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一章 出嫁成亲
    吴氏绣着手上的男子荷包。

    “娘。”见娘不说话,萧柔柔又叫了一声,摇了摇娘的手。

    墨书也看着侧妃娘娘。

    吴氏又绣了几针,把最后几针绣好,让墨书拿好,打好结,咬断线,放下绣花针,看了看手上的男子荷包,理了理,交给墨书让她放好,抬起头来,叹了口气,柔姐儿还是没有改掉冲动的性格:“娘阻止也没有,就算出现,就算找你父王,也改变不了什么。”

    墨书行了一礼,退了下去,把侧妃娘娘绣好的荷包放好,侧妃娘娘这些日子做了不少,等王爷来给王爷。

    “那娘就什么也不做,娘就在这里绣这些荷包给父王吗,父王又不知道。”

    萧柔柔看了眼墨书拿走的荷包,知道是娘做给父王的。

    以前娘也经常给父王亲手绣荷包,以前是以前,现在娘还是给父王绣荷包,上次父王走时还生着娘的气。

    她也知道娘话中的意思,知道父王生着娘的气,娘就算去了,也没用。

    娘觉得只要把荷包给父王,父王就会消气吗?

    “等你父王来的时候找个机会给你父王,你父王就知道了,这样更能让你父王知道娘心里有他,一直惦记着他。”就不算白费,吴氏拉住柔姐儿的手,知道柔姐儿是替她担心。

    “娘的心意父王就算知道也——”

    萧柔柔忍不住。

    “有的事只要做了,就不会没用。”吴氏又和柔姐儿说了一些道理。

    “纳妾的事是无法阻止的,上次娘就和你说过,不过是一个女人,西院少女人了?没用就是没用,现在娘和你不能回去,能做的就是让你父王消气,然后。”然后什么没有说。

    “娘,你做这些,父王来了看到,心里也会消气?到时候娘就能求父王了?父王也会答应?”

    萧柔柔完全明白了娘的意思,想到娘教她的,她为二爷做的,二爷也越来越宠她,之前只是一时没有想到。

    “明白了?女人最大的武器就是以柔克刚。”吴氏笑了。

    “嗯,娘这是另辟蹊跷?娘只能在这里,就要另寻他法。”萧柔柔拉着娘的手。

    “对,这也是娘上次为什么不在意的原因。”

    吴氏笑着点头。

    “娘,父王——”萧柔柔想到从小到大,娘为父王做的:“娘对父王真好,父王呢。”

    “那是还不够,娘出现得太迟,你父王心中已经有了人,活人有时争不过死人,有时死人又不如活人。”

    吴氏叹气。

    “娘说的是?”萧柔柔想到什么,在她心中,娘才是最好的,萧菁菁的娘不过是占了一个名份,哪里比得上娘,一个死人而已,父王也是宠娘的。

    “不说这些。”吴氏不想继续再说:“柔姐儿,你要记住嫡出的,在外面,总是比庶出容易,不过只要有一个男人的心,那什么也不是问题。”

    “娘,二爷说父王给他写了一封信,二爷问我了。”萧柔柔忽然想到二爷和她说的话。

    “哦?你父王写信了?”

    吴氏做的一切主要就是为了柔姐儿,只要柔姐儿能扶正,她就了了一大心愿。

    “嗯,二爷问我,我说一切但凭二爷决定,二爷说会和父王见面。”萧柔柔开口,高兴起来,眼中有开心。

    “娘放心了。”

    吴氏笑容加深同时还有点忧心,柔姐儿对楚王府二爷虽然不像礼哥儿当初一样喜欢,也是喜欢的,她担心柔姐儿受伤:“以后我的柔姐儿会越来越好,有些人老天迟早有报应。”

    “娘你知道父王明白会来?”萧柔柔一听,想到娘好像知道父王会来。

    “不是明日就是后日,你父王娘了解。”

    吴氏颔首。

    “娘你说萧菁菁知道不知道我们的存在,父王有没有告诉萧菁菁?”萧柔柔问。

    “不会,你父王不会说的,暂时不会。”吴氏摇头。

    “为什么?”萧柔柔不知道娘为什么知道:“娘怎么知道。”

    “你父王对你很愧疚。”吴氏把她的猜想说出来,萧柔柔听着。

    “夫人。”婆子的声音忽然在外面响起,萧柔柔一听,看向外面,吴氏也听到了:“柔姐儿看看。”

    “嗯,娘。”萧柔柔点头,走了出去,没有让人进来,到了外面,看到婆子站着,她骄傲昂着头,学着萧菁菁的样子,睥了婆子,让丫鬟退开:“什么事。”

    “夫人。”

    婆子看到眼前的夫人,行了一礼:“夫人,老奴派人打听了,安郡王爷还有菁华郡主去了一处庄子上,带了不少人,那处庄子是吴府的……吴府的老夫人带着人一早也到了,还有一位姑娘。”

    “父王真的去了。”萧柔柔心中想着很不高兴:“还有呢,多久了?”

    “夫人,已经好一会了,别的没有了。”婆子眼中闪过什么。

    “让人继续看着,小心点,有什么报上来,知道吗。”

    “老奴知道,夫人放心。”婆子行了一礼。

    “下去吧。”

    父王果然纳妾去了,萧柔柔没有再问,昂着头吩咐完婆子,回到里面,看到娘,她过去,很不高兴埋怨的:“娘,父王果然去了。”

    “不是早知道吗?”

    吴氏看向柔姐儿笑了笑。

    “可是。”萧柔柔还是觉得父王可恨。

    吴氏劝起柔姐儿来,老太婆还有萧菁菁那个臭丫头看上的人她已经知道,老太婆选人的标准听说是王爷定的,她也让人打听过。

    *

    吴府的庄子上。

    “我想好了,能服侍郡王爷是我的福气。”

    贺氏不卑不亢。

    萧成:“好。”没有多说。

    “希望你能和菁姐儿好好相处,府里的事,你入了府就知道,本王也不多说,本王常年在大营,不会再继娶,现在府里的事都是菁姐儿几个丫头管着,菁姐儿已定了亲,等菁姐儿出嫁后,就要你来管。”

    “我知道。”

    贺氏从容不迫。

    “过两日,本王会派人到你家里下聘,进宫请旨。”萧成开口。

    “谢安郡王爷。”贺氏心里定了下来。

    另一边,萧菁菁扶着外祖母的手,丫鬟和婆子跟在后面,吴老夫人看着庄子里的变化,带着菁姐儿慢慢走着,说起庄子的来历。

    “这个庄子好多年没有来过了。”

    “外祖母为什么多年没有来?”萧菁菁看向外祖母,周嬷嬷和身后的婆子说了什么上前来,扶住老夫人的手。

    “不用扶,有菁姐儿扶着就好,你去安排一下,庄子上太久没来了。”吴老夫人没有让她扶,让她去看看,必竟庄子空闲太久。

    好在庄子上的人都是府里的老人。

    “是,老夫人,你和郡主说话,老奴去看看,再过来。”周嬷嬷行了一礼,知道老夫人想要和郡主说说话,她退了下去。

    和婆子丫鬟说了声,让她们跟着就好,但不要打扰了老夫人还有郡主,她要去见见庄子上的人。

    “外祖母前些年身体不好,就没有来,这个庄子不由便荒废了,以前可不是这个样子的。”

    吴老夫人回答道。

    “外祖母。”

    外祖母在母妃去世后不久身体就渐渐不好起来,萧菁菁想到那个时候自己只相信吴氏,不相信外祖母,也不亲近外祖母,气外祖母,要不是赵嬷嬷在,她很可能会完全信了吴氏,连外祖母也不认,外祖母要见她,她也不愿去。

    “不关你的事,外祖母只是无法承受丧女之痛,你娘啊是外祖母唯一的女儿,外祖母在你母妃去后,这心啊,哪里承受得了,就病了,也顾不上照顾你,加上有吴侧妃,是外祖母挑的,以为能照顾好你,哪里知道,你几位舅舅埋怨你父王,也没有多走动,你几位舅母看过你几次,你只亲近吴侧妃,也没有办法。”吴老夫人看出了外孙女在想什么,拍了拍她的手,安抚,她哪里会怪。

    只是想到苦命的女儿,心里不好受,好在还有菁姐儿,也算是安慰。

    如今菁姐儿好好的。

    “外祖母,我不该相信吴氏的话。”萧菁菁还是道,还是愧疚,如果不是重活一次,她还会傻傻的听信吴氏的,外祖母不知道多难受。

    “过去了,不要想了,菁姐儿,不说这些了。”

    吴老夫人笑了笑。

    萧菁菁也不再想,只是想到母妃:“外祖母,母妃?”

    “你母妃心太软了。”

    吴老夫人叹气:“你母妃从小被外祖母宠着,什么都好,等到和你父王成亲后,发生了一些事,外祖母才发现你母亲心过于软了,这一软,就软出事来了。”

    萧菁菁没有说话,扶着外祖母走着。

    “外祖母之前还没有想到,也是不久前才想起来,你母妃当初应记住不知道你吴侧妃的心思,不过她心软,就没有说,外祖母记得有一次,你母妃提过一点,外祖母一心都是你母妃的身体,也没多注意,不然哪来那么多事。”

    吴老夫人再次叹息。

    “外祖母,母妃当初该说清楚,吴侧妃是母妃的庶妹,不该成为父王的侧妃的。”

    萧菁菁觉得越是熟悉的人越是不要放在身边。

    “菁姐儿你明白就好。”吴老夫人格外欣慰。

    “外祖母。”

    “外祖母也是糊涂了,菁姐儿你能看到就好,到了纪家后,永叔是好的,你可不要犯糊涂,什么妾啊姨娘的都不要去想,一心和永叔好好过就行。”

    吴老夫人看不上妾室,也不想菁姐儿去烦恼,认真的嘱咐菁姐儿。

    “外祖母,四爷说不会纳妾。”

    萧菁菁看着外祖母,脸红了红。

    “永叔说了就会办到,好!”吴老夫人高兴起来,接着又说起这间庄子:“这个庄子还是外祖母的陪嫁。”

    萧菁菁陪着外祖母,听着外祖母的话,看向四周,不知道过了多久。

    “老夫人,给老夫人请安。”

    出了庄子,庄子上的人多了起来,外面是大片的农田,田里一片绿色,还有一处小的村庄,村庄里炊烟袅袅,一片田野之色。

    农人们从田地里直起身,萧菁菁知道这些都是庄子里的佃户,旁边还栽了很多瓜果和菜,不远处还有一条小河,河里有鱼游过,佃户不认识吴老夫人,听到消息,赶了过来庄子的婆子行了一礼,佃户也跟着行礼,一边好奇看过来。

    “起来吧,不必多礼。”

    吴老夫人没有在意,挥了一下手,让人起来,庄子上的人性情质朴。

    萧菁菁没有说话,看着。

    “还不谢老夫人。”婆子见状,看着佃户和庄子上的人道。

    “谢老夫人。”众人低下头,起来后。

    “好了。”吴老夫人没有让她们再多礼。

    “老奴给菁华郡主郡主请安。”婆子却看向萧菁菁请安,佃户还有庄子上的人也跟着请安,菁华郡主?好奇抬头,菁华郡主?

    “大家起来吧。”萧菁菁道。

    “嗯,起来吧。”吴老夫人应了声。

    “是。”

    婆子站起来,庄子上的人还有佃户也起身,还是好奇看着,吴老夫人带着菁姐儿继续往前说了一些庄子上亲自种地还有种下瓜果的事:“以前外祖母亲自种过一些瓜果,味道倒是不错,菁姐儿要是感兴趣,可以在庄子上种一下。”

    萧菁菁记得母妃的陪嫁有庄子,父王也给了她两个庄子,她准备等空了去看看。”

    “想不想去田里看看菁姐儿?”吴老夫人过了会问。

    “嗯。”萧菁菁听外祖母说了一些田里的事,点头。

    吴老夫人没有让太多人跟着,带着菁姐儿往田里去,最后看到一些树上结了不少的果子,不知道是什么,红红的。

    萧菁菁看着,小小红红的,很可爱,吴老夫人也看到了,笑了笑,认出了是什么了,知道菁姐儿应该没有见过,没有说,婆子丫鬟也惊奇的看着。

    “老夫人,郡主,这是桑椹,我们乡下人喜欢的吃食,老夫人郡主看看能不能看上,要是不嫌弃的话。。”

    婆子在一边看到,开口。

    “老夫人,郡主,可以摘一些尝尝,看喜不喜欢。”

    “嗯,菁姐儿要尝一尝吗?”吴老夫人没有说什么,而是问菁姐儿。

    丫鬟婆子隐隐听出过桑椹。

    婆子没想到老夫人知道,很意外。

    “外祖母知道?外祖母吃过吗?”萧菁菁没有吃过,好奇问外祖虚构。

    “吃过,还是多年前,菁姐儿可以试试,看看吃不吃得习惯,这些东西确实是乡下才吃。”吴老夫人笑着说。

    “对,只有我们这样的乡下才吃,郡主金贵,肯定没有吃过。”婆子在一边陪笑道。

    “好,外祖母吃吗?”

    萧菁菁望着面前树上红红的小果子。

    “外祖母也沾一下菁姐儿的光。”吴老夫人笑。

    婆子一听,安排人采摘起来。

    采摘好后,婆子看向老夫人还有菁华郡主。

    “菁姐儿还想去哪里?”吴老夫人问菁姐儿,萧菁菁:“外祖母我们打个地方坐坐吧。”

    “好。”吴老夫人点头。

    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来。

    婆子见罢知道该怎么做了,示意一边的人,让人把桑椹拿下去洗了,用精致的小碟装上来,怕老夫人郡主嫌弃,又去庄子里取了精致的食盒装好,给老夫人和郡主送上去。

    庄子里的也知道了老夫人和郡主想要尝一尝乡里吃食,都没有想到。

    “老夫人竟看上了乡野吃食。”

    “听说是菁华郡主看上了。”她们还以为老夫人郡主看不上她们这些乡野的吃食,没想到贵人也会看上乡野之食。

    “老夫人,郡主,已经洗好了。”婆子很快带着人把洗好的桑椹送到老夫人还有郡主的面前,请老夫人还有郡主品尝。

    从精至和食盒子取出装着洗好的桑椹的小碟,送到紫嫣的手中,精致的小碟上放着红红的果实,让人想要品尝,婆子有些紧张的退到一旁,让人下去,站在一边着急的等待着。

    担心老夫人郡主会吃不习惯,不喜欢。

    吴老夫人点头,紫嫣仔细的看了下放到郡主和老夫人眼前。

    萧菁菁看着。

    婆子松了口气,她大概是知道老夫人菁华郡主还有安郡王爷来庄子上的原因,听人说了。

    “菁姐儿尝一尝看看。”吴老夫人开口,让紫嫣上前。

    紫嫣:“郡主。”

    萧菁菁和吴老夫人先净了手,萧菁菁在紫嫣的服侍下尝了一颗,很甜很好吃,吴老夫人也在丫鬟服侍吃下几颗,和当年吃的差不多,似乎更甜。

    “不错。”

    在婆子还有丫鬟紧张中,吴老夫人笑着说:“如何,菁姐儿?”

    “很甜,外祖母。”萧菁菁也跟着说、

    “喜欢就好。”吴老夫人道,目光落在婆子身上。

    “能让老夫人郡主喜欢——”婆子想说什么。

    “好了,大家都尝一尝。”吴老夫人让她起来,婆子知道老夫人的意思,忙吩咐再去采摘,反正树上很多。

    又吃了几颗,吴老夫人觉得差不多,没有再吃,看了一眼菁姐儿。

    “菁姐儿要是不够让人再洗一点来。”

    “不用了,外祖母。”萧菁菁道,尝一尝就可以了。

    “嗯,吃多了也不好,浅尝一下就好。”吴老夫人说。

    让人把余下的分了,让人服侍净了手,吴老夫人侧头对着菁姐儿:“还有样吃食,也不错,吃得就是个新鲜。”

    吴老夫人说完,问起进来的婆子:“竹笋出来了吧?我记得有一片竹林。”

    萧菁菁也好奇等着,看着婆子。

    婆子一听老夫人的话,再看郡主,知道老夫人的意思:“老夫人,出来了,老夫人郡主要是要吃,老奴让人去挖。”

    吴老夫人没有说话,而是问菁姐儿:“菁姐儿要不要去挖一下?庄子里有一处竹林,和观赏的不同,每年雨多,就会长出不少嫩的竹笋,亲自挖来做来吃不错,春天的春笋更好。。”

    吴老夫人以为菁姐儿应该不知道,准备带她去看看。

    她不知道萧菁菁知道,桑椹没吃过,但竹笋却吃过。

    前世她和嬷嬷被纪宁赶到庄子上的时候,挖过,也吃过。

    “好外祖母。”

    萧菁菁也想再尝一下前世的味道,那个时候竹笋对她和嬷嬷来说,也算是一道可口的菜肴。

    吴老夫人听了转过头。

    “我们自己去挖,带路吧。”对婆子说。

    婆子知道老夫人和郡主要亲自动手。

    连忙吩咐下面的人。

    “走。”喝了一口解渴的水,吴老夫人带着菁姐儿,婆子走在前面带路。

    不算太热,有风吹过。

    吴老夫人觉得人就该多动动,身体才会好,才不容易病倒,菁姐儿也是,还是太瘦了,该再长点肉。

    一行往竹林走去。

    到了竹林,吴老夫人和菁姐儿说了注意事项,怕她不知道,前两日刚下过雨,有鲜嫩的竹笋冒了出来,婆子早就准备了工具,吴老夫人寻了起来,让人挖。

    过了一会,吴老夫人让菁姐儿试试,萧菁菁试了试。

    挖了几下,挖了出来。

    一顶小小的竹笋滚在地面上,紫嫣捡起来,想说什么,看老夫人一眼没有,旁边的婆子还有丫鬟也看着,没想到老夫人和郡主真的亲自挖。

    吴老夫人看了会,也动手挖了几颗,教着菁姐儿。

    萧菁菁像是回到前世。

    “菁姐儿挖得不错,看起来像模像样,外祖母老了,不行了,挖了几下就累得慌。”吴老夫人抬头,看在眼里,点头。

    “外祖母就休息一下。”萧菁菁怕外祖母累到。

    “没事,差不多了。”吴老夫人说,额头上多了汗,萧菁菁也有点热,吴老夫人让人继续挖,捡起来,送到庄子里:“差不多了,不用再挖了,送到庄子里,今日中午就用它做。”

    “是,老夫人。”婆子忙应是。

    吴老夫人带着菁姐儿回庄子里。

    一个丫鬟过来,行了一礼,是庄子里的丫鬟:“老夫人,郡主。”

    吴老夫人看着,萧菁菁也看着。

    “老夫人,王爷让奴婢来找老夫人和郡主。”丫鬟抬头。

    “见完了?”吴老夫人一听,看了菁姐儿一眼。

    萧菁菁没有开口。

    “是,老夫人。”丫鬟道。

    “走吧,菁姐儿,去问问你父王。”吴老夫人开口,这次来主要是为了纳妾的事,萧菁菁扶住外祖母。

    一行往庄子走去,庄子里,安郡王萧成等着,他问了人,知道岳母带着菁姐儿去庄子外面了。

    吴老夫人带着菁姐儿没多久回了庄子里,问清了女婿在花园里。

    往花园去。

    到了化园,看到站着的女婿。

    “老夫人,贺姑娘向老夫人郡主告辞。”周嬷嬷对老夫人道。

    “派人送一送,不要出了什么事。”

    吴老夫人没有多说,吩咐周嬷嬷。

    “是,老奴这去。”

    周嬷嬷恭敬点头,退了下去。

    吴老夫人扶着菁姐儿的手,往女婿走去。

    “岳母,菁姐儿。”听到脚步声,安郡王萧成回过头来,一下子看到岳母还有菁姐儿,他走了过来。

    “觉得如何?”吴老夫人直接问。

    萧菁菁望着父王,行了一礼。

    “就贺氏吧,明天本王让人送纳妾文书。”萧成道。

    “既然定了,就在这几日办好。”吴老夫人不再多说,中午在庄子里用了膳,吃了竹笋,呆了一个下午回了京城。

    第二日,萧成让人去了贺家。

    几日后,安郡王府办了一场简单的纳妾仪式,正式纳贺氏为娘妾,过了两日,萧成进了一趟宫,从宫里出来,宫里有旨意下来,封贺氏为安郡王侧妃。

    大家听到后,知道安郡王常年在大营,应该是为了方便,先纳妾,再请旨封侧妃。

    萧成每日早出晚归,夜里都歇在南院,贺氏没有住吴氏的院子,也没有住西院,住进南边空置的院子。

    萧菁菁知道父王每日都会出去,很晚才回来,不久京里有消息楚王府二爷打算把侧室扶正。

    父王没有再早出晚归,离京前一日很早出去,很晚归来。

    回来后,父王让各院一起吃了一顿晚膳,第二日离京回了大营,萧菁菁知道父王见过楚王。

    去了一处庄子。

    她让人查。

    父王走后,府里又恢复平静,贺氏每日会过来,和她说说话,她派人查了楚王府还有那处庄子。

    并没有查出太多东西,像是有人抹去了,日子如流水,六月过去,七月到来,出嫁前十日,萧菁菁绣好了嫁衣。

    她的嫁妆也准备好了,父王会在她出嫁前两日回京。

    外祖母会在出嫁前一日来。

    萧菁菁再次患得患失,她没有再见过四爷。

    “郡主。”紫嫣秋雨几人担心。

    “郡主。”突然采薇从外面走进来。

    萧菁菁不知道该做什么,看着窗子外面,屋子里放了冰,还是有些热,嫁衣绣完,她抬头看过去,打算去看看豆豆。

    “郡主,四爷派人来要见郡主。”

    采薇看着郡主。

    “四爷?”萧菁菁很多日没有见到四爷,也没有四爷的消息,不由自主。

    “四爷让人送了一封信来,要给郡主,人就在外面,郡主?”采薇开口。

    “让人去花厅,我马上过去。”

    萧菁菁对采薇道,紫嫣几人相视一眼。

    “是,郡主。”采薇走了出去,萧菁菁站了起来,带着人到了花厅,采薇到了外面,看到纪四爷派来的人,和纪四爷派来的人说了一声。

    到了花厅,先进去见了郡主,又出去带了人进来。

    “郡主。”

    采薇带着人进来,走到郡主面前:“人已经来了。”

    萧菁菁看着后面进来的人,她已经看到了。

    “属下给郡主请安。”来人行了一礼,抬起头,看向菁华郡主,想到四爷的交待。

    “四爷让你?”

    萧菁菁开口。

    紫嫣几人也看着,侍卫取出信递了上去,恭敬的:“四爷让属下给郡主送信,把信亲手交给郡主——”

    萧菁菁看向他手上的信,让采薇取过来。

    采薇得到郡主的示意,知道郡主让她取过信,她上前,取过信,交到郡主手上,萧菁菁打开信封,抽出里面的信纸看了一眼,里面只有一句话。笔走游龙,是四爷的字。

    “还有十日,菁儿,等我来亲迎,到时戴上那对血玉手镯,乖。”

    萧菁菁看着上面四爷的字,就像看到四爷,听到四爷在她耳边低语一样,心跳得很快,脸微红。

    她让自己不要多想:“我知道了,告诉四爷,我会的。”

    采薇几人不知道四爷又说了什么看向侍卫。

    “是。”侍卫低下头。

    萧菁菁过了一会,平静下来,采薇几人隐隐猜到四爷信中写的是什么,四爷和郡主两情相愿。

    “侍卫告退。”侍卫没有再说。

    萧菁菁让人送侍卫下去,采薇送了侍卫出去,萧菁菁拿着四爷的信回到闺房,她让紫嫣把之前四爷送来定亲礼那对血玉手镯取出来。

    紫嫣几人看了看对方,猜到四爷应该是提起血玉手镯,想到那对纪四爷送给郡主作为定亲礼的血玉手镯,血玉手镯很少见。

    她们小心的取出那一对血玉手镯。

    “郡主。”她们小心的取了捧到郡主面前。

    “打开。”萧菁菁看着面前精致的匣子,让紫嫣几人打开,紫嫣用钥匙打开锁,几人打开匣子,通红如血的手镯映入眼帘。

    紫嫣几人看过再看还是觉得美。

    萧菁菁看到了四爷送的血玉手镯,伸出手取出一只,温润冰凉,她取出另一只来。

    戴在手上。

    紫嫣几人看着。

    萧菁菁戴好两只手镯,坐到琉璃镜前看了看,刚刚好,白皙的手腕上,多了一对血色的手镯。

    “郡主戴着很好看。”紫嫣道,郡主戴着真的很好看,郡主本来就好看,更美,美得惊心动魄。

    秋雨几人也点头。

    萧菁菁没有戴太久,取了下来,放回匣子里,让紫嫣几人锁上,放起来,紫嫣几人不明白郡主为什么取下来。

    “成亲时再戴。”萧菁菁道,紫嫣几人知道郡主为什么取下来。

    *

    纪府,竹园,纪尧轻笑着,手轻轻转动着手上的玉板指,看着为小丫头重新布置的花园。

    小姑娘喜欢的他都让人种上了,不知道小丫头会不会喜欢。

    “四爷。”

    一个婆子过来。

    纪尧看她一眼。

    “四爷,已经布置好了。”婆子行了一礼,抬头道。

    “好。”纪尧知道他为小姑娘准备的房间布置好了,让她下去,过了一会。

    一个侍卫从外面过来,行了一礼,纪尧听到声音转身,转着手上的玉板指,知道信小丫头收到了,眼中多了温柔。

    不知道小丫头是不是也和他一样,这些日子,没有机会见小丫头,他着实想了。

    还有十日他就要亲迎,把小姑娘娶过门,娶到身边,让她跟他的姓,他的心颇不平静。

    “四爷,信已经送到菁华郡主手上了,菁华郡主看过。”

    侍卫道。

    “然后。”纪尧转着玉板指。

    “菁华郡主说会戴上。”侍卫开口。

    “哦。”

    纪尧笑了,想着他的菁儿,菁儿,还有十日。

    “四爷。”又有一个婆子过来,纪尧看过去。

    “四爷,老夫人让你过去,说四爷你有空刚好商量一下亲迎的事。”婆子是老夫人院子里的婆子。

    “好。”纪尧颔首。

    *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

    萧菁菁数着日子,天气也更热,亲迎的前几日,天气忽然凉了下来,父王回了京。

    “父皇。”

    她带着人和贺氏一起迎接父皇。

    “菁姐儿,再过两日就要出嫁了。”萧成看着面前的菁姐儿,又看了下贺氏。

    “郡主大了,就该出嫁,纪太傅对郡主很好。”贺氏在一边说,萧琳琳几人站在一边。

    “走回去。”萧成笑了笑,大手一挥。

    亲迎前两日,紫嫣和秋雨两人带着人去了纪家,安床,安郡王府热闹起来,父王在前院接待。

    后院由外祖母接待,贺氏在一边帮着接待。

    不少人也第一次见到这位新侧妃,见跟在吴老夫人身后,不由都点头。

    发现这位新的侧妃性子爽利大方后,观感好了不少,对比原来的吴侧妃,心中都有数。

    纪家派人送来了催妆的盒子,凤冠霞帔,各牲海味,礼品,盖头等,吴老夫人都看过,点头。

    萧菁菁之前很紧张,不知道为什么到了亲迎前两日,平静下来,发现每一个人都比她紧张,外祖母只要有空就会嘱咐她一些事,亲迎前一日,几位表妹都来了,除了表嫂没有来,表嫂的月份大了,不好走动。

    “表姐。”吴雲笑着。

    “表妹。”萧菁菁看着几位表妹,还有几位庶妹,她的嫁妆装了整整一百二十抬,还满了,差点就装不下。

    “表姐要出嫁了。”吴雲开口。

    萧菁菁红了脸。

    几位表妹没有呆太久,几位庶妹也离开了,明日庶妹和几位表妹会来送嫁,外祖母没有走,留了下来,贺氏来了一趟,用过晚膳,灯光亮起,外祖母走了进来。

    “贺氏怎么样?”吴老夫人问菁姐儿。

    “和父王相敬如宾。”

    萧菁菁回答。

    吴老夫人没有再说别的,坐着和她说起话来。

    都是一些嘱咐。

    渐渐夜深了,外祖母没有走,萧菁菁靠着外祖母,偎着外祖母。

    “睡吧,睡一觉,明日外祖母的菁姐儿就要嫁人了。”

    吴老夫人不舍的拍了拍怀里的菁姐儿,这么大了,还偎着她,她笑着说。

    “外祖母。”

    萧菁菁看向外祖母。

    “到了纪家,作为新媳妇,多看多听少说话,要知道言多必失,不要想着着出头,你是四房的媳妇,也不需要你出来当家作主,出头,也不要作了别人的刀,就好好的和永叔过日子,明白吗,守好四房的院子,就行了,万事心里有数就行,别的不要多管,纪老夫人你是接触过的,是个好说话和外祖母一样,不喜欢太过锦软的,也不能太好强,争抢,你好好的,外祖母也能放心。”

    “我知道,外祖母。”

    萧菁菁记得前世出嫁前一晚,是吴氏来陪她,陪了没有多久,就离开了,提得最多的是纪宁。

    外祖母派了周嬷嬷来。

    她没有见。

    前世,外祖母也是为她担心,她却恨着外祖母。

    外祖母才是真的疼她的人。

    “有什么事,也不要一个人强撑着,可以告诉永叔,不知道怎么做的,等永叔回来,和永叔商量,四房外祖母打听过,也没有什么掩的——夫妻之间要相互信任,不要心里藏着腌着,猜来猜去,有事就问,就说,永叔是个好的。”

    吴老夫人又道。

    “嗯。”

    萧菁菁望着外祖母。

    “只要关好门,好好过日子,事也不会找上来,在永叔的面前,不要端着,女人家不能真的学女训学傻了,要拿捏好分寸,纪家也就纪大夫人有点糊涂,因为纪宁的事可能会——还有就是馨丫头,别的没有什么。”

    萧菁菁静静的听,眼晴发热。

    “外祖母。”她想哭。

    “不要哭,菁姐儿,要笑。”

    吴老夫人也舍不得。

    ------题外话------

    哎,成亲不好写啊,卡了一个多小时。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