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 花朝节入宫
    “父王,我没有!”

    “王爷。”吴氏目光如水,拉着柔姐儿,隔着婆子和丫鬟,盈盈望着安郡王萧成,想要说话。

    “带她们下去。”安郡王没有理会。

    “是。”

    “……”侍卫上前,吴氏脸色不好,萧柔柔挣扎着想要尖叫,拉着吴氏还有萧柔柔的丫鬟和婆子不敢违逆王爷的话,彼此看了看,知道了王爷的态度,不敢再让侧妃娘娘还有三姑娘留在这里。

    忙硬拉了侧妃娘娘还有三姑娘下去。

    侧妃娘娘就算生气,她们也不敢不听王爷的话。

    吴氏和萧柔柔被带下去。

    萧媛媛萧芸芸萧琳琳三人看着。

    萧琳琳眼中再次幸灾乐祸,她再不用怕侧妃还有萧柔柔了,萧柔柔就要被父王关起来抄书,派人守着,看萧柔柔以后还怎么得意,敢不敢欺负她。

    心中想着,得意起来,萧媛媛心态也有了变化,萧芸芸倒是没有,她知道父王对三妹妹比不上大姐姐,也是不一样的。

    “你们也回去。”

    萧成脸色不是很好的转回身,一下看到萧媛媛三人,还有萧平萧煜萧烨,皱了皱眉,挥手道。

    “是,父王。”

    萧琳琳不敢再幸灾乐祸,她怕父王,怕父王发现,萧媛媛心一紧,连忙低下头,小心瞄了瞄大姐姐,只有大姐姐不怕父王,萧芸芸也怕眼前的父王。

    萧成又看到萧平萧煜萧烨,眉头皱得更紧,大手一挥。

    萧平三人站在另一边也正看着吴氏还有萧柔柔的背影,见父王看过来,萧煜和萧烨收回目光,不敢再看,萧平又看了吴氏和萧柔柔一眼,才看向阿姐。

    “平哥儿,过来。”

    萧芸芸心中担心,怕父王会生阿弟的气,闻言忙抬头道,对着阿弟小心的。

    萧平走过去。

    “父王,我们下去了。”

    “去吧。”

    萧成还是一挥手,萧菁菁没有说话。

    回到正院。

    “菁姐儿。”

    萧成背负着双手,高大的身影转过身看着菁姐儿,满是络腮胡的脸上多了什么,并不好,扫向紫嫣秋雨还有赶过来的赵嬷嬷采薇香草还有正院的婆子丫鬟。

    “父王。”

    萧菁菁走过去。

    赶过来的赵嬷嬷香草还有采薇正院的丫鬟婆子连忙跪下行礼,她们微抬头。

    “起来吧。”安郡王皱眉头,没有说什么,另一个婆子想说什么。

    “谢王爷。”赵嬷嬷站起来,望向郡主:“都安排好了,郡主。”

    “醒酒汤准备好了吗?”萧菁菁问。

    “已经准备好了。”赵嬷嬷知道王爷和郡主有话要说。

    “父王喝了不少的酒吧。”萧菁菁又看着父王,安郡王萧成扶了一下额头,点了点头,高大的身体坐了下来。

    萧菁菁坐在下首:“嬷嬷把醒酒汤送上来吧。”萧成没有说话。

    “是,郡主。”见王爷没有反对,赵嬷嬷和另一个婆子对视一眼,忙应了是,起身带着人退了下去。

    等人都退下去后。

    “父王,有话就说吧。”萧菁菁感觉到父王有话要说,她望着父王。

    “菁姐儿怎么知道父王有话要说?”安郡王萧成脸色好了不少。

    “难道父王没有话说?”萧菁菁反问。

    “你这丫头!”安郡王萧成眼中多了笑意,伸出大手拍了拍眼前的大女儿,不再像之前一样沉着一张脸,气氛也不再压抑。

    萧菁菁也笑起来:“父王生气了?”

    “父王哪敢生气?”萧成又是一笑。

    萧菁菁嘴角微扬:“父王怎么不敢生气了?”

    “不和你这丫头贫嘴!”萧成爽朗一笑,摇了一下头,萧菁菁嘴角更上上扬,笑声传到外面,紫嫣秋雨对视一眼,其他的丫鬟婆子松了口气。

    王爷笑了,是不是表示没事了,之前王爷似乎很不高兴,不知道郡主和王爷说了什么?

    让王爷这样高兴,她们看向里面。

    “父王要是生了你的气,你还不生父王的气,父王可不敢,今日竟然有人敢算计想害本王的菁姐儿,幸好本王的菁姐儿没事,父王会派人查清楚。”

    萧成道,哼了声,阴沉。

    “让本王查出是谁,本王绝不放过他。”

    “今日还多亏了菁姐儿,不然芸姐儿几人——你三妹妹真的是被宠坏了,先前你做得对,以后父王不会再让她出去,让她好好在府里学好规矩,连姐妹都算计。”安郡王萧成想起别的,带着不愉。

    “菁丫头。”

    “父王,如果不是莲表妹听到告诉我,我也不知道,多亏了莲表妹,还有就是三妹妹找的景世子,不是真的纨绔,不然,我就是去了也晚了,父王更不必自责,三妹妹又不是被父王宠坏的。”

    萧菁菁平静的说。

    “菁姐儿!”

    萧成声音一沉:“莲姐儿是不错,景家那小子也好,你怎么——”

    “我什么?父王为什么不高兴,我说的是实话。”

    萧菁菁还是一片平静。

    父王心中还是在意吴氏,都这样了,她不该指责吴氏吗?

    本来就是吴氏的错。

    父王太纵着吴氏了,不然萧柔柔怎么敢,她越来越难受,上一世她并没有发现父王这样在意吴氏,这一世她发现她看错了很多事,父王为什么到了现在还是不让她说。

    “三妹妹本来就不是被父王宠坏的。”

    “菁姐儿,你不要说了!”

    萧成有些不高兴,他知道是吴氏宠坏了柔姐儿,但他知道错的根本是他。

    菁姐儿的话就像踩到他的痛处。

    “父王,连说一说也不行吗?三妹妹一直都是吴侧妃教养着,现在三妹妹成了这个样子,父王为什么要怪在自己身上,三妹妹这样都是吴侧妃的错。”萧菁菁没有退缩,毫不留情面的。

    “菁姐儿,你。”

    萧成知道菁姐儿说得没错,只是他还是不愿承认是他宠着吴氏,才会把柔姐儿教养成这样,要是当初他不那么宠着吴氏,不因为吴氏哭诉就让她教养柔姐儿,找个教养嬷嬷入府,或答应皇上的赐婚,继娶一房高门的继室。

    也不会这样。

    吴氏完全就是被他宠出来的。

    面对菁姐儿拙拙逼人的话,他无法承认。

    “父王,我就是想说清楚。”萧菁菁又道,哪怕父王有错,她是一个自私的人,父王是她唯一的亲人。

    她不可能怪父王,只能怪吴氏。

    “吴氏必须见识少,父王以后会让人好好教你三妹妹。”萧成道。

    “父王是怕我怪吴侧妃,才揽到身上是吗?吴侧妃有父王宠着,我不能做什么,三妹妹现在是这样,完全是因为吴侧妃。”

    萧菁菁直视父王的眼晴。

    “菁姐儿好了。”萧成打断她的话。

    “我没有怪你,菁姐儿,只是觉得我也有错,你说得对,我以后不会再纵着吴氏,你放心,不希望你再说什么什么叫吴侧妃有我宠着你不能做什么的话,在父王心中,只有你最重要,吴氏再怎么也是你的长辈,我之前就和你说过,还是要注意一下,你三妹妹变成这样,也有父王的责任,父王不是不许你说,父王心中清楚你说得是对的,要不是父王宠着吴氏,纵着你三妹妹,把你三妹妹交给吴氏教养也不会这样,你也是跟着吴氏长大,就很好。”

    萧成说到最后又叹了口气。

    随即欣慰的道。

    “你没有变成你三妹妹那样,父王很高兴。”

    “父王,吴氏只是一个妾。”

    萧菁菁想告诉父王,吴氏她只是一个妾。

    没有资格作她的长辈,她也不愿意把吴氏当成长辈,在她愿意的时候她可以把她当成长辈亲近。

    不愿意的时候吴氏就是一个妾。

    “我没有变是因为父王。”

    “菁姐儿,你总是如此。”

    萧成想要说什么又没有,脸色不好,过了一会,想到了什么,缓和下来:“吴氏再怎么说也是侧妃,和一般的妾不同,一直照顾着父王,还是要给应有的尊重,你。”

    “侧妃也是妾,父王。”

    萧菁菁道,注视父王的神情:“也不是正室,我是菁华郡主,吴侧妃只是妾,父王要我把她当成长辈?那母妃算什么,西院的姨娘也一直服侍父王,父王这是怪母妃去得太早,还是觉得身边少了人。”

    “菁姐儿,你真是什么话都敢说!”

    萧成觉得菁姐儿还真是什么都敢说,看不出生气还是没有生气,声音微沉。

    “是父王教的。”

    萧菁菁回道。

    “所以是父王的错?”萧成开口。

    “我没有这样说。”

    “菁姐儿,你说这些父王并不生气,父王只是怕你这样叫人听到。”萧成没有责怪她:“吴氏哪里能和你母妃比,你不该用你母妃为比,父王也没有怪你母妃去得太早,你啊。”

    “我以为父王不记得母妃了。”

    萧菁菁心里复杂,心里为母妃难过,父王心里真的有母妃吗?

    之前她以为父王是因为她亲近吴氏才宠吴氏,心里只有母妃。

    可为什么她现在觉得父王早就忘了母妃,不记得了,不然为什么这样护着吴氏,父王心里早有吴氏。

    说是为了她亲近吴氏才宠吴氏,不如说父王喜欢吴氏,父王不继娶也是为了吴氏吧。

    父王说吴氏只是一个妾。

    又让她把吴氏当长辈,其实上一世她就隐隐怀疑父王是喜欢吴氏的,只是不愿意相信。

    这也是她为什么没有直接对吴氏动手的原因。

    父王上一世为了她而死,她再恨吴氏,为了父王她也愿意忍。

    不愿父王误会。

    “怎么可能,父王永远也不可能忘了你母妃。”

    萧成脸色一变。

    “你是你母妃给父王留上的唯一的血脉,父王最宠的是你,最爱的也是你母妃,谁也改变不了。”他认真的注视着菁姐儿。

    “我以为父王忘了。”萧菁菁淡淡的。

    “怎么可能,菁姐儿,你怎么这样想,谁说了什么?”

    萧成皱眉。

    “告诉父王。”

    “父王,没有人说,只是父王护着吴侧妃,我以为父王。”萧菁菁开口。

    “不要乱说。”

    萧成直接:“你竟然这样看父王,吴氏只是一介侧妃,不配为本王的妻。”

    他心中再喜欢吴氏。

    吴氏也是比不上正妻的。

    萧菁菁相信父王,她看进父王眼底,片刻,垂下眼帘,她不想再问下去,过了一会,她抬头:“父王怎么早上才到,我以为父王赶不及外祖母的寿辰了。”

    “路上耽搁了。”

    萧成心里也松了松,菁姐儿要是再问下去,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了,他笑了一下:“好在赶上了。”

    “父王是遇到了什么事吗?”

    萧菁菁问。

    “遇到十几个山贼。”萧成不在意的说。

    “父王没事吧?”萧菁菁有些担心,上上下下打量父王。

    萧成见状一笑,笑得爽朗,挥了一下手:“放心,父王没事,父王又不是一个人,带了侍卫,而且只是几个不入眼的山贼,哪里伤得到你父王,就算是冲上来,也不够打发的,几下就打发了,你还不相信你父王?父王好得很,不过因此误了一点时辰,不然会早点到。”

    “之前你给父王写信说带着媛姐儿几人管家,怎么样?”

    他轻笑着。

    “父王不信我能管好?”

    萧菁菁微昂头。

    “信,当然信。”

    萧成笑着说,这丫头又没有人教,也没有学过,倒是有信心,他之前让她有不懂问两位嬷嬷还有吴氏。

    看样子她是不可能问吴氏的了,他心中想到。

    “那父王还问。”萧菁菁道。

    “父王还不能问?你们几个丫头什么都不懂,父王不过是担心。”萧成笑出了声,摸了一下她的头。

    “父王可以四处看看,我们管得如何。”萧菁菁毫不示弱。

    “好,父王空了会看,以后,府里就交给你们,要不要父王再给你们找个会管家的教?”萧成笑起来。

    “不用,姚嬷嬷和蔡嬷嬷还有赵嬷嬷都会,外祖母也教过我,外祖母让我有不懂的问她。”外祖母知道她开始管家,很欣慰,也赞同她学管家,要她不懂的就去问她。

    也教了她很多。

    “那好。”

    萧成笑。

    不过他知道岳母管家厉害,菁姐儿跟着学也不错,还能教会媛姐儿和芸姐儿。

    “琳姐儿几人学得如何?”他又想到菁姐儿在信上说的。

    “五妹妹来了两次就没有再来,二妹妹还有四妹妹在学看帐本,三妹妹没有来。”萧菁菁想到几个庶妹。

    “姚嬷嬷和蔡嬷嬷教得很好。”

    “柔姐儿就算了。”提到萧柔柔萧成脸色就不好,又想到什么:“琳姐儿还,这些日子,姚嬷嬷蔡嬷嬷教得如何。”平哥儿几个,回府的路上,他已经问过,学得还算不错。

    “你三妹妹去没有去?”如果柔姐儿每日都去学了,怎么还是这个样子。

    “姚嬷嬷蔡嬷嬷教得很好,三妹妹偶尔会去,三妹妹冲撞表嫂后,这几日我让姚嬷嬷蔡嬷嬷好好教三妹妹规矩,没有教几日就到了外祖母生辰,二妹妹四妹妹五妹妹每日都会去。”

    萧菁菁去过几次。

    听出父王是想问什么。

    “吴侧妃娘找过姚嬷嬷和蔡嬷嬷,不想三妹妹太累,姚嬷嬷和蔡嬷嬷没有答应。”

    “慈母多败儿,柔姐儿都被她宠成现在这样了,还想继续宠,她到底想把柔姐儿宠成什么样。”他早就该不让吴氏教养柔姐儿。

    萧成气到了。

    吴氏到底想把柔姐儿宠成什么样?

    菁姐儿没有说错,就是她把柔姐儿宠坏的,先前他还觉得是自己的错,还生菁姐儿的气。

    萧菁菁看着父王生吴氏的气。

    “以后府里的事不许吴氏再插手,柔姐儿的事也不许她再插手,姚嬷嬷蔡嬷嬷做得很好,就该这样,学规矩就学规矩。”萧成下了决定。

    “还是菁姐儿你让父王放心,这些日子你母妃留下的陪房,都见过了,有没有能用的?”

    “有。”萧菁菁颔首。

    “那就用,要是不够和父王说,你要管你母妃留下的嫁妆,嫁妆单子看过了吧,应该都放在库房,那是你母妃留给你的,你好好留着,清点一下,有没有缺少的。”

    “嬷嬷已经照着单子点过一次,少了几件。”萧菁菁说。

    “少了几件?”

    萧成表情顿时不好。

    这些他都是交给吴氏打理的。

    现在少了几件,是吴氏动用了?还是?

    面对菁姐儿的目光,他脸色很是难看,如果真的是吴氏动的,他一定要好好问问她,她想干什么。

    “我会让人去问吴氏,到底怎么回事。”

    “还有地契和田契。”萧菁菁又道。

    “很好!”

    萧成真的生气了。

    吴氏什么没有,要什么他没有给她,竟然连地契田契也敢动,要是让他查到真的是她收了起来!

    萧成就要站起来。

    “王爷,郡主,醒酒汤来了。”

    赵嬷嬷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萧菁菁看一眼父王,萧成忍下心中的怒气,看着外面。

    “进来。”萧菁菁也看向外面,赵嬷嬷带着人,端着醒酒汤很快走了进来,行了一礼,抬起头。

    “郡主,王爷。”

    “拿过来!”没有等赵嬷嬷说完,萧成沉着脸伸出大手,沉声道。

    “是,王爷。”赵嬷嬷发现王爷脸色还是不好,来的时候紫嫣不是说王爷笑了,紫嫣不可能骗她,现在又是?难道又有什么事,有些担心郡主,小心睥了郡主一眼,才取过醒酒汤上前递给王爷。

    萧菁菁看出嬷嬷的担心。

    “给本王。”安郡王萧成高大威严的身体站了起来,大手一伸,下一刻夺过赵嬷嬷手上的醒酒汤,满是络腮胡的脸上有些发红。

    他夺到手上,昂头就喝。

    赵嬷嬷怔了怔,后面的丫鬟抬了抬头,又快速低下头,赵嬷嬷回过神后,见王爷还没有喝完,很担心的望向郡主。

    萧菁菁朝着嬷嬷点了一下头。

    赵嬷嬷才放下心。

    “好了,下去吧。”萧成喝完手上的醒酒汤,大手一抹,皱了一下眉头,觉得脸上的胡子威严是威严,但很不方便,随手把装过醒酒汤的碗丢给赵嬷嬷,大声道。

    赵嬷嬷丫鬟忙接过碗:“是,王爷。”

    退了下去。

    “你外祖母写信给我,说是想查你母妃当年病逝的真相。”萧成回过身来:“你应该知道。”

    “我知道。”萧菁菁回道。

    “你怎么想?是你和你外祖母说了什么?不然你外祖母怎么会突然要查当年你母妃病逝的事,本来很久前已查出。”萧成坐了下来。

    “是女儿和外祖母说过。”萧菁菁没有否认。

    她知道父王早就猜到。

    “父王不是和你说过,不可能是吴氏,你是不是以为是吴氏,那只是一个梦。”萧成蹙起眉头,摇头,不赞同。

    到了现在他还是不赞同,哪怕他答应了岳母那边。

    他和菁姐儿说过了,她还是不信吗?

    弄成这样。

    他倒没有责怪菁姐儿,就是觉得完全是多此一举。

    “对于女儿来说那不是梦,不查清楚,女儿无法安心,也许那是母妃托的梦呢。”萧菁菁没有退缩,对上父王的目光。

    萧成仔细看了看面前女儿的神情:“随你,你要查就查吧。”

    他知道自己再怎么说也改变不了。

    就让她查,到时候她就知道了。

    “我会让人查,也会找一找当初你母妃还在的时候服侍过你母妃的人还有当时的太医。”

    “谢父王。”

    萧菁菁明白父王答应了,父王还是疼她的,她凝着父王启唇。

    “谢什么,你母妃也是父王的王妃,你以为父王就没有怀疑过,没有查过吗,当年的时候过去太久不好查。”

    萧成又摇头。

    “不管如何,女儿都想要查一次。”萧菁菁还是道。

    “好。”

    萧成也不再说。

    “父王配合你,不查你不会死心,父王只和你说一句,不是吴氏,当年的人父王会尽力找到,吴府那边也会派人找,到时再——。”

    “父王为什么说不是吴侧妃,父王为什么肯定?万一是呢。”萧菁菁不气馁,她有点生气,父王凭什么认定不是吴氏。

    “因为父王知道不是吴氏,到时你就知道。”

    萧菁菁像从父王脸上看出什么,她只是知道母妃很可能是被吴氏害死。

    “女儿会等着。”

    “好,明日就是花朝节,要进宫,到时候父王陪你进宫。”萧成知道菁姐儿到时会失望,想到明日的花朝节,他开口。

    这次回府,主要是就是为了陪菁姐儿入宫。

    “到时什么也不用管,有父王在,一切交给父王,皇上太后应该也不会为难你,就是问些话,父王会和皇上说,花朝节,不可能只召你一人入宫,你外祖母那边有没有得到旨意?”

    “外祖母也接到了旨意,几位表妹都要入宫,外祖母让我到时跟着她。”

    萧菁菁知道父王不放心她。

    “那好,你到时就跟着你外祖母。”萧成满意摸了下胡须,而后想到还没有查到是谁想害菁姐儿,神色一肃:“不过还是要小心一点,还没有查出到底是谁想害你,万事小心点,跟紧人,跟紧你外祖母。”

    “我知道,父王该刮胡子了。”

    萧菁菁说。

    “你这丫头。”萧成笑得无奈,这丫头知道什么,这样才威严。

    “父王去歇息吧,明日还要早起。”萧菁菁开口。

    “好,菁姐儿你也早点歇息。”

    萧成点一下头,向着外面:“来人。”站起来走了出去。

    萧菁菁看着父王,闭上眼。

    “郡主。”

    半晌,赵嬷嬷和紫嫣秋雨走了进来,见郡主不知道怎么了,赵嬷嬷快步上前,担忧的,王爷歇了,郡主?

    “嬷嬷。”

    萧菁菁睁开眼,看着嬷嬷,还有紫嫣和秋雨,抬头,站起来。

    紫嫣和秋雨也连忙上前:“郡主。”恭敬小心。

    “郡主怎么了,是不是王爷说了什么?”赵嬷嬷扶住她的小郡主,让紫嫣秋雨扶住另一边,小声的问。

    萧菁菁摇头,没事。

    紫嫣和秋雨还想问,赵嬷嬷对她们示意,让她们不要说话,她又小心的:“郡主是哪里不舒服吗,要不要叫太医?”

    “不用嬷嬷,我没事,水备好了吗?”萧菁菁放开手,问道。

    “已经备好,郡主。”赵嬷嬷眼中还是担心,见郡主脸色好了些,马上道。

    “走吧。”萧菁菁道。

    “老奴扶郡主去?”赵嬷嬷说。

    萧菁菁没有让人扶,她整个人好多了:“没事了,走吧。”赵嬷嬷这才稍放下心,准备时刻注意着郡主,若有不对,就叫太医。

    紫嫣和秋雨也松口气。

    泡到洒了花瓣,温热的热水中,萧菁菁闭上眼,这一闭,差点睡了过去,还是紫嫣和秋雨觉得不对进来才叫醒了她。

    起来的时候,她发现脸有些痒,不知为什么,摸了摸,抓了抓。

    不知道是不是泡得太久。

    没有想太多,萧菁菁睡了过去。

    *

    侧院。

    萧柔柔和吴氏根本睡不着。

    萧柔柔不停的转着圈,来来回回走着,就像一只困兽一样,吴氏脸色也沉着,手握紧,坐着,不知道想什么。

    墨书和另一个丫鬟跪在地上。

    地面上是摔成碎片的瓷器。

    地上一片狼藉,其他的丫鬟都被拦在了外面,不能进来,只能跪在地上,不知所措,不知道如何办。

    墨书和另一个丫鬟脸色都不好,跪着的脚边都是瓷片。

    “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萧柔柔脸白,眼晴全是怨恨,状若困兽,不停的呢喃,恨恨的念着,围着整个屋子走了好几圈,突然停了下来。

    “娘。”

    她忽然冲到吴氏身边,一把抓住吴氏:“娘你快想想,快说怎么办啊,父王要让人看住我,哪里也不能去,明日是花朝节,娘,父王还不要我和娘一起,不要我再见娘。”

    她狠狠的跺着脚,不知怎么办。

    吴氏抬头,看着女儿。

    沉着一张脸。

    “娘,我不想离开你,不要被人看管着,哪里也不能去。”这和萧菁菁让她抄书,只能在府里,向宁疏影道歉不同,那时她根本不怕。

    有娘在,萧菁菁敢对娘做什么。

    娘会解决的。

    再说还有父王,只要娘找父王,就不会有事,娘也说了,做那些就是让父王心疼她,不再生气。

    还能让父王对萧菁菁不满。

    可还没有来得及让父王心疼她,父王就发了怒,下了命令,父王生气了,要让人看住她,她很害怕父王说的是真的,那她该怎么办,真的要像父王说的学好规矩才能出门,父王说到肯定会做到,一定会让人看着她的。

    连娘也见不到,父王还说她要是再不听话要送她到庄子上。

    她才不要去,庄子上是下人呆的地方,她是堂堂安郡王府的女儿,她怎么能去那种地方。

    萧柔柔就像抓救命稻草一样,紧抓着吴氏的手。

    “你问我怎么办?我怎么知道,你要不是惹了你父王生气,你父王也不会这样,娘和你说了多少遍,你不听,惹得你父王连娘也不见,你让娘怎么帮你?”

    吴氏沉沉的。

    “娘,我没想到会这样。”

    萧柔柔就要叫。

    “住嘴。”

    吴氏看着柔姐儿的样子,都是她宠坏了她,害了她呀,王爷这回是下定了决心,她什么也做不了。

    外面是王爷的人。

    “娘,你去和父王说,明天是花朝节,娘不是要我入宫吗,娘不是想我嫁得好吗。”萧柔柔死死拉着吴氏。

    吴氏突然伸出空着的那只手。

    啪一声,给了萧柔柔一个耳光。

    “娘!”

    萧柔柔脸色大变,手捂着脸,不相信的瞪着吴氏。

    “要怪就怪你自己!到了现在还不知悔改!”吴氏忍下心疼,面色不好的。

    “娘。”

    萧柔柔还是一脸不愿相信,娘为什么打她?

    为什么?

    连娘也不要她了吗?

    墨书和另一个丫鬟动都不敢动。

    外面像是没有听到声响。

    “打你是为了教你。”吴氏一个字一个字的。

    “娘,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萧柔柔大声吼。

    吴氏不知道王爷知道,会不会不再那么生气:“你以后好好听你父王的话,好好学规矩,学好了,就可以出来。”

    “不”

    *

    纪府,纪老夫人一早就起来了,昨夜她怎么也睡不好,老是醒,总是想着老四。

    想着老四和菁华郡主的事。

    她不知道该不该同意,不同意吧,老四的样子是起了心思的,不像先前她并不确定老四的心思,就算她不同意,老四下定决心,她不同意也得同意。

    同意吧,她过不了那个坎。

    总觉得菁华郡主不适合老四,老四要娶的是会持家,宽厚大度的,年纪也不适合,菁华郡主还是郡主。

    越想越觉得菁华郡主就不适合老四。

    想着想着,更是睡不着了。

    年纪大了,觉本身就少了,索性也不睡了,天还没有亮,她就不再睡,起来了,她忽然想到一件事。

    让她更是很想马上把老四叫来。

    告诉老四,他要是硬要娶菁华郡主,就不要认她这个娘。

    她坚决不同意。

    昨日她光顾着惊讶菁华郡主的绣功,忘了那些关于菁华郡主的流言,关于菁华郡主器张,容不得人,娇蛮的先不说。

    也许当不得真。

    她现在亲眼看了,菁华郡主和流言上并不一样,这先暂且不去说她,可多日前她听到的流言让她无论如何也不能同意老四娶了她,当时她就很震惊。

    不太相信。

    但也想好不让菁华郡主和老四有什么,流言说菁华郡主喜欢她的嫡长孙,宁哥儿。

    很久前就喜欢,为了宁哥儿,做了不少事,为了宁哥儿什么也不顾,整天追着宁哥儿跑。

    上次掉到湖里也是为了等宁哥儿。

    不知怎么大家都知道了,传得到到处都是。

    还有不少,她都懒得回想。

    反正意思就是菁华郡主一心想嫁的是她的宁哥儿,喜欢的也是宁哥儿,不是老四。

    空穴来风,必有其因。

    她不管事情真相如何,为什么会传得到处都是,只要知道菁华郡主和宁哥儿有牵扯,不能和老四一起就行。

    她是不相信菁华郡主和宁哥儿没关系的。

    倒是流言说宁哥儿并不喜欢菁华郡主,都是菁华郡主追着宁哥儿跑,做出不少伤风败俗的事。

    虽然她觉得菁华郡主的样子不像会做出样的事的,也不去深思。

    只要宁哥儿是好的。

    当时她下定了决心。

    没想到过了些日子,她居然忘了,年纪大了就是这样,忘性太大,好在想了起来。

    不然要是真同意了老四和菁华郡主,不说辈子不一样,传出去外面指不定会有多难听话。

    她绝不会让菁华郡主和老四再见面。

    她打算让人再去查查这道流言,是不是真的。

    老四多半还不知道这些流言。

    老四每日忙于朝政,哪会关注这些事情,不然不可能会想娶菁华郡主,必竟是和自己侄子有牵扯的。

    娶回来像什么。

    老四她还是了解的。

    老四若是知道,不会起这样的心思。

    也不会再提。

    她该早点和老四说的,等再打听一下,她就告诉老四,老四知道了,她也就不用忧心了,打定主意,纪老夫人放下心思。

    “来人。”

    对着外面。

    “老夫人,早膳准备好了。”张嬷嬷走了进来,老夫人把人都赶了出去,她看着老夫人,老夫人一夜没睡。

    一直愁心着四爷的事。

    “嗯,一会用,你先去办一件事,我有事交待你。”纪老夫人嗯了声。

    “不知道老夫人有什么事。”

    张嬷嬷知道老夫人应该是想好了,不知道和她想的一不一样。

    “就是上次你和我说的,关于菁华郡主和宁哥儿的流言。”纪老夫人开门见山的说。

    张嬷嬷哪还不明:“老奴知道了。”

    她昨日就想到了菁华郡主和大公子的事。

    在惊讶菁华郡主的绣功后,发现老夫人心思态度改变,她就知道老夫人可能忘了菁华郡主和大公子的流言。

    果然。

    她没有提醒老夫人,当时要是提醒,老夫人未必高兴,她知道老夫人早晚会想起来的,到时候,老夫人绝不会让菁华郡主嫁给四爷。

    事实证明,她是对的。

    “你去查一查,弄清楚,到底流言是不是真的,要是假的。”要是假的如何,纪老夫人没有说,一会:“要是真的,马上回来报给我。”

    纪老夫人叹口气。

    “是,老夫人。”

    张嬷嬷马上道:“老奴马上就去。”

    “好,尽快,查出来后,我好告诉老四,耽搁的时间久了,怕生出什么变数。”现在这样告诉老四,纪老夫人没有想过:“等老四知道,就不会再有什么。”

    “四爷一定会明白老夫人的苦心,四爷只是不知道,四爷就是看菁华郡主可怜。”张嬷嬷安慰起纪老夫人。

    “就怕老四心里落下节,应该不会。”

    纪老夫人叹息后。

    “不会的,老夫人也是为了府里,为了大家好,为了四爷好,更是为了菁华郡主好。”要是菁华郡主真嫁进来。

    要面对多流言?

    “四爷肯定明白。”

    四爷那样的,不可能在明知菁华郡主和侄子有关系后还做什么。

    “好,去吧。”

    “是,老夫人,老夫人先用早膳吧,老奴去去就回。”

    “嗯。”

    *

    萧菁菁睡得很沉,醒来后,她发现脖子有些痒。

    摸了摸,没有摸到什么,洗漱后,她坐在琉璃镜前,发现自己脖子上零星长了几颗小的红点,她没有特意打扮,就像平时一样,看着镜中自己艳丽的容貌,不管怎么打扮,都掩不去。

    看着脖子上的红点,不注意看不会发现。

    在另一边她又发现了几处红点,红点很小,像是才长出来,有些微痒,不摸还好,摸着更痒,没有摸到什么。

    听说昨夜吴氏打了萧柔柔一个耳光,是早上传出来的。

    父王应该也知道了。

    不知道父王会不会心疼又放萧柔柔出来。

    “郡主,二姑娘小公子来了,王爷那边派人过来。”紫嫣走进来。

    “走吧。”

    萧菁菁起身,又看了看自已,往外。

    到了外面,看到萧芸芸和萧平,出门,又碰到过来的萧媛媛和萧琳琳,都换上新衣裳,特意打扮过,见了面,一行人往父王走去。

    几个庶妹虽然不会入宫,也会出门和各府不入宫的一起赏花过节。

    每年的花朝节,不止宫中会举行宴会,民间也会举办各色的赏花过花朝节的活动,少年少女都会穿上新衣裳,出门踏春赏花,过花朝节。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