书斋里又几个士子,外面也多了围观的人。

    几个士子皱起眉头。

    “我说过是来找纪宁的吗?”萧菁菁接着道,对着顾瑶纪宁还有周安纪馨顾昭,冰冷的。

    纪馨一室,气愤不已:“你说什么,谁是狗,你不是来找大哥是为什么?”

    顾瑶不悦,没有再过去萧菁菁那边,萧箐箐竟然骂人:“箐姐姐确实没说,但是。”欲言又止。

    “欲盖弥彰!”纪馨恨恨的,觉得自己这个词用得好。

    纪宁不耐抬起头,萧箐箐果然让他厌恶。

    “我似乎什么都没说过,都是你再说,那日的话我不想再说一遍,你你大哥有多好,还是天下只有你大哥一个男人,我萧菁菁只能喜欢你大哥,君既无心我便休,不懂?要不要本郡主解释一遍?”对上纪馨,萧箐箐嘲讽说。

    “那你拿着我大哥的画,还看着大哥。”纪馨不服。

    “你说画?”

    萧菁菁再次环视一圈,猛地一撕,画从中间断裂。

    纪馨愕然不信。

    纪宁皱眉,顾瑶禁不住惊讶,周安多看萧菁菁一眼,顾昭摇头。

    赵嬷嬷紫嫣几个松口气,一起子东西,还敢说郡主,发现郡主不说话。

    “住嘴!”她们看了郡主一眼,喝道:“你是什么身份,郡主是什么身份,容得你放肆!以前不过是郡主不计较。”

    萧菁菁手又一撕。

    “我知道了,萧箐箐你是想欲擒故!你以为你撕掉大哥的画,又这样说,就能让大哥另眼相看?做梦!”突然纪馨像是发现真相。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