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怀疑的种子
    看到一个人,纪宁,心顿了顿。

    纪宁从上面下来,一步步走到几步远处,像是没有想到会碰到她,眼中带诧异,随后不知想到什么,不再惊讶,蹙起眉心,见萧菁菁看着他,信了关于萧菁菁为她要死要活的流言。

    萧菁菁同样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看到纪宁,藏书楼很安静,她以为没有人在里面,所以才一个人进来,没有带身边失。

    不曾想纪宁在这里。

    “……”

    “……”

    没有人说话,两人似乎都不想开口,对视中,萧菁菁沉默了一会,她不想再呆在这里,怕抑制住上一世的恨意,直接穿过他,往里面走去。

    她不准备因为纪宁影响她的想法,反正纪宁讨厌她不可能再进来。

    “菁华郡主。”纪宁忽然开了口,眼中厌恶一闪而逝,他上前一步,注视着她。

    萧菁菁没料到纪宁会叫住她,以为他并不想看到她,当然她也不想见到他,如果不是纪宁拦在她面前,她不会停下步子。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菁华郡主。”

    纪宁道,他是真的不曾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萧菁菁,不过这里是吴府,萧菁菁外祖家,会遇上很正常,而且遇上也好。

    他有事要问,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这次一并问清楚,想到受了委屈的瑶儿,他就心疼,更厌恶萧菁菁,他要和她说清楚,她再怎么,他都不会变心。

    萧菁菁不知道他想干什么,是什么意思,她也不想知道,更不在这里浪费时间,她皱紧眉头,望着纪宁。

    纪宁对上她的目光,想到菁华郡主以前的纠缠不放还有心思,心中又是一阵厌恶还有不耐,只是想到自己的目的,才勉强按捺下来,语气很冷:“我有事问你。”

    “什么事。”

    萧菁菁淡淡的,不觉得自己该留下来听,纪宁那子性子她看得很清楚,明明不耐烦,还叫住她。

    这落在纪宁的眼里觉得萧菁菁又在装模作样,之前还说君既无心我便休,以为这要他就不会,明明心里喜欢他,恨不得嫁给她,还装成不在乎的样子,玩欲擒故纵,让他厌恶之极,连瑶儿的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他怎么会喜欢。

    又想到先前查到的流言,萧菁菁为了他要死要活,忘恩负义,刚想完就发现萧菁菁绕开他。

    脸色一变,变得不好,她到底在想什么,他说了有事问她,他一步跨过来,再次拦下她:“我说有事要问你,你——”

    “你有事问,我就要回答?”

    萧菁菁冷冷的。

    “你!”

    纪宁:“关于瑶儿和我还有周安的流言是不是你让人传的?你马上让人收回来,我和——”

    纪宁的话没有说完。

    萧菁菁直接冷笑:“瑶儿?”带着嘲讽。

    纪宁神情变了变,如玉如兰的脸上多了什么:“你听我说完,是不是你?”

    “我?”萧菁菁嗤笑。

    纪宁最不喜萧菁菁这个样子,像是变了个人,令他不习惯:“对,是不是你传的?我和顾姑娘并没有对不起你的地方,你为什么要这样,我没关系,反正习惯了,可是顾姑娘是无辜的,还有周安,我和顾姑娘更是清清白白,女儿家的名声有多重要你应该知道。”

    “无辜?”萧菁菁只想冷笑,他和顾瑶要是无辜的,那她是什么?他们没有对不起她的地方?她不知道纪宁怎么说得出门,还清清白白,女儿家的名声。

    那她的名声呢?她满脸嘲弄。

    纪宁有些不愉:“顾姑娘那么好,你和顾姑娘不是要好吗,为什么——”

    “谁告诉你是我传的?是不是顾瑶?是不是只要顾瑶说的你就信,没有自己的分辨能力?如果你和顾瑶之间清清白白还怕被人说?我和顾瑶以前确实要好,那是因为我瞎了眼,把害我的人当成亲近的人,我还不知道顾瑶还和周安有关系,真是没有想到!”

    萧菁菁话中有话意味不明的说。

    “你什么意思?”纪宁紧盯着她。

    萧菁菁的话是?

    他心中不由有了怀疑,瑶儿在骗他?不,不会的,瑶儿那样好,他摇头,萧菁菁别想这样他就会怀疑瑶儿,萧菁菁果真无耻。

    萧菁菁看来真的知道了什么,他准备和瑶儿说下。

    “你要是听不出来,本郡主懒得和你再多说,你就尽管相信顾瑶吧,在你眼中,她什么都是好的吧。”

    萧菁菁漫不经心。

    她真是瞎了眼才会喜欢纪宁,什么第一公子,被顾瑶耍得团团转,还不后悔,她怎么会看上这样的男人。

    上一世她只觉得纪宁哪里都好,没有人比得上他,只有自己配得上他,瞎了眼被蒙蔽的自己只看得到他的好,不好的也变成好的,无论他做什么,她都会自动为他解释。

    那样傻傻的自己,活该没有好下场。

    她会说这些,也是想留下一颗种子,纪宁不是要拦住她吗,当然这本来也在她的计划中,她的这些话应该能在纪宁心中种下怀疑的种子。

    现在没有什么,纪宁不信,可以后呢,总有一天会长成大树,只要给它合适的养份,顾瑶又不是真的仙子,只要顾瑶继续下去,纪宁早晚会起疑心,更有可能从今往后顾瑶不管说什么,纪宁都会在心里想一想。

    不会再如以前一般相信,就是没用,以后还有机会。

    “顾姑娘本来就极好。”纪宁眉头皱得很紧,不得不说,菁华郡主萧菁菁令他心中很不舒服。

    萧菁菁:“很多人都觉得顾瑶好。”

    “你。”纪宁还要再说。

    萧菁菁再度绕过他,往里面去。

    纪宁想问萧菁菁你是不是以为这样,我就会喜欢你?还没有说出口,就见萧菁菁直接往里。

    “菁华郡主!”他很不高兴。

    萧菁菁头也不回,步子不停。

    纪宁迈步,想到什么,快步上前,就见萧菁菁往藏书楼上面去。

    萧菁菁主要是不想再下面和纪宁纠缠。

    “菁华郡主,等一下。”纪宁试图拦下她。

    萧菁菁眼中浮现不耐,嘴角嘲讽。

    “你不能上去,上面有人!”纪宁眼看自己阻止不了菁华郡主,开口道,萧菁菁已经听到了纪宁的话,里面有人,谁?

    就在这时,藏书楼上下来一个人,对着萧菁菁行了一礼:“见过菁华郡主。”

    纪宁一见,没有再说话,知道四叔还有太子殿下可能听到了声音,他不禁懊恼,看着来人,是四爷身边的随从,萧菁菁心跳快了一些。

    “太子殿下还有爷知道菁华郡主来了,请菁华郡主上去,只是菁华郡主轻一点,太子殿下和四爷在对弈。”来人又道。

    萧菁菁心稍微平静了一点,对弈?四爷和太子?她只知道上一世四爷常双手对弈,太子殿下也来了吗,为什么她没有听说,太子殿下在这里是不想有人知道他来了吗,纪宁是早就知道的。

    他本来就是守在外面,阻止有人进来,见到萧菁菁后忘了,不知道是太子殿下想见萧菁菁还是四叔。

    他突然想到四叔对萧菁菁的不一样,看着萧菁菁的目光,变得复杂。

    “我知道了。”萧菁菁开口,平复了一下心情。

    “菁华郡主请。”来人恭敬的。

    萧菁菁点头,往里。

    来人并没有动,而是看向纪宁。

    “四爷让公子还是守在外面,要是有人来,拦下来。”来人道。

    “我知道。”

    纪宁知道四叔的意思,四叔想让他看书,吴府的这个藏书楼有很多珍本孤本,他望了一眼里面,没有再看菁华郡主萧菁菁,转身下去。

    四叔让他来年参加科举,只要入了皇上的眼,他就可以娶瑶儿了,想到瑶儿,他再也不想和萧菁菁说什么。

    来人见状,回过身。

    萧菁菁听着身后的脚步声,没有在意,走到藏书楼二楼里面。

    二楼也摆满了书,菱木花窗支开了半扇,阳光从外面照进来,照亮整个藏书楼二楼,一只小鸟停在菱木花窗边,好奇的打量着,外面阳光正好,分外暖和。

    旁边摆着棋盘,四爷一身蓝色直裰,面容儒雅,神情温和,修长有力的手握着一颗黑色的棋子坐在棋盘里面。

    太子萧瑀慵懒的靠着菱木花窗,脸色带着病弱的苍白,俊秀白皙,红褐色的直裰,衬得多了些气色,嘴角勾起。

    棋盘上,厮杀还没有开始,黑色的棋子零散的落在四周,看似散落不成片,白色的棋子似乎已经胜利在望。

    旁边一边站着一个侍卫。

    在棋盘边还站着一个人,吴府的二老爷。

    “怎么,纪太傅还不落子?”太子萧瑀一笑。

    纪尧没有开口,修长用力的手一落,黑色的棋子落在棋盘上,太子笑容加深,拈起一颗白色的棋子夹在手中,太子的手修长白皙。

    萧菁菁慢慢走过去,四爷的随从跟在她的身边,像是听到什么,太子没有落子转过头来,四爷也看向她。

    “菁妹妹来了?”

    四爷没说话,萧菁菁一步步,两个侍卫也把视线放在她身上。

    “菁姐儿来了。”吴二老爷很快也看到了外甥女,眼中闪了闪,笑起来,眼角扫了扫太子殿下,走过去。

    “二舅舅。”萧菁菁道。

    “嗯。”吴二老爷笑着点了一下头,没有多说,让到一边,萧菁菁朝着太子和四爷走去,她身边四爷的随从也跟着她。

    到了近前,她先对着太子殿下:“太子殿下。”行了一礼。

    “起吧,菁妹妹,又是好些日子不见。”太子萧瑀漫不经心的道。

    “太子殿下可好?”萧菁菁起身。

    “孤怎么会不好?”太子笑得意味深长:“菁妹妹呢可好?”

    “我很好。”

    萧菁菁没有多问,有些事不是她能该问的,她转向一直温和笑着的四爷:“纪大人。”

    “菁华郡主。”小姑娘才多久没见,又长开了些,就像半开的花朵,让人怜惜,听着小姑娘叫他纪大人,纪尧心中多了笑意,面上只是温和道。

    “菁姐儿怎么没有陪你外祖母?”吴二老爷见状开口问菁姐儿。

    “怀郡王府老太妃还有靖康侯府老太君来了。”萧菁菁道。

    “哦。”吴二老爷是知道自己娘和怀郡王府老太妃还有靖康侯府老太君交好的,知道怎么回事,没有再问,菁姐儿应该是过来看书,菁姐儿在府上的时候常来藏书楼这里,并不知道太子殿下还有永叔在这里对弈。

    “别打扰了太子殿下还有纪大人。”吴二老爷又说。

    萧菁菁正要回答。

    “打扰什么,是孤让菁妹妹上来的。”太子在一边插话。

    吴二老爷不再说什么,他本就不像吴大老爷那样,也是因为这样,太子才留下他。

    “菁华郡主又来看书?”纪尧笑了笑。

    “嗯。”

    萧菁菁收回目光颔首。

    纪尧又是一笑。

    萧菁菁心跳漏了一拍,纪尧没有再说,太子萧瑀似乎看到又似乎没看到,嘴角笑意不变,漫不经心瞄了瞄吴二老爷。

    吴二老爷哪会多想,这让太子有些失望的收回视线,然后又落在纪太傅和菁妹妹身上,他一直记着上次见面的事,每天宫里宫外无聊,好不容易来凑热闹,碰到菁妹妹。

    纪太傅看起来和菁妹妹又见过。

    菁妹妹对纪太傅看不出有什么,纪太傅呢,想着想着,他失笑起来,不过是找点乐趣,他难道还真要把纪太傅和菁妹妹凑作一块?摇了摇头,眼中玩味。

    他想到不久前遇到的那个女子,神情多了趣意,女扮男装,抛头露面做生意,还敢和他对嘴,有胆子动手,不知道知道他的身份后是什么样子。

    他很期待,很想看看,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大胆不顾礼教,抛头露面的女子,比眼前的菁妹妹都大胆,照顾她那胞弟倒是温柔,明日有机会再去看看。

    他身体弱,身边的女子并不多,要么是父皇赐的,要么就是选上来的,没有一个有趣的。

    “菁华郡主和纪太傅看来又见过。”太子想到这里,轻笑。

    萧菁菁望着四爷。

    纪尧看着太子:“前日来吴府在这里见过,当时菁华郡主在看书。”

    吴二老爷也嗯了嗯,并没有多思考。

    “纪大人来府上找孤本,菁华郡主刚好在。”

    “哦?”太子哦了声。

    不置可否。

    “菁妹妹也爱看书?不知道菁妹妹爱看什么书?”

    纪尧没有开口。

    萧菁菁:“一些杂书。”

    吴二老爷倒是想起上次菁姐儿的表现,听太子问起,本来想说,看了看永叔还是没有说,太子不知道说明永叔没有和太子提,不管为什么:“女儿家多看点书也好,太子殿下觉得呢?”

    “是该多看点书,才不至于那么无趣,杂书好。”太子漫不在意,父皇又在朝上又夸了秦王,连着几日歇在宜妃宫里,让他的心里一阵阴郁。

    父皇的打算他知道,他身子不好,父皇担心他担不下江山,就是知道他才沉不住气。

    他是太子,父皇这样只会让他那几个兄弟野心一点点变大。

    秦王现在就已经不把他这个太子放在眼里,看到他这个太子都不行礼,宜妃快成了后宫之主,父皇却像看不到,母后去得太早,父皇大概早就忘了母后了。

    只记得那些女人,这让他如何不恨。

    “太子殿下。”纪尧一眼看出太子在想什么,吴二老爷也知道一些,没有开口,萧菁菁虽然不知道,但她不去多想。

    太子萧瑀回过神来,没有再想,父皇老了,糊涂了,他不想死,就只有争,不想因为那些事影响心情。

    “菁妹妹和纪太傅比孤想的还有缘。”

    “太子殿下!”纪尧打断了太子的话。

    吴二老爷有些惊讶,看看永叔又看看菁姐儿还有太子殿下。

    萧菁菁一脸平静,心不平静。

    尤其是听到四爷的话。

    “好吧,不说了。”太子萧瑀有些提起不兴致来,修长白皙的手又拈了拈手上的白色棋子,瞄了一下棋盘,他知道自己输了,直接丢开手上的棋子。

    他又抬头,注视着菁妹妹:“菁妹妹刚才说怀郡王府老太妃和靖康侯府老太君也来了?怀郡王府老太妃最是重规矩,靖康侯府老太君还好,菁妹妹见到了?”

    怀郡王府和靖康侯府和吴府纪府一样算是站在他这边的。

    怀郡王府老太妃是个厉害的,府里有个别的怀了别的心思的,但有老太妃在,不会有意外,靖康侯府老太君也是厉害的。

    有她坐镇,他原本不需要担心,但听说前些天,景非翎那小子掉到湖里后病了,想要掐死在府上做客的靖康侯府二房的嫡女。

    他这次出宫,也是想去看看那小子。

    他要弄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是不是有人忍不住插手了,看看是不是他那几个兄弟,景非翎那小子,虽然纨绔,一直以来还算得用,他不想因为这点事,让两府有什么介蒂。

    直接到府上,怕有人又会和父皇告状,他那几个兄弟,没事就整天盯着他。

    吴老夫人的寿辰倒是好机会。

    他刚刚正准备让人去看看景非翎那小子来了没有呢。

    菁妹妹就来了。

    菁妹妹既从吴老夫人那里出来,见到了怀郡王府老太妃还有靖康侯府的老太君,应该知道。

    “对,见到了。”萧菁菁道。

    “怀郡王府老太妃没有为难菁妹妹吧?”太子萧瑀又捡起一颗白子,问道。

    “太子殿下过虑了。”萧菁菁说。

    太子萧瑀笑起来:“菁妹妹名声可不太好,孤有点担心嘛,怕有人担心就多问了一句,菁妹妹名声不好,不过人不错,怀郡王府老太妃肯定能看出来。”说着睥了纪尧一眼。

    纪尧很无奈:“太子殿下想问什么就问。”

    太子殿下能不能多点心?

    吴二老爷随着太子殿下的话,心中不免多了别的想法。

    萧菁菁没有生气:“太子殿下不必担心。”

    “菁妹妹呀,你就是这样,孤心疼你这个妹妹而已,孤听说前些日子,靖康侯府二房的嫡女在怀郡王府做客,和景非翎那小子一起掉到了湖里,醒来后,景非翎那小子疯了一样掐住靖康侯府二房嫡女的脖子?好像是叫叶蓁的,这位嫡女据说性子目中无人?不知道来了没有?”

    太子萧瑀开完玩笑。

    纪尧见太子殿下不再开玩笑,目光在小姑娘身上停了停。

    吴二老爷也不再乱想,看着菁姐儿。

    萧菁菁面对太子殿下的视线:“多谢太子殿下,太子殿下身体要紧,而太子殿下提起的怀郡王世子和靖康侯府二房嫡女掉到湖中,醒来大叫着掐住靖康侯府二房嫡女的事我也只是听说,并不了解,太子殿下既然听说了,可以查一查,关于靖康侯府二房嫡女性情如何,更要太子殿下去查,我过来的时候没有见到怀郡王府世子还有靖康侯府二房嫡女。”

    “不知道就算了,孤会查,没有见到难道还没来?景非翎那小子不会躲起来了吧?”太子萧瑀听她说不知道,没有不高兴,转向纪太傅道。

    萧菁菁不再说话。

    “我让人去看看?”纪尧开口。

    “好。”太子萧瑀也是这个意思,也差不多了。

    纪尧便吩咐一边的随从,让他去看看,吩咐完回头。

    “你也去。”太子殿下也指着身边的侍卫。

    侍卫和随从领了命。

    吴二老爷一直在想太子殿下来此的目的,如今看了出来,太子殿下是为了怀郡王府和靖康侯府。

    太子萧瑀等人一走,想起什么,望着萧菁菁:“菁妹妹孤发现你有时候太严肃,女儿家,还是多笑笑,娇软才可爱,像菁妹妹这样。”

    女儿家这样,可不讨人喜欢,不免多说了一句,纪太傅就够无聊,菁妹妹要是也,啧啧。

    萧菁菁知道太子殿下是为了她好,经过一世她都知道。

    只是有些东西已经改不了。

    上一世的惨痛教训,像是刻在她的心里,怎么也无法抹去,改变了她很多,活过二世的她再不能像真的少女一样。

    “谢太子殿下指点。”

    “看看,以前还没觉得你这么严肃!”太子瑀还真是第一次发现这位菁妹妹这么的严肃,都开不起玩笑。

    纪太傅到底怎么看上菁妹妹的?

    纪尧眼中菁华郡主怎么都可爱,并没有像太子殿下一样觉得,在他看来,小姑娘这样是怕太子殿下的有一出没一出吓到。

    吴二老爷倒是赞同太子殿下的,菁姐儿比以前沉稳不少,不过是好事,只是女儿家确实也该娇软些。

    “菁华郡主是该软一些,才不会吃亏。”

    不过像菁姐现在这样,也好。

    “菁华郡主现在这样就很好。”纪尧怎么看小姑娘是怎么顺眼,怕小姑娘难过。

    “太傅,孤刚要这样说,你就说了!”

    太子萧瑀愉悦的笑出声,太傅大人啊。

    笑过,他这一回没有再打趣,不知怎么的又想起那个女扮男装还以为没人看得出来泼辣的女子。

    也因此他觉得菁妹妹这样也是不错的,看来他喜欢泼辣点的,难怪宫里那些女人他会觉得无趣。

    “菁妹妹,女儿家不该听话温顺,端庄淑女吗,你这样就不怕?孤有时弄不明白,为什么有些女人温柔可人,有些跟男人一样。”他很好奇。

    纪尧眉头皱起,吴二老爷是知道太子殿下性子,只看着外甥女。

    “太子殿下是遇到了什么人吗?”有过上一世的萧菁菁,很快猜出太子殿下是不是和那位喜欢的女子遇见了。

    算一算,早了点,但上一世她并不清楚太子殿下是何时和喜欢的女子遇见的,现在也有可能。

    太子殿下刚才的话纵使没有说清楚。

    “你怎么知道?”

    太子萧瑀真的好奇起来,心中不悦。

    菁妹妹怎么猜出来的。

    他可没有提,纪太傅也不可能告诉菁妹妹,吴二老爷可不知道,知道的人很少,当时并没有人别人在,扫了旁边的侍卫一眼。

    难道是谁漏了消息,他并不想让太多人知道。

    纪尧也好奇,小姑娘怎么知道的?

    吴二老爷看着太子永叔的样子,菁姐儿说的是真的?太子殿下遇到了什么人?他等着菁姐儿继续说。

    侍卫也注视着菁华郡主。

    “太子殿下不是问我吗,我随便猜的,从太子殿下的话中。”萧菁菁看出太子殿下眼中的不悦,知道该怎么回答,她也不可能说实话。

    说了也没有人会信,说她上一世知道?

    “猜的?”太子萧瑀有点不信,仔细观察了一下她,纪尧目光深了几分,没有插话,吴二老爷松口气。

    他已经感觉到了太子殿下的不高兴了,怕菁姐儿说话不注意,太子殿下越发不高兴。

    太子殿下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他再好奇,也不准备问了,太子殿下的私事少知道也好。

    “太子殿下以为呢?”萧菁菁反问。

    太子萧瑀又看了一会:“那是孤想错了。”他想了想,觉得萧菁菁不可能知道,多半真的是猜的。

    只凭他一句话就猜出来,菁妹妹还是很聪明的。

    以后还要再注意。

    “太子殿下难道真遇到了什么人?”

    萧菁菁又不是傻子,也发觉了太子的不悦。

    反问道。

    “是遇到一个女子,很是泼辣。”太子萧瑀不知道是因为萧菁菁猜出来了,还是怎么,竟说了出来,带着漫不经心的笑。

    看得出很愉悦。

    萧菁菁心里滑过诧异,太子说了出来?

    纪尧没有意外,太子就是这样,心中摇头。

    吴二老爷和萧菁菁一样惊讶,这是?太子殿下遇到了一个女子,看太子殿下的样子,不会是看上了吧,不知道那个女子是什么人,什么身份。

    太子殿下身边的人可不是随便阿猫阿狗都行的。

    看太子殿下表情,这个女子不太像是大户人家的,还泼辣?

    这并不是小事,太子是储君,是不能乱来的,皇上盯着,各位皇子后宫的各娘娘,各府,天下百姓也都看着。

    加之太子身子弱,很多人心里都担心,怕皇上改了主意,在秦王等长大得宠后,更为担忧,只是太子有着正统的名份,皇上一般情况不会改变主意。

    几家一直注意着太子殿下,就怕太子殿下一个行差就错,皇上变了主意,到时候,几家都——

    好在太子殿下,有时是不着调,也有一出没一出,可大事上还是很靠得住的。

    身边的人也都是查过后,放心的。

    基本不是皇上的人,就是太子的人,太子后院的女人也都是查清楚了的,在他个人来说,并不注重规矩,只要喜欢都可以,可太子殿下行。

    太子殿下的身份还有一切注定了,不能。

    要是太子殿下真的看上了一个女子,为了防是有人下手,必须查清楚那个女子身份。

    要是合适,倒可以让太子纳了。

    要是不行。

    那,希望太子殿下能明白,该舍就舍,吴二老爷想完,觉得太子殿下受了多年为君之道,想必会想明白。

    女人哪里没有。

    为君就不能动真心,为了一个女人忘了君心。

    “你说你们女子,为什么就不听话一点。”太子萧瑀像是感叹。

    萧菁菁像没有听到一般。

    太子萧瑀好似也没有打算让她真回答,纪尧不想太子再说什么,小姑娘一来,太子就一直问,小姑娘都没有休息,让他心疼。

    “太子殿下,女子各有各的性情,并不奇怪,你这一局是认输了是不是?”

    “纪太傅是怕孤再欺负菁华郡主?”太子萧瑀闻声,好笑的问,掠过萧菁菁。

    萧菁菁不以为意。

    吴二老爷渐渐回过神,他听到一点,没有如不久前那样多想,太子殿下就是开玩笑,只是不知道太子殿下怎么把永叔和菁姐儿凑到一起。

    辈份都不一。

    纪尧:“太子殿下要是认输,那这一局就是在下赢了。”

    “这一局本就是纪太傅赢了,孤又不是笨蛋,能看不出来,不用再下,就知道,纪太傅棋艺高操,让孤佩服不已,孤看找不到比太傅厉害的了。”

    太子萧瑀不是输不起的。

    注意力回到棋盘上,让侍卫把棋子收回,懒洋洋的靠着:“再来一局?孤还不信练了这么久,都胜不过太傅。”

    纪尧伸出手,儒雅温和:“太子请。”

    萧菁菁看着四爷和太子殿下,吴二老爷也是。

    “好。”

    太子道,待棋子分好。

    “这次还是孤先来,太傅大人还是执黑吧。”

    “请。”纪尧示意。

    太子萧瑀没有马上下子,他望向萧菁菁:“菁妹妹会下棋吗?”

    “不会。”

    萧菁菁上一世跟着四爷,四爷教她打过一段日子棋谱,她太笨,老是记不住,学不会,后来和四爷渐行渐远,自己无聊时自己也打过。

    但一直学不会。

    这一世,她还没有下过。

    她知道自己的水平,就不在四爷还有太子殿下二舅舅的面前献丑了,吴二老爷从不知道菁姐儿会棋。

    要是菁姐儿说她会,他才会吃惊。

    听菁姐儿说不会,他觉得正常。

    纪尧心中又多了笑意,小姑娘倒是理直气壮得很。

    “还说你要是会,就来替孤下,和纪太傅对弈,孤好好看看,要不要孤教你?”太子萧瑀嘴角上扬,玩味的问。

    “要不要我教你?”

    萧菁菁还没有说话。

    “站在孤身边来,或者你想要纪太傅教你,那你就站在纪太傅那边去。”太子又打趣起来。

    萧菁菁原本打算离开的。

    “菁华郡主可以学一下,想学,我可以教你。”纪尧倏的抬头,修长有力骨节分明的手上拈着黑色的棋子,温和包容的笑。

    萧菁菁心紧了紧,上一世也是这样,她恍惚起来,分不清是不是回到上一世。

    “啧啧。”太子笑得不行。

    吴二老爷没有如太子般,他并不反对外甥女学。

    纪尧看也不看太子,只看着小姑娘,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怎么不想学?”

    “不是。”

    萧菁菁反应过来,她重新活了过来。

    慢慢她清醒了。

    上一世很多她以为忘了的事,她竟都记得,心里不是滋味起来,特别是对上四爷温和的目光。

    “那就是想学,看来是想跟着纪太傅学了,孤真是伤心。”太子凑起热闹。

    “太子殿下。”

    萧菁菁重重的。

    “不想跟孤学就不跟孤学,菁妹妹真是聪明,知道纪太傅下得好,不像孤,老是输。”太子萧瑀抑揄的道。

    萧菁菁:“……”

    纪尧招手:“菁华郡主过来。”

    太子又忍不住笑,吴二老爷注视外甥女:“菁姐儿,过去吧。”

    萧菁菁走过去。

    太子发现他话中有话说了那么多,居然没有多少人相信,受到影响,可惜可惜,失望过后,他执起第一子,放到棋盘上。

    “来吧,太傅大人,还有菁妹妹。”

    纪尧跟着落了子,落完,又拈一颗黑子,萧菁菁回忆的上一世打过的棋谱,学过的,再对比眼下的棋盘,注意着四爷和太子的动作表情。

    吴二老爷懂一些,下得还行,像之前一样站在太子旁边看,渐渐太子和永叔越下越多,棋盘上的棋子渐渐多起来。

    纪尧一边下一边和萧菁菁解释着,太子时不时插一句,吴二老爷只看不语。

    “观棋不语真君子。”

    良久后,太子叹一口气,盯着纪太傅和菁妹妹,下了一子。

    纪尧和萧菁菁讲完,快速下了一子,堵住太子的白子。

    吴二老爷看向永叔,永叔这样不让太子,太子万一记在心里?

    “看来孤又输了,不行,不行。”

    太子萧瑀在又下了一子后,丢开了手上的棋盒,他又输了,太明显了。

    “太子殿下再来几次,臣就不行了。”纪尧知道何时说什么话。

    吴二老爷这才放下心。

    萧菁菁一边回想四爷教的一边对照着棋盘,把以前记得学的融会贯通,只是还是不能完全连起来。

    时间太短了。

    “太傅不必这样,当着菁妹妹的面,孤一输再输,孤的面子都没有了,一定要赢会来,不行不行,再来。”太子萧瑀挥手,还要再来。

    纪尧直接吩咐侍卫摆好。

    “记住了吗?”与此同时,他抽空问萧菁菁。

    “有些没记住。”

    萧菁菁抬头,实话实说。

    “慢慢来,不急,弈棋不是那么容易学的,要先打棋谱,不用马上死记硬背,一会我再教你,你要是真想学,我收了不少棋谱,你若没有,你拿回去看看。”纪尧温和的说。

    “很有长辈的样子,还真要认真教呀,送棋谱?”

    太子萧瑀看在眼里。

    吴二老爷总算听太子说了一句靠谱的话,永叔人本就不错,菁姐儿算是有福气。

    萧菁菁颔首。

    片刻太子依然执白先走,纪尧执黑落在后面,一来一去,和上一盘相似,萧菁菁听着四爷的讲解,注意棋盘变化,心中迅速记着,对照着,翻着记忆等等。

    四爷讲得浅显易懂,太子还是有时插一句,吴二老爷继续保持观棋不语真君子,这一局还是太子输。

    吴老夫人的院子。

    此时吴老夫人正问怀郡王府老太妃有没有合适的人选,菁姐儿大了,人也懂事了,要是有就说民听听。

    又问了靖康侯府老太君。

    “你那外孙女看起来还好,是不是懂事了要再看,安郡王都没急,你这个外祖母倒是替她操心。”

    怀郡王府老太妃,很是不客气。

    “谁叫我可怜的女儿就留下这一根苗呢,没有办法,以前菁姐儿不懂事,不亲近我我也没办法,家里都劝我,我也想着算了,反正不愿意听我的话,谁知突然懂事了,我这心呀就惦记上了,到底有没有合适的,给个准话,你家那混世魔王就算了。”

    “你还嫌弃上我孙子了,你也不问清楚为什么懂事了,哪有突然懂事的。”怀郡王府老太妃不屑一顾。

    “还不是我那苦命的女儿托梦,菁姐儿发现了某些人的真面目,不管是为什么,菁姐儿明白过来就好,到底有没有?”

    吴老夫人不乐意。

    “有倒是有,还要问问才好。”怀郡王府老太妃最后不耐。

    “那就好,有合适的就递个话。”吴老夫人道。

    “我也要问一问。”见吴老夫人看过来,靖康侯府老太君温柔笑了笑。

    “好,你们记着啊,不要忘了。”吴老夫人道。

    “放心,忘不了。”怀郡王府老太妃翻了一个白眼,靖康侯府老太君笑,笑过见纪老夫人一直没开口。

    “怎么了?”

    “还不是为了她家老四。”吴老夫人一听,不待纪老夫人开口。

    “嗯,老四也该继娶了,只是人选还没有定下来。”纪老夫人跟着说。

    “我看这样可以,我家孙子娶菁华郡主,我就勉为其难接受了,菁华郡主不是好欺负的,我家混世魔王刚刚好,你家老二家的蓁丫头不是看不上我家混世魔王,干脆嫁到纪府去。”

    纪老夫人和吴老夫人都不觉得好。

    靖康侯府老太君:“蓁丫头可配不上永叔。”

    藏书楼。

    在太子四爷派出去的人回来后,萧菁菁退出藏书楼。

    见到等在下面的紫嫣,她往花园去。

    行到花园,又多了不少少女,她也看到了纪馨还有顾瑶,顾瑶身边围了很多人,叶蓁也在,带着人站在角落,看起来变了一个人,不再目中无人,一个人无聊站着,哪怕附近有人指指点点说着什么,也不在意,看向她时笑着对她点了点头。

    萧菁菁意外的挑眉,叶蓁从来不会如此,可能是她是重活一次的人,她怀疑叶蓁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她脚步停往前。

    “是菁华郡主。”“瑶姐姐。”“馨妹妹。”看到她出现,不少少女看着她,仍然没有人靠近,顾瑶和纪馨听到动静也看过来,萧菁菁没有见到几个庶妹,表妹们也不在,不知道是不是在前面。

    过了一会,叶蓁走了过来。

    ------题外话------

    给亲们说下,男主字永叔,不是子叔,才发现写错了,改了,要是亲们发现哪里没改留下说下,还有靖康侯府二房嫡女是叶蓁不是李蓁已改。

    有时一急就写混了。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