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二章 遇见四爷
    那株珍品的绿牡丹也是她的。

    她看向萧菁菁,萧菁菁没有一点得意,就像赢的人不是她。

    不,摇了摇头,想到昨日萧菁菁当着众人的面说的话,她心中有着巨大的失落。

    顾瑶的祖母也不相信,她的孙女才情高远,怎么可能会输,是不是哪里弄错了?

    “一定是哪里弄错了,怎么可能是萧菁菁,一定弄错了!”

    纪馨更是叫出声,瞪着萧菁菁。

    “表姐,我就知道你会赢,不像有些人跳得最欢,结果呢。”吴雲回瞪了纪馨一眼,拉着表姐的手,摇了摇,俏皮可爱,她高兴极了,特别是看到纪馨和顾瑶的样子,心里别说有多爽快,她就知道表姐会赢。

    会让那些人大吃一惊,惊掉下巴,那些人不是觉得顾瑶会胜出吗。

    表姐真的是太厉害了。

    想到这里,她对吴莲还有吴雯:“我说得对吧?”

    “表姐,恭喜。”吴雯望向表姐,心中佩服表姐的才情,同时好奇表姐为什么以前每次诗会为什么不写诗,大家都以为表姐不会,还有人说表姐不学无术。

    现在她才知道都是错的。

    “表姐,我还担心——”吴莲小声的,眼中藏着喜悦。

    “我就说了不用担心。”吴雲一听笑嘻嘻又道。

    “菁华郡主才是名符其实的第一才女。”叶蓁笑着启唇。

    “对,表姐才是。”吴雲更高兴,看了一下顾瑶,意味不明的,让脸色本就不好,失魂落魄的顾瑶脸色更难看。

    顾瑶的祖母表情更黑沉。

    “一山还比一山高,天下有才情的不知多少,我只是这次获胜,并不表示以后也会,不能小看了其他的人。”萧菁菁摇头,并没有承认下来,反而不骄不躁。

    “表姐你太谦虚了。”吴雲觉得表姐不用这样谦虚,顾瑶之前不就一直被称为第一才女吗。

    “雲丫头知道什么,你表姐说得对,一山还比一山高,你以为都像你呀。”吴老夫人转身,望着雯丫头几个,她很赞同菁丫头的话。

    宁氏和张氏也赞同,怀郡王府老太妃也点头:“就该如此。”

    靖康侯府老太君;“菁华郡主这样想很好。”

    “我就是觉得表姐不该这样,该让人知道表姐可不比谁差。”吴雲俏丽的皱眉。

    吴老夫人摇头失笑。

    嘉和郡主和静安县主望着菁华郡主,没想到菁华郡主真的赢了。

    纪老夫人没说话,她皱眉盯着发着疯的馨姐儿。

    “肯定哪里弄错了,我不信,一定弄错了。”

    纪馨忽然冲向两个宫女,表明了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什么都忘了。

    “馨姐儿看样子输不起,不要让馨姐儿再丢脸了。”

    纪老夫人直接黑了脸,吩咐张嬷嬷。

    “是,老夫人。”张嬷嬷忆步上前,拦下四姑娘,捂住四姑娘的嘴。

    纪馨被捂住嘴,仍然挣扎着,只是想要说的话已经说不出来。

    “这又是怎么回事啊,这是?”太后听到动静看过来。

    纪老夫人见馨姐儿被张嬷嬷捂住嘴,她站圯来,对着太后行了一礼,告了声罪:“太后娘娘,这孩子输不起,请太后娘娘不要怪罪,至于这孩子说的都是胡话,斗诗的结果是圣上定的,哪里会弄错,既然圣上说菁华郡主胜出,那就是菁华郡主。”

    最后她看向萧菁菁,面上带着歉意:“菁华郡主才情出众,馨丫头原本该愿赌服输,却输不起,我这当祖母没有教好她,到时让她向菁华郡主道歉,先前说好的赌斗还有斗诗,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纪老夫人不必如此。”萧菁菁起身,回了一礼。

    “小姑娘,输不起很正常。”太后坐在上面,笑了笑,没有怪罪。

    虽然心里有了计较。

    “谢太后娘娘没有怪罪,这孩子老身回府会让人教她规矩,不会让她再出来丢人现眼了。”纪老夫人又道,也知道馨姐儿做的事,不可能抹消。

    萧菁菁知道她这位前世的婆婆说到就会做到。

    纪馨应该会被关起来学规矩。

    前世,纪馨就被她这前世的婆婆关起来,专门了严厉的婆子教纪馨规矩,谁反对也没有用。

    “也不用太责怪,小姑娘嘛,都是这个样子的,输了难免接受不了,小姑娘年轻气胜,容易斗气。”太后笑着,心里怎么想谁也不知道,接着看向萧菁菁:“其实哀家也没有想到赢的真的是菁丫头你,所以说有时候很难说。”

    宜妃也点头:“对。”

    其他人想的也差不多。

    吴氏发现她有些看不清萧菁菁这个臭丫头,好像有很多她都不知道,这个臭丫头不止会作诗,竟然还赢了。

    “太后娘娘,我也没有想到。”

    萧菁菁微低头。

    “菁丫头自己也没有想到吗?”太后看不出信没有信,笑着:“哀家还以为你早就想到了。”

    “菁华郡主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赢?”宜妃也开口。

    目光落在萧菁菁身上。

    “我只是全力以赴。”

    萧菁菁抬头,淡淡的。

    “好一个全力以赴,不错。”太后笑容加深,带着赞叹,本来她是不怎么喜欢这个菁华郡主的,今日也只是打算观察一下,没想到:“就该这样,只有这样才有可能赢。”

    “宜妃说是不是?”

    太后说完,看向宜妃,笑着问。

    “菁华郡主很让人刮目相看。”宜妃爽朗一笑,眼底多了审视,想到安郡王的态度,如果说纪尧是圣上信重的人,那安郡王就是另一个让圣上信任的人。

    安郡王和纪尧是太傅站在太子那一边不同,安郡王只忠于圣上,不被任何人拉拢,萧菁菁作为安郡王最宠爱的女儿,她以前不是没有打算过,以此来拉拢安郡王。

    让琰儿娶菁华郡主是不可能的。

    虽然安郡王府不是真的宗室,是太祖时的长公主留下的后代,记入皇室宗谱的,但也姓萧。

    加上萧菁菁的性情并不符合她挑儿媳妇的要求,所以,她想到了她娘家的侄儿,只是不等她向圣上提起。

    她就听到那些流言,她是想拉拢安郡王,但也不可能让她的侄儿娶一个名声不好的女人,只能作罢。

    现在看来,流言倒是做不得准,她或许可以和圣上提一提,只要她提,相信圣上会答应。

    她的侄儿从不近女色,没有一处不好。

    圣上也挑不出错来。

    心中有了决定,宜妃脸上笑容多了不少:“看来流言误人。”

    “对,流言确实误人,信不得真,要是真照着流言说的,岂不是误了这孩子。”

    太后赞成,注视着萧菁菁:“多好的孩子。”

    “之前臣妾还信了流言。”宜妃又笑。

    “这没什么,哀家还不是一样。”太后摇头,她还不是一样。

    “当年的安郡王妃便才情出众,菁华郡主应该是像安郡王妃。”宜妃忽然想到什么,爽朗一笑,看着萧菁菁。

    “对,你一说,哀家也记起来了。”太后听宜妃一说也想起来了,当年的安郡王妃,确是个才情出众的,可是不少要上门求娶,被皇上指婚,嫁给安郡王后。

    夫妻俩甚为恩爱,小夫妻俩很是让人羡慕。

    只是后来,一个病去,一个——

    太后摇了摇头,不再想。

    “只可惜,身体不好,早早就去了,不然。”

    太后叹了口气,看向萧菁菁的目光多了怜悯。

    “安郡王妃要是知道菁华郡主和她一样才情出众,肯定会欣慰。”宜妃开口。

    “嗯。”太后点头。

    随着太后和宜妃的话,不少人想起当年的安郡王妃,确实才情出众,各府都有意提亲,只是被圣上提前一步赐婚给了安郡王。

    不然。

    有人庆幸幸好没有求娶到,不然娶了一个这样短命的媳妇,还不知道如何,有人看向吴老夫人还有萧菁菁,有人看向吴氏,吴氏脸色不好,她知道这些人在看什么。

    她那嫡姐再才情无双又怎么样,还不是气死了,早就死了。

    她没想到宜妃太后会突然提起她那被她气死的嫡姐。

    感觉到什么,她看过去,对上吴老太婆的眼。

    看她做什么?

    吴老夫人想到她早逝的女儿,才情出众又如何,还不是被一个通房生的贱人害了命去,留下菁姐儿小小的,被贱人搓磨。

    还好老天有眼,让菁姐儿梦到了,不然还不知道让贱人逍遥多久。

    她狠狠瞪了吴氏一眼。

    “祖母,姑母才情很出众吗?”吴雲很好奇。

    这也是不少人好奇的。

    吴老夫人抬头:“你姑母是才情出众,可是雲姐儿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啊。”后面的话她没有说。

    “太后娘娘,宜妃娘妨,母妃真的才情出众吗?”萧菁菁开了口,用望着太后还有宜妃。

    众人一时都不再说话。

    吴氏却心中冷哼。

    萧菁菁这臭丫头想干什么?

    “对。”太后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菁华郡主也是可怜见的,不免怜惜几分:“你和你娘一样。”

    “太后娘娘,不知道我娘是什么样子。”萧菁菁从来没有听人说过她娘才情出众,上一世,连父王也很少提起母妃。

    她忽然想知道在太后宜妃眼中母妃是什么样的。

    “你娘容貌极为出色,你和你很像,不过你娘更温婉,才情也出众,端庄贤淑,堪为女子典范。”

    太后想了想。

    “你母妃是个很美丽无双的女子。”宜妃其实早就忘了安郡王妃的样子,不过还是笑道。

    “我不知道。”萧菁菁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感觉。

    “你当时还小,怎么会记得,不过没关系,你母妃要是知道你现在这样,肯定会很欣慰。”太后打断她的话,失笑道。

    “太后娘娘说得对。”宜妃颔首。

    “好了,不要多想,你这孩子,第二名是谁?”太后笑着看着萧菁菁,说完又看向跪在地上的两个宫人。

    “嗯,不知道第二名是谁。”宜妃爽朗问。

    吴老夫人心中愧疚,是她没有照顾好菁丫头,没有告诉菁丫头她娘的样子,才让菁丫头跑去问太后和宜妃。

    安郡王果然没有告诉菁丫头她娘的事,男人有了新欢哪里还记得旧爱。

    她最后悔的是之前菁姐儿还没有亲近她的时候,她竟答应老大要是菁姐儿还是不听话,就不再管菁姐儿。

    她的菁姐儿一出生就没了娘,被人哄着,要是她这个外祖母也不管她,她该怎么办。

    “菁丫头。”

    “外祖母。”萧菁菁回头。

    吴老夫人拉住她的手:“你想知道什么问外祖母。”

    萧菁菁看出外祖母的愧疚。

    知道外祖母是觉得没有好好照顾她。

    吴氏冷眼看着萧菁菁那臭丫头和吴老太婆。

    “你要是想知道你娘的事,问外祖母就是,外祖母告诉你,你这孩子。”吴老夫人拍了拍外孙女的手:“你娘要是知道你这样该高兴了。”

    ’“外祖母。”

    萧菁菁道。

    吴老夫人又拍了拍她,让她看向太后。

    萧菁菁抬起头。

    吴雲觉得表姐也挺可怜的:“表姐。”

    所有人此时都盯着跪着地上的两个宫人,之前只是知道是菁华郡主夺魁,别的都还不知道,不知道第二名是谁。

    顾家小姑娘还是?

    顾瑶握紧手,顾瑶的祖母皱紧眉头,现在就算瑶姐儿得了第二名又如何,没想到第一名真的是那个菁华郡主。

    “回太后娘娘宜妃娘娘的话,第二名是顾姑娘。”两个宫女抬起头来,恭敬的道,目光落在顾瑶身上。

    所有人都看向顾瑶。

    这次没有出乎众人的意料,顾家小姑娘才情不错,没有得到第一,只得了一个第二,可惜了,要不是菁华郡主突然冒尖,第一名说不定是顾家这个小姑娘的。

    顾瑶脸发白,手紧紧握起。

    众的目光她看到了,她要的是第一,不是第二,第二拿来有什么用,她要的是那株珍品的绿牡丹,是赢过所有人,就像以前,她从来没有现在一样,这是她第一次觉得难堪。

    顾瑶的祖母心情也不好,就差一点,可就这一点就不行。

    她看出宜妃对那个菁华郡主萧菁菁态度变得不一样,她怕瑶姐儿不能嫁给秦王,白费了心思。

    “顾家丫头不错。”太后还在称赞,含着笑。

    宜妃比太后更了解女人的心思,尤其是自负才情,她看了眼顾瑶,她对顾瑶还是满意的:“太后娘娘,还是问一问谁是第三名吧。”

    “对。”

    太后一听,忘了别的。

    问起两个宫人:“谁是第三名?”

    众人也再次看着。

    “回太后娘娘宜妃娘娘的话,嘉和郡主和静安县主并为第三名。”两个宫人一人一句,恭敬的开口。

    “并为第三名?嘉和和静安?”太后有些没想到,而后高兴起来,向着嘉和郡主和静安县主招手:“快过来,到哀家这里来,你们俩个呀,倒是好,一起并为第三名,哀家倒是没有想到,倒叫哀家意外。”

    眼见太后这么高兴,大家也都知道嘉和郡主和静安县主才是太后身边最得宠的。

    “快过来,快过来。”太后见两人走得太慢,又伸手。

    “太后娘娘。”

    嘉和郡主静安县主走到太后面前。

    “并为第三也不错,哀家很高兴。”太后明显表示高兴。

    嘉和郡主静安县主没有说话。

    “静安还好,哀家是知道的,嘉和也得了第三,你这猴儿着实叫哀家意外。”太后先看了看静安县主,接着看着嘉和郡主。

    “太后娘娘小看人。”嘉和郡主明媚一笑。

    “真是猴儿,不和你说了。”

    太后笑过,对着两人:“两人丫头想要什么,和哀家说。”亲近之意溢于言表。

    所有人都感觉到。

    面面相视。

    “太后娘娘,你对我们的宠爱已经够了,我们什么也不想要,只要太后娘娘继续宠爱我们。”

    嘉和郡主和静安县主对视一眼,嘉和郡主道。

    “两只猴儿,以为哀家不知道你们的意思,你那点小心思啊。”

    太后笑容满面,点了一下嘉和郡主的额头。

    “太后娘娘。”嘉和郡主微微撒娇,明媚的笑,静安县主也露出微微的笑。

    太后看在眼里,更高兴朝着两个宫人。

    “之后呢。”

    所有人听到太后问,知道太后是问什么。

    “太后娘娘,是纪姑娘还有吴姑娘。”两个宫人望向纪馨以及吴雯。

    大家也明白了。

    “哦,看来馨丫头也不差,雯丫头也是。”

    太后笑了一下,视线掠过纪馨,笑着对着纪老夫人还和吴老夫人。

    纪老夫人没有开口。

    “馨丫头还是不错的,你也不要太生气了,长大一点就好,雯丫头最为沉稳,才学也好。”

    太后又说。

    纪馨听到太后娘娘的话,又挣扎起来。

    瑶姐姐是第二,她是第四,肯定哪里弄错了。

    张嬷嬷见这位四姑娘还要动:“四姑娘,你想让老夫人把你出宫?”她在四姑娘耳边沉着声音道。

    “你。”

    纪馨又一挣。

    “看来四姑娘是想被送出宫。”张嬷嬷道。

    纪馨才不想出宫,不想被送出宫,她还想再见到秦王殿下,她不敢再动。

    张嬷嬷见四姑娘不再动,松了口气。

    “大姐姐是第四。”这边,吴雲俏皮的恭喜。

    吴雯却看着萧菁菁。

    “恭喜表妹。”萧菁菁道。

    “表姐,你以后有空可以教我写诗吗。”这是吴雯第一次表现亲近,眼中带着仰慕,还有紧张,也顾不得母亲的话了。

    表姐根本不像母亲说的那样,表姐变得让她想要亲近。

    “可以。”萧菁菁点头,对这位一直淡淡的表妹,她并没有别的想法。

    吴雯惊喜不复平日的端庄:“真的吗,表姐,我。”

    “嗯。”

    吴雲俏皮眨眼,大姐姐也愿意亲近表姐了,难得见大姐姐这个样子。

    表姐真厉害。

    “还有没有?”这时,太后最后问两个宫人。

    “没有了,太后娘娘。”两个宫人开口。

    眼巴巴等着的少女们,很失落,其实她们早就知道,还是忍不住期待,然后羡慕嫉妒看向菁华郡主。

    菁华郡主竟是第一。

    凭什么菁华郡主能得第一。

    萧菁菁对上她们的目光,表情平静。

    少女们心中不甘起来,菁华郡主到底写的什么诗,居然得了第一,以前从来没听说菁华郡主会写诗,诗写得好,也没有见过,只知道菁华郡主根本不会写诗,为什么突然就会写,还赢过她们。

    而且她们都没有见到菁华郡主写的信,菁华郡主就成了第一,她们怎么能甘心,虽然她们知道是皇上品评的,不会有假,可是还是忍不住,要是换一个人,她们还不会这样不甘。

    其中一个少女,上前行了一礼望着太后睥向两个宫人手上:“太后娘娘,菁华郡主的诗不知道能不能让大家看一看,大家都没有看到。”

    正是太子的表妹,太子殿下是她的表哥,之前却没有看她,反而看向菁华郡主,问菁华郡主要不要一起,让她嫉妒。

    她一直记着。

    “对,太后娘娘,大家想看菁华郡主的诗。”

    其他少女也上前,望向两个宫人手上。

    顾瑶猛的抬头,望着太后,手握紧。

    纪馨也是。

    萧菁菁写的诗她还没有看到,就这样输给萧菁菁她不甘心,她绝不能这样认输,她若认输,祖母的花就是萧菁菁的了,以后萧菁菁让她做什么她就要做什么,她才不要听萧菁菁的。

    吴氏也想知道萧菁菁那臭丫头写的是什么诗,她要知道是什么样的诗让萧菁菁那个臭丫头得了第一。

    其他的人也想知道。

    有人看向萧菁菁。

    “表姐,她们看来不甘心,以为见了表姐你的诗就可以找出表姐的错,到时候,只会傻眼。”吴雲倒是觉得该让这些看看表姐的诗。

    她们一定会不相信,吴老夫人怀郡王老太妃几人也好奇。

    “诗呢。”

    太后一见,问两个宫人,视线落在两个宫人手上,之前只顾着问名次,倒忘了。

    宜妃也看着。

    “在这里,太后娘娘。”

    两个宫人举起手。

    所有人都看到了,他们早就看到,却只顾着名次。

    “呈上来,哀家看看。”太后示意身边的宫人,宫人得了命令,忙走到下面,众人注视着,两个宫人举起手。

    宫人取过,转身呈给太后。

    太后拿起最上面墨迹早就干了的宣纸,展开,看了一眼,是菁华郡主的,和她想的一样,眼中多了惊讶,想不到菁华郡主倒是写得一手好字。

    抬头,见众人都看着她,知道众人的心思:“是菁华郡主的诗。”说着,笑着对菁华郡主招了一下手。

    “菁丫头过来。”

    众人一听不约而同凝向菁华郡主。

    “太后叫你去吧,菁姐儿。”吴老夫人一听,开口。

    萧菁菁点头,走上前。

    “过来。”

    太后又开口,让她到近前。

    萧菁菁走到近前。

    “这是你的诗?”太后笑着问道,示意手上,众人见太后的表情,知道一定是菁华郡主的诗让太后意外,才会如此,她们心里大体猜到了。

    肯定是菁华郡主写得太好,才会让太后这个样子,一些人觉得自己猜对了,菁华郡主是真的有才情,以前是以前,过去了,她们好奇起菁华郡主的诗。

    顾瑶白了白。

    纪馨不信,吴氏也不愿信,少女们脸色也不好,太子的表妹也不相信。

    吴雲要多高兴有多高兴,替表姐高兴。

    萧菁菁看了眼太后手上,点头:“是,太后娘娘。”

    “是就好。”太后笑,又看了一遍手上的诗,没有看之前她只能猜测,写得这样好,难怪能得第一,果真不错,她就知道皇帝不会弄错。

    菁华郡主真是让她又意外又惊讶。

    “大家也想看,是不是。”太后转向众人,拿着手上的诗,挥了挥,让身边的宫人来念,念给众人听。

    听到太后娘娘的话,在场的人都不敢动,等着听,宫人接过太后娘娘手上的诗,恭敬行了一礼,在众人视线中,念起手上菁华郡主的诗。

    “胜日寻芳太池滨,无边春色一时新。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她慢慢开始念。

    “大家听一听,到时候就知道。”太后笑着,注视着众人反应。

    宫人一点点念完。

    “听到了,如何?”太后轻笑,问众人。

    宜妃听完就知道菁华郡主是真的有才华,心中也越发打定了主意,顾瑶脸惨白,纪馨呆住,吴氏惊异,太子的表妹怎么也不愿相信。

    众人听得很认真,也大体听出了诗中的意境,诗是好诗,皇上没有错,菁华郡主写的诗真的很好。

    “是不是名符其实。”

    太后笑问,对于顾瑶的样子,她叹了口气,这些小姑娘。

    宜妃没有开口。

    “菁华郡主。”有人开口。

    “大家都听完了,该明白哀家的意思了。”太后道。

    大家是都明白了。

    “胜日寻芳太池滨,无边春色一时新。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众人又念了一遍诗,不由自主睥向菁华郡主。

    越念越觉得菁华郡主写得好。

    没有一个敢说不好。

    吴氏神色难言。

    萧菁菁这个臭丫头怎么会写出这样好的诗。

    “菁丫头你写得很好,名副其实。”太后又对萧菁菁笑。

    萧菁菁没有说话。

    太后让她下去,萧菁菁下去后。

    “好,接着,是顾丫头的诗。”太后没有再说,把手上的诗放到一边,让宫人把后面的诗逞给她,她看了看。

    没有出乎意料,是顾家丫头的,顾家丫头的样子她是看到的,想了想,看向顾丫头,顾丫头真的很不错。一直以来都不错。

    给她的印象很好,这次。

    众人一听是顾瑶的诗,一边看着顾瑶一边等着听。

    太后不知道该怎么说,挥手让宫人念,宫人得到命令,念了起来,大家也听到了顾瑶的诗,顾瑶的诗只意境比菁华郡主差一点。

    真的很不错。

    自是寻春去校时,不须惆怅去芳时,狂风落尽深红色,绿叶成阴了满枝。大家细细品评了一番顾瑶的诗。

    都赞不绝口。

    有人觉得比菁华郡主的一点不差,纪馨听到瑶姐姐的诗,又挣了一下,又气愤起来,瑶姐姐写得这样好,为什么清寒输给菁华郡主。

    皇上不公,顾瑶的祖母神色复杂,在她眼中瑶姐儿的诗不输于人,只是菁华郡主更有意境,她的瑶姐儿同样优秀。

    先前她不明白瑶姐儿为什么输,有些怪瑶姐儿,如今。

    连吴雲等听了,也觉得顾瑶不差,只比表姐差点。

    顾瑶再次听到自己的诗,她脸更白,闭上眼,终于知道自己输在了哪里,为什么输给萧菁菁。

    她的诗好是好,不如萧菁菁的诗意境。

    “顾丫头不要丧气,大家都知道你写得不错。”太后劝了一句,继续看,下面是喜作静安两个丫头的。

    太后脸上带笑,两个小猴儿的诗她要好好看看。

    目光落在两人身上。

    “下面的给哀家”

    “是。”宫人道,嘉和郡主静安县主的诗到了太后的手上,太后这次没有让人念,而是自己看了一遍,挨个的,再念。

    “没有叫哀家失望。”两个小猴的诗很好。

    嘉和郡主一直紧张,见静安没有紧张,才安下心,此刻又紧张起来。

    直到听到太后的话,心头才彻底放下来。

    “堕粉瓢红迹已陈,却将春色付何人。东君老去都平施,绿幕连天一样新。”太后先念了嘉和郡主的才念静安县主的。

    在场的人听在耳中,也知道了嘉和郡主静安县主成为第三的原因。

    诗写一点不差。

    “你们两个没有让辜负哀家的心思。”太后笑着对嘉和静安说完:“这就是嘉和郡主静安县主的,接下来是纪家馨丫头还有雯丫头。”

    让宫人给她。

    看了后,觉得馨丫头和雯丫头都不差,就是少了意境,让宫人念起来。

    纪馨听到自己诗,她觉得自己写得很好,是她写得最好的一首诗,不明白为什么比不上萧菁菁,不明白萧菁菁的诗有哪里好的,等听到吴雯的诗,才脸一变。

    吴雯写的并不比她差。

    吴雯觉得自己比起表姐,差了太多,她一定要跟表姐学诗。

    “雯丫头写得也好。”

    吴老夫人看着吴雯。

    吴雯不好意思。

    “表姐写得才好。”

    “哦。”吴老夫人看出大孙女的变化,看了宁氏一眼,宁氏的想法还有不让雯丫头靠近菁丫头人事她哪里会不知道。

    只不过是懒得说,才。

    现在,雯丫头自己想要靠近菁丫头,要是宁氏再敢做什么,她不会再看着。

    宁氏眉头微皱,盯着女儿,不过没有说什么。

    她感觉到婆婆目光,知道婆婆看出了什么,对她不满。

    “留连戏蝶时时舞,自在娇莺恰恰……”

    宫人念完。

    “念完了?下面的就不念了,大家自己看看。”太后不准备再念,下面的就是小姑娘的。

    让宫人发下去。

    下面的诗相比之下差了很多。

    “愿赌服输,现在大家都看了诗,之前斗诗还有赌斗,该怎么就怎么。”

    大家都看过诗,心中有数。

    赌斗还有斗诗时说的,该怎么就要怎么。

    菁华郡主夺得第一,该兑现的就要竞现。

    “太后娘娘放心,菁华郡主既然得了第一,该怎么做就怎么做。”纪老夫人表了态。

    “好。”

    太后一个好字。

    “太后娘娘,宜妃娘娘,圣上带着人从岛上下来了。”一个宫人从远处过来,小跑着,行了一礼。

    “皇上下来了?”太后听了,顾不上别的。

    众人也是。

    皇上带着人过来了?从岛上下来了吗?

    “是,太后娘娘。”宫人点头。

    “还有多远?”

    太后问,看向太液池。

    不用宫人说,众人已经看到了,一艘大的画舫映入眼帘,太后:“圣上带着人下来了。”站了起来。

    没有多久,画舫停了下来,停在了太液池边,所有人看到了圣上还有太子殿下秦王殿下晋王殿下,纪太傅,安郡王。

    晋王脸圆身圆,眯着一张脸。

    手上拿着把折扇摇着。

    离得近后。

    大家看到了三位公主殿下。

    昭和昭阳昭宁公主。

    三位公主,昭和公主是宫女所生,长相清秀,性情温和,一身浅色宫装,昭阳公主是一位贵人所生,娇俏可爱,鹅黄宫装。

    活泼可爱。

    昭宁公主是贵嫔所生,五官明丽,长得最美,最得圣宠,微昂着头,翠色宫装。

    后面是楚王殿下。

    楚王高大,长相俊朗,一身黑色的亲王服,沉稳平淡,旁边是韩王世子,韩王世子清俊白皙,温润如玉,一身淡青直裰。

    然后是纪宁和周安还有各府的公子,还有宗室的几个少年,怀郡王世子景非翎一个人吊儿郎当走着,最后是各大臣。

    两边见面,见了礼。

    “给陛下请安,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起吧。”

    当今圣上笑着挥手,免了礼,直接叫了起来,上前一步扶住太后。

    “母后,朕来扶你,母后等久了吧。”、

    宜妃带着人:“皇上可来了,臣妾和太后娘娘一直等着圣上。”爽朗笑着,目光若有似无扫过。

    没有见到那个宫人。

    看了儿子一眼,收回目光,笑容不变。

    “爱妃久等了,朕考校了一下几个小子,耽搁了一点时间。”当今圣上道。

    安郡王萧成跟在圣上身边一眼便看到人群里的菁姐儿了,菁姐儿今日给他这父王长了脸。

    谁不说他生了一个才情出众的女儿。

    纪尧跟在另一边。

    温和的看着小姑娘。

    “子恒不错,倒是菁姐儿让朕意外,万紫千红总是春。”当今圣上想到什么,笑看向菁丫头。

    所有人都看向萧菁菁。

    “你父王可是高兴了,朕也没想到,菁丫头给了朕一个惊喜。”当今圣上爱乌及乌,他信任安郡王。

    对萧菁菁这丫头也多了份喜爱。

    “给你父王长了脸,想要什么,和朕说。”

    “圣上可以多给父王凡天沐休吗?”萧菁菁望着圣上。

    “可以,你这丫头倒是精。”当今圣上笑起来。

    “菁姐儿。”

    安郡王萧成斥道:“圣上面前,怎么能——”见圣上没生气,松了口气,想到也是为了他这父王,心里一暖。

    没有白养。

    天黑后。

    整个太液池变得犹如梦境。

    萧菁菁坐在外祖母旁边,观赏了一会百花舞,喝了一些汤吃了一些东西,她感觉脖子又痒了起来,她知道不对,摸了摸。

    忽然她看到顾瑶离了席。

    脖子和脸都有些痒,让她不舒服她也站了起来,和外祖母说了一声,走了出去。

    她跟在顾瑶后面。

    “郡主?”紫嫣和秋雨也看到了。

    “走去看看。”萧菁菁道。

    “郡主想?”紫嫣和秋雨猜到什么。

    “嗯。”萧菁菁不知道顾瑶是去见纪宁还是谁。

    “走,小心一点。”她倒要看看。

    顾瑶不知道是不是怕有人跟着,时不时会回头看,不知道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不用跟了。”萧菁菁很小心,但是顾瑶明显更小心。

    渐渐看不到顾瑶的身影,四处很偏僻,没有人见不远处亭子,她走进去,风吹得有些凉,她让秋雨去给她取披风。

    “郡主,你说——”紫嫣开口。

    不知道过了多久。

    她听到旁边有说话声。

    “郡主我去看看。”

    紫嫣道,有些担心:“要不我们离开吧。”

    “好。”萧菁菁道。

    “是谁?”一个声音响起,两个人走了出来。

    “是纪大人。”

    紫嫣回头。

    萧菁菁也看清了。

    “四爷。”

    ------题外话------

    突然发现前几天把韩王世子写成景王世子了,望天。

    亲们看到不对,提醒一下。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