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直接挥鞭
    菁姐儿的脖颈都是红色的小点。

    “怎么回事?怎么——”他脸色一变,菁姐儿的脖颈上怎么会有这么多小红点,还有脸上,难道是过敏?

    他记得菁姐儿的体质是过敏体质,知道的人很少。

    “父王认为呢?”

    赵嬷嬷还有紫嫣秋雨采薇香草想要说什么,萧菁菁阻止了她们,看着父王,她脸上的红点还很少,她摸了下。

    “菁姐儿你——”

    萧成直直盯着菁姐儿:“是过敏了还是?”

    “父王觉得是过敏吗?”萧菁菁淡淡的。

    赵嬷嬷很急,郡主为什么不让她说,就该王爷知道知道郡主被人害了,不然王爷什么也不知道,王爷还以为郡主是过敏,也不想想平白无故的郡主怎么会过敏。

    还不是有起子小人,看不得人好,见不得人,对郡主下了手。

    吴氏那个女人一直就没安好心。

    还是老天有眼。

    紫嫣秋雨采薇也急,紫嫣想到什么都没查到,侧妃太厉害,王爷竟以为郡主是过敏,香草看看王爷又看看郡主。

    萧菁菁并不怪父王,只是心里并不好受罢了,父王没有一时之间马上想到吴氏,是因为父王不像嬷嬷,吴氏已经在父王身边多年。

    “不是过敏是什么。”

    安郡王萧成忽然想到什么,看看众人,又看着菁姐儿。

    “太医不是来过了吗,到底怎么说的。”

    “父王想知道?”萧菁菁开口。

    “当然,难不成。”萧成不明白菁姐儿是什么意思。

    “王爷,太医说郡主是中了有毒的花汁,才会变成这样,根本不是什么过敏,郡主是敏感体质,才会这么快暴露出来,要是再晚一些,就会容貌尽毁,郡主脸上已经有小小的红点。”

    赵嬷嬷正着急,得到郡主的示意,马上向着王爷道,郡主终于不阻止她了,就该让王爷知道。

    她又急又恨又气。

    那起小人怎么不烂了心肠,让王爷看清。

    “有毒的花汁?怎么可能?是谁?”萧成脸色一变,变得阴沉,看了眼菁姐儿的脸,菁姐儿脸上只有零星的小红点,不明显。

    他又转向赵嬷嬷,厉声道。

    “肯定是那起子黑心烂肺的——”赵嬷嬷恶狠狠的。

    萧成脸色难看:“菁姐儿太医?”

    “太医说暂时还不能确定是什么花的花汁。”萧菁菁对上父王的目光,回答道,父王显然还有点不信。

    “郡主平时很注意,王爷。”紫嫣几人见状插话道。

    “那又是怎么回事?”

    萧成知道太医不敢乱说,如果不是真的,太医绝不会这样说,紧跟着问,渐渐意识到了什么。

    “那还用说,肯定是有人。”赵嬷嬷道。

    “是不是有人——是谁对菁姐儿下手?”萧成怒道,想到吴氏,是吴氏吗?注视着菁姐儿。

    “肯定是有人见不得郡主好,王爷。”赵嬷嬷再次恨恨的,发现王爷终于怀疑了,大声道。

    “菁姐儿觉得是谁?”

    萧成没有理会赵嬷嬷,如果真的是吴氏!

    “父王,我不知道,我已经让人去查了。”

    萧菁菁没有回答父王的疑问,而是道。

    赵嬷嬷几人很怕王爷又维护着侧院那个女人,都对郡主下手了,要是王爷还是维护着,那一定要去找老夫人。

    “是吴氏吗?”萧成继续问,沉着声音,隐忍着怒火,说着就要转身叫人:“本王让人找吴氏过来!”

    赵嬷嬷几人紧张起来,萧菁菁平静的:“父王我不知道,只有查出来才知道。”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

    赵嬷嬷见郡主没有指明是吴氏,在她看来除了吴氏还能有谁,郡主也太心善了。

    “那就查吧,看看是谁。”萧成也想查清楚看看到底是谁,是不是吴氏,若不是还好,要是。

    哼。

    希望吴氏不要令他失望。

    赵嬷嬷几人松口气。

    王爷答应了。

    萧菁菁还是淡淡的。

    “不管是谁,查出来了,本王都不会估息!”萧成恨恨的,很生气,他不希望是吴氏,但要是吴氏,他不会放过吴氏。

    “菁姐儿准备从哪里开始查?要不要父王帮忙?要是人不够,父王有人,和父王说一声。”萧成锁着菁姐的目光。

    萧菁菁没有隐瞒:“我是前日从外祖母的寿辰回府,开始痒的,刚开始只有几颗红点,只要查一查当时有什么人接近过这里,府里的动静,父王要是想帮忙,就请父王帮忙排查一下,只是不要让侧妃知道。”

    “好,父王会吩咐下面的人,万一是在外面。”

    萧成对着外面叫了人,吩咐后,想到另一个可能,不是有人算计菁姐儿,会不会是那个时候?并不想真的查到吴氏。

    “再继续查。”

    萧菁菁平淡的。

    赵嬷嬷几人听到王爷要帮忙,心头又是一松,赵嬷嬷又有些担心。

    “如果是吴氏,本王不会估息,菁姐儿,你放心。”看着菁姐儿的脸还有脖颈,萧成叹了口气,想到太医说的,幸好菁姐儿是过敏体质,发现得早,要是发现得晚,就会破相,这是想毁了菁姐儿,要真是吴氏,他脸色怎么好得起来:“太医有没有说过,怎么治?”

    “太医说要查一下,因为发现得早,只要注意一点,不会有太大问题。”

    萧菁菁听了父王的话。

    “那就好。”

    萧成松了口气,菁姐儿要是有什么事,他这父王,心中恼起吴氏:“要不要父王找吴氏过来问一问?”他觉得可以找吴氏来问一下。

    “随父王。”

    萧菁菁摇头,父王是想问一问吴氏,但她不想,现在找吴氏来,吴氏也不会承认,并没有什么用。

    父王耳根子软,不知道会不会信了吴氏。

    “为什么,菁姐儿你怕?”萧成皱起眉头。

    “还是等查出来再说吧。”萧菁菁道。

    “好,等查出来。”萧成一心看出菁姐儿想法。

    “要不要换个太医来看看。”

    他看着菁姐儿的脸,菁姐儿这个样子,虽然说没有事,不知道何时会好,或许换一个太医能好点。

    “父王,太医说我中的很可能是一种罕见的花的汁液。”萧菁菁心中大概知道是什么花的花汁。

    她上一世听人说起过。

    曾经有一位宠妃,就是误中了一种花汁,弄得破了相,失了宠,事后查来查去,查了出来。

    谁也没想到美丽的花也会致命。

    越是美丽的花越是有毒。

    这种罕见的花的花汁不小心碰到会引起皮肤红肿,严重就会破相。

    当时她并没有在意,听过就算,没想到有一天会用到。

    她在发现自己的情况,又听了太医的话后,便想了起来。

    “罕见的花的花汁?到底是什么花。”萧成眉头皱得很紧。

    “郡主,王爷。”

    忽然守在外面的婆子的声音响起。

    “去看看。”

    萧菁菁让香草去看看。

    香草得了郡主的吩咐,退了出去,很快走了进来,行了一礼跪在地上:“郡主,太医说应该是那种罕见的花汁,让郡主用甘草熬汤解毒试一试,太医说郡主是早期,应该能解毒。”太医并没有走,在偏厅翻书去了。

    应该是翻到了。

    “好。”

    萧菁菁点头,上一世她也听人说过甘草可以解毒:“香草你去熬碗汤来。”

    “是郡主,奴婢马上就去。”

    香草连忙道。

    再次退了出去。

    “秋雨,嬷嬷。”萧菁菁接着,对着赵嬷嬷还有秋雨采薇:“嬷嬷你去盯着外面,秋雨采薇,你们带人把东西都换下来,请太医看看。”示意秋雨和采薇把她平日的用具都让太医检查一下,还有把厢房内的东西都换成新的,带人换一遍。

    “是。”赵嬷嬷明白郡主是为什么。

    采薇和秋雨也明白了:“郡主,奴婢马上去。”

    “嗯。”

    萧菁菁点头。

    紫嫣望着郡主。

    “菁姐儿你要?”萧成在一边看到,菁姐儿是要全都换成新的?菁姐儿担心什么?

    “父王,厢房里的东西,我不知道有没有问题,换下来让太医检查后,也可以首先排除。”萧菁菁道。

    “你做得对,就照你想的做。”

    萧成觉得自己没有菁姐儿想得周全。

    “本王去问下太医,一会再过来。”萧成看着太医,走了过去。

    萧菁菁看着父王:“父王去吧。”

    紫嫣:“郡主。”

    “还没有问你,查到没有?”萧菁菁回过头,盯着紫嫣。

    紫嫣早就等着郡主问了,之前王爷在,郡主也没有问,她跪在地上,抬起头来:“郡主,奴婢查过了,也问过了。”

    “结果。”萧菁菁知道应该没有结果。

    果然。

    “郡主,奴婢问过,侧院这些日子并没有不一样,还是和往常一样,也查过,没有其他的人接近正院。”

    紫嫣回答。

    萧菁菁并没有太过失望,她早就有所料,不会那么容易查到,发现,吴氏不可能轻易让人查到。

    “郡主。”紫嫣欲言又止,她感觉出郡主之前没在问她,是因为王爷在。

    “没事,总会查到的。”萧菁菁没有再多想道。

    “郡主,都重新换过了。”秋雨过来。

    “嗯。”萧菁菁颔首,此时厢房的东西都换了下来,换上新的,太医一一检查过后,都没有问题。

    等到全部都检查过后。

    “郡主,没有问题。”太医走了过来道。

    萧菁菁想到一处地方,她沐浴更衣的地方,但已经清理了。

    让秋雨送太医下去。

    她看着过来的父王:“父王。”

    “菁姐儿,刚才父王问过了,你脸上不会留下任何痕迹,只要解了毒,方才太医检查过了,没有问题,也许不是像你想的。”萧成开口,迟疑了一下,还想要说什么。

    “郡主,王爷。”忽然赵嬷嬷冲了进来。

    萧菁菁看着进来的嬷嬷。

    所有人都看着赵嬷嬷。

    萧成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

    “郡主,查到一个小丫鬟。”赵嬷嬷没等郡主开口,也不看王爷,望着郡主,抬起头开口。

    在场的人一惊。

    “查到了?嬷嬷。”萧菁菁问。

    萧成眉头紧皱,真的查到了?

    “是郡主,那个小丫鬟老奴已人让人抓起来,带过来了,就在外面,郡主。”

    赵嬷嬷道。

    *

    侧院,吴氏一大早起来听说正院请了太医,萧菁菁那臭丫头不舒服,得了风寒,她才不信,昨夜那个臭丫头还好好的。

    出了那样的风头怎么会不舒服。

    不知道那个臭丫头又有什么幺蛾子,臭丫头在宫里,可是出尽了风头,让她不懊恼都不行。

    她原本想阻止萧菁菁那个臭丫头出风头,不让那臭丫头入了太后的眼,谁知道那臭丫头完全出乎她意料。

    在她看来会完全出丑丢脸子的事,到了那臭丫头手里竟成了她露头的机会,她还没有来得及阻止,那个臭丫鬟就已入了太后的眼,出尽了风头。

    她再想做什么晚了。

    尤其是太后和宜妃还提起她那死去的嫡姐。

    臭丫鬟竟然会作诗,她都不知道,萧菁菁那臭丫头看来以前就防着她,会做诗还不说,在她面前装。

    她的柔姐儿还不知道怎么样。

    王爷昨夜回府的路上,一直没有理她。

    让她想要从王爷那里打听柔姐儿的情况也不能,一夜都没有睡好,直到快天亮才睡过去,醒来就得知萧菁菁不舒服。

    “太医来了?”吴氏问墨书。

    “是侧妃娘娘。”墨书道。

    “太医还在府上还没有走?连太医也请了,应该不会有假。”吴氏又问。

    墨书点头。

    “得了风寒,不舒服,你觉得会不会是那个东西见效了?”吴氏想到她让人下在萧菁菁身上的东西,问墨书。

    “侧妃娘娘,应该没有这么快。”墨书也想到了。

    “谁说得准,有些人体质特殊。”吴氏想了想,眯了一下眼:“王爷也去了?”盯着墨书。

    “是侧妃娘娘。”墨书开口,抬头。

    “去了多久了,还没有出来?”吴氏再次眯着眼问。

    “侧妃娘娘,王爷去了小半个时辰了,还没有出来。”墨书回答。

    “王爷这么久都没有离开,应该是知道了什么,如果是那个东西,萧菁菁那个臭丫头真的是特殊的体质,萧菁菁那个臭丫头定会怀疑我,说不定会派人来盯着。”

    吴氏若有所思。

    若是萧菁菁真是过敏体质,发现了什么,这次动手,多半对臭丫头造不成什么,这么早就发现,那东西还没有深处,太医很可能会认出来。

    解了毒,臭丫头就会好,什么损失也不会有,吴氏怎么想怎么不满,她本来就后悔只给萧菁菁一个教训。

    没有用另外一种药,要是她用的另一种药,不会成今日这个样子,只不过先前想着臭丫头说不定会破相,才不那么后悔。

    如今。

    “外面是不是多了人?你看一看,要是有不是侧院的人,注意一下。”

    “是,侧妃娘娘。”

    墨书俯身。

    “说不定萧菁菁臭丫头已经在派人查了,说不定会让太医检查所有的东西,如果是她她就会,萧菁菁那臭丫头不知道是如何和王爷说的,王爷信还是没信。”

    吴氏再次若有所思。

    “侧妃娘娘要不要?”墨书想问侧妃娘娘,要不要做点什么。

    “不必。”

    吴氏摇头,不准备做什么,这个时候萧菁菁那臭丫头要做什么由她去,多做多错,她什么也不必做。

    该安排的早就安排好。

    “萧菁菁那臭丫头身边越来越多可用的人了,你们几个给我小心点,不要让人察觉到什么。”吴氏还是警告了墨书一句。

    “奴婢知道。”

    墨书低头。

    “哼,知道就好,要是让人察觉了,王爷可是在府里,我就是想救你们也救不了。”她也自身难保。

    “侧妃娘娘放心。”

    墨书恭敬道。

    “我也想放心,对了,你之前说门房那边有话传过话。”吴氏想到一件事。

    “是,侧妃娘娘,是扫地的婆子传来的消息,说是听到门房说的话。”墨书想到传来的消息,那个扫地的婆子说的话。

    “哦?有人给萧菁菁那臭丫头送了一只梨花木的箱子过来,是萧菁菁那臭丫头身边的丫鬟收的?”

    吴氏问,凝着墨书。

    “是、”

    墨书道。

    “有没有听到是谁送来的?”萧菁菁那臭丫头倒是让她另眼相看,倒是能耐啊,吴氏冷笑。

    “好像是纪什么。”

    墨书开口。

    那个扫地的婆子也只是听了一嘴。

    郡主身边的人取了箱子就走了,送箱子来的人也离开了,门房的人也是无意中提起,被扫地的婆子听到,不敢靠得太近,怕被发现。

    郡主现在管着府里的人事,没有人会得罪郡主,门房都成了郡主的人。

    “纪,纪大公子,纪宁?不可能。”吴氏微蹙起眉头,听到纪字,只想到纪家大房的大公子纪宁。

    除此外她想不到其他人。

    因为萧菁菁那臭丫头只和纪宁有牵扯,除此外哪里还会有别人,可是她不觉得纪宁会看上萧菁菁那个臭丫头,会喜欢萧菁菁那臭丫头,更别说送东西。

    纪家那位大公子有多讨厌萧菁菁她是知道的。

    根本不会看得上萧菁菁。

    到底是怎么回事。

    “知道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吴氏想完问。

    “扫地的婆子只听到是什么棋谱。”墨书道。

    “棋谱?”

    吴氏有些意外。

    她还以为是什么:“你找个时间通知一下正院那边的人,要是能打听到就打听一下,箱子到底是怎么回事,要是打听不到就算了,既然搬着箱子进了正院,肯定会有消息流出。”

    “奴婢会找机会通知。”

    “嗯。”

    “现在不知道如何了。”

    吴然漫不经心的问。

    正院,萧菁菁直接让嬷嬷把那个小丫鬟带了进来,小丫鬟是正院洒扫的小丫鬟,进来后白着一张脸,不敢抬头,颤抖的跪在地上。

    “郡主,就是这个小丫鬟,最有嫌疑。”

    赵嬷嬷站在一边,恨恨的瞪了一下跪在地上的小丫鬟,对郡主道。

    小丫鬟头也不抬。

    萧菁菁看着,紫嫣和秋雨还有采薇皱起眉头,她们见过这个小丫鬟。

    是这个小丫鬟?

    安郡王萧成冷着脸,皱眉,扫了跪在地上的小丫鬟一眼,听到赵嬷嬷的话,见菁姐儿还没有反应,很生气:“既然有嫌弃,还说什么,直接带下去审问,问清楚。”不知道菁姐儿还在想什么。

    “来人。”而后就要叫人进来,把人带下去审问。

    “父王。”萧菁菁开口,望向父王。

    “怎么菁姐儿,父王让人把她带下去,仔细审问,有嫌疑就审问清楚,到时候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菁姐儿又拦住他做什么,萧成觉得菁姐儿太心慈手软了。

    “父王,不用带下去审,让吴侧妃过来吧。”萧菁菁道。

    “菁姐儿?”萧成不明白她的变化。

    “去请吴侧妃过来,就说有事要问她。”萧菁菁没有继续和父王多说,直接吩咐一边的采薇。

    “是,郡主,奴婢这就去,马上就去。”采薇望着郡主,得到郡主命令,也不等王爷开口,退了下去。

    “吴侧妃要是不来,就说父王也在这,有事要问她。”萧菁菁又吩咐。

    “是,郡主,奴婢知道了。”

    采薇低下头。

    退了出去。

    萧菁菁看着,萧成眉头皱紧,脸色不是很好,见菁姐儿说完,他扫了扫退下去的采薇:“菁姐儿你不是说暂时不让吴氏过来,怎么又?”

    而且也不等他同意,就直接派了人去。

    “父王,之前什么也没有查到。”萧菁菁说:“现在不一样了。”她盘算着一些事,没有注意父王的表情。

    “现在也没有查到。”萧成道,不知道菁姐儿的话为什么互相矛盾。

    “父王,查到了,这个丫鬟就是。”

    萧菁菁指着跪在下面的小丫鬟。

    “这个丫鬟?”萧成挑眉。

    突然,有婆子出现在门口。

    “郡主,王爷。”

    “什么事?”萧菁菁问。

    “郡主,二姑娘还有四姑娘五姑娘小公了又来了,说是听说郡主不舒服。”婆子跪在地上,二姑娘四姑娘五姑娘还有小公子已经来过,大公子和二公子也派了人来问,她不敢说。

    “让她们回去,说我没空。”萧菁菁开口,二妹妹四妹妹五妹妹还有平哥儿一大早就过来,她等着太医,直接让她们回去了。

    没想到他们又来。

    “是郡主。”婆子不敢多说。

    “他们来凑什么热闹,让他们回去,给本王安份点儿。”萧成极为不高兴。

    “是,王爷,老奴会和二姑娘四姑娘五姑娘说。”婆子一颤,听出王爷不悦,想到二姑娘几个还想来。

    婆子退了出去,退到院子外面,松了口气,抬头往外走去。

    很快她看到二姑娘还有四姑娘五姑娘小公子还有大公子二公子派来的人。

    萧芸芸几人看到婆子忙上前,昨夜大姐姐和父王回府已经很晚,她们不敢打扰,一大早她们本来想来给大姐姐请安,然后和大姐姐去父王院子请安,来了后,大姐姐并没有见她们。

    她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大姐姐让她们回去,她们只好回去等,等了一会,心中不安,便派了人打听。

    得知大姐姐不舒服,叫了太医,她们连赶再次赶来,听说父王也来了,难道大姐姐病得很严重?

    在她们的胡思乱想说。

    她们等到进去通报的婆子。

    “大姐姐——”

    “郡主让你们回去,郡主没事,几位姑娘还是该做什么去做什么吧,郡主说有空再见几位姑娘。”

    “大姐姐是不是病得——”萧芸芸问,萧平昂着头。

    “呸呸,二姑娘可不要乱说,郡主好着呢,只是有事要问,王爷也发了话,让几位回去。”婆子赶紧呸呸两声。

    “父王?”

    “几位姑娘不要再问了,王爷让你们回去。”婆子不想再说。

    “是。”萧芸芸几人心中猜测到什么,事情只怕和她们想的不同。

    “嬷嬷,”这个丫鬟怎么怎么查到的?”萧菁菁此刻问嬷嬷。

    “回郡主的话,这个丫鬟是院子里洒扫的丫鬟,平日还算老实听话,从小在府里长大的,原本不会被怀疑,之前郡主让人查这几日有没有人接近正院,查来查去都没有查到不对,后来老奴一想,便问了下面的婆子这几日正院的丫鬟的没有不对,这一问,发现这个丫鬟前日郡主回府之前被下面的婆子安排靠近过沐浴净身的地方,只有这个丫鬟可能性最大,不知道收了多少好处,居然敢下手。”

    赵嬷嬷听王爷的话,见郡主问起来,连忙把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眼前这个小丫鬟嫌疑最大。

    再审问一下说不定能问出什么来。

    “都查到这里了,还等什么,说是谁指使你的?”萧成听到这里,直接走了过去,一踢就往小丫鬟身上踢去。

    恨声道。

    查清楚了,娘娘?”

    萧菁菁目光落在小丫鬟身上,心中知道应该就是这个小丫鬟,她又问了嬷嬷一次。

    没有阻止父王的动作。

    赵嬷嬷也看着王爷的动作,一个下贱的小丫头也敢天不怕地不怕向郡主下药,不管是不是吴氏指使。

    王爷不过是一脚,逼问,在她看来只要能审问出来,打死都是轻的。

    “郡主,老身查得很清楚。”

    赵嬷嬷恨恨的。

    “那看来就是这个小丫鬟。“萧菁菁望向父王还有低着头被踢得往后倒的小丫鬟。

    “说,到底是谁指使你,是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

    萧成听完赵嬷嬷的话,脸色阴沉,又是一脚。

    砰一声响,小丫鬟白着脸跌撞到一边的青花长颈瓷瓶,整个人卷缩在一起,满脸惨白,青花瓷瓶被撞得摔到地上,碎得粉碎,萧成还是不解气:“本王问你话,说不说?”

    赵嬷嬷抬头。

    萧菁菁静静的看。

    惨白着脸卷缩在一起的小丫鬟竟然还是不说话,萧菁菁眼中闪过什么,赵嬷嬷皱眉。

    萧成又是一脚:“听不到本王的话是不是,你以为不说话,本王就拿你没办法是不是?”

    “郡主,奴婢见过这个小丫鬟。”紫嫣忽然上前。

    “郡主,奴婢也见过。”秋雨也上前。

    “哦?”萧菁菁看向她们,赵嬷嬷也皱紧眉头,安郡王萧成停下动作,脸色很不好,一个小丫鬟居然敢不回答。

    小丫鬟像是感觉到紫嫣三人的目光,颤了颤。

    这让萧菁菁心里有了想法:“你们说一说,是什么时候见过。”

    “你们既然见过还没快说,王爷郡主还等着。”赵嬷嬷一看更是生气,紫嫣几个在搞什么,见过还不说。

    萧菁菁不说话。

    萧成神色阴沉。

    “这个小丫鬟有几次郡主出门的时候,站在外面,奴婢看到过。”紫嫣不敢抬头,回答:“似乎和香草关系很好。”

    “奴婢也见香草和这个丫鬟说过话。”秋雨也道,同时有些自责:“奴婢却没有注意,请郡主责罚。”

    她们要是早点注意。也不会让这个小丫鬟得手。

    紫嫣想到香草,香草要是真的有问题,香草是才选上来,想到香草还在给郡主熬甘草汤。

    “你们啊,真是糊涂,看到为什么不说,到了现在才说,让你们照顾郡主,你们就是这样照顾的?”赵嬷嬷着实气愤。

    “香草是谁?”

    萧成不知道香草是谁。

    沉着脸问。

    小丫鬟脸上多了什么,又是一颤。

    “去叫香草过来。”萧菁菁吩咐紫嫣。

    “是,奴婢这就去。”紫嫣立马道,到了这个时候,她们怕香草也有什么问题,幸好找到这个小丫鬟,不然。

    “郡主。”不想,香草的声音响起:“汤已经熬好了。”

    “进来!”萧菁菁开口,紫嫣没有再往外,都看着门口,不一会儿,香草走了进来,行了一礼,很规矩,手上端着一碗熬好的甘草汤。

    紫嫣几人的脸色却还是好不起来,一看到香草手上的甘草汤就怕有什么问题。

    她们一起望向郡主。

    “郡主,汤熬好了。”香草规乱世起身,抬起头来,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下一刻扫到地上的小丫鬟还有一直的碎瓷瓶,脸色一变。

    “小玉你怎么在这里?你,你,到底,你做了什么?”手上端着的甘草汤都差点洒掉,由此可见有多惊讶。

    紫嫣几人的脸色更加不好。

    “端过来。”萧菁菁开口。

    “郡主。”紫嫣几人回神想劝。

    香草在看到小丫鬟就脸色难看起来,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听了郡主的话,低下头,端着甘草汤上前。

    萧菁菁让紫嫣取过,放在一边,香草不再抬头,也不再说话,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萧菁菁让紫嫣去找太医过来,香草听到郡主让紫嫣去找太医,心又是一沉,萧成忍不住了,直盯着香草,脸色尤为难看:“你就是香草?”

    “是,王爷。”

    香草心中不停的想着,小玉到底犯了什么事,怎么会被叫到这里,想到郡主的情况,她不安起来,难道小玉真的做了什么?难道是小玉?

    她也不是蠢人,一会就想到许多,越想越怕,突然听到王爷唤她,她一紧,猛的抬起头来,白着一张脸。

    砰一声跪在地上:“王爷,奴婢——”

    萧成居高临直视眼前这个叫香草的丫鬟,这个丫鬟他在菁姐儿身边看到过,并不熟悉,应该是到菁姐儿身边不久的,之前是另一个丫鬟,不知道菁姐儿从哪里找来的。

    “你认识她?”

    他指着一边的小丫鬟,冷着声音。

    “是,王爷,奴婢认识小玉。”

    香草白着一张脸,深吸一口气,重重的,知道郡主在看她,她没有隐瞒,知道瞒不了人,她也想知道小玉做了什么。

    感觉到落在身上的目光,她大声的。

    “小玉?”萧成恨恨看向那个小丫鬟。

    萧菁菁没再开口。

    赵嬷嬷哼了声,她现在看这个香草也不顺眼,说不定就是这个香草造成的,秋雨听着。

    惨白着脸的小丫鬟低着头。

    香草盯着她:“是,王爷,小玉是奴婢的同乡,奴婢和小玉关系一直较好,以前同住一个屋子里,关系比较亲近,奴婢成为郡主身边的大丫鬟后,虽然很少再见,但奴婢时不时会送点东西给小玉,小玉也是老实的,前几日还见过。”香草在郡主身边呆了一些日子,她学了很多,知道一定要说清楚,知道这个时候王爷问话,郡主看着,有什么就要说,不能有丝毫的隐瞒。

    不管事情如何,是不是小玉做了什么,她都要把她和小玉的关系说清楚。

    她心中真的不愿意相信小玉利用了她。

    “你知道你这个同乡做了什么吗?”

    萧成先是吩咐人去让管家查小玉还有香草的来历,同时冷哼盯着香草。

    “奴婢不知道。”

    香草趴在地上,磕了几个头。

    萧菁菁没有拒绝父王派人查香草和那个小玉的来历。

    “不知道,好一个不知道,你可知道你家郡主会这样就是因为你这个同乡,这个小玉?说你有没有参与。”

    萧成大怒。

    怒极,一脚朝着香草踢去。

    “奴婢没有,王爷,请王爷明察。”香草被踢到地上,她像是感觉不到痛,爬行走走到小玉面前:“小玉是不是你,你真的?”

    她白着脸,忍着身上的痛。

    秋雨看向郡主。

    赵嬷嬷觉得就该给这些丫鬟点厉害瞧瞧,都成了什么样子,还敢以下犯上了。

    萧菁菁没有说话。

    萧成冷哼一声。

    “小玉,你告诉我,是不是你,你是不是?”香草拉着小玉,扯着,不停的问。

    叫小玉的小丫鬟动了一下,看向香草:“对,不起,香草姐。”

    “你!”

    香草脸色变得惨白,整个人跌了跌,跌到地上。

    “是我。”叫小玉的丫鬟昂着头。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这样做对你有什么好处,郡主不好吗,你怎么能,你怎么敢,你竟真的——”

    香草不敢相信又不能不相信。

    “看来是承认了,问她是谁指使她的。”萧成直接阴鸷问。

    “小玉,你告诉我,是谁指使你的。”香草忙问,叫小玉的小丫鬟不说话,又闭上嘴。

    “是不是侧妃娘娘?”香草又问。

    这让萧成脸色变得黑沉。

    “王爷。”这时,府里的管家的声音在外面响起,萧成转向外面:“进来,还不快滚进来,还在外面做什么。”

    “王爷。”管家走了进来,恭敬行了一礼,又向着郡主行了一礼。

    “查出来了?”

    萧成冷声问。

    “王爷,从入府的名册上看,香草还有这位小玉,是在八岁时被卖到府上的,没有任何的问题。”

    管家不久前得了王爷的命令,让他查两个丫鬟入府的记录。

    另一边,吴氏听到采薇的话:“王爷让妾身去吗?好,妾身这就去。”

    “侧妃娘娘请快一点,王爷和郡主还等着。”采薇不卑不亢站着。

    “好吧,既然王爷和郡主等着,走吧。”吴氏睥了采薇一眼,扶着墨书的手站了起来,理了理额间的发,这个采薇不是萧菁菁那臭丫头的大丫鬟吗。

    看样子。

    看来她想的没有错,萧菁菁那臭丫头真的——现在是来让她过去对质还是?她相信自己的安排不会扯到她的身上。

    墨书也看了眼采薇。

    扶着侧妃娘娘的走往外。

    其他的丫鬟婆子低下头。

    不一会,到了正院。

    采薇让人通报一声,吴氏没有着急。

    “侧妃娘娘来了,王爷和郡主让你进去。”秋雨从里面走了出来和采薇对视一眼,秋雨淡淡的道。

    “好。”吴氏点头,带着担心:“不知道郡主怎么样,听说人不舒服,妾身正要过来看。”。

    走到了里面。

    一眼看到里面的情形。

    她先走到王爷面前,行了一礼,带着关切和担心,望向萧菁菁:“王爷叫妾身来不知道有什么事,妾身听说郡主不舒服,得了风寒,请了太医,王爷也在,还以为。”

    萧成盯着吴氏。

    萧菁菁目光淡淡看向吴氏。

    赵嬷嬷很想冲上去撕了吴氏的脸皮,香草仍然问着叫小玉的小丫鬟,秋雨和采薇跟在吴氏身后,进来走到郡主身边。

    “郡主的脸上还有颈处是?”

    吴氏像是忽然发现眸光闪了闪。

    “吴氏,认不认识这个小丫鬟。”萧成倏的道。

    “不。”吴氏当然摇头。

    “是不是你指使她做的?”萧成又问。

    “王爷你是说妾身指使这个小丫鬟?”吴氏一脸不敢相信。

    “对。”

    “不是我。”

    “说是谁指使你的!”萧成猛的回身,一脚又踢在叫小玉的丫鬟身上。

    吴氏转向萧菁菁:“郡主你可不要——”

    “谁冤枉你了。”

    赵嬷嬷实在忍不住。

    秋雨和采薇脸色也不是很好,萧菁菁眼中有冷意,知道吴氏是不打算承认了,手握紧鞭子,叫小玉的丫鬟还是不开口。

    “小玉,你说,你想害死我吗,想害死我们的家人吗?”香草拉扯着小玉,她们是卖进府的,并不是一个人。

    不知道是不是这句话触动了叫小玉的丫鬟,她忽然看向萧成:“王爷,是奴婢自己做的,没有人指使!”

    “你自己做的?”

    萧成眉头皱得死紧:“你为什么要这样做?”看不出信没有信。

    “因为奴婢恨郡主,郡主骄横,有一次奴婢只是洒了点水在地上,郡主就用鞭子抽奴婢,奴婢不敢动,可是奴婢心中恨郡主,这一次,奴婢找到机会就想让郡主也尝一尝痛苦的滋味。”

    “原来是这样!妾身可从来没有做过,王爷你要明察,还有郡主。”吴氏一脸原来是这样:“郡主应该查清楚,郡主也不能胡乱冤枉人啊。”

    “啪”一声响。

    萧菁菁手一甩,手上的鞭子往吴氏脸上去。

    “郡主,你干什么?”

    吴氏大惊失色,吃痛起来。

    萧菁菁直接在吴氏脸上甩了两鞭子。

    以为不承认就行了?

    “菁姐儿你做什么?”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