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三章 审问结果
    皱眉看了溅落了汤汁的裙摆,没有在意。

    不过是不小心。

    丫鬟却脸色一变,跪在地上,边磕头边抬起头,一张脸惨白,又慌又急:“菁,华郡主,奴婢,不是,有意的,菁华郡主,请恕罪,奴婢给你擦干净——”

    忐忑不安,磕磕碰碰说完,就要跪行上前,替萧菁菁擦干净,除此外她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感觉到落在身上的的目光,她脸更白。

    “不用了,退下吧。”

    萧菁菁扫了扫丫鬟,还有手边的汤,开口。

    目光又看了一下丫鬟身后。

    她刚才看到了,这个丫鬟过来的时候还是好好的,是忽然不稳起来的,以至于把汤溅落到她的身上,只是人太多,她无法确定是意外还是人为,又是谁,收回目光,她再次看着眼前的丫鬟,眼中闪了闪。

    丫鬟的动作还有声音不大,但也让旁边的人看了过来。

    “以后小心一点,不要再把汤洒出来了。”萧菁菁想了下,没有再多想。

    “是,菁华,郡主,奴婢不会了,一定会小心。”丫鬟赶紧道。

    “起来吧。”萧菁菁又道。

    丫鬟望着萧菁菁,没有动,她想到过来时脚上一滑,才把汤撒到菁华郡主身上:“奴婢不是有意的,奴婢过来的时候不知为什么一滑,才会把汤溅落在菁华郡主身上!奴婢——”

    “哦,脚上一滑吗?还记得在哪里吗?”

    萧菁菁挑了挑眉。

    旁边的人也看着丫鬟。

    丫鬟很紧张,看向身后。

    吴老夫人眉头皱紧。

    示意了一下身边的周嬷嬷。

    宁氏也吩咐了身边的人。

    “就是那里。”丫鬟指向身边几步远处。

    “好,你先下去。”萧菁菁没有再继续问,示意紫嫣记住,没有多追究,此时正是外祖母寿宴,回过头,对上外祖母的目光,见外祖母点了点头,她转头:“秋雨。”

    她让秋雨陪着对方一起。

    秋雨得了命令,看着丫鬟。

    丫鬟还想说什么,神色迟疑。

    “你下去吧,表姐知道不是你。”这时,坐在旁边的宁疏影扶着肚子,微笑着道,这个丫鬟她见过,心中有数。

    她身边站着一个婆子一个丫鬟,很是严整以待。

    宁疏影是不久前过来的。

    “是。”

    丫鬟闻言,抬头,看到是大少夫人后,忙低下头,她虽然只是吴府厨房里一个普通丫鬟,但也是见过大少夫人的。

    “好。”

    宁疏影又是一笑。

    丫鬟很快退了下去,秋雨也跟着下去。

    宁疏影没有再说什么,萧菁菁也收回目光。

    “只是一点意外。”宁氏这时走过来,对着旁边的人,听了宁氏的话,顿时不再有人关注,事情似乎就这样过去了,没有人再记得。

    但真的没有人记得吗?

    好几个人眼中多了一些东西。

    “表妹没事吧。宁疏影瞄了眼萧菁菁的裙摆:”表妹要不要换一身,要是想换,我让身边的人带表妹去我的院子。

    “表嫂,不用了,只是溅落了一点。”萧菁菁摇头,谢过了表嫂的好意。

    就算她要换也可以去外祖母的院子。

    外祖母的院子给她专门留了房间,她可以去那里换,对于别的高门贵女,或许无法忍受一点污点。

    但她不会,上一世被纪宁赶到庄子上的时候,衣裳都褪了色,她照样穿,更别说落下一点汤汁。

    到了后来,没有碳只能裹着旧衣御寒,再后来连旧衣也没有了,身上几日沐浴,都算正常,经过上一世,她改变了很多习惯。

    她知道,就算再像上一世一样,她也能适应。

    “那好吧,表妹一会再换吧,表妹你变了很多。”宁疏影又道。

    “只是觉得没有必要。”要是以前的她,她会换,现在,萧菁菁视线落在宁疏影肚子上:“表嫂身体还好吧?”她抬头。

    “还好,上次多亏了你,表妹,要不是你。”宁疏影笑着点了点头,摸了摸肚子,神色中仍带着一些后悔,她凝着眼前的表妹,她真的很感谢菁表妹。

    要不是菁表妹,她和她的孩子说不定——

    菁表妹不止提醒她,更是让祖母把秦嬷嬷派到她身边,秦嬷嬷什么都会,不仅照顾得她很好。

    上次落水更是秦嬷嬷救起她,事后她才知道是这位菁表妹提起,祖母才会派秦嬷嬷到她身边。

    要是以前她会不理解,如今只有感激。

    不管表妹是怎么想到的,菁表妹都是为了她好。

    “我听祖母说,是表妹和祖母提起,祖母才把秦嬷嬷派到我身边,一直没谢表妹,还有这些日子,表妹总是送东西过来,我哪里用得了那么多,表妹以后不要再送了,我用也用不了,还是表妹自己留着。”

    “我只是不想表嫂有事,才提了一句,表嫂不用谢我,主要还是祖母,那些东西表嫂能用就用,小侄子出生了也能用,我是为了小侄子,我现在也用不上。”

    萧菁菁淡淡的。

    “好吧,那多谢表妹了,等孩子出生,再告诉他。”宁疏远影也不再说,菁表妹也是为了她好,再说那些东西对于菁表妹也不算什么,菁表妹一时也用不上。

    萧菁菁轻应一声,目光放表嫂肚子上。

    “这位就是秦嬷嬷。”

    宁疏影想到什么,侧过头,指着身边的嬷嬷,怕菁表妹不认识秦嬷嬷。

    “嗯。”萧菁菁其实已经看到了,在看到秦嬷嬷的时候她的心情变得有些复杂,因为上一世她见过秦嬷嬷。

    在她嫁给四爷前,父王有一日回府把秦嬷嬷带回了府,送到她身边,告诉她秦嬷嬷是母妃身边的老人,让秦嬷嬷陪她出嫁。

    她身边都是不知事的,秦嬷嬷原是宫里出来的,什么都懂,她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秦嬷嬷,当时她并不在意,也没有放在心上,一心都是无法嫁给纪宁只能嫁给别人的愁苦,只以为父王是担心她。

    直到,吴氏见到秦嬷嬷,问起。

    知道秦嬷嬷的情况后,吴氏问她要了秦嬷嬷,说是父王身体不好,秦嬷嬷不是会医,会药膳吗。

    她想到父王的身体就答应了。

    吴氏很高兴离去,父王听说过脸色却并不好,那时她还问父王怎么了。

    父王什么也没有和她说,她也忘到了一边。

    出嫁后回门,没有见到秦嬷嬷,才知道秦嬷嬷一个人离开了,不知道去了哪里,吴氏还很不高兴。

    父王也不高兴。

    她只以为父王是生气秦嬷嬷的离开。

    对秦嬷嬷没了好印象,差点报官,是父王劝住了她,告诉她不用,就这样吧。

    显然是对她很失望的,那个时候父王也许已经为她担心,看到了后来,或者已经有些怀疑吴氏了吧。

    她一无所知。

    之后很久,她才知道秦嬷嬷是外祖母的人,外祖母被她伤了心,虽然不再管她,可还是放心不下,找了父王,想尽办法把秦嬷嬷到她身边。

    怕她不愿意,才没有告之她。

    她呢,无知可笑的把秦嬷嬷送给吴氏,外祖母一定对她失望透顶,秦嬷嬷想必是不愿听吴氏的才离开。

    这一世她一直没有见到秦嬷嬷,也没有在外祖母身边见到秦嬷嬷,没想到外祖母把秦嬷嬷给了表嫂。

    “秦嬷嬷很好。”

    宁疏影又笑着。

    萧菁菁什么也没有说。

    “礼哥儿媳妇,菁姐儿说什么呢。”吴老夫听到两人的话,开口。

    旁边的人也看向她们。

    “没有,祖母,表妹这阵子送太多东西了。”宁疏影笑得温柔。

    “哦,那该多谢谢菁姐儿。”吴老夫人一听,笑了笑。

    “我是送给未来的小侄子的。”萧菁菁道。

    “你这孩子,那等你小侄子出来谢你。”吴老夫人又道。

    “嗯、”

    萧菁菁一本正经的。

    宁疏影有些脸红,羞涩,表妹真是。

    吴老夫人摇了摇头,笑得不行,笑完,对着一边的:“我这外孙女呀,什么都好,就是贫嘴。”

    周围都是吴府各支,亲近的人,亦或吴府关系亲近几位老夫人。

    萧媛媛三人坐在不远处,再次羡慕起大姐姐。

    吴雯吴雲跟着宁氏和吴二夫人,吴三夫人王氏,一双三角眼,哼了哼:“菁姐儿是会说话。”她不敢太大声。

    吴霏带着嫉妒,她想留在祖母身边,可是祖母不让,吴莲小心抬头,看了眼马上低头。

    顾瑶和纪馨坐得稍远。

    只能听到一些。

    叶蓁坐在自家祖母身边,轻笑。

    “菁华郡主不错?”忽然她听到祖母的声音。

    “祖母。”她转头。

    靖康侯府老太君只是笑。

    吴氏带着萧柔柔坐得不远也不近,神色平静,看不出有什么,一边和身边的人交谈一边看着萧菁菁。

    “那是你菁华郡主吧,跟变了一个人一样,要不是样子没变,都快认不出来了,才多久,发生了什么事——”旁边一个有些刻薄的妇人,睥了睥萧菁菁。

    吴氏嗯了声。

    “不是说和吴府不亲近,我记得以前不是这样。”可是只亲近你的,怎么突然变了,妇人回头,带着八卦的神情还有说不出的恶意。

    “李夫人关心得真多。”吴氏不是傻的怎么可能没有发现,这些人想什么她一清二楚,不过是看她还算得势,一个个都是趋炎附势,她淡淡的。

    她不是不想接近那些真正的贵人,只是人家看不上她,嫌她只是一个侧妃。

    吴氏心中不愉。

    这个李夫人是督察院左督御史李大人的夫人。

    并不是原配,也是继室,说话不动脑,得罪很多人,要不是看她还有用,说不定哪天会用上,她早就不理会了。

    “果然是养不熟,吴老夫人居然这么高兴。”

    一边的几个妇人也点头。

    吴氏没有开口。

    萧菁菁那臭丫头越来越不好对付,她心中不快。

    萧柔柔看着萧菁菁,咬牙切齿,又嫉又恨,明明她不比萧菁菁差,为什么她只能坐在这里?

    接下来的寿宴没有再发生什么。

    萧菁菁出于谨慎没有动面前的汤,留了下来,前世她会嫁给四爷,就是被人所害,其他人也没有动。

    吴氏一直注意着,眸中闪过冷光,她心里原本是打算,不再留手,就在今日老太婆的寿辰上彻底毁掉萧菁菁,人也找好了,她要萧菁菁只能嫁给最低贱的人。

    无论萧菁菁是去离席还是用了汤,都逃不出她的手心,可萧菁菁那臭丫头没有,她还准备了好几个后手,为了以防万一。

    只要萧菁菁离席,就别想再回来。

    谁知道都没有用上,现在看来还要另寻办法。

    老太婆都不动汤,多半起了怀疑,事后肯定会查,她倒不怕她查,动手前她就想到,汤单吃下去并不会有什么。

    只有闻到另一种香料,才会起反应,光查汤是不会有任何结果的,她不会让人查到她的身上。

    寿宴结束,萧菁菁扶着外祖母回了院子里。

    “去了藏书楼?见到太子永叔了?”吴老夫人边走边问。

    萧菁菁看出外祖母早就知道。

    “汤我让人去查了。”吴老夫人没再说。

    “那处地面也让人盯着,让人去看了,希望会有收获。”

    萧菁菁扶了外祖母坐下。

    “人呢。”

    吴老夫人坐下后,盯着周嬷嬷。

    “老夫人人在外面。”

    周嬷嬷道。

    “好,让人进来。”吴老夫人道。

    “是。”周嬷嬷忙点头,知道老夫人是什么意思,她抬头看了看菁华郡主,还有一边的丫鬟,退了下去。

    “之前是怎么回事?菁丫头。”吴老夫人目光收回,扫了扫外孙女身边丫鬟,示意她坐下:“告诉外祖母,听到你派来的人说出事了,外祖母吓了一跳,还以为是你,后来知道没事才松口气。”吴老夫人只是接到外孙女派来的来送的话,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她带着人到的时候,只看到霏姐儿柔姐儿和菁丫头她们在说话,她拍了拍外孙女的手,带着担忧和庆幸。

    萧菁菁就着外祖母的手,坐下:“外祖母。”知道让外祖母担心了,而且之前她差点用鞭子抽人。

    紫嫣秋雨守在郡主身边,秋雨在周嬷嬷接手那个把汤汁洒到郡主裙子上的丫鬟就回来了。

    吴老夫人让下面的丫鬟上茶,让人守着外面,暂时不要让人进来。

    丫鬟退下。

    “说吧,菁丫头,怎么回事。”她又道。

    “外祖母,四表妹还有三妹妹算计四妹妹和五妹妹,三表妹听到了,找到我和雲表妹,当时叶姑娘也在——”

    萧菁菁把当时的情形说了出来。

    “霏姐儿柔姐儿?算计谁?”

    吴老夫人蹙起眉头。

    “四妹妹和五妹妹,还有二妹妹,我听三表妹说完,便赶了过来,到了后,见到了景世子。”萧菁菁重复了一遍。

    “景非翎?”

    吴老夫人还是皱眉:“他在那里?他怎么在哪里?他在哪里做什么?你说?”

    “外祖母,当时叶姑娘也在,雲表妹也在。”萧菁菁直接复述了那时的情况:“我们当时知道不好,景世子冲出来,掐住了叶姑娘。”

    “……”

    “……”

    吴老夫人没有说话,皱紧眉头听着外孙女讲述,看向紫嫣和秋雨,紫嫣秋雨点头,表姑娘和三姑娘算计人,是该让老夫人知道。

    萧菁菁把事情的经过都说完,才停下来。

    “就是这样,外祖母。”

    “你说?”

    吴老夫人还是有些没有回过神来,她仔细的想了想,人老了,有时候有点反应不过来,需要时间理清。

    菁丫头的意思是?柔姐儿和霏姐儿布了一个局,想要算计媛姐儿几个,景家那小子被她们挑上,菁姐儿她们从莲姐儿那里知道,就过去,正好赶上?

    “你先等一下。”

    想到这里,吴老夫人看着外孙女:“我理一理。”

    “好的外祖母。”萧菁菁点头,知道外祖母在理清思绪,她没有打扰。

    “你的意思是。”过了一会,吴老夫人理清了事情的脉络,她凝着外孙女:“柔姐儿和霏姐儿设计,拉了景家小子入坑,你听莲姐儿说了便赶过去?”

    “是的,外祖母。”萧菁菁点头。

    “真是岂有此理!霏姐儿简直是胡闹,胡闹也有个限度,她这是冥顽不灵!竟然敢去算计景家那小子,景家那小子是好相与的吗,她以为景家那小子很好算计?别看景家那小子不学好,却是个狠的。”

    吴老夫人气得不行。

    砰一声,手拍在扶手上,站了起来。

    “到时候就是我出面,都不一定能抹去,霏姐儿看来是怎么教也教不转了,整天只知道一些歪门邪道,老三到底怎么教的女儿,简直是丢尽吴府的脸,媛姐儿几个哪里得罪她了,没有一点本事,还想算计人,好在媛姐儿几人没事,不然——她们知道要是算计成功,会是什么结果吗?都是姐妹,这次一定要老三好好教,敢在府里算计人。”

    吴老夫人恨恨的。

    丫鬟都不敢再站着,一个个跪在地上。

    紫嫣和秋雨也低下头,老夫人看来信了。

    “好在还有自知之明,没敢算计菁姐儿你,萧柔柔果真不愧是吴氏的女儿,和她娘一样,不知何时和霏姐儿一起,吴氏不知道知道不知道。”

    吴老夫人又道。

    看着外孙女。

    萧菁菁没说话,明白外祖母的担忧,在她看来,吴氏可能并不知道。

    要是知道,就不会是这样了。

    “那个带媛姐儿她们去的丫鬟很可疑,马上让人去查,看看是不是府里的丫鬟,要是的,马上带过来,还有找上景家那小子的那个丫鬟也要找到。”吴老夫人想了想,咬牙切齿,恨铁不成钢:“一定要审问清楚,要是真是霏姐儿她们!”

    萧菁菁赞同外祖母的话。

    “那两个丫鬟长什么样子,菁姐儿知道吗,问过没有?”吴老夫人想到什么。

    缓了口气。

    “二妹妹四妹妹五妹妹应该记得。”

    萧菁菁道。

    “好,让人去问问媛姐儿几个,景小子那里,我再让人去问。”吴老夫人道,还是问问媛姐儿几个比较好,就是景小子那里比较麻烦。

    景小子还不知道会怎么做。

    按菁姐儿说的,景家小子一开始误会是叶丫头的时候,可是想掐死叶丫头。

    要是真有意外,她那两个老友今后还怎么处,曾经两个老友还想让两个孩子成亲,哎,看来是不可能了。

    幸好菁姐儿阻止了。

    叶丫头也是倒霉,性子虽不好,也不算太坏,听说变好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看起来倒不再目中无人,眼高于顶,听菁姐儿说的,像是真的变了,能和菁姐儿们一起,应该好了不少。

    景家小子原来还好,这些日子也不知道发什么疯,和叶家那丫头有什么深仇大恨的,想要掐死叶家丫头,这次又碰上。

    景家小子说疯了吧,见到媛丫头几个还知道马上离开,菁姐儿说景家那小子是知道算计她的人是谁的。

    就怕景家小子自己下手报复。

    “嗯。”

    萧菁菁应声。

    “你去找媛姐儿几个,你去找怀郡王府老太妃,你去找靖康侯府老太君。”吴老夫人看着跪在地上的丫鬟。

    “你们也去。”萧菁菁对着紫嫣还有秋雨。

    “是,老夫人。”被点名的丫鬟还有紫嫣秋雨一起道。

    退下去。

    吴老夫人没有说什么,过了一会:“你去盯着吴氏,你去老三那里,你去盯着霏姐儿还有萧柔柔。”才又吩咐,对着余下的丫头。

    “是。”

    “去吧。”一并吩咐完,吴老夫人才停了下来,吴氏要是不知道,还好,要是知道,到时候就怕会节外生枝。

    丫鬟退下。

    “还是雲丫头好,听话,莲丫头也不错,还知道来找你。”吴老夫人叹了口气,她后悔没有派人到霏姐儿身边,让老三媳妇教成现在这样。

    要不是莲丫头,事情不一定发展成什么样,霏姐儿和萧柔柔明显是想坏了媛姐儿几人的名声,她们设计让景家小子去,又带人过去,不是才怪。

    以前她一直不太看得上莲姐儿,谁知道莲姐儿还不错。

    “莲表妹只是胆子小。”萧菁菁道。

    吴老夫人此时觉得小家气也没关系,只要心正。

    “外祖母。”萧菁菁看着外祖母。

    “老夫人?”就在这时,周嬷嬷走了进来,吴老夫人转过头,萧菁菁也是。

    “人呢?”

    吴老夫人看着周嬷嬷。

    萧菁菁也看着。

    周嬷嬷连忙恭敬的开口,让到一边露出身后的人:“老夫人,人来了,人在这里。”她回身,看着身后低着头,不敢抬头,恭敬小心的丫鬟:“还不给菁华郡主和老夫人请安,菁华郡主老夫人若问你什么,老实回答知道吗?”

    “是,是,奴,婢。”

    丫鬟低着头,头也不敢抬,双手握紧,很紧张,砰一声跪在地上:“奴婢见过菁华郡主,见过老夫人,奴婢!”

    “让你给老夫人行礼还有菁华郡主行礼又不是——”周嬷嬷见状眉头紧皱,不悦道,这个小丫鬟似乎是大厨房的,还想要说什么。

    “不必害怕。”吴老夫人没有等周嬷嬷继续说,打断了周嬷嬷的话,看着低着头紧张害怕的小丫鬟。

    周嬷嬷听了老夫人的话,退到旁边,不再开口。

    “老,夫人!”小丫鬟知道老夫人很和善,她强压心中的紧张,启唇,可能是第一次见到老夫人她还是忍不住紧张,她小心抬起头,只看了一眼,又快速低下头。

    萧菁菁已认出对方正是把汤洒到她裙子上的那个丫鬟。

    “不必这样,起来吧。”吴老夫人注视着小丫鬟。

    “是。”小丫鬟声音微微颤抖,片刻她慢慢站起来,只是还是不敢抬头,她向着萧菁菁:“菁华郡主。”

    “不用多礼。”萧菁菁开口。

    “是,奴婢谢菁华郡主,谢老夫人。”丫鬟终于松了口气,她也抬起了头,低眉敛目,神色紧张。

    “叫你来是有事问你。”吴老夫人坐下,萧菁菁也坐下。

    “请老夫人问。”丫鬟早就知道老夫人叫她来是有话要问她。

    她很早就知道,所以才担心紧张害怕,怕老夫人以为她是故意的,怀疑她,如今老夫人和菁华郡主都在,她……

    “之前你说你滑了一下,是自己不小心滑了,还是脚上滑到?”吴老夫人紧盯着丫鬟,慢慢问。

    萧菁菁也盯着。

    周嬷嬷也是。

    “回老夫人的话,奴婢。”丫鬟再次抬头,迟疑了一下。

    “直说无妨,我要听实话。”吴老夫人直视她。

    “是,奴婢感觉到脚上一滑,来不及反应,手上不由一晃。”丫鬟不敢直视老夫人的眼晴,垂下眼帘,小声道。

    “你确定是脚下一滑?”吴老夫人紧盯不放。

    “是。”丫鬟声音大了许多。

    “好。”吴老夫人得到答案,看向菁姐儿,事情很清楚了,萧菁菁也明白外祖母想说什么,周嬷嬷也听明白了,等着老夫人吩咐。

    丫鬟不敢再说,低下头。

    “你是大厨房的?”吴老夫人没有立马吩咐,又看向丫鬟。

    “是,老夫人。”丫鬟心一紧,老夫人会不会怪在她身上?她很怕。

    “你来的路上有没有看到什么人,有没有发现哪里不对?”吴老夫再次询问起来,问得很详细。

    丫鬟心头一松,老夫人不是追究她就好,她想了想,怕自己说没有老夫人会生气,可是她真的没有看到,不由紧张害怕的:“没有,老夫人,奴婢在路上没有看到什么人,也没有发现哪里不对。”

    周嬷嬷看出老夫人是想看看有没有线索,显然这个丫鬟并不知道。

    吴老夫人也不失望,本来她就没有报太大希望。

    萧菁菁一样。

    “你仔细再想想。”吴老夫人没有放弃。

    “是。”丫鬟紧张的道了声是。

    吴老夫人没有催她。

    周嬷嬷也等着,萧菁菁注视这个丫鬟。

    “老夫人。”丫鬟不敢想太久,她真的用尽的回想了,她本来是在大厨房帮忙的,老夫人生辰,一时忙不过来,才帮忙的。

    “还是没有?”吴老夫人像是看出了什么。

    “是。”丫鬟声音很低。

    “那你下去吧,不过最近你就跟着周嬷嬷,不要乱跑。”吴老夫人没有再问下去,问也不可能问出什么了。

    当时事多,一个小丫鬟要是看到什么,也不可能。

    她是让人查过这个小丫鬟的。

    从小被卖到府里,一直在大厨房,平时是个老实的,也没有和谁有过接触,看起来不会有问题,她只担心有人会对这个丫鬟不利。

    所以才让她留下来。

    “是老夫人,奴婢当时太紧张,没有注意到,奴婢会再想,要是有什么会马上报给老夫人。”丫鬟想了又想,她也不知道怎么忽然说。

    “嗯。”吴老夫人没有太过在意,只是有点意外。

    挥了一下手。

    萧菁菁仍然只是看着,周嬷嬷见罢,示意小丫鬟跟她走。

    丫鬟看向周嬷嬷,又看向菁华郡主和老夫人。

    吴老夫人想着事。

    “老夫人,是有人要害菁华郡主吗,是汤有问题吗?”丫鬟跟着周嬷嬷走了几步,忍不住回头,恭敬小心道,目光紧张望向菁华郡主。

    萧菁菁回视,丫鬟像是吓到,又低头。

    “你?”吴老夫人看过去,眉头紧皱。

    “奴婢就是。”就是什么说不出来,整个人跪在地上,后悔起来,心中免不了又紧张,说也说不清楚了。

    周嬷嬷觉得这个小丫鬟有些不知轻重,这些是她能问的,竟然当着老夫人还有菁华郡主的面问,老夫人怎么会高兴:“老夫人。”她望着老夫人。

    “你猜得很对。”吴老夫人道。

    周嬷嬷心中惊讶,难道老夫人?

    又扫了扫菁华郡主。

    “奴婢一定会好好想。”丫鬟心中本来很怕,见老夫人根本没有怪她,也没有生她的气,她脸上带着不可思议,猛的抬头,小心瞄了瞄老夫人和菁华郡主,发现老夫人和菁华郡主真的没生气,觉得传言没有错,老夫人真的很好,菁华郡主却和传言不一样。

    “嗯。”吴老夫人对周嬷嬷挥了下手。

    周嬷嬷连忙带着丫鬟下去,这次,丫鬟没有说什么。

    “只有等派去查的人了。”吴老夫人转过头,凝视外孙女:“要是让我知道是谁对你下手,外祖母不会放过他。”

    “老夫人。”周嬷嬷快步走进来:“检查汤还有地面的人回来了。”

    “让她们进来。”吴老夫人马上道。

    下一刻两个婆子走了进来,低着头恭敬行了一礼:“老夫人。”

    “怎么样?”吴老夫人没有等她们说完。

    “老夫人,汤里没有检查出不对,地面凑近闻,被浇了水还有油。”两个婆子回答道。

    “什么?”吴老夫人很怒。

    地面上有油还有水。

    果真是有人纯心想害她的外孙女?

    “汤里什么也没有检查出来?”

    “没有,老夫人。”两个婆子道。

    “马上让人查当时有谁接近过那处地面,谁最有嫌疑,最有可能。”吴老夫人恨恨的道,汤没有问题,那就查地面上的油从何而来。

    “是。”两个婆子立时领了命。

    吴老夫人心中知道不好查,当时人太多,多半查不出来。

    “果然有人想害你,菁姐儿。”

    半晌,她叹口气对外孙女说。

    “外祖母也不必太担心,我会小心。”萧菁菁扶住外祖母:“外祖母不要为了这点事气坏了身体。”

    “看来有些人是不想活了。”吴老夫人还是气:“菁姐儿觉得会是谁?谁想害你。”

    “如果说害我,吴氏,顾瑶都有可能,但这件事吴氏可能性最大,当然也不能说就是吴氏,也可能是其他的人。

    萧菁菁也不确定。

    ”吴氏顾家丫头?“吴老夫人不解。

    ”之前孙女。“萧菁菁把自己没有忍住心中的恨意,当众揭穿顾瑶和纪宁的事告诉外祖母,在她心中,吴氏嫌疑最大。

    顾瑶可能性并不大,也不可能。

    ”外祖母,孙女差点破坏了你的寿辰,要不是叶姑娘提醒,我——“

    ”这有什么,就该那样,有些人不要脸,非要让人揭穿她,为什么要给她留面子,何况她对你做了什么。“

    吴老夫人嗔怪道,拍了拍外孙女的手,没有等外孙女说完,她一点不生气,反而觉得就该这样。

    外孙女早就该揭穿顾家那个丫头,当场揭开更好。

    ”老夫人。“

    一个婆子冲进来。

    另一间厢房,吴氏看着萧柔柔,让人守在外面。

    萧柔柔有些不耐,她还有事要去做呢,要不了多久就要回府,娘也不知道要干什么:”娘什么事啊,神神秘秘的。“

    ”我有事问你。“吴氏真没想到柔姐儿这么大胆,胆敢去算计人,要不是问了她身边的人她还不知道。

    长大了,会算计了,要算计也不该和吴霏一起,吴霏能有什么算计,最后的结果就是被人发现。

    ”什么事啊娘?“萧柔柔嘟囔着。

    ”给我好好站着,我有正事问你,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一点也不乖。“吴氏看不得自己女儿不耐烦的样子,都这个样子还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说你在想什么,是不是想吴礼那小子?“

    突然想到什么,吴氏格外生气。

    ”娘你说什么呢,我哪里想大表哥了,哪里不乖了?“

    萧柔柔很委屈,还有心虚,娘怎么会知道她想大表哥。

    这就是被娘知道的后果,娘肯定会拦着她,不让她找大表哥,别说其它,时不时就会怀疑她。

    娘太烦了。

    ”要是真的没有就好了,你乖,你说你哪里乖,整天惹娘生气。“吴氏不满说。

    ”我什么惹娘生气了?“

    萧柔柔哭丧着脸。

    ”哭丧着脸做什么。“吴氏气恨的,伸了手点了一下她的鼻子:”你和吴霏算计萧媛媛那几个贱丫头了?“

    ”娘你怎么知道?“萧柔柔睁大眼,不相信。

    ”你说呢。“吴氏没有回答。

    ”是我身边的人告诉娘的是不是,我都让她们不要告诉娘了。“萧柔柔不高兴起来,她身边的人都听娘的。

    她都说了,不管什么事娘一问就交待了,她气了,生气了。

    ”你看看你,倒是知道生气,谁让你算计那几个贱人的?“吴氏懒得多说,直盯着她。

    ”娘,你为什么这样说?“萧柔柔听出娘话中的不赞同,更不高兴了,还有不满。

    她不过是看那几个臭丫头不顺眼,教训她们一下。

    又不是她一个人。

    还有霏表妹,而且大多都是霏表妹做的。

    娘是什么意思?

    她嘟的嘴,不满望着娘。

    ”那几个贱丫头算什么东西,需要你去算计,平白拉低了自己的身份,让人盯上。“吴氏不以为然。

    ”那岂不是不能教训那几个臭丫头。“萧柔柔觉得娘站着说话不腰疼。

    ”不是说不能,是想找准办法,而且不该是你来,有什么你可以和娘说,你还小,很多没有做过,难免有纰漏。“

    ”我又不是一个人。“

    ”不是一个人才麻烦。“

    ”那娘到底是什么意思,不就是对付几个看不顺眼的臭丫头,娘你说我,事情又没成功,等你来,不知道等多久。“

    ”你也知道没有成功呀,弄了半天,却没有成功,你们自以为严密的计划,全是漏洞,倒是让人家怀疑了,你说让我怎么说你,没有做过就不要做,吴霏是傻的,你也跟着学,以后不要跟着吴霏,有什么来找娘,你可知道这次,要是一个不好,你父王也会知道。“

    ”我想给大姐姐一个教训,可吴霏不愿意,娘,父王真的会知道?“

    ”你说呢?你可知道我本来想对付萧菁菁的。“

    ”娘你真的,为什么又没有?现在该怎么办娘,“萧柔柔抓紧吴氏。

    ”知道急了?“

    ”侧妃娘娘。“墨书从外面过来,急冲冲的。

    吴氏盯向她:”何事。“

    ”侧妃娘娘老夫人像是在查什么。“墨书抬头。

    ”查什么?“吴氏转身凝着女儿:”听到了?“

    ”娘,会不会查到?“萧柔柔必竟是第一次算计人,不由怕。

    ”那两个丫鬟是不是吴府的?“吴氏问。”

    “不是,娘,是吴霏找来的。”

    “那就行,只要找不到那两个丫头就好。”吴氏得了确定,松了口气。

    萧柔柔还是担心。

    吴氏安排起来。

    *

    “老夫人,没有找到那两个丫鬟,可能不是府里的丫鬟。”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