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五章 水性扬花
    “娘娘的意思是不管了吗?。”宜妃的大嫂李家大夫人林氏不满的望着小姑子。

    “大嫂是怨本宫?”宜妃冷眼盯着眼前的大嫂,又看了看侄儿。

    李元浩摸了摸脸。

    姑母还想让他成亲。

    “我可不敢,娘娘尊贵万分,只是娘娘是什么意思?”林氏哪里敢当着小姑子的面放肆,只敢小声的嘀咕。

    “本宫的意思你不是听出来了吗,就是浩哥儿该成亲了,浩哥儿也不小了,该懂事了,大嫂明白吗?”

    宜妃要不是看在大哥的面上,要不是为了琰儿为了自己,她早就不管了。

    “这样就可以了吗?”林氏不信,睥了一眼浩哥儿。

    “姑母,我不想成亲。”李元浩从来没有想过成亲,他开口。

    “如果你想浩哥儿被大哥弃了,你就尽管不听本宫的话,浩哥儿你要是还是这样任性,以后姑母不会再管你。”

    宜妃冷冷盯着大嫂还有浩哥儿,慢慢的道。

    到了现在大嫂还像以前一样。

    浩哥儿还没有半点长进,让她失望之极。

    “娘娘,浩哥儿根本就不愿意。”林氏也想让浩哥儿成亲,可是。

    “你之前不是让本宫赐婚吗?”宜妃漫不经心的,接着抬头:“浩哥儿你要是不想失去一切,什么也没的话,就听姑母的话,你的事太后皇上都知道了,姑母也被收回了手上的权利,中宫的大印更是被禁足,你表弟也受了影响,你表弟是皇子,你要知道,一些事情,姑母也不想和你多说,你是聪明的,应该能明白,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不是像之前一样就行的,陛下让姑母处理好,姑母也不知道如何处理,你是姑母看着长大的,姑母不愿你走到那个地步,很多事情不是随心所欲的,每个人都有要肩负的东西,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你也不是小孩子了,该做什么你心中清楚,表面上也要过得去,私底下你可以继续,娶亲生子,可明白?”

    这是宜妃最后一次苦口婆心。

    “娘娘,浩哥儿一向听你的话。”林氏心中是不满的,要不是宜妃,浩哥儿也不会不听她这个当娘的话,她望着儿子,一边希望儿子能听话一边又不满:“浩哥儿你姑母说了,你就听你姑母的吧。”

    “娘,姑母,就不能不成亲?”

    李元浩还是不想成亲,望着娘和姑母,他知道姑母疼他。

    在他心里,姑母和娘一样,他也不觉得自己哪里比不上表弟,他不过就是喜欢男人,有什么。

    “浩哥儿你真的是越来越没有长进!”宜妃不打算再说,既然如此:“你让姑母很失望,你的事以后我不会再管。”

    “姑母。”

    李元浩看出姑母脸上的失望:“姑母不疼浩哥儿了吗。”

    “姑母说了这么多,你还是不懂事,姑母不可能再因为你——”宜妃沉下脸。

    林氏看不得自己的儿子跟小姑子如此,又见小姑子是打算放弃浩哥儿了,她就知道小姑子哪里可能真的疼浩哥儿。

    在小姑子的眼中,秦王才是亲儿子,浩哥儿做的事可是连累了小姑子还有秦王,浩哥儿还不信,还觉得小姑子真疼他,再疼有她这个当娘的心疼吗。

    “娘娘你不管浩哥儿了吗,你明明说过会管的,说过不会让人知道,浩哥儿的事为什么会传出去,让人知道,老爷现在都厌了浩哥儿。”林氏也算是急了。

    “觉得是本宫传出去的,你怎么不想想是不是你们自己的原因,本宫做了多少,倒是让你起了怨恨。”

    宜妃本来打定主意不理大嫂的胡搅蛮缠,但实在是忍不住,简直是可笑之极。

    大嫂的性子她一直知道。

    看在浩哥儿和大哥面上她不计较。

    可是也只是不计较,心里不是没有怒的。

    “我哪里敢怨恨娘娘,我明明没有和任何人说过,我只是问一下到底是谁传出去的,知道浩哥儿的事的只有我们两人。”

    林氏一看梁上君子在子真怒了,也吓到了,喏喏的。

    也是一个欺软怕硬的。

    “看来心里真的怀疑本宫,本宫会派人查,查出来就知道,本宫要是知道会如此吃力不讨好,早就不管,事情到了现在还在想着别的,一点也没有想该如何解决!”

    宜妃神色难看。

    李元浩看到姑母生气,娘想帮他帮不了,他:“姑母,娘只是糊涂了,姑母不要生气,姑母说的浩哥儿明白。”

    林氏和李元浩不愧是母子,长得很像。

    宜妃看过去:“明白,还是不知长进,有何用!”

    “姑母,侄儿就是觉得不就是喜欢男人吗?”李元洁一张脸还能看出以往的俊美,小心的试探。

    “浩哥儿,你知道什么,喜欢男人没问题但是不能让皇上太后知道。”林氏拉了拉儿子,怕儿子真的触怒了小姑子。

    小姑子明显和平时不同。

    小姑子可是被圣上罚了,还有秦王,这都是因为儿子的缘故。

    “本宫只后悔以往太宠你,让你不知天高地厚,浩哥儿,遇到事情才发现你竟然这样蠢,事情成了这样必须要处理,到现在还不想成亲,你以为本宫是为了谁,还想知道有没有别的办法,你以为还有别的办法吗。”

    宜妃懒得再说:“本宫今日召你们进宫,就是为了善后,不管你怎么想,必须娶亲,除此外,本宫不会再管你。”

    “浩哥儿,你就听你姑母的吧。”

    林氏对宜妃再不满,还是为了儿子好的。

    她还不算太蠢。

    她怕小姑子真不管了,听小姑子的话,很像,小姑子明明那么疼儿子,怎么突然就不疼了,林氏心里念叨着。

    “娘,姑母。”李元浩很痛苦,他一边不想成亲,一边是母亲的劝说还有姑母的动怒,他虽然被宠得无法无大,还是知道姑母是为了他好,娘也是为了他好。

    知道事情不可能再像他想的,从他喜欢男人的喜人尽皆知后。

    他不知道是谁发现传出来,他再恨也没有用,姑母是为了表弟,娘是为了他,他必须要成亲。

    就算他再不想,也要成亲,只有成亲了才能消弥那些传言,他清楚的明白姑母的目的。

    只有让人知道他并不是喜欢男人的。

    才不会影响姑母和表弟。

    可姑母不会知道这对他来说多痛苦,他有心爱的人,要是他娶亲,他心爱的人怎么办。

    他怎么也喜欢不上女人,他不知道换着女人会不会吐。

    他就是想和心上的人一起过,就这么难吗?

    “娘,姑母让我想一想行吗,我无法马上做决定。”李元浩开口。

    “浩哥儿,听话。”林氏拉着儿子的手摇着。

    宜妃冷眼旁观,她完全没有耐心了,浩哥儿的愚蠢令她再没有一点情份:“你们自己商量清楚,我一点也不想管,但影响到本宫还有琰儿,就要处理了,本宫不处理,就只有太后还有皇上来,到时候就不止是这样,有些人会死,有些人——”

    后面的宜妃没有说。

    林氏整个人一变:“娘娘。”

    呆住了,看着浩哥儿,小姑子的意思是,要是浩哥儿不娶亲,太后娘娘和陛下会下旨?

    “姑母!”

    李元浩也变了脸色,痛苦的道。

    “你们自己看着办。”宜妃不再多说,一眼也不想再看。

    “浩哥儿,你听到你姑母的话了,娘求你了,娘给你挑个好的。”林氏不停的道。

    “娘。”李元浩不知道姑母的意思是不是他再不成亲,太后娘娘皇上会下旨,他的心上人会死。

    他那样痛苦。

    “浩哥儿,娘求你了。”林氏还在说。

    “娘,好我成亲,姑母,我成亲,姑母不是让我娶菁华郡主吗,虽然我不喜欢菁华郡主,我也娶!”李元浩注视着娘还有姑母。

    “娘娘,浩哥儿答应了。”林氏松了口气,马上道。

    “愿意娶菁华郡主,浩哥儿你以为你想娶就能娶,你以为你是什么身份,看来你是什么也不知道,居然想娶菁华郡主,就算姑母为了你好想为你求得菁华郡主,也不容易,菁华郡主已经和纪太傅定亲了,你把自己当成什么?着实可笑!”

    宜妃毫不留情。

    林氏脸色大变:“娘娘,你不是可以求陛下吗,难得浩哥儿愿意。”那个菁华郡主是什么东西,她的浩哥儿哪里配不上。

    娘娘真是的。

    这么快就和别的人定亲,还是纪太傅。

    就是一个水性扬花,不要脸,不知羞耻的。

    哪里配得上她的浩哥儿,更不配当她的媳妇,她才不要这样的女人当媳妇,听浩哥儿也不喜欢菁华郡主,她松口气。

    “你把本宫当什么?”宜妃脸更沉。

    她以前真的是太宠浩哥儿,也太纵容林氏。

    “姑母,那就重新选一个人就是,不就是一个女人。”李元浩本身就讨厌菁华郡主,重新换一个人也没有什么,女人而已,他会对姑母说娶菁华郡主,只是因为姑母想让他娶菁华郡主。

    既然菁华郡主定了亲,和纪太傅,就算了,他并不在乎,果然如传言一样,也不知道怎么和纪太傅定亲的。

    反正与他无关,换个女人就是。

    “你还真以为女人任你选。”琰儿都不敢说随便选,浩哥儿哪里来的自信,宜妃想到这里:“本宫说过不会管你的事。”

    “姑母。”

    李元浩从来没想过姑母也会真的不管他,姑母待就和母亲是一样的。

    “娘娘,你就给浩哥儿赐一个,也体面不是,到时候没有人敢说什么,就是老爷也会高兴,浩哥儿已经听话了。”

    林氏当然是帮着自己儿子,眼见小姑子拒绝了,心中又生了怨恨。

    “还想要体面?到了这个时候还想要体面?”宜妃冷看林氏一眼,不愧是母子,她以前就该发现,蠢不可及。

    “娘娘。”林氏脸一白,小姑子是在笑话她吗,她就知道小姑子看不起她。

    “姑母,娘也是为了我好。

    李元浩还想开口,不愿意娘被姑母针对,错的是他,姑母不该怪娘。

    宜妃不耐烦,殿外宫人的声音响起:“娘娘。”

    “什么事。”宜妃看过去,看也不再看林氏和李元浩:“进来说话。”

    “是,娘娘。”宫人走了进来,恭敬行礼,李元浩居高临下的注视着进来的宫人,摸了摸脸,林氏也坐了下来。

    “发生了什么?”宜妃问,盯着宫人。

    宫人微微抬头,目光掠过元浩公子的脸,不敢多看,望向娘娘,娘娘似乎很不高兴,想到自己要说的,低下头:“娘娘,皇上召了一个宫人到御书房,点了余贵嫔晚上——”

    “召了宫人作陪,哪个宫的?余贵嫔吗。”余贵嫔生了三公主,一直以来因为三公主,还算得宠。

    只是比起她的地位,差得太远,现在看来,圣上有意宠着余贵嫔,宜妃心中想着。

    圣上这是分化她的权利。

    “娘娘,是小厨房的一个宫人,听说圣上赞了几次。”宫人跪在地上。

    “看上看来是彻底厌了妾了。”

    宜妃站了起来,走到宫人面前。

    “姑母。”李元浩一直以来都知道姑母多得宠,没有想到姑母会真的失宠。

    林氏又是担心,怕老爷知道会骂她,还有浩哥儿,一边觉得小姑子都是活该,小姑子不恃宠而娇哪会被皇上厌弃。

    以前她都不敢得罪小姑子,老爷说家里还要靠小姑子,小姑子在她面前更是指手画脚,一幅高高在上的样子。

    现在失宠了吧。

    “娘娘,陛下也许是。”宫人闻言想说什么。

    “你不用多说,本宫很清楚,皇上这是想找个取代本宫的人,先是不再来本宫这里,然后在宫里宠起别的女人,太后还送了一个宫人给圣上,听说太后想要挑个好的入宫服侍皇上。”

    宜妃都很清楚,没有管林氏和浩哥儿想什么。

    “娘娘。”宫人抬起头。

    宜妃很明白自己有这一天都是靠的皇宠。

    一旦皇宠没有了,皇上变了,她什么也没有,幸好她还有皇儿,她还有翻身的机会。

    只是皇儿因为浩哥儿的事,被皇上怀疑了。

    事关皇儿,还有她,她心更硬。

    她不信皇上会如此无情。

    “你们知道了吧,本宫因为浩哥儿的事被皇上厌了,琰儿也是!”宜妃转回头。

    宜妃是不会允许皇上真的找人替代她的。

    她知道这很可能是太后那个老太婆的想法。

    她的皇儿还要登上九五之位。

    *

    “郡主,老奴打听过了,也问了盯着杨宁的人,纪宁果然出了门,只是并不知道顾瑶是不是派了人见纪宁,盯着纪宁的人没有见到顾瑶的人。”赵嬷嬷从外面回来,小声的朝着郡主道。

    萧菁菁抬头,她一个人玩着五子棋,两只手一起下。

    慢慢研究,她发现五子棋并不是想像中的那么简单。

    很有趣。

    “老奴把事情交给他们,谁知道一个个都不中用,竟然如此重要的事都没有发现,所以没有派人来通知老奴,要不是那个叫陈正清的书生,还不知道。”

    赵嬷嬷很不满,睥了一眼郡主面前的五子棋,点了一下头,郡主哪能整天绣嫁衣,眼晴熬坏就不好,下下棋,也好,可以休息一下,郡主性子倔有时想劝也劝不了,这种棋好像是叶姑送来的,郡主很喜欢,还和叶姑娘下过,好像是叫五子棋挺好的,也不知道这位叶姑娘怎么会的。

    想到派去盯着的纪宁还有顾瑶的人,尤其不满。

    要不是有人传来消息。

    她都不知道。

    郡主也不知道,还怎么通知秦王,还不让顾瑶那个害了郡主的人逃过,还有纪宁。

    这样岂不是便宜了顾瑶。

    “那个叫陈正清的书生说的应该是真的,盯着的人也说纪宁出府了,不会错,郡主,要不要去看看,秦王那里,老奴已经派人通知了。”

    赵嬷嬷道。

    “不了。”

    萧菁菁不打算去看。

    “郡主不去也好,免得叫人发现。”赵嬷嬷也觉得郡主不去好,要是让秦王发现就不美了。

    秦王说不定会去。

    “要不老奴让人去看看,秦王肯定会去,到时候顾瑶别想逃脱。”不盯着赵嬷嬷有点不放心。

    “不必,等着吧。”萧菁菁还是摇头。

    “郡主说怎么就怎么了,盯着威远侯府传来消息,说是也出门了,不知道是不是和纪宁见面。”

    赵嬷嬷想起什么。

    萧菁菁没有说话:“不管如何,只要秦王去了就好。”

    “郡主说得对。”赵嬷嬷赞成。

    萧菁菁又把玩着五子棋。

    “郡主,香草你问过了吗?老奴发现一个丫头不错,郡主看是重新买人还是?”赵嬷嬷接着又问。

    “还没有。”

    萧菁菁摇头,放下手上的白子望着嬷嬷:“问过香草后,要是香草也不愿配人,就在府里丫鬟里挑一个,嬷嬷你觉得谁不错,带来就是。”

    “好。”赵嬷嬷同意:“那个丫鬟是小厨房的,还算老实,老奴观察了一下虽然是三等,不过话不多,也稳重。”

    “嗯,既然嬷嬷说好,肯定不会错。”萧菁菁最信任的就是嬷嬷了。

    嬷嬷不会害她。

    “郡主哪能这样说,那个丫头也是不错,老奴最怕的是挑个不安份的,看那丫头还老实就提了,主要还是郡主喜欢。”赵嬷嬷摇了一下头。

    “嬷嬷带来给我看看吧。”萧菁菁说。

    “老奴去把她带过来。”赵嬷嬷决定把那个丫头带来给郡主看看,也好早下决定:“那个丫头老奴查过,没有问题,郡主见了就知。”

    萧菁菁嗯了一声。

    赵嬷嬷出去。

    萧菁菁叫了香草进来,紫嫣秋雨采薇在翻晒着晒在外面的书,穿过菱木花窗她看到外面的情形。

    “郡主。”香草被叫进来,她不知道郡主叫她有什么,恭敬的望着郡主。

    发现郡主隔着菱木花窗看向外面,她也看过去。

    “香草。”

    萧菁菁过了一会回头。

    香草忙行礼。

    “郡主,不知郡主有什么吩咐?”香草问道。

    “我和纪太傅定亲的事你想必知道,到时候,你是想出府还是嫁人,还是留在王府?亦或者陪我出嫁。”萧菁菁平淡的。

    “郡主!”香草很激动,郡主问她愿不愿作为陪嫁随郡主出嫁,她当然愿意,她一直猜测郡主是不是问过紫嫣姐姐。

    “你自己想一想,告诉我。”萧菁菁没有继续问,而是让她自己想一想。

    香草以为郡主不会问她,以为郡主只愿意带紫嫣姐姐三人,没想到郡主愿意带她,她磕了一个头,急切的:“郡主,奴婢愿意,愿意随作为陪嫁随郡主出嫁。”

    “不用这么急。”

    萧菁菁想让她再想想。

    “不,郡主,奴婢不用想,奴婢愿意。”香草不停的磕起头来。

    “起来吧,我知道了。”萧菁菁见状不再问。

    香草激动站起来。

    “郡主。”赵嬷嬷又走了进来,看到香草,又看向郡主,知道是怎么回事,郡主应该问过香草了。

    不知道香草?

    香草退到一边,赵嬷嬷上前。

    “香草愿意作为陪嫁随我出嫁。”萧菁菁开口。

    “是个好的。”赵嬷嬷一听看了香草一眼,香草不好意思低下头。

    “嬷嬷把人带来了?”萧菁菁没有再多说,问道。

    “郡主,人在外面。”边想赵嬷嬷道。

    “让她进来吧。”萧菁菁开口。

    “老奴这就去把人带进来。”赵嬷嬷开口,退到外面,萧菁菁颔首,香草不知道怎么回事,看了看赵嬷嬷又看向郡主。

    “下去吧。”萧菁菁让香草下去。

    香草行了一礼,退下去,退到门口,见赵嬷嬷带着一个丫鬟进来,她想到什么,不由多看了丫鬟一眼。

    认出是小厨房的三等丫头,她不知道郡主为什么见这个三等丫头,赵嬷嬷为什么带来。

    心中带着疑问退了下去。

    萧菁菁看到了跟在嬷嬷的丫鬟。

    “郡主,就是她。”赵嬷嬷进来后,走到郡主身边,小声说完,回过身来:“还不给郡主请安。”跟在下后面的丫鬟小梅,整个人一震,抬了一下头,跪在地上:“奴婢给郡主请安。”

    萧菁菁没有说话。

    “郡主看看行不起。”赵嬷嬷对着郡主道。

    萧菁菁目光落在跪在地上的三等丫鬟身上:“抬起头。”

    “是,郡主。”小梅从入府一直在厨房,以前是大厨房的,后来被分到小厨房,前不久她遇到一个嬷嬷,后来才知道这位嬷嬷是郡主的奶嬷嬷。

    她有些担心,她慢慢抬起头,她见过郡主,远远的见过,没想到自己有一日会见到郡主。

    她不知道自己来这里是?

    也不知道郡主为什么要见自己,赵嬷嬷是什么意思。

    她看到了郡主,还有赵嬷嬷,不敢多看,她垂下眼帘。

    赵嬷嬷没有再说话,站在郡主身边,小声的:“郡主。”

    萧菁菁也看着,她看着眼前叫小梅的丫鬟,和香草看起来一样大,平平无奇的脸,看起来很规矩和老实。

    圆润的脸,她点了一下头。

    赵嬷嬷看到了,松了口气。

    跪在下面叫小梅的丫鬟也松了口气,她又抬起头。

    “你叫小梅?”萧菁菁问。

    “是。”小梅心中一紧,郡主在问她。

    “以后就跟在我身边吧。”萧菁菁淡淡的道,赵嬷嬷也看着叫小梅的丫鬟:“还不谢过郡主,这可是你的福气,知道吗。”

    “郡主,奴婢,奴婢——”小梅想要说什么,她不敢置信的抬起头,郡主让她跟在身边,她以后就服侍郡主了吗,不用再回小厨房?她以后是郡主的贴身丫头?她不敢相信,想要说什么,又说不出来。

    “还不快谢过郡主。”赵嬷嬷又道。

    真是没有见识的小丫头。

    萧菁菁没有生气:“你愿不愿意,等到以后跟随我出嫁。”

    赵嬷嬷是打听好,这个丫鬟是府中的家生子,作为陪嫁最好。

    “奴婢!”小梅想到爹娘。

    “有什么就说。”赵嬷嬷看她吞吞吐吐的,眉头微皱。

    萧菁菁不开口。

    “奴婢愿意服侍郡主,也愿意一直服侍郡主,这是奴婢的福气,奴婢只是一个三等丫鬟,还是小厨房的,得郡主看重,一定好好服侍郡主,只是奴婢的爹娘。”

    “问你一下你父母愿不愿意,愿意到时跟随我一起出嫁,作为陪房。”萧菁菁并不在意。

    小梅又磕起头来。

    “奴婢会和爹娘说的。”

    府里都在议论着郡主会挑谁作为陪房,是在府外新买还是在府中挑,也有不少人想成为郡主的陪房,郡主可是和纪太傅定亲,以后就是阁老夫人了。

    府里多的是想成为郡主陪嫁还有陪房的,爹娘一定会答应的,爹娘在王府只是管着庄子上的事务。

    萧菁菁没说话。

    “郡主,赐名吧。”赵嬷嬷说。

    “请郡主赐名。”小梅也磕下来。

    “你以后就叫梅兰。”萧菁菁随意道。

    “梅兰谢过郡主。”赵嬷嬷点头,梅兰磕起头来。

    *

    秦王府的马车渐渐停在一处巷子里。

    外面不远就是一栋酒楼。

    秦王此刻身上都是杀意,他坐在马车里,手握着宝剑,一遍遍擦试着宝剑,眼神如刀,像是要杀人。

    “王爷。”

    忽然一个声音传来。

    “说。”秦王萧琰冷眼看到外面,马车的布帘被掀开,他冷眼看了眼外面,目光如刀的注视着太监。

    王府带出来的侍卫还有管家都跪在地上。

    “王爷,那个送信的人抓到了,但说是有人把信交给他让他送来的。”太监特有的尖细声音响起。

    “有人让他送的?”秦王萧琰看着他。

    “是,殿下,是个无所事事的痞子,得了不不好处,胆敢跑来王府,老奴审了,说是一个婆子把信给他的,承诺一旦完成就能得到一千两,那个婆子的长相很普通,老奴让人去查?”尖细的声音又响起,太监看着王爷。

    对方居然如此小心。

    “去查。”

    秦王开口,到底是谁一次二次三次不把他放在眼里。

    “老奴马上去。”太监回道:“王爷已经到了,信上说的就是这里,要不要?”

    秦王没有再说什么:“派人去。”

    “是,王爷。”马车的布帘又放下,萧琰满身杀意的,继续擦着手上的剑,剑不饮血何为剑,。他握紧剑柄。

    酒楼二楼,周安轻笑着,摇着手上的折扇,他身边的人下楼了,他嘴角多了玩味,顾瑶,顾大才女。

    胆子还真是大,还是说真的旧情未了呢。

    他侧过头看着的子恒兄。

    “子恒兄,我可是做到了,你看怎么报答我。”

    纪宁目不转晴的注视着下面,他的瑶儿带着人走了进来,小厮在一边看着,分外着急。

    “大公子,四爷说过,让你不要和顾姑娘见面,还有顾姑娘已经被赐婚了,秦王殿上要是发现了。”

    “看看,你身边的人倒是担心,你自己就不担心?”

    周安摇着折扇睥了小厮一眼。

    “大公子。”小厮还是看着大公子。

    “闭嘴。”纪宁看向他。

    “大公子,秦王殿下要是知道了——”小厮还想说什么。

    “你身边的人比你还担心。”周安又笑。

    纪宁目光仍然在瑶儿的身上:“不准再说。”

    “大公子。”小厮张了张嘴。

    “你不用说了,说也没用,你家公子可是旧情未了,你说来说去不过是浪费口舌,只会惹你家公子生气。”

    周安吊儿郎当的。

    小厮不再开口。

    纪宁看着瑶儿上来。

    纪瑶回过头,和身边的人说了几句,她戴着帷帽,扶着黛眉的手,宜妃送来的两位嬷嬷也在后面。

    她感觉到目光,看了过去,没有多看,怕被人发现,上了二楼,她知道纪宁在旁边的包间,她进了一间包间。

    不久,顾瑶喝着茶水,脸上的帷帽已经取了下来,清丽无双,宛如仙子,黛眉站在一边。

    另外的丫鬟端着茶水,婆子和侍卫守在门口。

    “两位嬷嬷不用守在这里,旁边我准备了一桌席,两位嬷嬷去用吧,我身边有人,大哥也在。”顾瑶边喝着茶水边看向两位嬷嬷。

    “好的。”两位嬷嬷想到大公子也在,顾姑娘应该不会做什么。

    她们点头,行了一礼,退了下去。

    顾瑶坐着,黛眉还是不免担心,姑娘真的要见纪公子吗,她为姑娘担心,也为纪公子担心。

    宜妃娘娘送来的两位嬷嬷退了下去,她看着姑娘:“姑娘。”

    “你说我该不该见?”顾瑶看向黛眉,她到了此刻也下不了决心。

    “姑娘还是不要见了吧,有什么让人去问就是。”黛眉的意思是不要见。

    “嗯。”顾瑶也怕被发现,只要纪宁知道她来了,就够了,她小声的对着黛眉,挥手让一边的丫鬟也下去,看着门口的侍卫:“你一会找个机会——”

    见姑娘打消了见纪公子的想法,黛眉松口气,纪公子也不用被秦王殿下发现,秦王殿下也不会厌恶姑娘。

    “不知道大哥什么时候过来。”顾瑶又道,喝了一口茶水,她来之前只是想让纪宁见一下她。

    “姑娘想让大公子?”

    旁边的包间,周安几人退到包间里,纪宁还是看着。

    “要不要过去?”周安笑着。

    纪宁没有说话。

    “我让身边的人过去看看?”周安又说:“不过记得报答我。”

    纪宁颔首。

    周安笑了,正要让身边的人过去,这时顾瑶的大哥顾昭走了上来,他陪着妹妹出来买东西。

    妹妹说想吃这家酒楼的菜,他便带了妹妹来。

    妹妹好些日没有出门,他有别的事,没办法陪妹妹,等他忙完发现妹妹身边多了宜妃娘娘派来的嬷嬷。

    他觉得不妥,问了妹妹,妹妹说是宜妃娘娘派来教她宫中规矩的,祖母也说是好事,说明宜妃娘娘看重妹妹。

    他才放心,刚才他去给妹妹买妹妹喜欢吃的点心了。

    “顾兄。”周安走了出来,摇着折扇,他们早就发现了顾昭。

    “周安兄也在这里?”顾昭看向周安,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周安,下一刻他看到子恒兄:“子恒兄也在这里?”

    “顾兄。”纪宁道。

    小厮不敢再说话。

    “周安兄子恒兄在这里?”顾昭好奇的。

    “过来饮酒,顾兄呢,方才看到顾姑娘去了旁边的房间。”周安瞄了一眼纪宁,笑得漫不经心,摇着折扇。

    纪宁没有插话。

    “我陪妹妹出来,妹妹想吃一品坊的点心。”顾昭说,纪宁知道瑶儿最喜欢一品坊的点心,可是他现在连站在瑶面前的机会都没有了。

    “顾兄要不要一起来喝几杯,难得遇见,好久没有一起喝酒。”周安又道。

    顾昭有些迟疑。、

    “顾兄是担心令妹?”周安像是知道他的心思,纪宁:“顾兄一起喝几杯,令妹那里,我让人去说一声。”

    “好。”

    顾昭也没有再推辞。

    “要不我们一起过去和令妹说一声。”周安又道。

    顾昭迟疑起来。

    纪宁:“好久没有见到令妹了。”

    “是啊,第一才女。”周安哪里不知道纪宁的心思,附和道。

    “好。”顾昭觉得也没有什么。

    一起往旁边的房间走去,小厮急得不行,跟在后面。

    周安回头笑了笑。

    顾瑶和黛眉正说着话,她听到脚步声:“去看看。”她让黛眉去看看,黛眉行了一礼,朝着门外去。

    “大公子,周公子,纪公子。”黛眉没想到一到外面就遇到大公子还有纪公子周公子,她脸色一变。

    纪公子和周公子怎么和大公子一起来了。

    她回了回头,又转回身:“大公子,你怎么带纪公子周公子过来了,姑娘有些不舒服。”她拦下了大公子。

    宜妃派来的两个嬷嬷就在一边的包间,要是发现了。

    顾昭紧张起来:“妹妹哪里不舒服?”纪宁也紧张起来。

    只有周安看出眼前这个丫鬟的想法。

    顾昭就要进去,纪宁也是,周安没有动。

    黛眉眼看阻止不上:“大公子你怎么带着纪公子周公子过来,姑娘已经是未来的秦王妃了,不能见外男。”

    顾昭才意识到妹妹不一样了,他有些不好意思看向周兄和纪兄。

    纪宁隐隐觉得瑶儿身边的这个丫鬟不想他进去。

    周安笑容加深。

    顾昭:“周兄,纪兄不好意思。”就在这时,有脚步声响起,感觉到什么,几人看过去,一行人走了上来。

    为首的是秦王殿下。

    纪宁脸色变了,握紧双手,秦王,周安眸中一闪,这一下!

    顾昭意外:“秦王殿下。”他走上前。

    秦王握着剑,一身杀意迈步走了过来。

    “想找死?”

    黛眉脸惨白,姑娘,秦王殿下来了。

    秦王看了纪宁周安,转向顾昭。

    顾昭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以为秦王因为他带着外男在这里,不高兴,想到妹妹:“秦王殿下。”

    秦王没有理会他,走进包间。

    顾瑶抬头,一下看到秦王。

    她站了起来。

    秦王拿着剑一步步走过去。

    “秦王殿下。”

    “水性扬花!”秦王开口。

    顾瑶脸惨白,摇摇欲坠。

    *

    两日后,吴老夫人到了安郡王府,今日纪家会来纳征,请期。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