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三章 一个条件
    京城郊外,陈正清带着人站在路边,抱手送别,周安吊儿郎当的还有另几个公子哥得到消息都来了。

    “子恒兄去了越州书院,看来明年的状元非子恒兄莫属。”“这是当然。”

    “多保重。”“保重。”“没想到还有美人相伴,子恒兄也是艳福不浅。”

    “……”

    周安几个公子发现了一边的陈正清,陈正清不卑不亢,行了一礼,周安是知道这个陈正清的,上前一步,勾肩搭背:“陈兄,去喝一杯?”顾才女竟然没有出现,也是,秦王妃?

    “公子。”

    出了京城,小厮掀开车帘看了看,回头,还能看到陈公子等人。

    他虽然惹了纪宁的厌,但纪宁并没有赶他走,低头睥他一眼,脸上没有多少表情,四叔去了宫里,不会在乎他走没有走。

    “还能看到陈公子他们,公子出京了。”

    小厮开口。

    纪宁没有说话,后面还跟着一辆马车。

    马车里,两个丫鬟掀开马车车帘,看向身后的京城,又看向前面大公子坐的马车,放下车帘,她们在大夫人身边学了规矩,现在要陪着大公子去越州。

    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虽然能服侍大公子她们很高兴,但如果知道服侍大公子离开京城跟着大公子去越州,她们——

    早知道她们就不会被四爷选中,大公子不会是被四爷放弃了吧,对视一眼,都很担心。

    她们还以为能服侍大公子是她们的福气,现在看来。

    她们宁可留在府里。

    两个丫鬟本来该为了争大公子的宠,针锋相对的,现在都没有心思。

    顾府。

    顾瑶坐二楼的阁楼上,四周的菱木花窗全部支开了,她望着远处,一角放着青花缠枝香炉,燃着沉水香,手边是一张琴,轻风吹进来,吹起她身上的长裙还有衣摆,吹起乌黑的发丝。

    迷了眼。

    清丽脱俗,如下凡的仙女,纤细修长的手在琴上轻轻拔弄着,琴声一声一声慢慢的响起,回荡在整个阁楼上。

    她身边没有人,不远处站着一个婆子,这时脚步声响起,黛眉走了上来,小跑到了顾瑶身边。

    似乎去了哪里,回来,她看着姑娘:“姑娘。”

    “回来了?”顾瑶望着她。

    黛眉目光落在姑娘手边的琴上,空气中是沉水香,她小声的,看了眼四周:“姑娘,奴婢刚知道,今日一早,纪大公子离了京。”

    “离京?”

    顾瑶意外,她并不知道纪宁要离京,纪宁去了哪里,她只是让黛眉悄悄让人打听一下还有没有什么事,没想会得知纪宁出了京城。

    “是,姑娘,奴婢打听到纪大公子去了越州书院,似乎是纪公子明年想要参加科考。”

    黛眉不敢在外面多呆,也不敢多打听,怕被发现,一打听到纪公子出京的事,她马上回来。

    “越州书院?”

    科考的事顾瑶是知道,她终于明白了纪宁送来的信上写的什么了,应该就是告诉她,要离开京城,越州书院是最好的书院。

    “姑娘,纪大公子这一去,肯定明年才能回京,或者元旦的时候。”黛眉又道,注视着姑娘。

    “去越州书院也好。”

    顾瑶觉得纪宁离开一段日子也好。

    “姑娘就不怕。”

    黛眉想说什么,纪公子就这样出京了,明年前见不到纪公子了,她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姑娘就一点不?

    她知道姑娘并不在意纪公子,可是她。

    “怕什么,又不是不回来了,让你查一查是不是有人在暗处盯着,还没有查出来?”顾瑶再次问。

    “姑娘,奴婢让人在排查。”

    黛眉不敢再说。

    “就是还没有发现发现?如果我出门,是不是更容易排查?”顾瑶不知道纪宁有没有怀疑,查到了没有,她一直没有找到机会和纪宁说,纪宁送来的信她没有看,不知道上面有没有。

    如今纪宁离了京城,若是有人在暗处盯着不知道?

    “姑娘要出门?”黛眉听出姑娘的意思,不禁担心。

    纪公子已经出京了。

    姑娘要去?之前纪公子要见姑娘,姑娘没有去。

    “嗯。”顾瑶点头。

    “姑娘,陈嬷嬷还有——”黛眉想到宜妃娘娘送来的嬷嬷。

    “叫上她们就是,只是出门,那个宫人的家人安置好了?”顾瑶又问,盯着黛眉。

    “是,姑娘,老夫人那边。”

    后面的黛眉没有说:“老夫人的意思是让姑娘想办法除去那个宫人。”

    “祖母为什么不想办法?”

    顾瑶问。

    黛眉低下头。

    “除去了一个还有另一个,等我过了秦王府再说。”顾瑶开口:“还有什么事。”

    “菁华郡主似乎要参加蹴鞠,姑娘你?”

    黛眉又道。

    “参加,怎么能不参加。”顾瑶怎么会落于人后,萧菁菁!

    “姑娘。”陈嬷嬷出现:“休息的时候到了。”

    “麻烦嬷嬷。”

    顾瑶看了黛眉一眼,站了起来,飘然若仙,陈嬷嬷看了看,宜妃娘娘那里让她观察一下这位顾姑娘。

    *

    出了宫门,纪尧思考着秦王的问题,刚下马车。

    一个侍卫过来。

    纪尧看着他,把玩着手上的玉板指。

    “四爷,大公子早上出京了。”侍卫小跑到四爷身边,开口道,其他侍卫站在一边,纪尧再次转动了一下玉板指看着侍卫:“有没有闹。”

    “没有,大公子似乎想明白了。”侍卫道。

    “但愿如此。”

    纪尧没有多说,他要做事太多,没有那么我闲心管宁哥儿的事,只要出了京就好,最好是好好学。

    他迈步走了进去,侍卫行了一礼。

    秦王府,秦王萧琰听到下面的人的回报,知道纪宁被送出京城,去了越州书院,什么也没有说。

    “王爷,纪家还算识相,看来是怕王爷生气——”

    太监在一边听了笑着说,管家站在另一边,抬起头。

    丫鬟站在不远处。

    秦王睥了太监一眼:“纪家是太子的人,纪四是太子身边的,得父皇看重,重用,身为太子太傅,阁老,会在意本王的话?要是在意上次就不会发生就会约束好。”

    “王爷,纪家再怎么也比不上王爷,圣上也只是重用纪太傅,纪家也是臣子,臣子就要守臣子的本份,王爷是皇子,是天下第二尊贵的,纪家怎么敢得罪王爷,上次是王爷不愿让人知道,才按下来,这次,王爷也是为了别的,不然,有纪家好看,纪家再不管束好,王爷出手也不算什么。”

    太监又说。

    “希望纪家不要再犯到本王手上。”秦王,忽然提起一边的剑。

    “纪家哪里敢。”太监跟着道,管家看着王爷。

    “纪家!”

    秦王漫不经心一个字一个字,手上的剑忽然用力掷到不远处的剑桩上。

    太监看了看,管家脸色一变。

    所有人脸色一变,跪在地上,不敢抬头。

    砰一声响,冰冷的剑刺在剑桩上,晃动起来,嗡嗡声作响。

    太监服侍王爷多年,知道王爷生气了,抬起头来,纪家算是被王爷记了一本帐,管家想到这里低下头。

    秦王沉着脸,走到剑桩前,取出剑,走了回来,伸出手,太监忙取出手帕,递给王爷。

    秦王擦了擦丢开,把剑插到地上:“顾瑶在做什么。”

    “殿下,顾姑娘在府里,之前在禁足。”

    管家松了口气,知道王爷问什么。

    “本王问的是解了禁后,有没有安份。”秦王冷着声音盯着他。

    “顾姑娘还是在府里。”

    管家动也不敢动。

    “哼!”秦王哼了声。

    不远处轻盈的脚步声传来,一个清秀可人的佳人带着身后的丫鬟走了过来,看到秦王,清秀的小脸一亮盈盈走过来:“殿下。”

    “嗯。”

    秦王闻言看过去,点了一下头,面色缓和了一些。

    管家松口气,退了下去。

    “还不下去。”太监知道王爷喜欢这个叫锦绣的宫人,挥手让人都下去,不要再打扰王爷,王爷说不定——

    之前他还以为王爷只喜欢顾家姑娘,没想到。

    目光落在这个叫锦绣的宫人身上,倒是个有福气的,长得不如顾姑娘,不过王爷喜欢就好。

    “殿下,妾做点吃食,要不要吃点,殿下你在练剑吗?”清秀可人的佳人带着婆子丫鬟走到近前,娇娇的看了眼旁边的丫鬟管家还有公公,行了一礼,从身后婆子手中取过食盒,娇娇望着殿下。

    “嗯,做的什么?”秦王没有多说,看了她手上一眼。

    把剑抽出来给了太监。

    太监接过王爷手上的剑,捧在手中,行了一礼退下去,叫锦绣的佳人看了眼,又看向殿下,捧上手中的食盒打开,取出一块:“是杏仁酥,殿下要尝一下吗?”

    “好。”

    秦王点头,锦绣脸红着喂到殿下的口中,秦王伸出手抓住她的手:“去你住的地方。”

    锦绣脸上一红,把食盒交给婆子,看了看殿下握着她的手,秦王低头凝了她一眼,牵着她。

    *

    安郡王府。

    “郡主,纪宁离京,顾瑶没有出现,只有威远侯府二公子还有几位公子到了,陈公子没有跟着去。”

    赵嬷嬷有点可惜。

    纪宁就这样走了,还没有让他和顾瑶得到报应,现在这样算什么。

    纪宁走了,那位陈公子不在,想做什么也不容易了,顾瑶更没有把柄可抓,说不定什么时候又得意起来。

    萧菁菁换上了中衣。

    “不过纪宁不是一个人走的,还带了两个丫鬟,是四爷给那两个丫鬟。”

    赵嬷嬷话中有话道。

    萧菁菁没有问,她知道嬷嬷想说什么。

    *

    半个月后。

    宫中将要举办蹴鞠比赛。

    安郡王府。

    萧菁菁绣着嫁衣,紫嫣几人也在绣着,天气很好,不算太热,菱木花窗支开了一半,阳光斑驳的照进来。

    照在细颈梅花长瓷瓶上,里面插着一枝白色的栀子,栀子特有的花香弥漫开来。

    “郡主。”梅兰放轻脚步,轻轻走了进来,走到郡主身边,萧菁菁看向她,梅兰小声的:“郡主,表姑娘一个人来了,穿着胡服。”

    “表妹来了,请表妹进来。”萧菁菁放下手上的针线,开口,梅兰行了一礼,退了下去,不一会,带着表姑娘进来。

    “表姐。”吴雲笑着带着人走到表姐面前。

    “表妹。”萧菁菁看到雲表妹,知道雲表妹来是为了什么,表妹身上穿的是蹴鞠时穿的胡服。

    “表姐,在干什么,绣嫁衣?”吴雲看到一边的紫嫣几人还有表姐的嫁衣,她赞叹的看了看:“这是表姐亲自绣的嫁衣?好漂亮。”她知道表姐都是亲手绣嫁衣的。

    “嗯。”萧菁菁点头。

    “好美,表姐穿上肯定好看,表姐绣得真好,花样也独特,到时候成亲的时候,纪四叔肯定会惊艳。”吴雲又道。

    萧菁菁:“表妹来的?”

    吴雲没有再看表姐的嫁衣,也没有看紫嫣几人,紫嫣几人看过来。

    “表姐,今日有空一起练习蹴鞠吗,我们决定今天开始在庄子里专门围的球场练习,表姐要和我们一起吗?”表姐以前是和顾瑶一队的,队里的人都想见见表姐,知道表姐加入她——吴雲拉着表姐。

    “好。”这几天除了在府里跑两圈,有时也会一个人练练蹴鞠。

    让紫嫣几人先不绣,服侍她净手,换上胡服。

    蹴鞠,又名“蹋鞠”、“蹴球”、“蹴圆”、“筑球”、“踢圆”。

    充气之为球,寒食景妍。交争竞逐,驰突喧阗。或略地以丸走,乍凌空以月圆。

    蹴鞠一共有三种形式,白打,直接对抗,间接对抗,蹴鞠白打有一人场和十人场。“一人场”由参加者逐一轮流表演,称为“井轮”。

    除用足踢外,头、肩、臀、胸、腹、膝等部位均可接球。使球高起落下称为“飞弄”,使球起伏于身上称为“滚弄”。它以表演花样多少和技艺高低决定胜负。

    十人场,一般都是二人以上、转花枝、流星赶月、小出尖、大出尖、落花流水、八仙过海、踢花心和全场,各有规定的踢球路线。

    用上身触球称为上截解数,膝以上部位触球称为中截解数,用小腿和脚踢称为下截解数。踢法繁多。

    一种分为两队对抗,以度毬。毬工分左右朋,以角胜负。

    ”衣服颜色不同的左右军分站两边,每队12或16人,有球头、骁球、正挟、头挟、左竿网、右竿网、散立等,鸣笛击鼓为号,队员先开球,互相颠球数次然后传下去。

    长颠数待球端正稳当,再传回去,由各队的队长将球踢向风流眼,过者为胜。

    得球亦如此。

    每年宫中都会举行蹴鞠比赛,民间也会举办,宫中举行的蹴鞠都是两队一起比赛,以竹设门,着不同的服饰。

    随着宫中举行蹴鞠比赛临近,各府参加蹴鞠比赛都在专门辟出的球场里面天天练习。

    “走,表姐。”

    见表姐换上胡服,酡红紫薇花窄袖对襟袍子配白色碧绫裤,吴雲拉着表姐出门:“表姐你穿胡服真好看,比我好看多,我们骑马。”

    “好。”

    萧菁菁骑上棕色的母马,看了一下表妹,表妹和她的装束差不多,飒爽英姿,吴雲来时就是骑马来的,是一匹黑色的母马,两人骑马出了府,面前戴着帷帽。

    紫嫣几人跟在后面,也都换上胡报。

    到了街上。

    整个京城都热闹了许多,到处都是骑马的公子还有女公子,叫卖声也响了许多,到了京郊到处也是骑着马的,一处庄子上,里面圈成了跑马球场。

    萧菁菁和表妹骑马进去。

    “就是这里表姐,大姐姐大伯母不让。”

    “好。”

    吴雯挥着手,跑马场里有八位姑娘骑在马上,听到声音,都看过来,看到萧菁菁,她们没想到菁华郡主真的来了。

    她们都是见过菁华郡主,见过礼,大家都没有说什么,她们平常和雲姐姐关系好,听说过菁华郡主的一些事。

    不像一些人只听信传言。

    虽然也有不喜欢菁华郡主,也没有表现出来。

    说了规矩,吴雲问了表姐,知道表姐都明白了,想到什么,好看着大家:“听说顾瑶这次也会参加,以前表姐和顾瑶是一个队,有表姐在,我们赢不了,这次我们和她们约战,一定要赢,等我问一下大姐姐要不要加入还有三妹妹,三妹妹虽然才学不久,但是人多可以换着来。”

    几个少女一听,也有了争胜之心,她们不觉得自己输给顾瑶,只不过以前的菁华郡主。

    她们看向菁华郡主。

    “表姐你说怎么样?”

    吴雲望着表姐。

    萧菁菁点头。

    “好,咱们一定要赢过顾瑶那一队,好了,我们来练习吧,表姐不熟悉大家,大家配合一下。”吴雲说完,几个少女点头,开始练起来。

    啪一声,球飞了起来,大家骑在马上,萧菁菁纵马上前,一下抢过球,飞身传了出去。

    “表姐,厉害!”

    吴雲接过球,少女们分成两队。

    天黑前,少女们才从庄子上离开,都很高兴,一下午,大家配合得都很好,菁华郡主比她们知道的还要厉害,她们肯定能赢,往年都是顾瑶赢,回到京城,正说笑着,另一个方向马蹄声传来,看过去,不一会,都看清楚了对方是谁。

    顾瑶戴着帷帽骑在白色的母马上,身后也跟着几个少女,旁边是表姐。

    萧菁菁和顾瑶隔着脸上的帷帽都认出了对方,吴雲也打马上前,站在表姐的身边,看向对面的顾瑶,没想到在这里碰到。

    也好,刚好约战。

    “这不是菁华郡主,怎么和总是输的人一起?这是去练配合来?不知道到时怎么样,记得以前菁华郡主都是和我们一队,这次怎么?”顾瑶的表姐微昂着头。

    顾瑶身后的少女都看过来,议论纷纷。

    却得罪了和吴雲一起的少女们。

    “你说什么?”

    “菁华郡主怎么和那些人一起?”“不会是想赢吧?”“还以为自己多能呢。”而跟着顾瑶的少女猜测起来。

    “难道我有说错?某些人可是从来没有赢过,只会输。”顾瑶的表姐没有收敛,笑吟吟的。

    “你以为你又有多能耐。”少女们瞪着顾瑶的表姐,愤愤道。

    顾瑶并不说话。

    萧菁菁也没有开口,吴雲:“表姐。”

    “至少我们从来没有输过。”顾瑶的表姐淡淡的,她侧过头来,笑起来:“是不是表妹。”

    “那就比一场。”

    萧菁菁打马上前,看着对面的顾瑶还有顾瑶的表姐。

    “对,你们敢吗?我们比一场。”吴雲也上前,几个少女上上前:“你们敢吗,敢吗,敢吗?”声音很大。

    “我们当然敢,这是你们说的,比一场。”

    顾瑶的表姐脸色变了变,退了回去,她身后的少女迟疑起来,不过想到瑶姐姐,又镇定下来。

    她们望着顾瑶。

    顾瑶不能不说话,她一直在注意萧菁菁。

    “菁华郡主真的要比吗?”

    “比一场又何妨。”萧菁菁淡淡的。

    顾瑶是知道萧菁菁很厉害,她这一队要和萧菁菁比,不一定能稳赢,不过萧菁菁只是刚到吴雲那一队。

    没有过磨合,她对自己有自信。

    “好,那就这一次。”

    “好。”萧菁菁也道。

    “输的人。”顾瑶想到花朝节的时候,自己输给了从来没有看在眼里的萧菁菁,让人觉得她第一才女名不符实,这一次,她会让人知道萧菁菁比不上她。

    “输的人答应赢的人一个条件。”

    “随你。”

    萧菁菁并不在意,顾瑶脸色不是很好。

    萧菁菁退了回去,顾瑶也退回去,萧菁菁这一边先走,顾瑶在后面。

    “瑶姐儿,能赢吗。”

    顾瑶的表姐看着远去的萧菁菁,萧菁菁这个蠢货蠢是蠢,蹴鞠很厉害。

    “表姐不信我吗?”顾瑶道,望着远处。

    “相信。”顾瑶表姐开口。

    “表姐就相信我。”

    另一边,吴雲和表姐并排骑着马,她侧头看着表姐:“表姐,你说我们能赢吗?”几个少女也竖着耳朵听着。

    萧菁菁转过头:“表妹之前不是很有信心。”

    “那是之前,顾瑶好像很有自信,我不是怕嘛,虽然有表姐,不过我们和表姐才是第一次。”吴雲担心的也是几个少女担心的。

    “尽力而为就是。”萧菁菁抬头,望了一眼头顶,风吹起脸边的帷帽。

    “表姐说得对。”

    接下来几日,萧菁菁吴雲每天只要有空就会练习,也会约着去庄子上,练习配合,渐渐,配合得越来越好。

    五月十五。

    皇家别院。

    萧菁菁来得比较迟,下了马,戴着帷帽走了进去。

    此时别院来了很多人,宫中贵人坐在席上,各府都坐在各自的位置,偌大的空地上,球飞来飞去,两队腰间系着红白腰带的队伍对抗着。

    鼓声响起,一声一声,伴着球踢向风流眼。

    蹴鞠虽然多是年轻人玩,但宫中每年举行蹴鞠比赛,各府都会来,萧菁菁带着紫嫣几人,看着场中,白队是景非翎,红队是顾昭,两队正激烈的争夺着,顾昭是顾瑶的大哥,队员都是她认识的。

    之后还有女子蹴鞠比赛混合比赛。

    “郡主。”

    紫嫣看向不远处,开口。

    萧菁菁今日穿的是白色海棠花对襟翻领窄袖袍,配湖绿色绣绫裤,乌发束起,镶嵌着珍珠的束带精致飘逸。

    脚上是精致的高筒小靴,手上握着鞭子,听到紫嫣的话,她看过去,看到了外祖母还有表妹,还有蓁妹妹,纪馨,都换上了胡服,雲表妹穿的是水儿红对襟翻领窄袖袍配白色水绫裤,搭着黑色小靴,和平时不同。正不停的在外祖母耳边说着什么

    另一个方向,她看到了顾瑶,顾瑶的表姐,顾瑶也看了过来,还有顾瑶的表姐,顾瑶的表姐也是一身胡服,昂着头,眼中不屑,感觉到一道目光,看过去,是小袁氏。

    她没有多看,收回目光,往外祖母走去。

    “表姐怎么还没有来?”吴雲看了一眼场中,和祖母说着话。

    “你表姐该来就会来,你急什么。”吴老夫人看她一眼。

    “一会比赛就要开始了。”吴雲有些担心。

    “菁姐儿来了。”

    吴老夫人听了周嬷嬷的话,转头一下看到菁姐儿,看到菁姐儿身上的装扮,眼前一亮,多了赞赏,她的外孙女就是出众,多了风情和野性。

    她招了招手:“过来,菁姐儿,好,好。”吴雲一听,松了口气,高兴起来,小跑了过去拉住表姐,把表姐拉了过来:“表姐你终于来了。”

    萧菁菁知道外祖母在夸她,紫嫣采薇几人也觉得郡主今日格外的好看。

    “外祖母。”

    萧菁菁开口。

    “好看就是好看。”吴老夫人又道。

    “表姐。”吴雯又拉着祖母,笑起来:“每次有了表姐,祖母就看不上我们了。”

    吴雯吴莲也在,点了点头。

    “表姐来了就好了,我们今天肯定能胜。”吴雲又笑道。

    “表妹。”

    萧菁菁侧过头来,对着外祖母还有几位表妹道,同时看到大舅母,二舅母,见过礼:“大舅母,二舅母。”

    “菁姐儿。”宁氏眼中复杂,什么也没有说。

    “菁姐儿也来了,今日很漂亮,菁姐儿也要上场?和雲姐儿一个队。”

    张氏则是摇着绢扇,称赞着,笑着问。

    “是,二舅母。”萧菁菁道:“二舅母不上场?以前二舅母都会上场。”

    “不了。二舅母老了,身体不中用了,跑一跑就受不了,还是你们年轻人玩吧,你和雲姐儿去玩,我记得你玩得好,雯姐儿也可以参加,还有莲姐儿,多参加一下,也不错。”

    张氏再次摇着绢扇,摇头。

    “娘你想去也可以的。”吴雲马上拉着张氏。

    “好了,好了,消遣你娘我干什么。”张氏懒得理这疯丫头。

    吴雲马上看向大姐姐,吴雯看向娘,宁氏没有说话,吴莲有些怯弱,吴雲倒是希望大姐姐,三妹妹也参加,才有趣,不是她和表姐两个人:“大姐姐,三妹妹一起。”

    吴莲学了没有多久,她也想参加,可:“我不太会。”

    “学就是。”吴雲不在意:“一会跟着我们。”吴莲说了一个好字。

    张氏听了乐了,白了雲姐儿一眼,这丫头还想教人,菁姐儿还差不多,瞧把她能的:“就你那点技术。”

    “娘。”吴雲不依。

    “去吧。”宁氏道。

    “娘。”吴雯没想到娘会同意,娘之前并不同意,说她已经定亲了,还是不要抛头露面,到时候惹来闲言闲语。

    她觉得怎么会,定了亲就不能了吗,成了亲也是可以的,只是娘的话,她不能不听,只能看着二妹天天和表姐练习,连三妹妹都在学。

    她并不埋怨娘,娘也是为了她好,只是她很羡慕二妹妹三妹妹表姐而已,现在娘同意了。

    忽然她想到自己没有带蹴鞠服。

    “二妹妹,我没有带蹴鞠报。”她一直和二妹妹一个队,以为娘不同意,就没有带,她有些沮丧。

    “没关系,大姐姐,我有多的,你穿就是,我们差不多。”吴雲挽住大姐姐,幸好她多带了一身,她比大姐姐高一点,差不多。

    “谢谢二妹妹。”

    吴雯高兴起来,宁氏没有说什么。

    “一会我们一起,大姐姐。”吴雲高兴起来。

    萧菁菁看着。

    “就该这样,菁姐儿蹴鞠玩得好,不上场可惜,老二媳妇,菁姐儿什么时候不漂亮了?就像雲丫头说的,你要去就去,没人拦你。”

    吴老夫人闻言,睥了宁氏张氏一眼,拉着菁姐儿的手。

    “母亲别笑话我了,儿媳跑不动了。”张氏知道老太太这是疼外孙女了,不希望听到一点不好的,她笑笑,没有多说,看了大嫂一眼,大嫂这是同意让雯丫头上场了?

    “知道就好。”

    吴老夫人有时不知道怎么说老二媳妇,罢了。

    鼓声越来越响。

    场中白队又踢进了一次,红队差一些,鼓声一声声,敲在耳边,所有人都看过去,场中已经分明。

    “看样子,景家小了要赢了。”吴老夫人看了眼,回过头来,笑了起来开口道,她年轻的时候也是蹴鞠高手。

    喜爱蹴鞠,当年可是经常玩,要是老了,跑不动了,只能看一看。

    宁氏张氏也发现了,萧菁菁目光落在景非翎和顾昭身上,点头,其他人也发现了。

    “顾公子,顾公子。”有小姑娘叫起来。

    “景世子,景世子胜!”另一边也有小姑娘捂着嘴,拿着手帕,叫着景非翎的名字,伴着鼓声,两队最后一个球了。

    越来越精神,球飞来飞去,白队和红队动着。

    “小姑娘就是好啊。”吴老夫人看在眼里,摇了一下头,再次回头,不停的感慨,看向菁姐儿,老了就是老了,只能在一边看,连喊也不能。

    “外祖母可以下场试一试。”萧菁菁看着外祖母。

    “外祖母不行了。”吴老夫人道。

    “对啊对啊,祖母。”吴雲也回头,跟着闹,拉着吴老夫人,宁氏张氏也看过来,还有旁边的人,吴老夫人摇头不已,这个雲丫头啊:“祖母老了,你以为像你啊,要是祖母像你一样年轻,早就下场了。”

    这个雲丫头就是一个坏丫头,想让她这祖母丢脸。

    “你要是早生些年就能看到。”吴老夫人没有再说,白了雲丫头一眼:“下一场是?”

    “是三公主还有大公主二公主的队伍对秦王殿下的队伍。”吴雲打听清楚了,不停的往里面望,又望着四周。

    “顾瑶看过来了,看来是——”吴雲拉着表姐,小声的。

    萧菁菁只扫了远处的顾瑶一眼。

    “三公主和秦王殿下?”吴老夫人一听,宁氏张氏几人看向场中。

    “景世子胜!”场中宣布了这一场的胜利,小姑娘们景世子景世子的声络绎不绝。

    “果然是景家小子赢了。”吴老夫人道。

    鼓声停了下来,很快,两队都下了场,三公主骑马冲进场中,一身红浓烈的如一团火,对面秦王萧琰也带队下场,鼓声一声一声响起。

    秦王骑着黑色大马,穿的是黑色的蹴鞠服,三公主是红色的蹴鞠服,身后跟着同样穿着的亲卫。

    秦王身后是京家的公子,站在秦王那一边的。

    “皇兄,不许欺负我。”

    “皇妹,请吧。”

    “皇兄要是欺负我,我要向父皇告状。”三公主扯高气昂的开口,手上握着一根鞭子,打马上前。

    娇纵的声音传了出来,围观的人知道三公主的性子。

    “请。”秦王还是只是一个简单的请字。

    相比起三公主,秦王殿下可以说气度非凡,秦王目光掠过各家,在顾家顾瑶身上停了下,收回目光,三公主想找纪太傅,没有找到,她又找起菁华郡主。

    她要让纪太傅看看,她比菁华郡主适合他。

    当今熙和帝和太后坐在高台上,太后摇摇头,脸色不是很好:“三丫头,性子也太——”太什么没有说。

    熙和帝点了一下头:“三丫头被宠坏了,让他们开始吧。”他扫了一下下面,看到菁姐儿还有顾家。

    顾瑶感觉到了秦王的目光,她看到了秦王位置旁边的少女,知道肯定是秦王宠着的那个宫女,她多看了一眼。

    “姑娘,该换衣服了。”

    黛眉也是一身胡报。

    顾瑶点头。

    萧菁菁也感受到了三公主的目光,不知道三公主看她做什么。

    鼓声砰一声,三公主那一队和秦王对抗起来,球飞来飞去,三公主小是小,很灵活,不过还是不是秦王殿下的对手。

    秦王殿下面对三公主的胡搅蛮缠,从容不迫的,一一化解,高大的身影飞上,接过球,转身送出去。

    “秦王殿下。”小姑娘又叫起来。

    也有跟着叫三公主的。

    “这次应该是秦王殿下赢。”吴老夫人道。

    “三公主那一队差太多。”

    不久,三公主败下阵来,秦王骑马到三公主面前,把她拉了起来,三公主耍赖不想起来:“皇兄你欺负我,我不服。”

    “皇妹父皇看着呢。”秦王低低的。

    这位三妹妹,他并不喜欢。

    三公主也不喜欢秦王兄,太子哥哥都比秦王兄,她最喜欢的是晋王兄,她要什么都会送给她,她不管要什么都会给她找来,送到宫里。

    鼓声渐渐停了下来。

    “下一场是菁姐儿你们?”

    吴老夫人没有再多看,慈爱的看向菁姐儿。

    萧菁菁点头。

    “下一队是我和表妹我们这一队对顾瑶那一队。”吴雲在一边道,拉着祖母,摇着,一定要让顾瑶那一队认输。

    “表姐。”

    “嗯。”萧菁菁点头。

    “笑什么,下去换衣服,上场了。”

    吴老夫人哪会不知道雲丫头在想什么。

    “走,表姐我们换衣服去,一定要赢过顾瑶那一队,看她有什么好——”吴雲拉过表姐。

    “嗯。”萧菁菁点头。

    她们换了蹴鞠服,出来的时候,看到顾瑶那一队也换了衣服出来。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