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一章 以身相许
    纪府,四房书房,一个侍卫和守在门口的人说了一声,守在门口的侍卫转身走到里面,看向坐着的四爷:“四爷。”

    “哦?”纪尧没有做什么,放下手上的书,他今日哪里也没有去,也没有入宫,一直在府里。

    “人回来了,四爷。”

    侍卫道。

    就在这时,门外来了一个侍卫,手上捧着一个大的檀木雕花匣子:“四爷。”

    “四爷,人来了。”侍卫出去了一趟,进来。

    纪尧转动着手上的玉板指,看了一眼外面:“让他进来。”

    “是,四爷。”侍卫恭敬道。

    纪尧没有说什么,手一点点敲击着面前的案桌。

    侍卫退了出去,等在外面捧着大的檀木雕花匣子的侍卫走了进来,行了一礼,抬起头,捧着手上的檀木雕花匣子:“四爷。”

    纪尧扫了一眼檀木雕花匣子,眼中闪过什么,没有问。

    “这是菁华郡主身边的丫头交给属下的,说是给四爷的。”侍卫开口,恭敬的上前,捧着匣子。

    “拿上来。”纪尧眼中多了笑意,有些没想到,他本来是想问问小丫头怎么样,看来小丫头也想着他。

    不枉他想着她。

    他倒是要看看小丫头送了什么给他,这是小丫头第二次送东西给他。

    “是,四爷。”侍卫捧着手上的匣子,看了眼四爷的表情,上前,把手上的匣子放到四爷面前,恭敬行了一礼,退到下面。

    纪尧没有说什么,看了眼眼前的匣子,眼中带着笑,打开了匣子,匣子里面竟是一张棋盘,很精致,旁边放着棋子,玉雕的白子还有黑子。

    他挑了挑眉,小姑娘这是?看了侍卫一眼;“菁华郡主的丫鬟有没有说什么?”

    “没有,四爷,菁华郡主的丫鬟只说是给四爷的。”侍卫开口,他并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刚才四爷打开他才看到是棋盘和棋子。

    不明白菁华郡主为什么送棋盘棋子给四爷,不过这些不是他该想的,菁华郡主的心思哪里是他能猜到的。

    纪尧没有继续问,笑着拿出棋盘,还有黑子白子,发现放着一封信,刚才被棋盘压着,没有看到。

    小丫头又写了信,他脸上的笑容加深。

    取出信,让侍卫下去,他展开信,看了起来,说是信不如说是就是一句话。

    真是小姑娘。

    他想到小姑娘,轻笑着看下去:“四爷,是不是疑惑?为什么是棋盘和棋子,这是因为我知道了一种新的棋弈之道,从叶姑娘那里知道的,叫五子棋,四爷可以看看,虽然简单但很有趣。”

    后面是一张纸,小丫头把这种新的棋弈之道写了下来。

    他轻笑着,看完。

    “小丫头,新的棋弈之道吗?五子棋?他看看,叶姑娘?叶蓁那丫头?”不知道这些小丫头哪里弄出这些。

    看完了小丫头写的,纪尧算是知道为什么叫五子棋了。

    他放好棋盘,还有棋子,还有小丫头写的信,轻笑着拿起黑色的棋子,一只手拿起白子,下了起来。

    没有多久,他又落下一颗白子,另一只手落下黑子,看起来黑子已经赢了,他看了看,黑色的子连成一排,五子。

    果然简单,还算有趣,只下了一次,他就知道这个五子棋如何了,他对着外面:“来人。”

    “四爷。”

    下一刻侍卫走了进来,行了一礼,看向四爷,不知道四爷有什么事。

    “磨墨。”

    纪尧指了一下一边的墨,取出一张宣纸,把之前看过的书放到一边,小丫头不知道是不是在等他回信。

    “是,四爷。”侍卫恭敬的上前,磨起墨,显然是常磨的。

    纪尧沾了墨,写了起来,轻笑着,带着宠溺和温柔:“菁儿,我很高兴,以身相相报如何?”

    写完,他放下笔,没有让侍卫再磨,等字干得差不多,他折起纸,让侍卫取过一个信封,放到里面。

    “交到菁华郡主手上。”

    纪尧望着侍卫。

    “是,属下马上去。”侍卫接过信,恭敬行了一礼,纪尧没有说什么。

    “四爷。”另一个侍卫声音响起。

    “进来。”纪尧回身,另一个侍卫走了进来,行了一礼,抬头:“四爷,太子殿下派了人来,请四爷入宫。”

    “有没有说什么事?”纪尧没有动,转起手上的玉板指,应该是没有什么事。

    “四爷,太子殿下似乎是查到了什么。”侍卫回道。

    “太子派来的人呢?”

    “回四爷,太子派来的人在外面。”

    “哦。”纪尧站了起来:“走吧,去东宫。”

    “是,四爷。”侍卫退到一边,等着四爷。

    “收拾好。”纪尧走了一步,忽然看向棋盘和棋子,眸兴一闪,示意他收好。

    “是,四爷。”

    侍卫忙上前,把四爷下过的棋盘还有棋子收起来,不知道四爷要放在哪里?四爷想、

    “就放在这里。”纪尧指着一边的檀木雕花匣子,侍卫明白四爷的意思,快速收好棋盘棋子,放到檀木雕花匣子里。

    “嗯。”纪尧点了一下头,菁儿送他的,他怎么舍得放起来呢,太子应该会喜欢,太子一向喜欢新鲜的东西,让太子看看:“带上。”

    “是。”

    侍卫连忙捧起檀木雕花匣子。

    跟在四爷身后,出了书房。

    “四爷。”

    张嬷嬷走了过来,行了一礼。

    “张嬷嬷怎么来了。”纪尧轻笑着看到张嬷嬷,知道母亲应该有事,转着玉板指。

    侍卫捧着檀木雕花匣子站在一边。

    张嬷嬷看了眼:“四爷要出去吗,老夫人有事和四爷商量,是关于新房的事。”

    “太子殿下派了人来,有事。”纪尧道。

    “那。”张嬷嬷想说什么。

    “去和太子殿下派来的人说一声,等一下再入宫。”纪尧对着一边的另一个侍卫道。

    侍卫得了命令,退了下去。

    “走吧,张嬷嬷。”

    “是,四爷。”

    “母亲怎么说?”纪尧一边走一边问。

    张嬷嬷看向四爷:“老夫人想问一下四爷新房是用原来的正院还是,已去的夫人的东西还放在正院,要腾空重新布置才行,要是不用,四爷来定。”

    张嬷嬷道。

    纪尧知道母亲的意思是问他新房是用原来袁氏用过的还是,他怎么可能会让他的小姑娘用袁氏用过的东西。

    小丫头有自己的东西,怕小姑娘会不习惯,他准让人照着小姑娘的院子布置,袁氏的东西他也不打算动,就放在那里吧。

    袁氏一直住的是柳园。

    他则是住的竹园,袁氏身体一直不好,除了成亲当晚他住在柳园,后来的日子他和袁氏都是各住各的。

    分开住的,偶尔初一十五才会一起。

    他习惯住竹园,小姑娘他打算让她和他一起住在竹园,房间有很多,她要是不喜欢和他一起住,随便挑一房间就是。

    或者和他一起住东厢。

    宜园。

    纪老夫人等着老四过来。

    好不知道老四会让菁华郡主和袁氏一样一个人住柳园,还是,袁氏在的时候,老四和她也算相敬如宾。

    让她以为老四是喜欢袁氏的,当时虽然分开住,没有住在一起,夫妻哪有不住一起的,但是氏身子不好,也是情有可愿,袁氏去了这些年她也以为,直到老四打算娶菁华郡主,她才知道老四喜欢的是菁华郡主。

    至于袁氏,情份应该有,别的就不一定了。

    “老夫人,四爷来了。”

    纪老夫人听到婆子声音看过去,看到老四。

    “娘,新房就放在竹园吧。”

    纪尧进来。

    纪老夫人叹口气,她还没问呢,老四真是。

    *

    马车里,萧柔柔坐着,等着三舅舅。

    “夫人,你要见的人来了。”

    马车的车帘掀开,丫鬟走了过来,恭敬抬头。

    “嗯。”

    萧柔柔听到脚步声,就着掀开的马车车帘,看向外面。

    她看到了三舅舅,不由笑了笑。

    马车的车帘放下。

    吴三老爷跟着婆子走上过来,他一路都在想要谁要见他,看着不远处的马车,他皱起眉头,到底是谁。

    “请等一下。”

    到了马车近前,一个侍卫上前。

    吴三老爷停下步子,他身边的婆子走到马车前,掀开了马车的车帘不知道和里面的人说了什么,他等着,周围没有人,只有侍卫还有丫鬟,他认出马车是楚王府的。

    楚王府的马车?吴三老爷他并不想卷入王府之中,不一会。

    婆子走了回来,请他上前。

    吴三老爷走到马车前,马车的车帘没有放下,他眉头皱得很紧,后悔不敢冒然跟过来,马车里一个华贵的妇人坐着。

    “你们退开一点。”华贵的妇人对着丫鬟婆子道。

    “是,夫人。”旁边的婆子丫鬟抬了抬头,退了下去,侍卫也退开,夫人?

    楚王府的夫人见他做什么?吴三老爷皱紧眉头,想看一看妇人又觉得唐突,他正要转身。

    “三舅舅。”

    华贵的少妇开了口,笑吟吟的。

    吴三老爷一顿,意识到什么,猛的回过头,看着马车里的华贵妇人,怔住,眼前笑吟吟叫他三舅舅的华贵妇人不是柔姐儿是谁。

    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太想找到柔姐儿看错了:“你是柔姐儿?”

    “三舅舅不认识我了吗?三舅舅怎么转身呢,难道是三舅舅不想见我,那真是打扰三三舅舅了?”萧柔柔看着三舅舅的表情,三舅舅吓到了?看来三舅舅没有想到会见到她啊。

    三舅舅也以为她和娘死了吗?

    所以才会这个样子,她脸上笑着,心中多了恨,手握紧,三舅舅也和大舅舅二舅舅一样,看不起她和娘。

    娘还让她相信三舅舅,说三舅舅不一样,是唯一对她和娘好的,有什么可以找三舅舅,会帮她。

    呵呵,娘想错了。

    “柔姐儿?”

    吴三老爷不确认的又叫了声,注视着眼前的华贵妇人,面目全非的柔姐儿,这真的是柔姐儿?

    “三舅舅真的不认识柔姐儿了?娘还让我有事找三舅舅,原来三舅舅不记得了柔姐儿了。”

    萧柔柔笑容加深:“娘错了,娘说三舅舅不同,三舅舅以为我和娘死了?”

    “你真的是柔姐儿?”

    吴三老爷还是不敢相信。

    主要是柔姐儿变化太大,大得他认不出,柔姐儿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

    最重要的是柔姐儿似乎成了亲,夫人?柔姐儿怎么会成亲!他有太多不知道,不明白的。

    “不是我是谁?”

    萧柔柔反问。

    “柔姐儿。”吴三老爷松了口气,他已经知道面前华贵得他都认不出来的妇人就是柔姐儿,想到她的话,上前一步,急切的:“柔姐儿,你怎么在这里?怎么成了这个样子,你成亲了?还有你娘?你们到底去了哪里,你找三舅舅是你娘让你找的?三舅舅一直在找你们,知道你和你娘不见后,一直想办法,你父王也在找你们,也找不到你们,你不知道——三舅舅刚刚就是想打听你们的消息,问了你大姐姐,你大姐姐说不知道。”

    说到最后,想到什么,有些迟疑。

    “不要提大姐姐,三舅舅!”萧柔柔脸上的笑容没有了,冷冷的,眼中都是恨。

    “柔姐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和你娘?”

    吴三老爷不明白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要提大姐姐。”萧柔柔再次道。

    “好。”吴三老爷重重点头,难道柔姐儿和三妹妹真的是被菁姐儿害的,他有些不信,不过明显柔姐儿不想提,他便不提,好不容易见到柔姐儿。

    “三舅舅,娘想见你。”

    萧柔柔直视三舅舅道。

    “你娘在哪里,三舅舅有空,不知道?”吴三老爷马上问,看了下四周。

    “现在不行,明日吧,我让人来找三舅舅。”

    萧柔柔今日还有事,她不想这么快带三舅舅见娘,今天好不容易让二爷放她出府。

    “好,三舅舅等你派人来。”吴三老爷没有急着马上见,知道柔姐儿和三妹妹没事,还好好的,他就放心了。

    不必再担心,不过。

    “柔姐儿,你和你娘到底发生了何事?那晚发生了什么?既然你和你娘没事,为什么不回来?我和你父王一直找你们,都以为你们——”吴三老爷又问,直直看着柔姐儿。

    “我知道父王在找我和娘,三舅舅和父王是以为我和娘死了吧,大姐姐说的?”萧柔柔笑得不屑。

    “柔姐儿,不是。”吴三老爷想说什么没有,觉得柔姐儿对菁姐儿好像带着很深的恨:“你们知道为什么不回府?”吴三老爷目光掠过不远处的侍卫还有丫鬟婆子,隐隐猜到了什么,尤其是柔姐儿的样子。

    “三舅舅觉得我和娘回府更好,我和娘不见了这么多天,父王怎么想?”萧柔柔不再像以前一样傻。

    吴三老爷说不出话,他早就想过。

    “三舅舅也不知道不是吗?”萧柔柔又说。

    “你和你娘不可能一直不回来,你们想?”吴三老爷问。

    “到时候再看吧,父王要是不在意再说。”萧柔柔不在意的开口。

    “只要说清楚了就不会有什么,你父王不会在意的。”吴三老爷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欺骗自己,他不让自己多想。

    “父王也许要不了多久就会忘了我和娘,必竟还有大姐姐,父王心中只有嫡母妃不是?”萧柔柔慢慢的。

    “不会的。”吴三老爷也不知道妹夫会不会如此。

    “三舅舅我以为你忘了我和娘。”萧柔柔没有再说,她知道自己误会了三舅舅,三舅舅和娘说的是对的。

    “怎么会,你父王没忘,我也。”

    吴三老爷道。

    “但之前我以为三舅舅。”萧柔柔话没有说完:“现在知道,我很高兴,我和娘虽然不见了,但三舅舅和父王还在找我们。”

    “你和你娘真的不回来了吗?”

    吴三老爷问,深深望着柔姐儿。

    “不,至少暂时不了。”萧柔柔笑了,换了一个回答。

    “为什么?”

    吴三老爷不知道她们在想什么。

    萧柔柔漫不经心,拔弄着手上的玉手镯:“就让父王多找一下吧。”

    “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柔姐儿,为什么你和你娘会不见,为什么连通知也不通知一声,三舅舅问过你大姐姐,你大姐姐说是你们不愿一起离开,不管如何,你们都是姐妹,你父王还在,你和你娘。”吴三老爷的话还没有说完。

    “三舅舅相信了大姐姐的是不是?大姐姐是什么样的人,三舅舅不知道,我也是那晚才知道,很多我不想说,事情太多了,不是一时半会能说清的。”

    萧柔柔打断了三舅舅的话,她不想听三舅舅说这些。

    “你大姐姐不是那样的人。”吴三老爷不觉得菁姐儿会真害人:“柔姐儿,你告诉三舅舅。”

    “三舅舅怎么知道大姐姐不是那样的人,三舅舅还是到时问娘吧,看娘会不会说。”萧柔柔眼中多了冷意。

    “柔姐儿。”吴三老爷一时说不出话,萧柔柔笑。

    过了会,吴三老爷:“柔姐儿,你变了很多,三舅舅真的快不认识了,你怎么会和楚王府的人一起,他们还叫你夫人,你成亲了?”

    吴三老爷忍不住。

    “三舅舅,我是不是变好看了?我也没有想到我会有这一天。”萧柔柔笑得娇媚,耳边红色坠子晃动着。

    吴三老爷:“好看了。”

    “我娘很好,很好,至于我为什么和楚王府的人一起,三舅舅应该发现了,就像三舅舅说的,不过不是成亲,我已经嫁人了,我现在是楚王府二爷的人。”

    萧柔柔笑得动人。

    完全不是原来的样子,楚王府二爷的人,柔姐儿还不是成亲,到底发生了什么,吴三老爷想到不好的地方:“柔姐儿你的话是什么意思?你变了很多。”

    他是知道楚王府的二爷的,楚王常年在封地,京城的楚王府便是由楚王府二爷住着。

    “三舅舅,无论是谁遇到这些事,都会变的。”

    萧柔柔话中有话,脸上还是在笑,眼中一片冰冷。

    “柔姐儿,已经过去了。”吴三老爷想劝,他是不知道事情真相,可是。

    “没有过去,三舅舅,我现在是楚王府二爷的人,没有名份,三舅舅知道我的处境吗,如果不是那晚,我怎么会遇到楚王府的二爷呢,要不是二爷,我和娘不知道会遇上什么,幸好有二爷,娘一直想让我嫁得好一点,该谢大姐姐让我遇到二爷,三舅舅也不必担心我,我很好,二爷很宠我,对我非常好,就算不像大姐姐和纪太傅,也不差。”

    萧柔柔笑容满面。

    “柔姐儿!”吴三老爷几次张嘴,柔姐儿是妾?所以恨菁姐儿,柔姐说楚王府二爷宠她,还是妾。

    他忽然说不出话,那晚的事他会弄清楚。

    “三舅舅请不要告诉任何,包括父王,我不想父王难过,二爷还不知道我是谁,我不想二爷多想,我和娘一样呢。”

    萧柔柔最后道。

    吴三老爷答应了,柔姐儿真的不怨吗,柔姐儿和她娘一样作了男人的妾。

    “三舅舅我要走了。”萧柔柔又是一笑,马车的车帘放了下来,很快丫鬟和婆子过来,侍卫也回来。

    吴三老爷看着。

    马车动了起来。

    不久之后,萧柔柔脸上再没有笑,婆子看着夫人:“不知道夫人想去哪里?”

    “去纪府外面看看。”萧柔柔拔弄着手上的玉手镯,睥了婆子一眼,目光扫过微掀开的车帘,看到三舅舅还站在原地,大表哥,你会找我吗?她想到大表哥,大表哥一定已忘了她。

    吴三老爷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柔姐儿还有三妹妹找到了,但他却不知道怎么做了。

    “老爷。”

    直到马夫过来。

    吴三老爷上了马车:“回府。”

    “是。”

    马夫点头。

    半晌后,马车停了下来,吴三老爷下了马车,进了大门,往三房去,路上知道大房二房说着菁姐儿的事,一个小厮上来:“老爷。”

    “什么事?”吴三老爷看着小厮。

    “老爷,四姑娘又在闹,想要嫁给纪太傅。”小厮小心的回答。

    吴三老爷想到霏姐儿,脸色难看,他正为柔姐儿的事心烦。

    “想要嫁就让她嫁。”

    *

    纪府门外,远处,马车停了下来,萧柔柔找了之前派来的人,知道还没有见到纪四爷。

    她让人继续等着。

    她没有过去,远远看着纪府的大门,她不想被纪四爷看到。

    过了一会,还是没有人,她打算让人去敲门求见纪四爷。

    就在这时。

    纪府的大门大开,她掀起马车车帘,纪府门口停下一辆马车,她看到了纪四爷。

    她派去的人到了纪四爷的面前,拦住纪四爷。

    婆子还有丫鬟不知道夫人到底要做什么,她们也看到了远处的情形。

    夫人到底?

    纪太傅是殿下也要顾忌的人。

    她们对视一眼。

    “你们在想什么?”

    萧柔柔看到她们的动作,像是知道她们在想什么,拔弄着手上的玉手镯,漫不经心的睥了她们一眼。

    “夫人,你?”婆子和丫鬟看着夫人。

    “你们怕什么,二爷那么宠爱我,我怎么可能给二爷惹事。”萧柔柔笑了起来,妩媚动人:“二爷知道也不会说。”

    婆子丫鬟觉得这位夫人是不是太过自信。

    萧柔柔没有再理会她们,看着纪府门口。

    纪府门口,纪尧刚上马车,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婆子上来,拦下他,他转动着手上的玉板指,示意侍卫上前,询问。

    侍卫上前拦下婆子,婆子却看向纪太傅:“纪四爷,老奴有事说。”

    纪尧并不开口。

    “有什么,就说,你是谁为什么出现在门口,还拦下四爷。”侍卫盯着婆子,婆子就像没有听到一样。

    纪尧眼中若有所思。

    婆子往前,不顾侍卫的阻拦,侍卫怎么可能让她过去,四爷让他询问:“不要动了,你再动,我就让人把你拖下去。”

    “纪四爷,我有话要说。”

    婆子还是固执的看向纪尧。

    “你是谁,你想说什么?”纪尧坐在马车上,转动着玉板指,居高临下的注视着婆子,平静的问。

    侍卫听到四爷的话,拦住婆子。

    “纪四爷,老奴的主子,让老奴来和四爷说,菁华郡主和你定亲是有目的,像纪四爷你这样的,怎么会缺女人,一定是菁华郡主做了什么,你不得不答应娶她,主子说纪四爷不必如此,菁华郡主喜欢的人是纪家大公子,怕纪四爷不知道,被骗了,菁华郡主一定是为了能见到纪公子,要知道纪大公子并不喜欢菁华郡主,无论菁华郡主做什么,纪大公子都不喜欢,连见也不愿意,菁华郡主可能是想嫁给你就能天天见到纪大公子,说不定还能和纪大公子一起,到时候纪四爷你什么也不知道!”

    婆子行了一礼,一口气说完,把夫人交待的话,说完,又行了一礼。

    侍卫脸色一变,望向四爷。

    纪尧转着玉板指的手一停,眼晴变深,脸上看不出有什么:“你家主子是谁?倒是知道得清楚,比我知道得都清楚。”

    “主子说纪四爷不用知道,只要知道菁华郡主的目的就可以,主子说不忍看纪四爷被蒙在鼓里。”

    婆子昂着头。

    “是吗?”纪尧不置可否。

    “纪四爷是被人骗了,才会不知道,不然不可能知道,我家主子也是无意中知道,看不过去,才让老奴来告之纪四爷。”婆子其实并不知道夫人怎么知道,夫人想做什么,她有些怕眼前的纪四爷。

    “那我倒是要感谢你家主子。”纪尧漫不经心的。

    “纪四爷不用谢。”婆子道。

    侍卫已经听出了四爷口中的不悦。

    纪尧没有说话。

    “纪四爷,主子说四爷要是不信,可以派人查一查,或者盯着菁华郡主。”婆子把夫人最后说的说了出来。

    “如果我说我知道呢?”纪尧盯着婆子。

    “纪四爷你说什么?”婆子愣了,她以为自己听错了,纪四爷怎么可能早就知道,知道的话为什么?

    “我说如果我知道呢。”纪尧挑了挑眉,婆子怎么也没有想到纪四爷会这样说,夫人不是说纪四爷不知道?

    侍卫拦在婆子面前,盯着婆子。

    “纪四爷既然知道为什么?”婆子不知道哪里出了错,难道是夫人错了,忽然想到什么。

    纪尧本来想说走,闻言,笑了,笑得温柔宠溺,语气温和:“你家主子知道的我都知道,为什么愿意?”

    “是。”

    婆子重重点头,点头如捣蒜,侍卫知道四爷喜欢菁华郡主。

    “喜欢,心悦不行?”

    纪尧笑着说,说完:“走。”

    “是,四爷。”

    侍卫忙道,马车车帘落下,动了起来,婆子看着,呆了很久,良久回过神来,看了看身后的纪府,还有站在纪府外面的人,想到夫人。

    另一边,马车上,纪尧手指轻敲,对着外面:“派个人盯着那个婆子。”

    “四爷。”

    马车的车帘掀起,一个侍卫骑马过来,恭敬看着四爷。

    “派人看看去了哪里,背后的主子是谁。”

    纪尧眼中多了深思。

    “是,属下马上去。”侍卫行了一礼,在马上道。

    “不要让她发现了。”纪尧盯着侍卫,嘱咐。

    “属下明白。”

    “嗯。”

    马车往宫中去,两个侍卫停了下来,往顺走。

    纪府远处不起眼角落,萧柔柔掀起马车的车帘,看着马车离开,她派去的婆子站在原地。

    “去别处。”萧柔柔不知道纪四爷会不会怀疑起来。

    “夫人,那。”一边的丫鬟婆子道,不知道夫人是什么意思。

    “让她过来,看看后面有没有跟着人。”萧柔柔不再是以前的萧柔柔,她学会了很多,娘也教了她很多。

    “是,夫人。”

    丫鬟婆子明白了夫人是怕有人跟在后面,对视一眼,行了礼退下,到了外面,不久,马车动起来,离开纪府,到了另一处地方,才停下来,萧柔柔看了看外面,让人去看看有没有人,知道没有人才放下心,没有等太久,她派去见纪四爷的婆子来了。

    萧柔柔掀开马车的车帘。

    “夫人。”

    婆子走了过来,跪在地上,行了一礼。

    萧柔柔盯着,没有问其他,直接问:“说了没有。”

    “夫人,老奴说了。”

    婆子想到纪四爷的话,不禁看着夫人。

    萧柔柔不知道她在看什么,有些不悦,微皱眉头,居高临下的:“看着本夫人做什么,让你说就说,纪四爷怎么说。”

    “夫人,老奴都说了,纪四爷早就知道。”婆子小心的,她不知道夫人会不会不高兴。

    “纪四爷早就知道是什么意思?”萧柔柔脸色一变。

    手握紧,不可能如果纪四爷知道,为什么还会和大姐姐定亲,就是因为这样,她才会以为纪四爷不知道。

    被大姐姐骗了,如果纪四爷真的都知道,为什么还?

    大姐姐有什么好,可是喜欢过纪大公子的。

    纪四爷不在意吗?

    大姐姐凭什么!

    “纪四爷说他知道。”

    婆子又抬头。

    “那为什么还定亲?”萧柔柔不敢相信。

    “纪四爷说,因为喜欢,心悦。”婆子小声的。

    “喜欢心悦?”纪四爷喜欢大姐姐,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不可能,萧柔柔不相信,摇着头,彻底傻了眼。

    *

    安郡王府,萧菁菁看完了玉器店的帐本,她决定见一见原来的管事。

    “来人。”

    “郡主。”

    赵嬷嬷走了进来:“郡主休息一下吧。”

    “嬷嬷,我打算见一见玉器店原来的管事,有些地方不是很清楚,我要问一问。”萧菁菁回过身来。

    “郡主何必见,直接——”赵嬷嬷觉得郡主何必那么麻烦,找人搜一下西院就是了,肯定能找到不少东西,反正吴侧妃还有三姑娘不在了,王爷也不在府里,郡主管那么多做什么,王爷知道就知道了。

    西院的东西都是王爷赐的。

    “嬷嬷,不行,让人把那个人带来。”萧菁菁没有同意。

    “好吧,老奴让人去把那人带来。”赵嬷嬷道,她知道郡主担心王爷,吴侧妃三姑娘死都死了。

    “好。”萧菁菁点头。

    “郡主,你为了王爷——王爷不一定知道。”赵嬷嬷觉得郡主不值。

    萧菁菁笑笑,赵嬷嬷退下去。

    萧菁菁又看了一下帐本,没有多久,秋雨走进来:“郡主,四爷派人来了。”

    萧菁菁抬头:“四爷?人呢。”

    “在外面,郡主要见吗。”秋雨问。

    “嗯。”萧菁菁点了一下头,心跳得很快,她不知道四爷会——

    “那奴婢让他进来。”秋雨道。

    “好。”

    片刻后萧菁菁见到了四爷派来的侍卫,秋雨站在一边,丫鬟婆子守在外面,侍卫站在下面,萧菁菁让秋雨取过信。

    秋雨取过信,回到郡主身前,交给郡主。

    萧菁菁拿起信,取出信纸,看到上面四爷的字,脸蓦然红了,秋雨看到,郡主脸红了,不知道纪四爷写了什么。

    *

    纪尧没有在东宫呆多久,出了宫,上了马车,坐在马车里,他手指轻轻敲击,太子查出宁郡王还有楚王私下不少动作,去年江南的贩卖私盐的大案背后很可能是晋王,不少官员都牵涉其中。

    太子想让他派人盯着宁郡王。

    “四爷。”这时,侍卫声音响起。

    “什么事。”纪尧掀起马车车帘。

    “四爷人回来了。”侍卫道,纪尧看到了,派出去的两个侍卫。

    纪尧看了他们一眼。

    两个侍卫上前,行了一礼:“四爷。”

    “说。”纪尧开口。

    “四爷,属下跟着那个人,见到了一个侍卫,侍卫像是怕有人跟踪,很小心,属下两人怕被发现,不敢离得太近,一直远远跟着,怕跟丢,很小心,半晌,见到了一辆马车。”

    两个侍卫道。

    “马车?看清楚是谁没有。”

    纪尧没有多问,让他们继续。

    “四爷,马车里的人属下没有见到,属下两人不敢靠得太近,四爷让属下不要打草惊蛇,属下两人只能远远看,不过虽然没有看到马车里的人,但是属下两人认出马车是楚王府的马车。”

    两个侍卫说着。

    “楚王府的马车,确定没有错?”

    纪尧转动玉板指,脸上看不出有什么。

    两个侍卫看在眼中:“属下没有看错。”

    “属下也看到了。”

    “楚王吗。”

    纪尧不知道到底是不是与楚王有关,太子刚查到楚王,现在。

    “继续盯着,盯着楚王府,看看是谁。”纪尧吩咐。

    “是,属下这就去。”

    两个侍卫回道。

    *

    转眼四月过了一大半,萧菁菁这一天很早就起来。

    让紫嫣秋雨服侍着洗漱,她今日要跟着外祖母去怀郡王府,今日是怀郡王老太妃的生辰。

    “郡主,不知道穿哪一件。”紫嫣取出几身新作的衣裳。

    秋雨和采薇也站在一边。

    萧菁菁回过身来,指着其中一身:“这一身吧。”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