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四章 她在意的
    她醒着,有人害她!

    她知道是景世子,是景世子扔了石子,她才会掉到湖里的,她动了动,想要说出来。

    “四妹妹看来醒着,不用担心了。”吴雲看到四妹妹睁开眼。

    萧菁菁没有说话,吴雯站在一边:“四妹妹醒了就好。”

    吴莲不敢靠近,她知道四妹妹不喜欢看到她,尤其是她到祖母的身边后,四妹妹每次看到她就像是恨不得吃了她一样。

    她知道四妹妹讨厌她,还有母亲,母亲和四妹妹一样,恨不得吃了她,好几次母亲都用吃人的目光盯着她。

    母亲说用了什么上不台面的手段,让祖母看重,野鸡永远变不成凤凰。

    因为祖母在,嫡母还有四妹妹才不敢对她做什么。

    叶蓁站在外面看了眼。

    吴霏这时才发现大姐姐二姐姐在还有萧菁菁和她最看不上的三姐姐,脸色一变,想到自己最狼狈的样子被表姐还有看不上的三姐见到。

    “披风呢,给四妹妹披上吧。”

    吴雲淡淡看向一边取了披风过来的丫鬟,后退一步,让出位置,让丫鬟上前,指了指四妹妹。

    吴霏一个人躺在地上,地上冰冷,掉到湖中,全身都湿了,水流了一地,里面的小衣也看得见了。

    虽然四妹妹还小,但是得了风寒就不好了。

    “是,姑娘。”丫鬟手上的披风是才去取来的。

    她行了一礼,走到四姑娘面前,行了一礼,取出披风,恭敬:“四姑娘,奴婢服侍你披上披风。”

    吴霏又看了表姐狠狠瞪了三姐姐一眼。

    感觉到身上的冰冷,低头看了一眼,脸一白,抱紧自己,她不知道景世子为什么要害她,明明她没有得罪过他。

    她亲眼看到景世子冷冷看她一眼,扔了石子过来,砸在她身上,把她砸到湖里,让她丢尽脸。

    她又气又恨。

    “还不围着。”吴雲见状对着婆子丫鬟。

    婆子丫鬟围在四周,不让过来。

    “四妹妹还是披上披风吧。”吴雲目光落在四妹妹身上,吴霏回过神来,看向面前的丫鬟,是二姐姐身边的。

    “四姑娘。”丫鬟开口。

    “好。”吴霏点头。

    丫鬟把手上的披风披在四姑娘的身上,然后后退一步,退到姑娘身边。

    “姑娘。”

    吴霏的丫鬟一下子扑了上去,脸色很白:“姑娘没事吧,奴婢吓坏了,以为姑娘,吓死奴婢了,奴婢差点就去找夫人,路上遇到大姐姐还有表姑娘才。”

    “为什么不下来救我?”

    吴霏想到掉到湖中,差点窒息溺死,就恨,恨不能掐死这个丫鬟,没看到她差点溺死了吗。

    为什么不下来救她。

    “姑娘!”

    丫鬟不敢说话。

    吴雲看不下去了,四妹妹学了这么久规矩还是没有学会,还是老样子:“四妹妹还有心思怪丫鬟。”她看到湖中的船划向岸边,不少人走了过来。

    萧菁菁等没有开口。

    “四妹妹还是说说为什么会掉下去。”吴雯开口。

    吴霏裹着披风恨恨瞪了丫鬟一眼扶着丫鬟的手站了起来:“先饶过你,一会再找你算帐。”

    丫鬟脸更白。

    没有人说什么。

    “姑娘,奴婢。”丫鬟想说什么。

    “谁让你开口?”吴霏一听就生气推了丫鬟一把,吴雲觉得四妹妹没有救了。

    “四妹妹是想一个人站着?”

    远处传来脚步声,不等看过去。

    “霏姐儿,娘来了,你在哪里?霏姐儿,娘可怜的女儿,是谁害了你,是哪个杀千刀的!”伴着一道愤怒的声音,王氏冲出来,一下子冲过来,撞开其他人,就要往湖边冲:“娘来救你了。”

    所有人都看着王氏。

    后面跟着宁氏还有张氏,吴老夫人等也来了,扶着丫鬟婆子的手,让人守在外面,不再放人进来。

    她们看到了一边站着的吴霏,见王氏往湖里冲,都不知道该说什么,示意身边的人。

    吴老夫人直接让人上前拦住王氏,老三媳妇简直就是给她丢脸,她知道老三媳妇一向就是这个样子,上不了台面。

    再看霏姐儿,明明好好的站着,老三媳妇的眼晴长哪里去了。

    萧菁菁等之前在的也看到了王氏的行为,不由看向好好站着的吴霏。

    “三夫人,三夫人!”

    丫鬟得了老夫人的命令,追上三夫人。

    王氏根本不停,直冲到湖边,就要冲下去,船都靠了岸,上面的人都下来了,目睹着王氏的行为。

    “三夫人,四姑娘已经被救起来,没有在湖里了,三夫人,三姑娘在一边。”丫鬟终于拦住三夫人。

    “什么?你说霏姐儿在哪里?娘的霏姐儿你在哪里,谁害你?”王氏一把抓住丫鬟,往四处看着。

    “三夫人!”丫鬟被抓住,动了动。

    王氏像是没有察觉。

    丫鬟知道王夫人就是这样的,也没想三夫人能放过她:“三夫人,四姑娘在那里,被大姑娘还有郡主救起了。”

    “娘!”吴霏看着娘找她,她让丫鬟去叫娘,顾不上其它。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王氏还要问。

    “三姑娘在那里。”丫鬟指了一个方向。

    “霏姐儿,娘的霏姐儿。”

    王氏听到声音转过头,已经看到了,她的霏姐儿,没事,真的没事,丢开丫鬟冲到吴霏身前,看着霏姐儿好好的,放下心:“吓死娘了,你怎么在这里,没事就好,没事娘就放心,你不知道娘多怕,多担心,你身上这水是?娘可怜的霏姐儿,也不知道谁想害你!”

    “娘。”

    吴霏也看着娘:“娘我没事。”

    “没事才怪。”

    王氏就一个女儿,要是霏姐儿有什么,她:“告诉娘怎么会掉到湖里,到底是谁害你的,指给娘是谁,是不是?。”

    说着目光狠狠盯着四周的人,尤其是在发现吴莲的时候,更是恨不得吃了吴莲还有其他人。

    要不是老太婆在,她早就——

    萧菁菁对上三舅母的目光,神情平淡,吴雯想说什么,没有,吴雲哪会不知道三婶婶的心思,三婶婶这是怀疑是她们害了四妹妹。

    早知道她不救四妹妹了。

    好心没有好报说的就是三婶婶。

    王氏再次恨恨的瞪了下吴莲,吴莲躲在大姐姐二姐姐身后,吴雲上前一步,挡住:“三婶婶在看什么,我们可是救了四妹妹。”

    “你们四妹妹这样还不知道谁害的。”王氏见状道。

    “那也不是我们。”

    吴雲说。

    “我也没有说是你们啊,雲姐儿,不知道哪个杀千刀的。”王氏哼了声。

    “三婶婶这里都是人。”吴雯跟着道。

    “哟雯姐儿啊、”王氏又哼了声。

    “三舅母还是问表妹,带表妹去更衣吧。”萧菁菁也道。

    “菁姐儿你也在,你表妹可是被人害了,一定要找出来,不然要是再害你表妹怎么办。”王氏可不打算就这样,说到这,扫了别的人一眼,霏姐儿不知道知道不知道是谁害她,她也猜不到,看向怀郡王老太妃,她知道怀郡王老太妃和老太婆关系好,不过她的霏姐儿可是真的出了事。

    看了眼霏姐儿,霏姐儿可不止是身上湿透了,真的被人害了。

    不找到害霏姐儿的人,她不放心,霏姐儿是在怀郡王府,当然要找怀郡王老太妃。

    “母亲啊,老太妃,霏姐儿。”

    王氏先看向老太婆。

    “你不必闹。”吴老夫人开口,打断了王氏的话,转向怀郡王老太妃:“你看。”

    王氏被噎住。

    吴霏也看向祖母。

    纪馨还有船上的人走了过来。

    “派人查。”怀郡王老太妃是雷厉风行的性子,直接让人去查,又吩咐一边的丫鬟:“吴四姑娘受惊吓了,服侍吴四姑娘去更衣,更完衣,再问不迟。”

    “是,太妃娘娘。”丫鬟们行了一礼。

    “吴四姑娘,吴三夫人。”

    丫鬟走到吴霏和王氏面前,行了礼。

    王氏本来还想说什么,瞄到霏姐儿混身湿透的样子,没有再说,还是先让霏姐儿换下身上的湿衣再说。

    霏姐儿要紧,反正她不会罢休,不找出害霏姐儿的人。

    怀郡王老太妃既然让人去查,肯定能查出来,到时候再问下霏姐儿,她低头凝着霏姐儿:

    “霏姐儿。”

    “娘。”吴霏几次想说是景世子害的她,她抬头,不知为什么她有些怕景世子,她以前从来天不怕地不怕。

    谁也不怕,她觉得景世子很可怕,看她的眼神。

    怀郡王老太妃让丫鬟带着王氏还有吴霏去更衣,吴霏跟着娘一起,离开。

    “馨丫头你也一起,还有你们几个。”怀郡王老太妃又道,点了几个当时在船上还有岸上的。

    纪馨并不想去。

    纪老夫人看她一眼,纪馨点了头。

    当时在场的都要询问,留下的没有多少,萧菁菁又感觉一道目光,她看过去,是小袁氏,这时又感觉到一道目光,转过头,是纪馨。

    “表姐有人在看你。”吴雲也发现了。

    萧菁菁点了头。

    “那个人是谁啊。”吴雲指着小袁氏,她不认识小袁氏,萧菁菁:“我也不认识。”

    “菁姐儿,雲姐儿你们几个过来。”

    吴老夫人对她们招了一下手。

    “外祖母。”“祖母。”萧菁菁几人走过去,靖康侯老太郡也也对叶蓁招手,叶蓁走过去。

    宁氏张宁没有说什么。

    “你们是跟着祖母,还是?”吴老夫人问。

    “祖母要去做什么。”吴雲问。

    “你四妹妹的事,祖母要去看看,你们要是不想去,就去一边,小心一点。”吴老夫人拍了她们几个。

    “祖母,我们就不去了,四妹妹也不知道怎么掉湖里。”吴雲拉着表姐,摇头。

    “好。”

    吴老夫人没有多说,带着人走了,宁氏张氏和女儿交待了一些,也走了,该走的走后,渐渐湖边安静下来。

    叶蓁也没有跟着留了下来。

    萧菁菁看到了嘉和郡主和静安县主,远远站着,没有过来,点过头,萧菁菁转开视线。

    “表姐我们去哪里。”吴雲问。

    “随便。”萧菁菁也不知道去哪里好:“走吧。”

    吴雲应了声,正要走,忽然。

    “菁华郡主。”小袁氏走了过来。

    萧菁菁回身,看着小袁氏,吴雯吴莲叶蓁还有吴雲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为什么要叫住她们,叫住表姐,似乎是冲着表姐。

    表姐说了不认识,这个少女看表姐的目光很幽怨。

    “表姐。”

    萧菁菁没有再说,其他人也看着,知道小袁氏身份,猜测起小袁氏的目的,她们是知道菁华郡主的性子的,也许有好戏看了。

    一个个都等着看好戏。

    小袁氏她们还是第一次知道,不知道?

    嘉和郡主还有静安县主另几个人站在远处,同样看着,她们很少有人认识袁氏,都小声说起来。

    “她是谁?”

    嘉和郡主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小袁氏,侧过头来问静安。

    静安县主摇头,她也没有见过:“不知道。”

    “她叫住菁华郡主做什么。”静安说不认识,应该不是哪一家的,为什么要叫住菁华郡主,想做什么?嘉和郡主看着。

    “看下去就知道。”

    静安县主说。

    “你说会不会有好戏看?”嘉和郡主不知道在想什么。

    “嘉和你变了,不要再这样了,不管是不是好戏又有什么。”静安县主想到嘉和的心思:“太后娘娘要是知道你的心思,你就。”后面的话没有说,意思很明显。

    嘉和郡主听到静安的话,她们周围没有人,她转过头,静安和她不一样,静安能平静的嫁人,她做不到:“静安,我知道,可是不是不想就能不想的,你知道我多嫉妒菁华郡主吗?我怎么想也得不到的,她轻易就拥有了,还不珍惜。”

    “你怎么知道菁华郡主不珍惜,你只是主观的觉得菁华郡主不好,觉得菁华郡主配不上纪太傅,觉得菁华郡主不如你,你有太后宠爱为什么还是不能,菁华郡主什么也没有做就有了,你。”静安县主反问,像是能看到嘉和郡主心里。

    嘉和郡主:“静安你为什么帮菁华郡主说话。”

    “我不是帮谁,是实事求是,你没必要这样,菁华郡主再如何,也与我们无关,你知道太后娘娘要的是我们听话。”

    静安县主看得明白也活得明白。

    嘉和郡主聪明:“是又如何,我喜欢的人永远不会变,你说我听信别人的传言,主观臆断,你不是不知道外面怎么说的。”

    “事实很可能和传言相反,你说菁华郡主不喜欢纪太傅,我支觉得是喜欢的,你觉得纪太傅不喜欢菁华郡主,我觉得纪太傅喜欢菁华郡主,事已至此,忘掉一切,放开心,有些时候会发现一切不同,我不想看你这样。”

    静安县主耐心的。

    “我会想一想。”

    嘉和郡主其实心中明白自己在自欺欺人,因嫉妒。

    “世人总是记着过去,菁华郡主不同了,我不信你没发觉,嫉妒也不要失去心。”

    “谢谢你静安。”

    “不用。”

    她们再次看向菁华郡主。

    萧菁菁静静站着,目光凝着小袁氏,所有人都没有出声,小袁氏此时很紧张,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有胆子叫住菁华郡主。

    还走了过来。

    感到落在身上的目光,她握紧手,很紧张,很害怕,想到那些关于菁华郡主的传言,她害怕,但想到不在的姐姐,还有姐夫,她又鼓起勇气。

    姐夫位高权重,那么好,菁华郡主哪里配得上姐夫,不管怎么看。

    她要帮姐夫看看。

    也想弄明白姐夫到底为什么和菁华郡主定亲,菁华郡主做了什么,她想要近距离看看菁华郡主,姐夫那样的人,什么样的没有。

    感觉到一双双的目光,她更紧张,心砰砰跳,鼓起勇力抬头。

    “菁华郡主,我姓袁,不知道郡主知道不知道。”

    “我认识你吗?”

    萧菁菁直接问,落在众人耳中,众人都看到小袁氏脸色变白,一脸不敢置信的,不由可怜起这位小袁氏。

    菁华郡主就是菁华郡主郡主,只是简单的几个字,就让小袁氏鼓起的勇气不见了,意思就是不管你是谁,我有必要知道你吗。

    这位哪是菁华郡主的对手啊。

    菁华郡主是故意的还是?众人猜着,吴雯几人觉得表姐好厉害,对方一幅表姐像是知道她的样子。

    表姐这是直接表明态度,我不认识你,不用讨热首,有事就说。

    喜作郡主忽然服气了。

    静安县主听到:“菁华郡主并不像那些人说的。”

    “静安你不用再劝我,我有自知之明。”嘉和郡主只是还是放不下。

    “菁华郡主,我姓袁。”

    小袁氏还是不相信菁华郡主的话,菁华郡主不会不知道她,不可能,菁华郡主和姐夫定了亲,不可能不打听姐姐的事。

    只要打听就会知道她。

    她身体不是很好,很少出门,没有多少人认识她,但是菁华郡主,只要打听就会知道她,菁华郡主是装作不认识她?她不明白菁华郡主为什么这样,发现周围目光的变化,她觉得她想得没有错。

    菁华郡主一定是装的,菁华郡主是不是怕姐夫心里还有姐姐。

    “你说过了,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萧菁菁脸上看不出有什么。

    小袁氏试图看出什么,什么也没有看出,不免气馁,菁华郡主果然配不上姐夫,姐夫风光霁月,菁华郡主却心机深沉。

    这样的怎么配得上姐夫。

    她也不想和菁华郡主说什么,不再问。

    “我姐姐菁华郡主也不知道?”小袁氏问。

    “你姐姐我该认识吗?”萧菁菁的话让小袁氏就像一直在说废话一样,小袁氏越来越觉得菁华郡主配不上姐夫。

    众人觉得小袁太弱。

    吴雯几人则觉得表姐就该这样,不然什么阿猫阿狗的找上门来,还不浪费时间。

    “我姐姐是纪四爷的原配嫡妻,纪四爷是我的姐夫。”小袁咬着牙。

    话落。

    众人不知道小袁氏的也知道,原来如此,她们知道纪太傅娶过妻,真的有好戏。

    嘉和郡主怔住。

    静安看到,摇头。

    “还真是大戏啊,菁华郡主和袁家的姑娘。”“原配和继室?”

    “不知道?”

    萧菁菁没有受到半点影响:“然后呢?”她漫不经心的。

    “菁华郡主!”

    小袁氏傻了眼。

    吴雯几人听到小袁氏的话,知道小袁氏是谁后,正为表姐担心,怪不得这个小袁氏要找上表姐,原来是四叔的原配袁家。

    不过原来的四婶死了吗?

    这位小袁氏是原来四婶的嫡妹?就在这时,她们听到表姐并不在意的然后呢。

    表姐,就一点不在意吗?

    萧菁菁不是不在意,她在意,只是她不想让自己表现得在意,如果说她重新活过来后,在她和四爷之间最在意的是谁,就是小袁氏。

    小袁氏不一样,很不同,是唯一让她介意的,在没有见到小袁氏前她不让自己去想。

    前世,在她和四爷刚成亲的时候见过,小袁氏和现在的目光一样,后来出现过几次,她没放在心上,她满心都是纪宁。

    并不在意小袁术的是不是为了四爷。

    后来很久小袁氏没有出现,在她和四爷渐行渐远后,她再一次见过小袁氏,小袁氏和现在不同。

    更美,被她的婆婆的接到府里,想让四爷纳为贵妾,在府里住了很长的日子,后来她听说小袁氏被四爷安置在了别院。

    还听人说四爷偶尔会到别院,和小袁氏见面,小袁氏有了四爷的孩子。

    她怎么可能不在意。

    上一世她听过就算,从来没有追问,是不是真的。

    这一世,她想弄清楚也没有办法。

    从前世她可以知道四爷对小袁氏是不同的。

    如果四爷不是喜欢四爷小袁氏,不可能像那些人说的,四爷应该是怕她伤了小袁氏才把小袁氏安置在别院的。

    她心里介意,又知道自己没有资格,上一世没有,这一世也没有。

    她愧疚的四爷的太多。

    她不知道这一次小袁氏会如何,会不会和四爷再在一起,她愿多想,不想难受,若有一日四爷不要心悦,她会出家。

    “你叫住我想说什么?”

    “我听娘说你和姐夫定了亲,就来看看,看你配不配得上姐夫,我以为姐夫不会再娶了。”小袁氏白着脸。

    “现在看到了?”萧菁菁问。

    “菁华郡主你不在意吗?”

    “在意姐姐。”

    “为什么要在意?”

    “你是不是不喜欢姐夫?”小袁氏像是想到什么。

    “不,我喜欢四爷。”

    萧菁菁道。

    所有人一呆,这?

    *

    另一处地方。

    安郡王老太妃见吴霏换好了,问道。

    “吴四姑娘不知道知道不知道自己掉下湖里?”

    吴老夫人眉头皱着,王氏有点急。

    吴霏:“是景世子。”

    “什么?”

    王氏吓到了,

    ------题外话------

    好了这章六千多。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