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章 面目全非
    送来礼书,礼烛,礼炮等。

    吴老夫人带着萧菁菁以分饼礼赠予亲朋,告之成亲日子。

    萧琳琳吴雯几人看着,吴雯脸微微红,二妹妹竟打趣她也快了。

    吴府安郡王府两边的亲朋,很快知道了菁华郡主成亲的日子,之前才听说定了亲,没想到这么快,七月初八是个好日子。

    知道请期送聘都是吴老夫人的也没有在意,安郡王府没有女主人,菁华郡主的亲事,吴老夫人这个外祖母接过手也正常。

    “好了,六礼只差亲迎,还有三个月。”送走了纪家的人,吴老夫人笑着注视着菁姐儿。

    “外祖母。”萧菁菁脸微红。

    萧琳琳几人看着。

    “害羞什么,女大当婚,男大当嫁。”

    吴老夫人笑,看着几个丫头。

    “是啊,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表姐。”吴雲笑着凑过来。

    萧菁菁脸还是红。

    “你这丫头,不要打断祖母的话,祖母和你表姐说话。”吴老夫人睥了雲丫头一眼。

    “祖母又疼表姐不疼我们了。”吴雲哼哼。

    “祖母当然更疼你们表姐。”吴老夫人没有多说,对着菁姐儿:“菁姐儿,你父王过些日子会回来,陪房该怎么挑选,外祖母也和你说过了,你只要作里衣还有嫁衣,别的交给绣娘,出嫁前,外祖母会来。”

    萧菁菁看了看几位表妹还有庶妹,点头,红着脸:“外祖母。”

    “菁姐儿你做得很好,外祖母也不担心你出嫁后主持不了中馈,外祖母的菁姐儿很能干,看帐管家,外祖母也没有什么好教的,接人待物,外祖母和你说的不要忘,姚嬷嬷蔡嬷嬷有些地方比外祖母知道得更多,多请教。”吴老夫人交待着。

    萧菁菁望着外祖母:“嗯,外祖母。”

    “以后外祖母的菁姐儿就是阁老夫人,最年轻的阁老夫人,成亲后不可能再像姑娘的时候一样,要交际应酬,各家之间来往,不可能一直呆在后院京城里各家外祖母还算熟悉,外祖母过几日带你走走,看看。”

    “嗯。”萧菁菁颔首,她知道外祖母是怕她嫁到纪家交际应酬的时候吃亏。

    “祖母,我们也要去。”吴雲拉着吴老夫人。

    萧菁菁看向几位表妹。

    “好。”吴老夫人没有生气,几个丫头都是大姑娘,该到处多走动走动,她转回头,看着菁姐儿,拍了拍她的手:“外祖母的菁姐儿要嫁人了,外祖母舍不得,真想再养几年。”

    “祖母舍不得表姐,就舍得我。”吴雲在一边酸酸的。

    “你这鬼丫头,祖母恨不得明天就把你嫁出去。”吴老夫人看向她。

    送走外祖母还有几位表妹,萧菁菁把早就写好的信放到檀木雕花匣子里,交给紫嫣,让她交给纪家留下来的人。

    紫嫣知道里面除了装了郡主写的信还有郡主让人重新做的五子棋和棋盘。

    “交给四爷。”

    萧菁菁道,送聘那日回礼她就想和回礼一起,只是她不知道她未来的婆婆会不会看回礼,就没有。

    “奴婢知道,奴婢马上去。”紫嫣她早就知道郡主做的五子棋是要给纪四爷的。

    萧菁菁应了一声。

    紫嫣捧着檀木雕花匣子退了下去。

    不久之后回来,走到郡主身前。

    萧菁菁问了问,没有错漏后,没再说问,坐到窗台下,让紫嫣把帐本拿来,一边看着窗外一边看着帐本。

    不知道过了多久,秋雨走了进来,急冲冲,行了一礼:“郡主。”

    萧菁菁回头。

    “郡主,三舅爷来了,要见郡主。”秋雨抬头,紫嫣闻言看向郡主。

    “三舅舅?要见我?”萧菁菁有些意外,手上拿的是玉器店的帐本:“三舅舅在哪里。”

    “三舅爷在花厅等郡主。”秋雨道。

    “好。”萧菁菁放下手上的帐本,站起来:“走。”

    紫嫣和秋雨忙跟在郡主身后。

    到了花厅,萧菁菁看到了三舅舅。

    三舅舅站在花厅里,背对着她,让紫嫣和秋雨去泡茶,她一个人走到三舅舅身后:“三舅舅。”

    “菁姐儿。”

    吴三老爷听到声音回过头来,看着眼前的外甥女,眼神复杂,萧菁菁望着三舅舅:“三舅舅怎么来了。”

    “来看看你。”吴三老爷敛起眼中的复杂。

    “三舅舅怎么不坐。”萧菁菁又道,看了一边的婆子和丫鬟一眼。

    “菁姐儿,三舅舅有事想问问你。”

    吴三老爷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三舅舅还是坐下再说吧”萧菁菁凝着三舅舅,她不知道三舅舅有什么事。

    “好。”吴三老爷也没有多说什么,坐了下来。

    萧菁菁:“外祖母几位表妹刚走不走,三舅舅怎么没有和外祖母一起来。”

    “之前有点事,菁姐儿,三舅舅有事想问你,三舅舅也不知道对不对,要是三舅舅说错了,你不要不高兴。”吴三老爷知道嫡母刚走不久,还有雯姐儿几个。

    他要问菁姐儿的事,不想让嫡母知道。

    他是等着嫡母带着雯姐儿几人离开才来的,他也想过再找一天过来问菁姐儿,但他等不急。

    前两日想来,一直下不了决心。

    “三舅舅有什么想问就问吧。”萧菁菁隐隐察觉到什么。

    三舅舅既然选择一个人来,她知道三舅舅想问的也许是她不想回答的。

    “好,三舅舅就问了。”吴三老爷刚要开口,紫嫣和秋雨走了进来,端着茶水,等紫嫣秋雨送上茶水退了下去,吴三老爷才:“菁姐儿你现在过得很好,三舅舅也放心了,以前三舅舅还担心你,如今三舅舅也不用再担心,纪永叔虽然大了点,但三舅舅看得出纪永叔很喜欢你,菁姐儿,以前的事,三舅舅也知道,但都过去了,菁姐儿三舅舅只希望你不要记恨。”

    “三舅舅,想说什么。”

    萧菁菁直直看着三舅舅。

    “菁姐儿,三舅舅知道你恨你姨母还有柔姐儿。”吴三老爷说。

    “三舅舅从哪里知道我恨吴侧妃还有三妹妹的?”萧菁菁知道自己的猜测没有错,三舅舅来是为了吴氏和萧柔柔。

    吴氏萧柔柔和三舅舅才是最亲近的,或许她不该问三舅舅。

    丫鬟婆子都看向这位三舅爷。

    她们没想到这位三舅舅老爷是为了侧妃还有三姑娘。

    “三舅舅知道,菁姐儿。”吴三老爷一脸我知道。

    “三舅舅,你不知道,你不知道的有很多,我并不恨吴侧妃还有三妹妹,我只感谢吴侧妃,如果不是吴侧妃我不会有今天,还有吴侧妃不是我姨母,父王的侧妃说到底就是妾,请三舅舅不要再说什么姨母不姨母的了,从吴侧妃成为我父王的侧妃开始就不是姨母。”萧菁菁知道三舅舅是为了什么而来,也不再像之前一样。

    三舅舅为了吴氏和萧柔柔来质问她,她定定的看着三舅舅。

    “菁姐儿!”

    吴三老爷没想到菁姐儿会这样说。

    三妹妹再不好,也照顾了菁姐儿那么久。

    菁姐儿怎么能如此无情。

    “三舅舅觉得我错了是吗?”萧菁菁平静的。

    “对,不管怎么说,菁姐儿,她必竟照顾你这么久,你。”吴三老爷想要说什么。

    “三舅舅不用说这些,想问什么直接问吧。”萧菁菁不想再和三舅舅说下去了,打断了三舅舅的话。

    婆子和丫鬟都听出了郡主的意思,三舅爷为了侧妃还有三姑娘质问郡主,郡主不高兴了。

    也难怪。

    “菁姐儿,三舅舅想问问你你姨母还有柔姐儿去了哪里?你不想认姨母,那就吴侧妃,你知道不知道她们在哪里?出了什么事,还在不在,我只知道她们不见了,你父王一直在找但是没有找到,出事的那晚,你也在,你知道不知道?”吴三老爷觉得自己只是来问问,没想到菁姐儿会这样。

    觉得看不透眼前的外甥女。

    “三舅舅觉得是我害了吴侧妃还有三妹妹所以来质问我?父王都没有质问我,三舅舅。”萧菁菁淡淡的。

    “菁姐儿,我没有质问你。”

    吴三老爷皱眉。

    “三j舅舅不是质问吗?三舅舅敢说没有怀疑我?在三舅舅眼中,就是我害了三妹妹和吴侧妃吧。”萧菁菁又道:“三舅舅就没想过,父王没有怪我,是为什么吗?”

    “你父王。”

    吴三老爷皱眉。

    “三舅舅是不是想说父王是宠我才没有怪我,三舅舅就不想一想父王多宠吴侧妃吗?”萧菁菁紧跟着道。

    像是知道三舅舅在想什么。

    吴三老爷还是觉得安郡王应该是宠着菁姐儿才!

    “如果真的是我害了吴侧妃还有三妹妹,父王不可能什么也不做。”萧菁菁直视三舅舅。

    吴三老爷知道菁姐儿说得没错,但。

    “三舅舅,吴侧妃一直想害我,三舅舅心里清楚,三妹妹先不说,吴侧妃到底做过什么,三舅舅可以好好想一想,这一次也是一样,只能说人在做,天在看,不是不报,时候未报,有些事做多了,总会。”

    萧菁菁一个字一个字。

    “菁姐儿你想说的是吴侧妃自己害了自己?”吴三老爷还想问。

    “三舅舅如果来是为了问吴侧妃还有三妹妹的事,我只能告诉三舅舅,不是我做的,当时我派了人接三妹妹还有吴侧妃,但她们不愿意和我一起离开,觉得我会害她们,到底是谁想害谁,我只能说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至于她们在哪里,出了什么事,我只能被人带走了,三舅舅要是还要问,恕我无能为力,三舅舅也可以去找找,像父王一样,父王找了很久都没找到,那晚的事牵连很多。”

    萧菁菁不打算再说,该说的已经说了,她已经解释过几次。

    “菁姐儿。”吴三老爷眉头皱紧。

    菁姐儿的话是什么意思。

    萧菁菁站了起来,淡淡的,让人送客:“三舅舅我累了,恕我不能再陪三舅舅。”

    转身就走。

    “菁姐儿!”

    吴三老爷眉头皱得很紧,菁姐儿就是这样对他这个三舅舅的、他也站了起来,还要再说,看到菁姐儿走了出去,他站在原地,过了一会,没有再叫。

    他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菁姐儿,就算像菁姐儿说的,三妹妹和柔姐儿已经出了事,。

    那晚到底?

    吴三老爷知道菁姐儿再呆在这里也没用,菁姐儿不可能告诉他。

    他离开了安郡王府。

    婆子和丫鬟见三舅爷离开,对视一眼。

    另一边。

    正院,萧菁菁继续看着帐本,过了一会,秋雨走了进来,走到郡主身边,小声的:“郡主,三舅爷离开了,不知道是不是回府了。”有些气愤。

    萧菁菁抬头,放下帐本。

    秋雨看着郡主。

    “三舅舅心里,最亲近是吴侧妃还有三妹妹,不是我。”萧菁菁平淡的,看出秋雨眼中的气愤,倒是没有什么其它情绪。

    紫嫣采薇还有香草梅兰也知道了三舅爷找郡主质问郡主的事。

    紫嫣采薇更了解。

    秋雨听出郡主话中的意思:“郡主,三舅爷一向和侧妃娘娘来往密切,郡主不必难过。”

    “我没有难过。”

    萧菁菁看了一眼外面:“我知道三舅舅并不是真的怀疑我,就这样吧,三舅舅要去找就去找,不用管了。”

    “郡主。”

    秋雨觉得三舅爷过了。

    居然质问郡主,还怀疑郡主害了侧妃还有三姑娘,郡主根本没有,王爷也是。

    侧妃娘娘还有三姑娘都不见了,还——

    “我都没有生气,你们生什么气。”

    萧菁菁看到紫嫣秋雨几人的表情,笑了。

    “郡主。”紫嫣几人开口。

    “把册子给我。”萧菁菁道。

    吴三老爷出了安郡王府,走到对面,上了马车,他掀起布帘看了看外面。

    “老爷现在去哪里?”马夫看着老爷。

    “回府。”

    吴三老爷开口。

    “是,老爷。”

    马夫不敢多说,回过身,驾起马。

    “去酒楼。”吴三老爷忽然想到什么。

    “是,老爷。”马夫一听,马嘶一声停了下来,又继续往前。

    半晌,马车停了下来,马夫转身,吴三老爷掀开布帘看了一下外面的三元楼的招牌,京城一共有三家酒楼最大的,三元楼便是其中一间,是宁郡王的产业。

    “老爷。”马夫回头。

    他来的是老爷常来的。

    “就在这里吧。”吴三老爷开口,这里是他经常来的酒楼,他下了马车,往里走去,马夫连忙停好马车。

    他打算打听一下消息,看能不能打听到那晚的事,找到三妹妹还有柔姐儿的消息,他不知道三妹妹柔姐儿还活没活着。

    “吴三爷,请上座。”

    酒楼的小二看到吴三爷,显然认出来了,热情的招呼起来。

    “爷这次不去楼上,在下面给我安排一个位置。”吴三老爷道,看了座楼一眼,虽然很吵,要打听消息还是下面好。

    “这边正好有一个位置,吴三爷怎么不去楼上,在下面的话比较吵。”小二道,边带路,吴三老爷扫视了一圈,没有发现认识的。

    楼上的包间他不知道有没有熟人。

    “没关系,爷我今天来就是听人说话的。”吴三老爷道。

    “好勒,吴三爷这边请。”小二道,吴三老爷跟着小二到了一处角落,那里正空着一张桌子,确实很吵,旁边的人看过来,看向吴三老爷,吴三老爷坐下来,皱了一下眉头。

    “吴三爷要不要换到楼上?”小二看着吴三爷的脸色。

    “不用,就这里吧。”吴三老爷目光落在四周。

    “好勒!不知道今日吴三爷想用什么?”

    小二马上问。

    “随便上点吧。”吴三老爷不耐,小二说了一声好勒,退了下去,吴三老爷感觉到什么,看向旁边的人:“你们继续。”

    “这位爷怎么称呼?”

    旁边的人。

    “大家在说什么?”吴三老爷只想打听三妹妹柔姐儿的消息。

    酒楼外面,此时远远来了一辆装饰得很豪华的马车,马车旁边跟着不少侍卫,丫鬟婆子,到了酒楼外面停了下来。

    马车停下后,丫鬟婆子忙上前。

    侍卫则是围在四周,看着周围,路过的人都看着这一辆马车,马车上迟迟没有人下来,有人认出是楚王府的马车。

    议论起来,不知道里面坐的是楚王府的哪一位。

    马车里,一身华贵的少妇坐着,满头珠翠,手上带着白玉的手镯,看得出被人千娇百宠着,感觉到马车停下来,她就着丫鬟手掀开的马车车帘看了眼外面。

    娇笑了起来。

    “夫人,到了。”

    外面进来一个婆子开口。

    “到了吗?让人去问问,最近有什么有趣的事情没有。”虽然变了不少,但仍然能看出华贵的少妇是萧柔柔。

    萧柔柔笑得很美。

    “夫人稍等一下,老奴派人去。”婆子道,不敢多看。

    “去吧。”

    萧柔柔挥了一下手,妩媚动人,不知道何时成了夫人。

    婆子退了下去,这位柔夫人可是二爷身边的新宠,二爷宠得紧,要什么给什么,听说二爷想扶正这位夫人。

    这位夫人来历成谜,也不知道二爷从里带回来的,同吃同睡。

    宠得快上天。

    王府都是这位夫人说了算,也不知道等以后王妃娘娘入府,是什么样子。

    萧柔柔知道这个婆子怕她。

    怎么会不怕呢。

    她可是楚王府二爷最宠爱的夫人,夫人啊,二爷可是长得不比纪太傅差,只要她想,二爷就会给她找来,她从来不知道自己能过得这样好,想要什么有什么,她该那些害她的人,感谢萧菁菁。

    她以为自己死定了,谁知道。

    这些丫鬟婆子当然怕她,她只要说一句,她们别想活。

    二爷说过这些人都交由她处理,整个王府都是她说了算,二爷以前的那些女人也是一样。

    竟然敢骂她,敢看不起她娘,她们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不过是二爷玩过不玩的女人,失宠的女人,还不是任她揉圆搓扁,想怎么就怎么,骂她吗,她直接把她们都弄死。

    打耳光,用鞭子抽,她可是学了不少折磨人的法子,她还以为二爷会生气,二爷知道了一句话没有说,让人拖了下去,说她做得好。

    低头拔弄了一下手上的白玉手镯。

    这是二爷给她的。

    二爷的私库都到了她的手上,整个楚王府没有女主人,都是她的天下,二爷还说会找机会把她扶正。

    她可是知道二爷为什么这么宠她,有二爷宠着,她什么了不怕。

    大姐姐你知道吗,我回来了。

    为了得到二爷的心,她一直陪着二爷,好不容易才找到机会让二爷同意放她出府,她要知道父王有没有找她和娘。

    这些日子又发生了什么。

    脚步声响起,婆子回来:“夫人。”

    “说一说,最近发生了什么有趣的。”萧柔柔笑着,拔弄着手上的玉手镯,这些东西以前只有大姐姐有。

    “夫人,有趣的事没有。”婆子道。

    “那发生了什么事没有?”萧柔柔拮头睥她一眼。

    “夫人,最近没有发生什么,皇上下旨秦王殿下半年后大婚,还有几家被赐婚的也定下成亲的日子,还有就是宜妃的侄儿喜欢男人。”

    婆子回答,小心看了夫人。

    “宜妃的侄儿?”

    萧柔柔感兴趣了,她可是记得宜妃娘娘有意给大姐姐赐婚的,要是大姐姐嫁过去多好,为什么大姐姐运气那么呢。

    “安郡王府呢。”

    “夫人,安郡王府的菁华郡主和纪太傅定亲,纪家几日前送聘,纪太傅亲自猎了活鹰作为定亲礼。”

    婆子不知道这位夫人想知道什么。

    菁华郡主和纪太傅的定亲的事早就传开,一开始还有人说起菁华郡主和纪大公子的事,说得不好听。

    太后和皇上下旨没有人说了。

    “已经送聘了吗?我记得菁华郡主喜欢的是纪大公子吧,怎么?菁华郡主在想什么,没有人说吗?”

    萧柔柔真是羡慕大姐姐,她和娘不见了,大姐姐还是过得这样好,不止和纪四爷定了亲。

    她该怎么报复大姐姐呢。

    大姐姐你不是喜欢纪宁吗,为什么又要嫁给纪太傅,大姐姐你的命为什么这么好,你该和纪公子一起的。

    还是大姐姐你以为这样就可以看到纪公子?

    “回夫人的话,皇上和太后下了旨,赐了不少东西,所以。”婆子回道。

    “皇上太后下了旨吗,原来是这样,还有呢。”萧柔柔还说纪四爷没有退亲。

    “夫人,还有就是,安郡王府的三姑娘似乎不见了,还有一位侧妃。”婆子注视着夫人,想要看出什么。

    “嬷嬷看我做什么?”萧柔柔问。

    “没有,老婆子就是——”婆子不再看。

    “嬷嬷还没有说,安郡王府三姑娘怎么不见的?”

    萧柔柔很感兴趣,娇笑起来。

    旁边的丫鬟抬头。

    婆子:“夫人似乎很想知道。”

    “不可以?”萧柔柔说得漫不经心,婆子和丫鬟哪里敢说什么,她们都是二爷安排到这位夫人身边的。

    二爷要她们好好服侍这位夫人。

    婆子不敢再乱猜测:“夫人,安郡王府的三姑娘还有侧妃娘娘听说是遇上了贼子,不见了,安郡王一直在找,一直没有找到,安郡王虽然离了京,仍然派人找着。”说着又望着夫人。

    “哦?”萧柔柔漫不经心,她还以为父王忘了她和娘。

    她还恨父王。

    不来救她和娘,原来父王一直在找她和娘,她不再恨父王了,一定是萧菁菁不想父王找到她和娘。

    所以,萧菁菁你说要是纪四爷知道你的真面目?

    “怎么会遇上贼子?”

    “安郡王府的三姑娘侧妃娘娘是和菁华郡主一起去皇恩寺上香的时候遇到贼子的,菁华郡主遇到纪太傅,才没事。”

    婆子说。

    “原来是纪太傅救了菁华郡主,菁华郡主就没有让纪太傅救人吗。”萧柔柔还是第一次知道大姐姐那晚遇到纪四爷,她像是好奇的问道,她和娘被大姐姐害成这样,大姐姐还是和纪四爷定亲。

    婆子把打听来的说了出来。

    “菁华郡主让纪太傅大人救人,只是来不及了。”

    “是吗?”

    萧柔柔可不信。

    大姐姐会救她和娘。

    她掀起马车的车帘,又看了外面一眼,她真想下马车。

    “夫人,都觉得安郡王府三姑娘侧妃娘娘应该死了。”婆子想到什么。

    都觉得她和娘死了?

    萧柔柔笑了,很是妩媚,所有人都觉得她和娘死了吗?萧菁菁是不是也这样认为,她要是出现在萧菁菁面前,不知道会不会吓到萧菁菁。

    忽然她看到一个人。

    三舅舅。

    想到娘的话,三舅舅真的在这里。

    “你去带那个人过来,就说故人找他。”萧柔柔也不在意被这些丫鬟婆子怀疑,她直接对着婆子道,指着三舅舅。

    娘让她想办法找三舅舅,娘想见三舅舅。

    她原本打算,派人去吴府,找三舅舅,怕被人发现,想到娘说过三舅舅没事最喜欢呆的地方就是这里。

    她便来看看,没想到真的碰到三舅舅,三舅舅走出来不知道要去哪。

    不知道三舅舅找过她和娘没有。

    娘让她相信三舅舅。

    “夫人。”婆子有些迟疑,看到了吴三老爷,她不知道夫人想做什么,那可是男人,二爷要是知道——

    “我让你去就去。”萧柔柔微昂着头:“那是我一个长辈,你担心什么,二爷就算知道也不会说什么。”

    “老奴马上去。”婆子听到夫人的话,心中猜测更多。

    行了一礼退了下去。

    萧柔柔想到什么,她不信纪太傅真的喜欢萧菁菁,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她对着一边的丫鬟:“一会你们找个人去纪府,看能不能碰到纪太傅,告诉纪太傅,菁华郡主喜欢的人是纪大公子知道吗?”

    “夫人?”

    “快去。”

    “是。”

    “去一边的巷子,找个没人的地方。”萧柔柔不打算在这里见三舅舅。

    “是。”

    吴三老爷不知道谁要见他。

    看了看面前的婆子,还有远处的马车。

    不管是谁,他跟了上去。

    ------题外话------

    我的一万,还是没有写完,只有七千多,今天去了老公舅舅家,更远,来回一个小时,所以。明天继续加油两万更。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